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外微型小说,黑夜中的猫群

2019-11-24 16:45栏目: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
TAG:

                 
  玛丽安去考驾照的那天下午,艾立克森太太陪她一起去。
                 
  “有个年纪比你大一些的人陪你去,或许会好些,”玛丽安钻进她旁边的驾驶座时,艾立克森太太说。
                 
  “也许上次你表弟陪你去,一路上话说得太多,让你更紧张。”
                 
  “是的,夫人,”玛丽安说,声音轻柔,不带顿挫:“有个白人陪着,他们或许真的会满意得多。”
                 
  “呵,我想不会是为了那个吧。”
                 
  艾立克森太太刚要说,瞄了一眼这女子板起的侧脸,又吞了回去。玛丽安在郊区林荫的街道上缓缓地驶着。这是六月里第一个热天,她们开上大马路时,发现路上挤满了开往海滩的车辆。
                 
  “要不要我来开?”艾立克森太太问道:“我很愿意,如果你感到有点定不下心的话。”
                 
  玛丽安摇了摇头。艾立克森太太盯着她那双黑色、能干的手看,心里总有千百回地想着:家中没有她真不知该怎么办,还有先前雇用好几个白人女子管家的那段日子是怎么熬过的,那些态度很随便的女人认为替人作家事是贬低身价,而给人带小孩更是莫须有的侮辱。
                 
  “你开得好棒呵,玛丽安,”她说:“我跟你说,别去多想上一次的事。那样的雨天,在那么陡的山坡上开,任谁也会倾滑的。”
                 
  “出四项错误才不及格的,”玛丽安说:“我不记得路考官在我表格上划的×号,都是我犯的错。”
                 
  “有人说那都是他们在暗示你得塞点红包。”
                 
  艾立克森太太心有怀疑地说。
                 
  “不是的,”玛丽安说:“那样反倒把事情弄得更糟,艾立克森太太,这我很清楚。”
                 
  车子在交通号志处右转,开入一条边路,停在路边一小行车队的后头。路考官还没到呢。
                 
  “证件都带齐了吗?”艾立克森太太问?玛丽安自手提袋中都取了出来:学开车的许可证,行车执照,还有她的出生证明。剩下的事就是耐心苦等了。
                 
  “每天有个可靠的人开车送孩子们上学,可实在太好了。”
                 
  艾立克森太太说。玛丽安从她凝视的驾驶须知表格上抬起了视线。
                 
  “家中的事也会轻易得多,不是吗?”她说。
                 
  “喔,玛丽安,”艾立克森太太赞叹了一声:“我付给你的酬劳,抵得上你为我做的一半,我就心安了!”
                 
  “又来了,艾立克森太太。”
                 
  玛丽安认真地说。她们相互看了一眼,露出亲切的笑容。两辆车门上喷了公家徽志的汽车在对街停了下来。路考官飞快地跨出车来,一身整洁的制服显得精神抖擞且颇有军人气概。玛丽安的手抓紧了方向盘。
                 
  “那就是上次当掉我的那个,”她低声地说,指着一个矮壮、趾高气扬的男人,他正对排在车队前头的一名应考者发号施令。
                 
  “噢,艾立克森太太。”
                 
  “别紧张,玛丽安。”
                 
  艾立克森太太说。她们有默契地彼此交换了个微笑。最后来到她们车前的路考官不是那位矮胖的,而是个温和的中年男人,他翻看她们的证件时,咧开很宽的嘴笑着。艾立克森太太踏出车外。
                 
  “你不一起来吗?”路考官问:“曼蒂跟我是不介意有个伴的。”
                 
  艾立克森太太一时感到有些不知所措。
                 
  “不了,”她说着站到了路边:“我可能会让玛丽安感到不自在。她车开得很好,路考官。”
                 
  “没问题,”路考官就着朝艾立克森太太挤了挤眼。他钻进汽车坐在玛丽安身边的座位上。
                 
  “在街角那儿右转,曼蒂——露。”
                 
  艾立克森太太在路边上看着他们平稳地往街上驶去。路考官在一个小黑本子上作记录。
                 
  “年龄?”他们往前开了不久,路考官问道。
                 
  “二十七。”
                 
  他透过眼角看着玛丽安。
                 
  “该有一大群小黑毛头了吧,呃?”。玛丽安没有回答。
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 ,                 
  “前面街角左转,”路考官说:“然后停在那辆卡车跟绿色别克车中间。”
                 
  那两部车离得相当近,不过玛丽安没费多大劲儿就把车挤进去了。
                 
  “以前开过车吗?曼蒂——露?”路考官问?“开过,先生,我在宾西法尼亚州有过三年的驾照。”
                 
  “你为什么想开车?”
                 
  “我雇主需要我开车接送她的孩子。”
                 
  “你不是要在晚上溜出去跟小伙子约会吧?”路考官问?玛丽安摇着头,他还在笑。
                 
  “现在看看你在下个街口左转,然后在下条街中央再转回头,”路考官说。他开始用口哨吹出“天鹅河”那首歌。
                 
  “有没有让你想起家乡来?”他问道。玛丽安将手伸出车窗外,在街上有条不紊地掉了个头,然后朝着来时的方向往回行驶。
                 
  “没有,”她说:“我生在宾州的斯克兰顿城。”
                 
  路考官故作惊讶地说:“你不是南方佬?唉呀,可唬住我了,我还以为你准是从那边来的呢。”
                 
  “不是,先生。”
                 
  玛丽安说。
                 
  “转上缅因大街,让俺瞧瞧你在车多的路上开得如何。”
                 
  他们在缅因大街上跟着一条车龙后头行驶过好几条街,然后看见前面有一座水泥桥高高地跨在铁路上方。
                 
  “念念桥头的那个路况标示。”
                 
  路考官说。
                 
  “'小心驾驶。天雨路滑,危险。'”玛丽安念道。
                 
  “你念得还真不赖嘛,”路考官惊叹了一句。
                 
  “你是怎么学的呢,曼蒂?” “我去年大学毕业的。”
                 
  玛丽安说。她的声音有些不太能抑制了。车子爬上桥坡时,路考官大声笑了起来。他笑得差不多连下面的指示都说不出来了。
                 
  “在这儿停下来,”说着他抹了抹笑出的眼泪,“然后再发动。曼蒂大学毕业,真的吗?真想不到呵!”玛丽安把车开到了路边。把排档扳到空档上,拉上了紧急刹车,等了半晌,然后又扳回排档。她的面孔板了起来。在松开刹车时,她的脚滑离了离合器踏板,引擎熄了火。
                 
  “唉,唉,曼蒂小姐,”路考官说:“别忘了你有大学文凭唷。”
                 
  “去你的!”玛丽安大吼了一声。她猛地开动车子,车身摇晃了一下。霎时间路考官收起了他的兴高采烈。
                 
  “请驶回我们出发的地点。”
                 
  说着,他在玛丽安的申请表格中胡乱地打了四个黑黑的××。艾立克森太太在原处等着他们。玛丽安把车停下之后,路考官跳了出来,在艾立克森太太面前粗鲁地掠过,满脸涨得紫红。
                 
  “怎么回事?”艾立克森太太问,脸色惊惶地跟在他后面看。玛丽安低头凝视着方向盘,嘴唇在颤抖。
                 
  “啊呀,玛丽安,又没通过?”艾立克森太太说。玛丽安点了点头。
                 
  “只是方式有点不同。”
                 
  她说着将身子移向了右边的车座。

傍晚已近,各重要干道的车辆正在渐渐加多。柯白莎小心地驾车,一路注意速度表,不要超速,又来到了克仑巧大道。到了上次跟丢北太太的地区,她把车速慢下来,以致完全停车。她回想当时尾随北太太的情况,她把车突然吃进排档,加油,快速换档,用差不多当时的速度,假想北太太的车仍在前面,向前全速前往。柯白莎在大道上次北太太左转的街道左转,快速来到交叉路口,当初就是转入这里,一面前面无车,不能决定她是左转、右转的。柯太太把车在十字路口停下。她左看,右看。她现在发现一点当初她疏忽的地方了。向左,向右的街,都是很长,无法再左右转的街。要一般街道2、3倍的路程后,才有十字路口。柯白莎用脑子在思考。假如北太太自大道左转后直走,白莎一转弯会见到她车在前面。白莎最后跟入的速度不算慢,一转入就看前面已经见不到北太太的车,所以北太太不是左转,定是右转,反正一定是转弯了。但是,白莎立即右转,又退回来左转,两方都无车。在两方都是如此长,而无交叉路的路上,不可能见不到北太太的车。这样大一辆车当然不可能在空中消失,不用说,一定有一个去处。白莎努力回想当时的情况。自深深的潜意识中,白莎似乎想起,她自大道转入的时候,好像见到有个什么人站在一个车库门之前,那时白莎急于冲至交叉路口,末及细顾。她努力地想车库在哪里。好像在街的左侧。白莎把车回转沿街慢慢前进。街角第2座房子好像该是——北豪根街609号。这不能算是线索——甚至可能什么意义也没有。但是白莎现在想的是那么多钱出入中分一杯羹。她什么可能也不放弃。白莎把车停经,沿人行道走过来,按这房子的门铃。她听到门铃在屋子里面响。她等了15秒钟。又再按铃。房子里没有动响。白莎退下几步。对这房子外表再仔细看一下。房子有一种被遗弃的感觉。所有窗帘都是拉下来的。门阶上,大门门槛上已开始有灰尘聚集。白莎失望他用大拇指又按了一次门铃,开始观看邻居的情况。西方一朵挂得很低的云,把太阳遮住了。黄昏景色因而提早来临。这一天,在这季节中是最熟的。对街一个院子中几个孩子在玩——一个8、9岁的女孩,两个小男孩。白莎走向他们。“对面房子什么人住里面?”她问。女孩回答道。“寇先生,寇太太住里面。”“他们好像不在家?”女孩犹豫着。男孩说:“他们出门度假10天。”女孩说:“妈妈说过不能随便告诉陌生人。现在闯空门的很多。”白莎笑笑向他们说:“我听说他们要出租车库。你们知道吗?”“没有。他们自己也有车,不过开走了。”“谢了。”白莎有礼地说:“我只是看一下车库。我知道他们想出租。”她退步向后,这次比较有信心,通过街道,走上车道,来到车库前面。对街院子中的孩子看着她的背影,过了一下又开始玩耍,白莎到达车库门前时,他们早把白莎忘记得干干净净。白莎侧向推一下车库的门,她想车库应该是上锁的。车库门在滑轮及滑油协助下,无声、轻巧地推开了尺寸。白莎再用一点点力气,车库又开了几寸。她是没有意思要进去的。她看到一辆车停在车库里。车尾巴向着她。那车尾巴真眼熟。白莎着向车牌。是北太太的车子和车牌。白莎自车库门进去,走到车的右侧。近黄昏的日光,自向东开的车库门,和北窗中透进来,倒也足够可以看清楚车库中的一切。不过才进来的人至少2、3分钟才能使眼睛适应过来。白莎自然认为车子里不会有人的。她把车子右前门打开,开始要坐到里面去看看车子的仪表。她的脚踢到什么东西。她低下头去看,这时她眼睛已适应过来,他看到一条穿了丝袜的大腿,是一个尸体,一半在车座上,一半在车子地上,半夹在驾驶盘与车座中。这时,白莎的鼻子才嗅到隐隐的死亡气息。白莎立即自车中退出,开始想回出车库。想一想,她找到车库电灯开关,把车库灯打开。车库灯是在车库正中的一只吊灯。光线被车顶遮盖,间接地照向尸体。白莎知道,除了这个机会,她不可能再有机会调查这现场了。尸体穿了白莎记得十分清楚白格子布上装。墨镜后面是死鱼样的眼睛,但是正面看来,由于墨镜的关系,尸体的头有点像猫头鹰。挡风玻璃中透进来吊灯的光线,使白莎看到,有一张白色的纸落在车地,尸体旁边。可白莎把纸条捡起来,开始看。上面有打字字体。白莎初步看出,这是出自与匿名信相同的雷明顿手提型打字机。我必须开车走西莫亚大道。要装做毫无怀疑,千万不回头查看,但要多自后望镜用眼角观察。如有人跟踪,设法在道森街候机抢次红灯,但仍以常速前进。我要在北豪根街左转——北豪根是道森街下一条街。街角第3座房子是609号、车库门会大开着。我要开进车库,把车退出车库。一切必需依照信中指示,不得有错-一梅宝录。白莎把纸条放回原来地方。她凑向女尸,把大拇指摸上尸体的嘴唇,忍住一口气,把嘴唇分开。北太太右下牙床处少了一副可取下的假牙牙桥。有两颗自齿早已拔掉了。柯白莎自车中退出。她把车库门关上,翘起足跟走向自己开来的汽车。对街小孩子们在欢乐地玩的声音传入她耳朵。现在除了打电话给通警官报警,还能做什么?“真倒了几辈子的霉!”她一面进车子,一面咕噜着说。

版权声明:本文由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发布于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外微型小说,黑夜中的猫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