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然不可犯,毛泽东与蒋介石

2019-09-12 04:18栏目: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
TAG:

1933 年3 月24 日。

  就在陈立夫、张冲奉蒋介石之命回国之际,蒋介石却又发出另一份密电到新疆迪化(今乌鲁木齐),急令刚从苏联回到迪化的重要人物重返莫斯科,以求完成陈立夫、张冲未曾完成的使命。此人不过三十一岁,湖南醴陵人,姓邓,名文仪,字雪冰。邓文仪和陈立夫、张冲一样,也是深得蒋介石信任的人。他是黄埔军校第一期学生,蒋介石的得意门生。一九二五年从黄埔军校毕业后,被送往苏联莫斯科大学学习。两年后回国,担任黄埔军校政治部副主任、代理主任——须知,原本担任主任之职的是周恩来。自一九二八年起,邓文仪担任蒋介石的侍从参谋、侍从书记,成为蒋介石的心腹。四年后,他和戴笠组织三民主义力行社及中华复兴社,出任训练处长,成为国民党特务系统要员。考虑到他原来在苏联学习过两年,自一九三四年冬起,他被派往莫斯科,担任驻苏联大使馆武官邓文仪后来成为国民党中央常委。一九四九年去台湾,曾任国民党台湾省主任委员。晚年著回忆录《冒险犯难记》上下册,由台湾学生书局于一九七三年出版,透露了他一九三六年在莫斯科的重要使命。当陈立夫、张冲从上海出发,踏上“波茨坦”号油轮的时候,正值邓文仪离开莫斯科返国述职,路过新疆迪化。那时,中共吴玉章等人,在法国巴黎创办了一份中文报纸,叫《救国报》。《救国报》初为周刊,后为五日刊,宣传中共的主张,发行四十三个国家,也在中国国内的北平、上海、天津、西安、武汉销售,总发行量两万多份。  

  上海。

  一九三五年十一月,该报因受法国政府干涉,被迫停刊。但在一九三五年十二月,改名《救国时报》,重新登记,又得以发行。一九三五年十二月九日的《救国时报》,刊载中共驻莫斯科共产国际代表团所拟的中共宣言,透露重要信息:第一次称蒋介石为“南京蒋总司令”!宣言指出:赶快停止中国人和中国军队之间的一切内讧;一切愿意抗日的各党派各社会团体和各群众组织立刻开始谈判共御外侮的条件和方法;不论蒋总司令的军队也好,不论其他党派的军队也好,不论共产党领导下的红军也好,马上停止内战,枪口一致对外。  

  大自然的春天已经来临,而神州大地依然一片白色恐怖,寒气袭人。

  蒋介石注意到这从巴黎传来的驻莫斯科中共代表团的重要信息。  

  上海贵州路北京大戏院,一场新影片即将开映。场内人声嘈杂,热闹非凡,座无虚席。

  一九三六年一月二十二日,蒋介石同苏联驻华全权代表鲍格莫洛夫会谈时,得悉驻莫斯科的中共代表团确有谈判意愿。于是,奉蒋介石密令,邓文仪重返莫斯科,通过苏联当局,跟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进行了联络。中共代表团同意与邓文仪接触。于是,邓文仪与中共代表团团长王明面对面坐在一起,进行了秘密谈判。这是国共两党自一九二七年决裂之后,头一回直接进行谈判。据邓文仪回忆,他跟王明“恳谈”,首先说及蒋介石注意到中共代表团在共产国际“七大”上提出的建议书,决定着手与中共进行接触、谈判。邓文仪传达了蒋介石的三项条件:  

  陈赓化装成商人模样,走了进来,在最后一排找了个空位坐下。他此番来上海,是再次找牛大夫给治疗腿伤,如今经牛大夫的精心治疗,他的腿很快就好了。明天,他就要离开上海,前往江西中央苏区,他想抽空来看场电影。

  (一)取消中华苏维埃政府,这个政府的所有领导人和工作人员参加南京政府;  

  陈赓刚坐稳,旁边座位上一位小白脸便与他打招呼。陈赓侧过头一看,不觉一惊,此人好面熟!但他装作不认识他,只是礼貌性地跟他点点头。

  (二)改编中国工农红军为国民革命军,因为同日作战必须有统一指挥;  

  一会儿,电影开始了。观众都被银幕上演员精彩的表演深深吸引住了。

  (三)国共两党间恢复一九二四年至一九二七年存在的合作形式,或任何其他形式。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共产党继续独立存在。  

  而陈赓却毫无心思。他想起来了,旁边这位小白脸,名叫陈连生,化名张阿林,原是上海先施公司学徒,后到上海特科工作过。看着小白脸那极不自然的神态,陈赓似乎有一种预感,不觉对他警觉起来。

  五短身材的王明,很仔细地倾听着邓文仪传达的蒋介石三项条件。  

  电影的情节扣人心弦,小白脸的心思却不在电影上,与陈赓东扯西拉,十分热情。陈赓记得,此人平素并不爱言笑,今日怎么这么多话,于是有意试探一番。

  邓文仪还表示,蒋介石已注意到中共的《八一宣言》。  

  “我出去上个厕所,一会儿就回来。”

  邓文仪说:“当然,红军不会接受国民政府的军事工作人员,但红军和国民政府间应交换政治工作人员以表示互相信任和尊重。蒋委员长知道,红军没有弹药、武器和粮食。国民政府能够给红军一定数量的武器和粮食,以及派出若干军队帮助红军,以便红军开到内蒙古前线,而国民党军队将保卫长江流域。”王明马上表示,红军不能“开到内蒙古前线”。因为那样,意味着红军必须放弃陕北根据地。王明和邓文仪的莫斯科会谈虽说是短暂的,却毕竟是历史性的——共产党和国民党终于坐了下来,开始秘密谈判。  

  “正好,我也想去厕所,一起去。”

  王明还说明了实情:虽然共产国际是中共的上级,但是要进一步开展国共谈判,还是要找在国内的中共中央,要找毛泽东。只有毛泽东,才能最后拍板。邓文仪迅即把来自莫斯科的秘密讯息,电告蒋介石。于是,蒋介石明白,“舍近求远”不行。要解决问题,还得找老对手毛泽东!  

  “你小子,我刚见你从厕所出来,怎么这会儿工夫又要上厕所?”陈赓并没见他去厕所,只是诈他。谁知这张阿林经不住诈,脸刷地变红了。

  陈赓见状,断定此人有鬼。

  从厕所出来,陈赓让张阿林回去坐,说前去买包瓜籽,小白脸又跟了上来。陈赓不觉加快脚步,想甩开小白脸,可是他的腿伤刚刚好,跑不快。张阿林追上来了,一把拖住了他。

  陈赓一转身,一拳打在张阿林的胸口,张阿林躺在地上,拼命吹起口哨来,四周的英国巡捕闻声而来。

  “抓住他,他是共党要犯陈赓!”小白脸大声喊叫。

  陈赓当场被捕。事后得悉,这个叛徒早已盯上他了,这次电影院的邂逅,未必真是“巧遇”。

  同一天,陈赓的同乡、女共产党员谭国辅,因事先不知陈赓被捕,前往陈赓住所找陈赓,也不幸被捕,被捕后化名陈藻英,自称陈赓妹妹。

  上海老闸巡捕房。陈赓被押着走进房门。

  巡捕们一见,大惊失色,异口同声地发出惊叹:“啊?!

  有人惶恐地问:“怎么,你是陈赓?”

  陈赓笑笑。

  有人上前上下打量一番:“你不是王先生吗?”

  陈赓向他摇摇头,然后向着他笑笑:“十分抱歉,我竟骗了你们这些年!我,也很感激你们‘掩护’了我这些年!”

  有人哈哈大笑:“王先生,行啦,你这玩笑开得也太大了,你可真是一名好演员,你们看,他演得多像!”

  陈赓态度认真地说:“不,不是开玩笑,这是真的,我就是陈赓!”

  那人还在哈哈大笑:“你们看他演得多像?”

  公共租界工部局的英国特务头子、巡捕房政治部的探长兰普逊,更是震惊,他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位共党要犯就是当年与他打得火热的王庸先生!

  他连忙吩咐取来陈赓所有材料。

  夜已经很深了,兰普逊仍然坐在写字台边,用放大镜辨别着一张张陈赓在不同时期、穿着不同服装的照片:

  黄埔军校中的陈赓,身穿学生制服,一副标准的军人姿态;

  北伐战争时期的陈赓,佩戴着少校军衔,英姿勃发;上海地下活动中的陈赓,西装革履,派头十足;鄂豫皖苏区的陈赓,头戴五星八角帽,威风凛凛。

  最后一张是与顾顺章的合影,那是1926 年在莫斯科照的。

  “还有什么材料吗?”兰普逊问。

  “没有了,就这些!”他的女秘书回答。

  “你认为,他们是一个人吗?”兰普逊指着桌上的照片问。

  “是的,如果您不相信,最好的证人就是他的这位老同事!”秘书指了指照片中的顾顺章。

  “叫顾顺章来!”兰普逊吩咐。

  一会儿,顾顺章走进兰普逊的办公室。

  “密司特顾,请看一下这些照片,你认识他吗?”兰普逊对顾顺章说。

  “怎么,这不是陈赓吗?”

  “你还没仔细看呢,你敢肯定这是陈赓吗?”

  “不需细看,我和他实在是太熟悉了。不管他如何装扮,我都能认出来。”

  顾顺章肯定他说,嘴角露出一丝狡黠的笑意,心想,看来陈康要倒霉了!

  阴森森的牢门哗地打开。陈赓衣衫破烂,皮开肉绽,敌人用皮鞭抽,用电刑,逼他交出共产党员的名单和党的机密,陈赓咬紧牙关,硬是没吐一个字。

  巡捕们一个个失望地走开了。

  兰普逊只好又叫来顾顺章。

  “密司特顾,你过去曾是陈赓的上司,你能使他与你一样,与我们合作吗?”

  “对于他,我不能发生任何影响!”顾顺章说。

  “你不妨试试看嘛。”

  “我太了解他了。他不会与我们合作的!”顾顺章说道,“我认为,对于他,最好的办法便是马上处死他!”

  “可是,我现在不能这样。我必须弄清楚,他怎么又回到了上海,他们的总部是否也回到了上海。我一定要他讲出来。否则,我的租界又要大乱了!”

  南京。蒋介石官邸。

  蒋介石正沉浸在一个美好的梦境中,突然,一阵急骤的电话铃声响起。

  蒋介石被惊醒,抓起电话,电话里传出兰普逊的声音。“哦,是兰普逊先生,有什么急事吗?”

  “我们抓到了一个神秘人物,他就是共党要犯陈赓!”兰普逊激动地说。

  “什么?陈赓?你是说你们抓到了陈赓?”蒋介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的,顾顺章也认出了他。他是被他过去的一位同事抓到的!”

  蒋介石一听惊喜地叫道:“好,很好,你们一定要好好看管,无论如何不能让他跑掉!马上押他到南京来,路上要特别小心,只要他不逃跑,吃的、喝的尽管满足他!”

  放下电话,蒋介石仍然愣在那里:抓住了陈赓,这可是件大事,我一定要在他身上好好做做文章!

  1933 年3 月31 日。上海第二特区法院。

  法庭内外座无虚席,警察守卫四周,这里正在举行一场公审。被审讯的是陈赓、谭国辅(陈藻英),还有廖承志、罗登贤等人。

  不一会儿,陈赓、陈藻英被带上法庭。叛徒张阿林也被传到证人席上。

  由宋庆龄邀请的陈赓的辩护律师在座。

  法官宣读了陈赓的罪行。张阿林作了证明。

  该辩护律师说话了。辩护律师指出:“你们宣判陈赓是共党要犯,你们的证据在哪里?证人空口无凭是无效的。另外,陈赓和陈藻英两人之间有何关系,你们凭什么要无故逮捕陈藻英?”

  辩护律师义正严词,台上法官面面相觑,无言以对。

  这时,陈赓站了起来,他慷慨陈词,完全蔑视敌人法庭的威严,对敌人进行面对面的驳斥。

  台下一阵轰动。

  法官见状,只好宣布休会。一场虚伪的公审不了了之。

  第二天,陈赓等人被引渡给上海公安局。

  西牢的后院,正在进行引渡陈赓的交接。

  兰普逊将一袋卷宗,交给了一个国民党宪兵。

  陈赓等人被宪兵们押上了卡车。为防止陈赓逃跑,敌人特地将他铐在一根铁栓子上,囚车从租界闹市走过。随后敌人又把陈赓和陈藻英锁在一起,带到一列破旧的列车上。

  列车疾速地驶向南京。

  闷罐车箱里,陈赓和陈藻英相视而坐。他们的手被锁在一起。每到一站,他们就唱起悲壮的《国际歌》。这歌声,给周围的旅客以极大震动和鼓舞,引起狱卒们一阵阵恐慌,但他们对陈赓毫无办法。

  一位国民党宪兵少校说:“陈先生,您要是不睡,吃点东西,好不好啊?”

  硬的一套不行,他们又来软的一套。

  宪兵班班长张厚德立即端来一大堆食品。

  陈赓一边大口大口地吃着,一边发起感叹:“国民党宪兵队,居然优待起‘共匪’来了!真稀奇啊!”

  少校尴尬地笑笑:“这是蒋委员长亲自交待过的,委员长说,只要你不跑,怎么着都行!”

  “这个骗子,又耍起手腕来了!”陈赓愤恨地说。

  列车到达南京车站。国民党宪兵司令谷正伦亲自来到火车站接陈赓。待列车停稳,陈赓被押下闷罐车厢时,谷正伦疾步迎上前去:

  “啊,陈兄,久违,久违!让你受委屈了,请上车!”

  陈赓右腿一拐一拐地走到月台上,眯起眼睛上下打量着谷正伦:“嗬,国民党宪兵司令来迎接一个囚犯,未免太掉价了吧!”陈赓不无调侃地说。

  谷正伦说:“我知道你对我有成见,我不跟你计较。现在我只给你看一样东西,一看你就明白了!”说着拿出一份电报,展示在陈赓面前,只见电报上写着:

  宪兵司令部:

  由于陈赓在广东和北伐期间的历史,要尽量给予舒适和鼓励,以使他悔过,加入国民党。

  此令

  蒋中正

  民国二十二年四月五日

  陈赓一把抓住蒋介石的电报,愤恨地说道:“哼,悔过?到底是谁之过?”

  谷正伦说:“校长总忘不了旧情,他要亲自来见你。见了面,无论如何不能动肝火!”

  陈赓抖动着镣铐:“不忘旧情,难道他就是这样不忘旧情的吗?”

  陈赓的思绪一下回到往昔岁月。

  那是国共合作的第二年,东江战役中。蒋介石遭到陈炯明部林虎军的反击和包围,情况十分危急,枪声逼近,蒋介石急得团团转。他望着溃退中的粤军,向陈赓命令道:“陈赓,你是‘黄埔’的好学生,现在校长命令你,赶快下山去,代理三师师长,指挥三师冲锋。快去!”

  陈赓看着电报,又看看谷正伦,愤恨地说:“好一个恩将仇报的蒋介石,我看他如今又要耍什么花招!”

  南京夫子庙清心堂。

  卸掉沉重镣铐的陈赓,感到轻松了许多,他习惯性地打量着这个陌生的所在。

  这时,宪兵班长张厚德和一个勤务兵从殿堂内的洗澡间走了出来。

  “陈将军,水已放好了,请将军洗个澡吧!”

  陈赓疑惑地看看,说,“我不洗!”

  “将军不洗,我可交不了差啊!”张厚德一脸的恳求。

  “好,我不难为你!”陈赓说着走进澡堂。

  一会儿,陈赓从浴室出来了。

  只见邓文仪走过来,他一见陈赓便说,“陈兄,久违,久违,听说你来了,我特地看你来了!”说完,递给陈赓两套衣服。

  邓文仪与陈质同是黄埔一期生,又都是湖南人。在黄埔军校当学生时,邓就是右派人物。在国民党反共高潮中,他曾是黄埔军校“清党检举审查委员会”的头头,以后多年担任蒋介石的侍从秘书,深得蒋介石的信任。今天他身穿毕叽军服,戴着少将军衔,佩着中正剑,好不威风!

  陈赓轻蔑地看着邓文仪,又看看他送来的那两套衣服,说:“邓文仪,你这是叫我换衣服,还是叫我换心哪?”

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 ,  “说哪里话,这是委员长亲自交待的,我不过是执行任务而已。”邓文仪从陈赓那犀利的目光中感受到一股挑战者的威严,可他不敢怠慢眼前这位老同学,“快穿上,南京名胜古迹很多,你愿出去逛逛吗?”

  “好,我想去中山陵,好跟孙先生汇报一下,如今的蒋介石是怎样一个独夫民贼,我还要去给浑代英老师扫墓!”陈赓激动地说。

  邓文仪连忙换了话题:“要不,咱们来一个同学聚会吧!”

  正说着,庭院里传来一阵阵欢声笑语,七八个将校军官结伙而来。这是蒋介石有意安排的。只见他们个个穿着镶金边的将军制服和闪亮的皮靴,显示他们的高级军衔。

  他们一进屋,便发出了动情的感叹:

  “啊呀,陈兄,我的老同学!”

  “区队长,你好啊!”

  “连长,你还认得我吗?..”

  他们说着,笑着,故意在陈赓面前显露他们如今的身份。

  陈赓没有答话,环视着他们,只见这群俗不可耐的家伙,个个金星军衔,光彩照人。他故意带着羡慕的口吻说道:“嗬,各位学友都发达了,真荣耀啊!”

  “这都是校长的栽培!”他们异口同声地说。

  “是啊,校长对咱们黄埔同学,可谓情深意长啊!”一个中将感叹道。

  “真可惜呀,想当初,陈兄还是校长的救命恩人,假若陈兄不离开校长的话,今天必定更荣耀!”一个少将说。

  “现在也不晚嘛,老连长如果现在回来,我们还是你的部下!”众军官纷纷表示。

  陈赓听后不禁哈哈大笑起来:“各位老同学的盛情,真令我感动不已,不过像我这样的囚犯,怎么配当国民党的军官呢?”

  这时一个少将问:“陈兄,你们红军那样艰苦,你能忍受得了吗?”

  陈赓收住笑容:“红军生活的确是艰难困苦的,又受到国民党的围追堵截。可我们红军是代表广大工农群众利益的军队,我们军队官兵一致,不会像你们那样做官当老爷,搜刮民脂民膏。我们乐在其中!”

  接着,陈赓给他们讲述了红军如何智斗国民党军队,活捉三十四师师长,痛歼汤恩伯第二师等动人事迹。

  军官们听了面面相觑,脸色气得发紫。

  “你还敢在这里作宣传?”一个中将说。

  “问题是你们提出来的,我不过是真实地回答这些问题而已!”陈赓带着轻蔑的冷笑,幽默他说,“你们回去告诉蒋委员长,我陈赓决不会做你们这样的败类!”

  “陈赓,你太放肆了,我们是念在老同学的份上才来看你的!”一个中将说。

  “得,别装蒜了,我知道你们是来诱降的。在我看来,你们身上佩戴的这些闪光的玩艺儿,全沾满了共产党人的血、老百姓的汗,亏你们还挺神气的!”

  “陈赓,你太不识相了!你应该明白,你现在是我们手中的囚犯,我是这里的宪兵司令。本来校长交待了要优待你,可你竟敢辱骂校长!那好,你不识抬举,不怪我们不讲仁义了!”谷正伦勃然大怒。

  “来人啦!把他带下去!”

  宪兵们应声而至,正准备将陈赓带下去,突然,听到有人喊:“司令,夫人来了..”

  只见宋美龄在侍女的陪同下,果真来到了庭院中心。

  谷正伦急忙迎了上去:“欢迎夫人!”

  宋美龄与军官们一一握手。看到陈赓,她说:“你就是..”

  谷正伦连忙说:“他就是陈赓。”

  “哦,我听校长说过,校长一直惦记着你呢!”宋美龄说。

  陈赓毫无表情地说:“难得委员长还惦记着我,把我关进监狱!”

  “说哪里话,我知道你对校长是有过救命之恩的、校长他不会恩将仇报的!”宋美龄微笑着说。

  “这不是个人恩怨,是他背叛了中山先生的旗帜..”

  宋美龄脸色沉了下来。

  只听陈赓又说:“你们南京政府是腐败的政府,看看这些军官们,都想做官当老爷..我敢断定要不了多久,你们的党国就会灭亡!”

  军官们个个气急了。

  宋美龄狠狠地说道:“你们还愣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点把他拉下去?”

  一伙宪兵拉起陈赓就走,陈赓又被投进监狱。

  宋美龄本来是替蒋介石来劝降的,不料遭到陈赓一顿辱骂,气恼地回去了。

  陈赓被严刑拷打一阵后,关进了宪兵司令部监狱。

  这是一座死牢,阴暗潮湿的牢房连窗户都没有,低矮的破床上,铺着几块草垫和发霉的破棉絮,墙角落里还堆着骷髅。

  陈赓遭到电刑后,又昏了过去。几个钟头过去,他才清醒过来,睁开肿涨的双眼,只见床前摆着一只小木箱,上面摆着纸张、墨水和笔。这是为陈赓写悔过书而准备的。

  陈赓看了,气愤地说道:“悔过,悔过,到底谁之过?”

  他想站起来,可沉重的脚镣手铐,受伤的双腿怎么也迈不开。一阵钻心的疼痛,陈赓又昏了过去。

  南京。蒋介石别墅。

  蒋介石靠在沙发上。这时邓文仪匆匆进入:“报告委座,陈赓到了!”

  蒋介石急忙问道:“真是陈赓吗?你看到他了吗?”

  邓文仪说:“看到了,确实是他!”

  “好,我马上见他!”蒋介石说着站起身来,准备更衣。

  “不行,他现在火气太大!”邓文仪连忙说。

  “我可以原谅他,明天我要到南昌去,我要带他一起去!”

  “委座,现在他不可能归顺,刚才他还怒骂您,他现在正在火头上,您不要去!”邓文仪继续劝道。

  “我,..我不怕,我一定要亲自见见他,让他跟我走!”蒋介石说。

  “不能见!”这时宋美龄出来了,“你是一国之尊,难道能让一个俘虏来辱骂你吗?”宋美龄怒气未消。

  “不,我一定要拿住他,要他归顺我!”

  “一个小小的陈赓,你为什么这样看重呢?”宋美龄不解地问。

  “你不懂,你不懂。陈赓人才难得,能打胜仗,一个陈赓能顶五个胡宗南!..”蒋介石感叹道。

  “不,你现在还是不能去。过几天,等他火气消了以后你再去?”宋美龄柔和地劝道。

  蒋介石无可奈何他说:“好吧,邓文仪,你一定要叫他悔过,悔过,告诉他,过几天我将去看他..”

  两天后,被关进死牢里的陈赓,几度昏迷之后又清醒过来。

  这时,牢房的门打开了,邓文仪走了进来:“哎呀老兄,你看你何苦要讨这份罪受呢?那么好的一场同学聚会,可是你“邓文仪,你别跟我来这一套!”

  “我知道,你对我有成见,所以你的案子我不管了。现在,校长委托了一位最合适的人选,来和你谈!”说着,邓文仪向宪兵使了个眼色,宪兵打开了陈赓的手铐。

  陈赓愤恨地说:“我不谈,你回去告诉蒋介石,跟你们这帮家伙没什么好谈的!”

  “这回一定能谈好,校长说了,他要保你出去。”邓文仪说。

  陈赓跟着邓文仪走出监狱,心想,看他们还有什么花招!

  走进一座殿堂,只见顾顺章正神气地坐在那里。

  邓文仪望着顾顺章,对陈赓说:“你看这不是你的老同事吗?你们好好谈谈吧!”向顾顺章使了个眼色,退出门去。

  顾顺章兴冲冲地迎了上去:“啊,陈赓同志,我们又见面了..

  “顾顺章,原来是你!”陈赓厌恶地说。

  顾顺章深知陈赓对自己恨之入骨,但这是蒋介石亲自交给他的任务,故不得不强装笑脸说:“啊呀,陈赓同志,我们真是有缘份,想不到你我会在这儿相见?”

版权声明:本文由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发布于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凛然不可犯,毛泽东与蒋介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