芦雪庭争联即景诗,古典文学之红楼梦

2019-06-23 04:00栏目: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
TAG:

  话说薛宝钗道:“到底分个次序,让我写出来。”说着,便令众人拈阄为序。起首恰是李氏,然后按次各各开出。凤姐儿道:“既这么说,我也说一句在上头。”众人都笑起来了,说:“这么更妙了。”宝钗将“稻香老农”之上补了一个“凤”字,李纨又将题目讲给他听。凤姐儿想了半天,笑道:“你们别笑话我,我只有了一句粗话,可是五个字的。下剩的我就不知道了。”众人都笑道:“越是粗话越好。你说了,就只管干正事去罢。”凤姐儿笑道:“想下雪必刮北风,昨夜听见一夜的北风,我有一句,这一句就是‘一夜北风紧’。使得使不得,我就不管了。”众人听说,都相视笑道:“这句虽粗,不见底下的,这正是会作诗的起法。不但好,而且留了写不尽的多少地步与后人。就是这句为首,稻香老农快写上,续下去。”凤姐儿和李婶娘平儿又吃了两杯酒,自去了。这里李纨就写了:

芦雪庵争联即景诗 暖香坞雅制春灯谜

  一夜北风紧,

话说薛宝钗道:“到底分个次序,让我写出来。”说着,便令众人拈阄为序。起首恰是李氏,然后按次各各开出。凤姐儿说道:“既是这样说,我也说一句在上头。”众人都笑说道:“更妙了!”宝钗便将稻香老农之上补了一个“凤”字,李纨又将题目讲与他听。凤姐儿想了半日,笑道:“你们别笑话我。我只有一句粗话,下剩的我就不知道了。”众人都笑道:“越是粗话越好,你说了只管干正事去罢。”凤姐儿笑道:“我想下雪必刮北风。昨夜听见了一夜的北风,我有了一句,就是‘一夜北风紧’,可使得?”众人听了,都相视笑道:“这句虽粗,不见底下的,这正是会作诗的起法。不但好,而且留了多少地步与后人。就是这句为首,稻香老农快写上续下去。”凤姐和李婶平儿又吃了两杯酒,自去了。这里李纨便写了:

  自己联道:

一夜北风紧,自己联道:

  开门雪尚飘。入泥怜洁白,

开门雪尚飘。入泥怜洁白,香菱道:

  香菱道:

匝地惜琼瑶。有意荣枯草,探春道:

  匝地惜琼瑶。有意荣枯草,

无心饰萎苕。价高村酿熟,李绮道:

  探春道:

年稔府粱饶。葭动灰飞管,李纹道:

  无心饰萎苗。价高村酿熟,

阳回斗转杓。寒山已失翠,岫烟道:

  李绮道:

冻浦不闻潮。易挂疏枝柳,湘云道:

  年稔府粱饶。葭动灰飞管,

难堆破叶蕉。麝煤融宝鼎,宝琴道:

  李纹道:

绮袖笼金貂。光夺窗前镜,黛玉道:

  阳回斗转杓。寒山已失翠,

香粘壁上椒。斜风仍故故,宝玉道:

  岫烟道:

清梦转聊聊。何处梅花笛?宝钗道:

  冻浦不生潮。易挂疏枝柳,

谁家碧玉箫?鳌愁坤轴陷,李纨笑道:"我替你们看热酒去罢。"宝钗命宝琴续联,只见湘云站起来道:

  湘云道:

龙斗阵云销。野岸回孤棹,宝琴也站起道:

  难堆破叶蕉。麝煤融宝鼎,

吟鞭指灞桥。赐裘怜抚戍,湘云那里肯让人,且别人也不如他敏捷,都看他扬眉挺身的说道:

  宝琴道:

加絮念征徭。坳垤审夷险,宝钗连声赞好,也便联道:

  绮袖笼金貂。光夺窗前镜,

枝柯怕动摇。皑皑轻趁步,黛玉忙联道:

  黛玉道:

翦翦舞随腰。煮芋成新赏,一面说,一面推宝玉,命他联。宝玉正看宝钗、宝琴、黛玉三人共战湘云,十分有趣,那里还顾得联诗,今见黛玉推他,方联道:

  香粘壁上椒。斜风仍故故,

撒盐是旧谣。苇蓑犹泊钓,湘云笑道:"你快下去,你不中用,倒耽搁了我。"一面只听宝琴联道:

  宝玉道:

林斧不闻樵。伏象千峰凸,湘云忙联道:

  清梦转聊聊。何处梅花笛?

盘蛇一径遥。花缘经冷聚,宝钗与众人又忙赞好。探春又联道:

  宝钗道:

色岂畏霜凋。深院惊寒雀,湘云正渴了,忙忙的吃茶,已被岫烟/道:

  谁家碧玉箫?鳌愁坤轴陷,

空山泣老鸮。阶墀随上下,湘云忙丢了茶杯,忙联道:

  李纨笑道:“我替你们看热酒去罢。”宝钗命宝琴续联,只见湘云起来道:

池水任浮漂。照耀临清晓,黛玉联道:

  龙斗阵云销。野岸回孤棹,

缤纷入永宵。诚忘三尺冷,湘云忙笑联道:

  宝琴也联道:

瑞释九重焦。僵卧谁相问,宝琴也忙笑联道:

  吟鞭指灞桥。赐裘怜抚戍,

狂游客喜招。天机断缟带,湘云又忙道:

  湘云那里肯让人?且别人也不如他敏捷,都看他扬眉挺身的说道:

海市失鲛绡。林黛玉不容他出,接着便道:

  加絮念征徭。坳垤审夷险,

寂寞对台榭,湘云忙联道:

  宝钗连声赞好,也便联道:

清贫怀箪瓢。宝琴也不容情,也忙道:

  枝柯怕动摇。皑皑轻趁步,

烹茶冰渐沸,湘云见这般,自为得趣,又是笑,又忙联道:

  黛玉忙联道:

煮酒叶难烧。黛玉也笑道:

  剪剪舞随腰。苦茗成新赏,

没帚山僧扫,宝琴也笑道:

  一面说,一面推宝玉命他联。宝玉正看宝琴、宝钗、黛玉三人共战湘云,十分有趣,那里还顾得联诗?今见黛玉推他,方联道:

埋琴稚子挑。湘云笑的弯了腰,忙念了一句,众人问"到底说的什么?"湘云喊道:

  孤松订久要。泥鸿从印迹,

石楼闲睡鹤,黛玉笑的握着胸口,高声嚷道:

  宝琴接着联道:

锦罽暖亲猫。宝琴也忙笑道:

  林斧或闻樵。伏象千峰凸,

月窟翻银浪,湘云忙联道:

  湘云忙联道:

霞城隐赤标。黛玉忙笑道:

  盘蛇一径遥。花缘经冷结,

沁梅香可嚼,宝钗笑称好,也忙联道:

  宝钗和众人又都赞好,探春联道:

淋竹醉堪调。宝琴也忙道:

  色岂畏霜凋。深院惊寒雀,

或湿鸳鸯带,湘云忙联道:

  湘云正渴了,忙忙的吃茶,已被岫烟抢着联道:

时凝翡翠翘。黛玉又忙道:

  空山泣老鸮。阶墀随上下,

无风仍脉脉,宝琴又忙笑联道:

  湘云忙丢了茶杯联道:

不雨亦潇潇。湘云伏着已笑软了。众人看他三人对抢,也都不顾作诗,看着也只是笑。黛玉还推他往下联,又道:"你也有才尽之时。我听听还有什么舌根嚼了!"湘云只伏在宝钗怀里,笑个不住。宝钗推他起来道:"你有本事,把、二萧'的韵全用完了,我才伏你。"湘云起身笑道:"我也不是作诗,竟是抢命呢。"众人笑道:"倒是你说罢。"探春早已料定没有自己联的了,便早写出来,因说:"还没收住呢。"李纨听了,接过来便联了一句道:

  池水任浮漂。照耀临清晓,

欲志今朝乐,李绮收了一句道:

  黛玉忙联道:

凭诗祝舜尧。李纨道:"够了,够了。虽没作完了韵,Й的字若生扭用了,倒不好了。"说着,大家来细细评论一回,独湘云的多,都笑道:"这都是那块鹿肉的功劳。"

  缤纷入永宵。诚忘三尺冷,

李纨笑道:“逐句评去都还一气,只是宝玉又落了第了。”宝玉笑道:“我原不会联句,只好担待我罢。”李纨笑道:“也没有社社担待你的。又说韵险了,又整误了,又不会联句了,今日必罚你。我才看见栊翠庵的红梅有趣,我要折一枝来插瓶。可厌妙玉为人,我不理他。如今罚你去取一枝来。”众人都道这罚的又雅又有趣。宝玉也乐为,答应着就要走。湘云黛玉一齐说道:“外头冷得很,你且吃杯热酒再去。”湘云早执起壶来,黛玉递了一个大杯,满斟了一杯。湘云笑道:“你吃了我们的酒,你要取不来,加倍罚你。”宝玉忙吃了一杯,冒雪而去。李纨命人好好跟着。黛玉忙拦说:“不必,有了人反不得了。”李纨点头说:“是。”一面命丫鬟将一个美女耸肩瓶拿来,贮了水准备插梅,因又笑道:“回来该咏红梅了。”湘云忙道:“我先作一首。”宝钗忙道:“今日断乎不容你再作了。你都抢了去,别人都闲着,也没趣。回来还罚宝玉,他说不会联句,如今就叫他自己作去。”黛玉笑道:“这话很是。我还有个主意,方才联句不够,莫若拣着联的少的人作红梅。”宝钗笑道:“这话是极。方才邢李三位屈才,且又是客。琴儿和颦儿云儿三个人也抢了许多,我们一概都别作,只让他三个作才是。”李纨因说:“绮儿也不大会作,还是让琴妹妹作罢。”宝钗只得依允,又道:“就用红梅花三个字作韵,每人一首七律。邢大妹妹作、红字,你们李大妹妹作梅字,琴儿作花字。”李纨道:“饶过宝玉去,我不服。”湘云忙道:“有个好题目命他作。”众人问何题目?湘云道:“命他就作访妙玉乞红梅,岂不有趣?”众人听了,都说有趣。

  湘云忙笑联道:

一语未了,只见宝玉笑だだい了一枝红梅进来,众丫鬟忙已接过,插入瓶内。众人都笑称谢。宝玉笑道:"你们如今赏罢,也不知费了我多少精神呢。"说着,探春早又递过一钟暖酒来,众丫鬟走上来接了蓑笠掸雪。各人房中丫鬟都添送衣服来,袭人也遣人送了半旧的狐腋褂来。李纨命人将那蒸的大芋头盛了一盘,又将朱橘、黄橙、橄榄等盛了两盘,命人带与袭人去。湘云且告诉宝玉方才的诗题,又催宝玉快作。宝玉道:"姐姐妹妹们,让我自己用韵罢,别限韵了。"众人都说:"随你作去罢。"

  瑞释九重焦。僵卧谁相问,

一面说一面大家看梅花。原来这枝梅花只有二尺来高,旁有一横枝纵横而出,约有五六尺长,其间小枝分歧,或如蟠螭,或如僵蚓,或孤削如笔,或密聚如林,花吐胭脂,香欺兰蕙,各各称赏。谁知邢岫烟、李纹、薛宝琴三人都已吟成,各自写了出来。众人便依"红梅花"三字之序看去,写道是:

  宝琴也忙笑联道:

咏红梅花得"红"字邢岫烟

  狂游客喜招。天机断缟带

桃未芳菲杏未红,冲寒先已笑东风。

  湘云又忙道:

魂飞庾岭春难辨,霞隔罗浮梦未通。

  海市失鲛绡。

绿萼添妆融宝炬,缟仙扶醉跨残虹。

  黛玉不容他道出,接着便道:

看来岂是寻常色,浓淡由他冰雪中。

  寂寞封台榭,

咏红梅花得"梅"字李纹

  湘云忙联道:

白梅懒赋赋红梅,逞艳先迎醉眼开。

  清贫怀箪瓢。

冻脸有痕皆是血,醉心无恨亦成灰。

  宝琴也不容情,也忙道:

误吞丹药移真骨,偷下瑶池脱旧胎。

  烹茶水渐沸,

江北江南春灿烂,寄言蜂蝶漫疑猜。

  湘云见这般,自为得趣,又是笑,又忙联道:

咏红梅花得"花"字薛宝琴

  煮酒叶难烧。

疏是枝条艳是花,春妆儿女竞奢华。

  黛玉也笑道:

闲庭曲槛无余雪,流水空山有落霞。

  没帚山僧扫,

幽梦冷随红袖笛,游仙香泛绛河槎。

版权声明:本文由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发布于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芦雪庭争联即景诗,古典文学之红楼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