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武门立宏志,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卓越领导人陈

2019-08-25 10:07栏目: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
TAG:

  “表哥!我知道照顾自己,又不是孩子了。这点病算不了什么,不几天就会好的。谢谢你大老远的来看我,告诉家里,我陈赓不混出个样子来,决不回家。”

逝世日期:1961年3月16日

  从四面八方赶来的群众越聚越多,两边相持不下。

1928年-1932年,化名王庸,在上海中央特科工作,同国民党反动派进行隐蔽斗争。并在1931年6月由中央特科派往天津工作。

  一所是自强学校。学校设有哲学、文学、数学、英语等课程。陈赓选修了哲学、英语,接触到西方各种哲学思想,这对他原有的从经书中得来的观念冲击很大。对英语,陈赓尤其愿下功夫,他认为要富国强兵,必须要向西方学习,学习他们先进的科学技术,英语是有用的工具。陈赓经常清早起来背单词,晚自习后,回来继续看外文书。他的英语成绩进步很大。

陈赓于1903年2月27日出生于湖南湘乡市龙洞乡泉湖村。1909-1911年就读于本村私塾,1912年进入谭家祠堂私塾就读。1915年进湘乡县立东山高等小学堂读书1年[未毕业]。

  “好啊!”郭亮赞成他说,“那里有个上海大学,是我们党领导办的。

陈赓人物生平

  陈赓低着头,满不在乎,心里不知又在转什么念头。后来,他在《自传》中承认:“幼年读书,调皮捣蛋。”“我的浪漫,不修边幅,从小就如此。”

1921年,从岳阳脱离军队到长沙,一边在粤汉铁路湘局作办事员,一边进入补习学校和业余中学继续学习。并在长沙参加“青年救国会”等群众团体,积极从事反帝爱国活动。

  陈赓是个聪明调皮的孩子,深得祖父祖母喜爱。

1932年6月率部参加鄂豫皖苏区第4次反围剿作战。1932年9月调任红四方面军参谋长,在新集西北胡山寨战斗中右腿负伤。1932年10月红四方面军主力离开鄂豫皖苏区,行至豫南地区,离队潜往上海治伤。1932年11月到上海又进牛惠霖骨科医院治疗腿伤。1932年在上海中央局揭发张国焘的错误路线。并曾两次会见鲁迅先生,讲述鄂豫皖苏区军民的斗争事迹。

  自修大学为革命团体提供了一个合法的公开的活动场所,毛泽东、何叔衡、郭亮等人亲自授课,影响很大。

国籍:中国

  “到青云里。”

出生地:湖南湘乡市龙洞乡泉湖村

  “到铁路局?太好了!团长,哦,不,局长,我愿意。”

民族:汉族

  健谈的祖父经常给陈赓讲述自己的战斗经历。绘声绘色的叙述,惊险动人的故事,常常使陈赓入迷,从小就培养出一份对当兵打仗的兴趣。他缠着祖父祖母要学武艺,比祖父年轻许多的祖母便开始一招一式地带陈赓练功。

1933年3月24日在上海被捕。1933年5月从南京逃出,被派往中央红色区域,任红军第1步兵学校即彭杨步兵学校校长。

  校舍是一栋用砖墙围成的园形建筑。庭院四周,古木参天,林荫夹道,环境幽雅。这是1890 年废科举、兴学校时创办的一所新式小学。

近代人物

  陈赓开始在业余时间跑出去到补习学校读书。这期间,两所学校对他的影响至为重大。

中文名:陈赓

  “抓住他!抓住他!别让他跑了!”

信仰:共产主义

  “呵!这小子口气还挺冲,练两招看看!”

1927年2月从苏联回到上海。1927年3月前往武汉,在北伐军第2方面军任特务营营长。1927年4月出席在武汉举行的中国共产党第5次全国代表大会。1927年5月在汉口与上海代表王根英结婚。1927年7月15日武汉的国民党叛变革命后,被迫将特务营交出。1927年8月1日参加南昌起义。1927年8月24日在贺龙同志的第2军第3师第6团第1营任营长,在会昌战斗中左腿负伤。1927年10月起义军撤离潮汕后,经香港转往上海,进牛惠霖骨科医院治疗腿伤。

  这位娘家舅舅家境并不大好,为人又小气。陈益怀在他家被当长工使唤,白天放牛种地,样样活都干。夜晚他还要练习武艺。这样,自然食量不小。舅舅心疼粮食,对他练武横竖看不惯。一天,陈益怀干完活,拿起碗口粗的棍棒,在屋后的空地上“嘿嘿嘿”地练开了,舅舅从屋里跑出来,倚在门框上,冷言冷语:

1925年留校任黄埔军校第2期入伍生连连长,第3期本科副队长。1925年5月参加平定杨叛乱的战役。1925年6月23日英法帝国主义制造“沙基惨案”时,参加抗击英法侵略军的战斗。1925年6月29日在省港大罢工中,被派往省港罢工委员会,参与训练工人纠察队的工作。1925年8月2日国民党左派领袖廖仲恺被右派暗杀,在周恩来同志直接领导下积极捉拿凶手。1925年10月参加第2次东征战役讨伐陈炯明。

  “我十六了!扛枪打仗谁不会?我从小就练武术,抡刀使棍、翻墙上树我都会,不信比比?”

1926年3月任黄埔军校第4期步科7连连长。参与领导左派学生组成的“青年军人联合会”,跟右派组织“孙文主义学会”进行了顽强的斗争。1926年3月2日国民党右派制造“中山舰事件”,在周恩来同志领导下,与蒋介石面对面地进行斗争。1926年5月1926年5月,国民党2届2中全会上蒋介石提出“党务整理案”,要求国民党内共产党员退出共产党,陈赓坚决反对退出,公开其共产党员身份,并声明脱离国民党。1926年7月广东国民革命军开始北伐,参加北伐誓师。1926年9月被党中央派往苏联学习政治保卫工作和群众武装暴动经验。

  然而,陈赓愉快的求知生活只有一年就中断了。

出生日期:1903年2月27日

  目睹这一切,陈赓产生了一种很深的幻灭感。效法祖父,走他当年的路,似乎也走不通。祖父当年凭着勇敢善战,没有任何背景,从一个“伙头军”

1922年进入毛泽东同志倡导开办的自修大学,和毛泽东同志领导下的革命团体有了较密切的接触,参加革命活动。1922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入党后曾经武汉沿长江到上海,并曾在上海大学旁听。

  后援会调查员登船检查,几名荷枪实弹的士兵跟在后面。突然,外面传来一阵阵喧哗声,接着是一阵阵急促的脚步声,中间夹杂着呼喊声:

军衔:大将

  “还没有都想好,反正是要离开湘军,或者报考军校,或者找点其他的事先做做。”

(历史

  骑马蹲裆,一蹲几个时辰。在木棍上翻筋斗,一翻几十遍。折腾得泥一身,汗一身。常言道,“功夫不负有心人”。陈赓硬是练出了一身扎实的功夫。

代表作品:《作战经验总结》

  1923 年,全国人民反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运动进入了一个新的高潮。

1934年10月随中央红军长征,任红军干部团团长。

  他如饥似渴地读书,拼命吸收新思想养料,书报在他面前打开了一个新世界。他逐步懂得了“列国富强,我国贫弱”的原因,开始萌发了一种忧国忧民的爱国民族意识,产生了“富国强兵”做救国救民的英雄的抱负。这些,与他在私塾学习时有了很大的不同。

1923年2月,参加湖南“27”惨案的罢工和示威。1923年6月1日,任“湖南外交后援会”执行委员,参加反日斗争并负伤。1923年12月考入广州进陆军讲武学校。1923年2月前往广州进陆军讲武学校。1923年5月考入黄埔军官学校第1期,1923年10月参加平定商团的战斗。1923年11月黄埔军官学校毕业。

  没有药,只能用凉开水洗一洗。

别名:原名陈庶康

  “两湖码头,也可能是金家码头。消息不太准确。”

主要成就:1927年8月参加“南昌起义”;1934年10月突破乌江;1942年12月指挥“沁源围困战”;1954年11月任副总参谋长;1955年9月授予大将军衔;中央特科负责人之一;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首任院长

  矮个子的中国警察不觉放慢了脚步。高个子的外国巡捕对面前的中等个子的中国青年颇不在意,他重重地踏着皮靴,一步一步逼近陈赓。

职业:无产阶级军事家

  “你为什么来当兵呢?”

毕业院校:黄埔军校

  这一年,陈赓才十四岁。

1916年投笔从军,编进湘军鲁涤平部第6团2营当兵。1916-1920年,参加讨伐吴佩孚,驱逐张敬尧、赵恒惕,“护法”之役,湘鄂之役等战役。[1916—1920年,由2等兵升至上士。]

  “不赖!有功夫!”

1931年9月被派往鄂豫皖红色区域,任中国工农红军第4军第13师318团团长。1931年11月7日,红四方面军成立,被凋任第12师师长。1931年11月至1932年5月率部参加鄂豫皖苏区第3次反围剿作战。

  陈益怀夫妇回到故乡湘乡县二都柳树铺羊吉安,买下了二百四十亩田地,一处院落。田地大都租种出去,自留三十亩,雇人耕种。陈益怀乐善好施,在当地享有盛誉。

  “这小子有一手!”

  曾君聘追问:

  “陈赓,广东政府要办陆军学校。你以前当过兵,对军事比较熟悉,党决定要你去报名,你愿意吗?”

  夫妇二人征战数十载,逐渐看清了清王朝的腐败无能以及连年战火对百姓的残害,尤其是对湘军充当清王朝帮凶、赶杀太平军的做法心存疑异,遂萌生退军之意。

  后援会决定:发动市民,抵制日货。

  各地纷纷举行游行示威,要求收回旅顺、大连,废除“二十一条”。

  陈赓坚持了下来,后又参加“护法”之役,驱逐张敬尧的战争。

  陈赓看了一眼脸朝墙角倚在床上的新娘,心里默默地说了一声:“大姐!

  表哥看着陈赓:

  日本士兵一声鼓噪,悍然向示威群众开枪射击,同时用刺刀刺杀。

  “可是什么?”

  “福哥!你家里来了人!”随着话音,从门外走进一个小伙子,身后跟着一个戴草帽的中年人。小伙子是和陈赓一起投军同村的伙伴陈小湘。后面的人,陈赓一看,不禁叫了起来:

  陈赓自幼豪爽仗义,爱结交朋友,好打抱不平。他有一身硬功夫,脑瓜子又好使,自然成了前村后巷的“娃娃头”。哪个小朋友受了气,挨了大孩子的欺负,陈赓就一把拉起他,找人算账去。那些调皮霸道的“小刺头”远远看见陈赓,便不敢太放肆撒野。

  “陈赓!写什么呐?”

  陈赓发薪水后,买了几套衣服,给家里寄了一些钱。他感到从来未有过的轻松、安定。可以好好调整休养一下了。陈赓松了口气,为脱离了令人失望的旧军队生活感到高兴。

  爷爷常摸着陈赓的头,得意地夸道:

  夜深了,清冷的月光照进新房。父母的住房已吹熄了油灯,屋里屋外一片寂静。

  陈赓手提一只黑色旅行箱,穿一身灰白色长袍,随着人群走下码头。他看着眼前重叠林立的高楼、熙熙攘攘的人群、各式各样的招牌、大大小小的广告,心里想,这就是“十里洋场”的上海,也是共产党的发源地的上海。

  1923 年底,广东政府大本营创办陆军讲武学堂,派人到长沙招生。

  不久,陈益怀上奏辞官,携带夫人,解甲归田。

  陈赓递了一条毛巾给表哥擦汗,回答道:

  说到这里,陈展停顿了,想着怎么说好。

  “小兄弟,看你那样,像没断几天奶的孩子,到兵营里来干啥?吃粮?”

  群众见日兵竟敢开枪,不禁怒气冲天,齐声高呼:

  1915 年,陈赓十二岁时,结束了味同嚼蜡的私塾生活,来到离家二十里的湘乡县立东山高等小学堂。

  “不许打人!”“日本人滚出去!”

  陈赓知道表哥的心意,笑笑说:

  陈赓是在自强学校学习时听同学说起自修大学,有一批新式人物,思想见解新颖独特,闻所未闻,令人鼓舞。于是陈赓抽时间去旁听。连续听了几次,他完全被吸引住了,便转到了自修大学来学习。

  恰在这时,传来消息:与陈赓一起投军的三弟陈尊三在军中病死。陈赓闻讯痛哭失声,他对湘军彻底绝望了,暗中筹划今后的出路。

  “福哥!是你父亲要我来找你的,看你瘦多了。家里听说你在这里整天打仗吃苦,还生了病,要你回家去。跟我回吧!”

  1917 年,家里按照农村的习俗,要给这个长子长孙包办婚姻,强迫陈赓和一位比他大两岁的姑娘成婚。

  “哦。有一个任务交给你:团长要到长沙赴任铁路局长,要几个人护送,你去一个吧!下午就动身。你现在到团长那儿去报个到!”

  “对!练练,练练!”

  “看!等你到十六岁的时候,一定把你从家里赶出去!”

  看着消瘦的陈赓,表哥苦笑道:

  表哥看着陈赓,知道他拿定了主意不回家,怎么说也无用,叹了口气,但还是忍不住说:

  郭亮劝他:

  他拿起早已准备好的小包袱,悄悄地溜出房门,消失在茫茫的夜空中..

  上海。轮船码头。

  5 月31 日晚,郭亮急匆匆来找陈赓:

  陈赓听到枪声,立即跑到前面,招呼群众疏散。突然左臂一阵疼痛,陈赓负伤了。

  “要过安生日子,我就不会出来当兵!好男儿志在四方,总要干一番事业!我决不会回家。”

  正是七月间,天气闷热,太阳晒得人心里烦躁不安。

  上升为湘军管带,陈赓很希望自己能这样升上去。可眼下部队中除极个别的例外,一般士兵出身的,都不能被提升为军官,只有军官学校的学生才有资格充任军官。陈赓心中萌生了退意。

  陈赓六岁时,家里给他请了私塾先生,教他《三字经)、《百家姓》、《论语》、《孟子》等。

  这时,陈赓和一群会员闻讯赶到。

  陈赓拉着表哥,让他在床上坐下,自己去倒了一杯茶,递给他。

  随着年龄的增长,陈赓目睹军阀混战越来越多,他越来越感到失望。

  陈赓听了,十分兴奋:

  这天晚上,陈赓从工厂出来,刚出厂门,就发现有人跟踪,陈赓往后一扫,见是一个中国警察和一个身材高大的外国巡捕。陈赓加快步子紧走几步,拐进了一条小巷子。天已黑下来,巷子里没有行人,只有风声和急促的脚步声。陈赓看见前面一堵墙挡住了去路:是个死胡同!

  后援会调查员登船检查,日本水兵蛮横阻拦,调查员们毫不退让,双方言来语去争执起来。

  不久,陈赓带来的钱用完了,请的假也到期了。陈赓收拾了行李——比来时多出了一包书——乘轮船从上海返回长沙。

  “成天练个啥?黄鼠狼变猫——变也变不高。”

  陈赓穿着铁路职工制服,外披一件灰色呢子大衣。虽是深冬季节,他却丝毫不觉寒冷,一阵阵江风吹来,只觉得清爽快意。他刚刚加入了党组织。

  曾君聘看着陈赓:这小伙子有文化,有抱负,在长官面前答话,不慌不忙,说话也很直率,不是那种藏着掖着的,看来这小伙子以后能有出息。于是他问道:

  陈赓看着团长,慢慢地说:

  碰巧的是:比他大五岁,出生于湖南湘谭的彭德怀,也在同年到这里当了兵,和他同属一个团。

  陈赓在铁路局当上了一名办事员。事情很轻松,跟着曾君聘四处走走,写点材料之类,和当兵生活完全不同。每月薪水还六十元,相当于湘军一等兵的十倍。

  当晚,陈益怀拿了几件自己的换洗衣服打一个包袱,愤然离开了舅舅家。

  郭亮年龄稍大一些,身穿一件蓝色长袍,显得儒雅、成熟。他很喜欢热情,充满活力的陈赓,待陈赓像兄长一样。

  “好,我这就准备一下,找机会请个长假,去上海。”

  “今年多大了?念过几年书?”

  四年后,陈赓从二等兵提升为上等兵,个子长高了一个头。离家时披一件羊皮袍子,一副“少爷”模样的陈赓经过几年艰苦的士兵生活,完全成了一个能打能战的士兵。

  6 月1 日上午,两湖码头,金家码头,后援会调查员佩带袖章站在码头上,等着日轮“武陵”号靠岸。“湖南各界外交后援会”的巨大横幅悬挂在码头上。市民们自动聚集到码头助威,气氛不同寻常。

  陈赓坐在板凳上,面前放一盆凉开水,用毛巾轻轻地擦身。由于连日行军打仗,又没有足够的水洗擦,天气又炎热,陈赓长了一身疮,又痒又痛。

  “这还了得!”

  陈赓抬头一看,连忙站起敬礼:

  休息时,几个二十来岁的老兵围住一个小个子寻开心:

  这所学校座落在离城二三里的东岸坪。从县城出东门,涉过一条河,就是一片广阔的平原,东山学堂就在青青的东台山脚下。

  “是!连长!”

  表哥见劝说不了,只得返回。陈赓送了好长一段路。

  陈赓兴奋地说:

版权声明:本文由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发布于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出武门立宏志,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卓越领导人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