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沧白传,危殆关头果断入手

2019-11-10 14:34栏目: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
TAG:

  一投奔“援闽粤军”

图片 1

  1920年初,叶剑英从昆明回到梅县雁洋堡,一时没有找到合适的事做,在家闲祝他常常到丙村培基学校,借阅《孙文学说》等革命书籍和报刊。

叶剑英。图片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一些东山中学的校友听说叶剑英回来了,纷纷来看望他。大家在一起畅叙友情,纵论时事,不禁感慨万端。“闲居非吾志,甘心赴国忧。”叶剑英想到国难当头,壮志未酬,心中十分焦虑。

1897年4月28日,叶剑英出生于广东梅县雁洋堡一户酿酒、做豆腐的贫苦人家。他在三堡学堂小学毕业后,升入私立东山中学,因参加进步学生运动被学校开除,17岁时去马来西亚投奔三伯父,经人介绍当了一名小学国文教员。两年后毅然回国弃文习武,在云南督军唐继尧办的讲武堂炮科攻读,三年后取得炮兵少尉的毕业证明,投奔孙中山领导的北伐军。1927年7月,经李世安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从此在党的领导下,为革命出生入死,多次在中国革命的危急关头,作出了重大贡献。

  梅县丙村培基学校有位教师,与潮梅镇守使刘志陆的副官是旧交。他极力向那位副官举荐叶剑英。那位副官将叶剑英的情况禀报刘志陆后,刘为之心动,很想见一见这个年轻人。叶剑英得到这一消息,心情比较矛盾。他早听说过那位镇守使是梅县人,云南讲武堂出身,曾拥护过孙中山。但他又是当时占据广东的桂系军阀莫荣新的下属,不知道他的政治倾向如何。叶剑英决定去试探一下,并想到那里继续打听孙中山在福建组建粤军的情况。①叶剑英到达汕头,很快受到刘志陆的接见。刘志陆见叶剑英仪表堂堂,举止稳重,谈吐风雅,内心已有几分喜悦,但他故意摆出老资格和官架子,大吹大擂自己当年参加护国靖国之役的战功和镇守潮梅的政绩,然后转入正题说:“眼下莫督军有令,要扩充人马,我这里参谋处正缺人手,你来得正好,楚材楚用嘛!”

陈炯明发动广州兵变,叶剑英全力护卫孙中山转移,使北伐战争得以继续

  叶剑英从他的话语中,明白了他与莫荣新的真正关系,知道他是“人在粤上心在桂”,便没有轻易应允。他在心底已拿定主意,不跟随刘志陆,准备继续去寻找粤军。他了解到,粤军是三年前孙中山在广州时重新组建的,后以护法援闽名义开入闽南,部队迅速扩编为两个军,总兵力已发展到2万余人。孙中山对这支军队倾注了全部心血,他期望着依靠这支武装力量打垮桂系军阀,夺回广东这块曾多年苦心经营的民主革命根据地。叶剑英弄清了“援闽”粤军的历史和现状,决定前去投军。于是,便离开汕头前往福建。

1920年冬,孙中山在广州组织军政府,就任中华民国陆海军大元帅。广东省长朱庆澜建议,将所辖警卫军改为省长亲军,任命陈炯明为司令,归大元帅府管辖。孙中山采纳了这个建议,以此为基础建立粤军,并让陈炯明当上了粤军总司令。可是,陈炯明势力壮大后野心随之膨胀,在直系军阀吴佩孚暗中拉拢下,渐渐不听孙中山指挥并反对孙中山。吴佩孚与陈炯明秘密协议,为破坏孙中山北伐大业,先是由直系军阀赵恒惕接二连三致电孙中山,借口湖南上年天旱歉收,无力为北伐军提供给养,拒绝孙中山率北伐军入湘。继而由陈炯明给广东行政当局下达指令,着即终止对北伐军一切粮饷弹药接济,拖住北伐军后腿。为此,孙中山只得率大本营从桂林回师广州,一边解决陈炯明问题,一边指挥部队改道江西,继续北上讨逆。陈炯明以退为进,请求辞职。1922年5月4日,孙中山批准陈炯明辞职,任命李烈钧为北伐军总司令,许崇智为总指挥,陈策为海防司令,分三路出兵北伐,孙中山亲赴韶关督师。在北伐军连战皆捷,攻克赣州,威逼南昌之际,陈炯明亲信、粤桂边防督办叶举率50余营驻桂粤军移防广州,要求恢复陈炯明粤军总司令之职。孙中山接到廖仲恺的报告后,即刻乘火车返回广州。陈炯明在惠州得知这一消息,策划将孙中山杀害于途中,或杀害于火车站下车时,两计均未能得逞,就部署公开叛乱。

  叶剑英到达福建漳州粤军驻地,粤军司令部兵站总监张醁村接待了他,并很快把他安排在粤军总司令部任见习参谋。过了些日子,叶剑英要求到基层部队去,发挥自己的业务专长。于是,他被派往熊略支队担任见习教官,训练士兵操炮。

6月16日清晨,叛军断绝交通,占领要害机关,以4000叛军包围观音山前总统府和半山坡孙中山寓所粤秀楼,控制架空栈桥。当时广州市区敌我力量极为悬殊,保卫总统府的警卫部队只有叶挺第二营的4个连和薛岳第三营的2个连,加上姚顺观大本营卫士队,总共不过八九百人,而陈炯明在市区能动用的粤军有2万余人,超过孙中山警卫部队20多倍。警卫团长陈可钰临危不惧,决定把力量较强的叶挺第二营4个连,放在总统府前院,担任正面把守,把薛岳第三营2个连放在后院,担任侧翼防御,姚顺观的大本营卫士队原地不动,负责守卫孙中山寓所粤秀楼。一时间枪声大作,火光熊熊,浓烟弥漫,炮弹不时在总统府院内爆炸,发出巨大响声。驻守天字码头的海军陆战队营长叶剑英,从炮弹落地爆炸声判断,是在总统府方向,便立刻去找海防司令陈策。

  叶剑英于1920年春加入中国国民党。入党后,他更加努力辅导熊略部队进行炮兵训练。这期间,他日夜盼望粤军能打回广东去。然而,他却没有料到,总司令陈炯明与孙中山貌合神离,处处设置障碍,阻挠孙中山的革命步伐。孙中山于1920年6月29日,派朱执信、廖仲恺赴漳州,敦促陈炯明率军返粤驱桂。陈炯明却拒不从命,他希望与桂军军阀妥协,同时与北洋政府暗中勾结,迟迟按兵不动。后来,桂系军队准备向闽进犯,粤军直接受到威胁。粤军参谋长邓铿等人强烈要求立即返粤驱桂。在这种情况下,陈炯明才决定于8月12日誓师回粤。

陈策此时也很焦急,通往总统府的电话线已中断,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叶剑英建议,“赶快派人去接应大总统”。陈策当即派出几路人马,从孙中山可能撤出的几个不同方向去迎接,让叶剑英亲自带一个连在码头守候。派出的几路人马,其中一路接到了从小道上撤出的、已化装成出诊医生的孙中山,由秘书林植勉、参军林树巍和少数卫士簇拥着,匆匆往天字码头赶来。有几小股叛军,先后尾随着追过来,卫士们边阻击边退却。叶剑英见状,忙指挥海军陆战队一个连上前拦击,将这几小股叛军击退,护送孙中山上小艇,登上停在江中的宝璧舰。宋庆龄因怀有身孕,怕拖累孙中山,没有随孙中山一起撤走。在叛军攻进总统府时,宋庆龄穿上宽大的雨衣,用雨帽遮住头脸,混在叶挺指挥撤退的众多警卫战士中,逃出粤秀楼,藏身城内一大学教授家中,避过风头后才与孙中山会合。令人痛心的是,宋庆龄因此而流产。当天下午,孙中山听从海军司令温树德建议,离开宝璧舰,登上吨位大、钢板厚、火力强、速度快,便于进攻和退守的永丰舰,率永翔、楚豫、豫章、同安、广志等舰一起向白鹅潭驶去。

  这次回粤作战,分左中右三路行动。叶剑英随熊略所部参加中路作战,由平和、饶平、丰顺、紫金一线进军,并担负策应左右翼的任务。8月中旬,中路粤军攻入粤境。桂军的第一道防线守军恰好是刘志陆部队。叶剑英根据自己对刘志陆部队的了解,建议熊略充分利用桂军中有许多粤籍官兵的特点,广泛宣传“粤人治粤”、“广东人不打广东人”的口号,以分化瓦解敌军。熊略采纳了他的意见。特意找来叶剑英,面授机宜,要他到刘志陆那里,做策反工作。叶剑英化装成归国华侨模样,只身来到汕头。刘部的一名炮兵连长赖顺成是云南讲武学校十二期炮科学生,与叶是同学。叶剑英首先找到他做通了他的工作。接着,赖又找到另一个要好的炮兵连长与叶剑英接头,叶剑英与他们几次密谈之后,约定他们反正举事,并迅速将情况向熊略作了报告。当粤军向汕头发起进攻的时候,叶剑英和赖顺成一起指挥桂军的两个炮兵连,调转炮口向刘志陆的司令部猛烈轰击,迅速攻占汕头,然后带上两个炮兵连,回到粤军部队。①打下汕头之后,叶剑英又奉命先后赴香港、江门等地策反桂系护国军二师师长陈得平。陈师倒戈后,即抄桂军的后路,向高鹤、顺德、番禺、石滩方向进军,接应粤军,夹击桂军,围攻广州。在陈得平师的影响下,其他一些桂系部队相继反正。护国军第五军军长魏邦平、广惠镇守使李福林所部2万余人,也于9月下旬在珠江三角洲和广州近郊一带宣布独立,江防舰队亦为魏邦平控制。魏、李等人要求莫荣新“解除兵柄”,还政粤人。在粤军强大的军事进击和政治攻势面前,桂系军阀部队被迫向西江、粤北撤退,莫荣新于10月26日逃出广州。29日,粤军攻克广州。

由于广州卫戍司令魏邦平告密,叛军调集大炮部署在长堤、珠江岸边、瘦狗岭一带,一齐向孙中山的舰队开炮,一发炮弹首先击中永丰舰,紧随其后的宝璧舰也连中两发炮弹,甲板上燃起大火。叶剑英和宝璧舰舰长李芳,从容地站在甲板上,边指挥炮手开炮还击,边命令舵手加速前进,孙中山终于安全到达白鹅潭。之后,叶剑英升任大本营中校参谋,兼管海军陆战队,奉命巡守南起白鹅潭北至沙面的珠江两岸。为了保证孙中山的人身安全,叶剑英要求宝璧舰紧紧靠拢永丰舰,做好应付各种不测的准备。恰在此时,海军司令温树德被陈炯明用巨金收买,公开背叛孙中山。叶剑英更是加倍小心,时刻注意观察敌情,晚上也很少休息。一天晚上,他从望远镜中观察到,夜色迷蒙的岸上,有一小股叛军正忙着架炮,准备向永丰舰开炮。叶剑英立即调来十几个海军陆战队士兵,登上小艇,驶向对岸,悄悄接近叛军,突然发起猛攻,将其击溃,避免了一场偷袭。陈炯明集中了32艘钢板小艇,招募了300名敢死队员,买了几十枚水雷,准备趁黑夜偷袭永丰舰。叶剑英率几只炮艇机警地隐蔽巡行在珠江上,突然发现从东歪炮台方向驶出几只小艇,他立刻警觉起来,命令炮艇灭了灯火,严密监视。坐满武装叛军的小艇越来越近,叶剑英断定是前来偷袭的,当即派两只炮艇绕到叛军小艇后面去断路,并指挥其他炮艇准备战斗。他亲自操炮,一声令下,“打”,枪炮齐发,打得叛军小艇顿时乱了阵脚,掉头逃回时又遭拦击,有人跳水逃命,有人当了俘虏。叶剑英将俘虏的叛军和用来炸永丰舰的水雷一起送交大本营,受到孙中山的嘉奖。粤军一个姓张的参谋长,是叶剑英的同乡,奉陈炯明之命,派人带了香港银行巨额支票,秘密前来策反叶剑英。叶剑英火冒三丈,当场要将支票撕掉,在场的李芳一把抢过支票,说:“我们宝璧舰上给养正困难着呢!”叶剑英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便对来人说:你告诉姓张的,支票我收了,不打收条,我跟孙先生跟定了。

  广州收复之后,叶剑英继续留在潮汕做起义部队工作。到了1921年春天,他突然接到一封告知父亲病危的家信,便立即赶回梅县雁洋堡老家探望。

孙中山被困在中山舰上一个多月,期间,他电令李烈钧、许崇智回师广东,但两部因一路上遭直系军阀反动军队的阻击屡屡失利,只得退向江西、湖南。孙中山见待援无望,于8月底在蒋介石、陈策陪同下,乘永丰舰转道香港去上海,叶剑英则留在宝璧舰上,防备叛军追击。孙中山安全脱险后,叶剑英则也避居香港。如果没有叶剑英等人竭尽全力护卫孙中山,孙中山出了意外,就不会有孙中山后来的“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北伐战争也就难以继续了。

  待他迈进家门时,父亲已经去世。叶剑英顺从母意,借了一笔钱,办理了父亲的丧事。不久,他又返回粤军,到工兵营任职。

  ①叶剑英谈话记录,1982年2月5日。

  二随孙中山出巡广西

  1921年5月5日,孙中山宣誓就任中华民国非常大总统,组成中华民国政府。6月,第二次粤桂战争爆发。9月,孙中山领导的粤军打败桂系军阀部队,占领广西。桂军头目陆荣廷经越南逃往上海。两广统一后,孙中山决定乘胜北上,讨伐北洋军阀。10月15日自广州乘“宝壁”舰西上赴桂,经梧州、桂平、南宁等地, 12月4日,抵桂林,设立北伐大本营。叶剑英被吴铁城、陈策等荐举为大总统随员,跟随孙中山到达桂林。大总统行辕和大本营驻扎在桂林风景秀丽的王城。叶剑英被分配在幕僚处供职。这个处根据《大本营条令》,负责作战军令参谋事宜。

  桂林一时成了一座大兵营。驻扎在市内及其附近的军队,有粤军、滇军、湘军、黔军、赣军等。这些军队名日“北伐”,实则各怀异志,要钱要饷,争夺地盘,扩充势力。孙中山领导大本营三令五申,整顿军队,好不容易才把各路兵马组成7个军团,共4万余人,准备取道湖南北伐。孙中山召集大本营官佐开会,根据北伐军队的现状,决定对各路军队采取三种办法进行整训:第一,将各省军队团长以上官佐集中到大本营,由孙中山亲自训导;第二,举办军官教导团,分批轮训下级军官;第三,在各连队普遍开展三民主义教育。叶剑英被分配到军官教导团,担任教官,参加训练下级军官。

  1921年12月上、中旬,孙中山在桂林王城大礼堂里,向上千名北伐军官佐发表了以《军人精神教育》为题的三次演讲。叶剑英每次必到,认真仔细地听课。孙中山在演讲中所表现出来的旺盛的精力、深邃的思想、渊博的知识,深深地打动了叶剑英的心。他后来在一篇回忆孙中山的文章中这样写道:“要领导这些军队,要团结这些军队,去和北洋军阀进行坚决的战争,就必须给这些军队的将士以政治上的教育,使他们知道革命军队与普通军队,在政治立场上,在战略战术上,都有许多不同的地方,给他们注射一些新的血液,树立新军队的精神。孙先生在桂林对各军将领所进行的精神讲话,是每一个统帅所当服膺的。”①叶剑英在军官教导团任教了一段时间以后,又接到一项新的使命。孙中山为了保障抚河上运兵船舶的航行,令陈策任抚河航务管理局局长,并从大本营抽调叶剑英担任护航第二营营长。叶剑英随即以主要精力投入紧张的护航任务和部队整训,随时准备参加北伐,同时仍然兼顾着军官教导团讲授未了的课程。

  1922年2月3日,孙中山发布北伐动员令,命令各军出师北伐。北伐军前锋部队很快进入了湖南境内。但是,早已从广西返回广东的陈炯明,阳奉阴违,千方百计破坏北伐。他不但与湖南督军赵恒惕结成联盟,阻止北伐军假道湖南北进,而且与直系军阀吴佩罕暗中勾结,准备夹击北伐军。3月21日,陈炯明在广州暗杀了支持孙中山北伐的粤军第一师师长邓铿。孙中山发现陈炯明居心叵测,遂变更北伐计划,督师回粤。4月中旬,他在江防舰队护卫下,率领大本营由桂林沿西江到达梧州。他电召陈炯明至梧州商讨北伐大计,陈炯明不但不去,反而以辞职相威胁。孙中山十分气恼,下令免去陈炯明的广东省省长和粤军总司令职务,但仍保留其陆军部长职务,以冀其悔①叶剑英:《忆孙先生在桂林》,1938年3月21日。

  悟。这期间,孙中山令海军司令温树德和陈策接管驻黄埔的北洋舰队,扩充海军陆战队。4月12日正式任命陈策为海军陆战队司令,叶剑英为海军陆战队营长。

  陈炯明听说孙中山要回广州坐镇,便提前离开广州,躲进惠州的百花洲。

  他决心与孙中山对抗,并策划叛乱,谋害孙中山。

  三护卫大总统脱险

  5月上旬,孙中山决定改道江西继续北伐,并赴韶关设大本营。中旬,陈炯明指使其部将叶举从广西回窜广州,再次控制了省城。6月1日,孙中山自韶关返回广州坐镇。16日,叶举等在陈炯明策划下在广州发动武装叛乱,以4000人围攻观音山(即越秀山)前的总统府,炮击孙中山住所越秀楼。

  孙中山的卫队只有50人,他们顽强抵抗。在十分危急的情况下,孙中山的秘书林植勉和参谋林树巍不顾一切,强架着孙中山,走出越秀楼,冲出叛军的包围,向长堤天字码头奔去。

  叶剑英随陈策在码头上迎接孙中山,接着护送孙中山乘小艇登上了停泊在江中的“宝壁”舰。这是一艘内河浅水军舰,武器装备较差,攻防能力较弱。孙中山于是转登“永翔”舰,后又改乘“永丰”舰。“永丰”舰,后来改称为“中山”舰,是中国近代海军史上一艘有名的炮舰。孙中山登上“永丰”舰后,命令舰队移驻黄埔,并召集海军司令温树德、海军陆战队司令陈策以及各舰长官开会,决定亲率海军各舰讨伐叛逆,炮击省城叛军,以示“正义之不屈,政府威信之犹在”。由于有人向叛军告密,叶举迅速调集多门大炮,布置在珠江两岸,准备阻击。孙中山得知这一情况,决定先发制人,率领“永丰”、“永翔”、“楚豫”、“豫章”、“同安”、“宝壁”、“广玉”等舰,立即向白鹅潭挺进。

  叶剑英在“宝壁”舰上,同舰长李芳指挥“宝壁”舰炮手对准岸上叛军据点进行炮击。叛军则不断向舰队开枪开炮。“永丰”舰首先被炮弹击中。

版权声明:本文由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发布于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叶沧白传,危殆关头果断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