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短篇小说,第六十二章

2019-09-01 08:49栏目:书评
TAG:

"我啊!我姓江,名子健,刚从美国留学回来!不过没有真实的学问,只是徒有虚名。"

时间在一瞬间凝固,我的脑子陷入一片漆黑,一个声音不停地在我头脑里回旋、回旋,它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快得几乎立刻要把我整个人给吞噬掉。一切都明白了,英奇曾经说过的那些不明就里的话,那些让我云里雾里的话,它们在我脑海中飞快地闪过。我认识姐姐你啊,姐姐你也应该认识我,请好好想想……找了你那么久,现在终于找到了,这是多么珍贵啊……姐姐。你爸爸在家吗……?姐蛆。你的弟弟妹妹真不少啊……为什么我的身边一个人都没有呢……为什么我总是一个人……姐姐。我总是一个人的……是我呀,我是英奇……我叫英奇啊……我的姐姐,除了我之外,谁还能保护你呢……“……你的亲生父亲什么时候……什么时候去世的……姐姐。你不能到我的身边来吗……?你真的不能到我的身边来吗……?明亮欢快的火焰稍纵即逝,剩下无限的黑暗让人惆怅。如果初始就在一片漆黑之中,习惯了黑暗,无从幻想光明的模样,反而更加的快乐。我没事的,爸爸!我没事的!是姐姐……是我的姐姐没错……真的是我的姐姐……还有上次无意中听到的妈妈和继父的对话,当时那些不明所以的话。我啪的一下跌坐在地上。“您没事吧?!”护士小姐焦急地扶住我。我的眼睛渐渐……闭上。“姐姐!快醒醒啊,姐姐!”嗯……是谁在叫我?0—0我自黑暗中迷迷糊糊睁开了双眼。“英奇!!!”我猛地回想起刚才的事情,一下从床上惊了起来。看到的却是妹妹忆美和君野。“你怎么就记得郑英奇,姐姐?你知不知道君野在旁边看护了,你一晚上了。一醒来就叫英奇的名字,对人无视也不能到这种程度,你这样让君野多伤心啊!!”“……郑英奇就在隔壁的病房。”君野在一边平静地说道。金色的阳光洒满了房间,看来已经是早晨了。我噌的一下从病床上爬起,穿上拖鞋就往外冲。“姐姐!你现在究竟是在干什么呀?难道你一点点都不为担心你的人考虑一下!!”“忆美……”“怎么了?”“我们爸爸……我们爸爸的儿子……”“你是说竹浩吗?”“不是,我是说我们亲生父亲的儿子……”“怎么突然提到我们的亲生父亲?”忆美莫名其妙地看着我。“如果我们亲生父亲的儿子死掉了……我该怎么办……那我该怎么办……忆美?”“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姐姐,你怎么哭了?!不要吓我啊!!我怎么越听你说话越糊涂!,'“……”我含着眼泪跑出了自己的病房,来到英奇的病房前。房门上贴着一个红红的告示牌,“谢绝探访”。我无力地拧了拧门上的把手,却发现门被锁住了,不甘心的我用手慢慢拍打着房门,一边哽咽着一边喊道:“英奇……是我,姐姐啊!英奇,姐姐来了。郑英奇……郑英奇!我拍得越来越急,叫得越来越大声,可里面还是什么反应都没有。“英奇!英奇!”“不要叫了……怎么叫他也不会出来的。”君野僵硬着脸对我说道。“英奇。英奇……”“他死不了的,你也知道,他不是什么弱不禁风的小孩子。别哭了,他不会死的。“君野慢慢走近,轻轻抱住了还是呆怔在原地不断抹眼泪的我。眼泪仿佛故意和我过不去似的,听到君野这么说,我反而哭得更凶了,一直不停地哭,不停地哭,哭到我觉得呼吸困难,只能紧紧地抱住君野。靠在他胸前。茫然无助的我如同突然找到了一处宁静和煦的港湾,一直以来埋藏在心底的泪水终于获得了宣泄的渠道,我放纵自己哭了个痛痛快快,只可怜君野的衣服被我哭得湿透透的。“白痴,人是不会那么容易就死掉的,像我就是不会轻易死掉的。如果郑英奇那个兔崽子死了的话……”“呜呜呜呜,……TOT。…。哇哇哇哇。TOT”听到君野说英奇死的话,我一下哭得更伤心了。“如果郑英奇死了的话,你也会跟着去死的对不对?所以我是绝对不会让他死掉的,我死都不会让你死掉的。别哭了!”“TOT呜呜呜呜,T^T君……君野!”“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彩麻。我会放手的,我想也该是我放手的时候了……比起我来,现在的郑英奇更需要你,现在这种情况下的他更需要你……”君野一边说一边缓缓为我拭去脸上的泪水。我一下懵了,抬起头,诧异地看着君野。“所以……再也不要说什么死掉的话了……我要你好好活着,快快乐乐地活着,要比和我在一起时更加幸福地活着,知道吗?这样我才不会后悔放弃你。“呜呜呜呜,TOT……这家伙都在胡说些什么啊!英奇可是我的亲弟弟啊,T^T我喜欢的人除了你之外哪里还有别人,你这个傻瓜。TOT……可是现在不是对他说这些的时候,TOT……T01_我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只能扑在君野的怀里,埋首哭得更伤心了。一个小时过去了,我还在呜呜……继续呜呜……呜呜……不顾我希望继续住院的强烈要求,凶巴巴的大夫强行让我办了出院手续……任凭妹妹忆美百般恳求,我还是执意不肯回家。直到我冷冷地推开她伸过来想要强行拽我的手,她才明白,一向不坚持什么的我现在有如何强硬,所以也不再多说,和君野离开了医院。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了,我还是直直地坐在英奇病房前的椅子上,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房门上那几个刺眼的红字。真希望我的眼睛有特异功能,这样我就能烧穿它们见到英奇了。英奇他是我的亲弟弟,而我妈妈却从来没有生过这个孩子,这么说他是我爸爸和别的女人生的孩子了?不错,不错,刚见面时我就觉得他特别像我四年前见过的银圣表哥,听家里人说银圣表哥简直和我爸爸小时候长得一模一样,傻瓜,你怎么没发现英奇和爸爸长得简直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呢!傻瓜,你这个大傻瓜,想着,想着,眼泪不自觉又流了出来。TOT眼睛哭得肿成了一条缝,一辈子的泪水似乎都在今天流尽了。突然,我两眼放光,目不转睛地看着那个正向英奇病房款款走来的护士小姐,就是我昨天见到的那位。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应该就是拿着英奇病房钥匙的护士!!果然,只见她走到英奇的病房前就停了下来,掏出钥匙开门。我立马跳起来,冲到了她后面。“妈呀,我的妈呀!!您这是干什么呢??O_O您没有看到这上面写的‘谢绝探访’吗?!”我顾不了太多,使出生平仅见的力气,推开护士小姐,硬生生挤进了病房。

"子健,我爱你。"

玉琴说:

子健看着雨晴慢慢的在自己的眼前消失了。这时他不停的喊着:

早上,子健开车去朋友家玩。

子健说:

今天是周末,雨晴与妹妹玉琴都在家休息,吃完早餐后,姐妹俩收拾东西准备出去玩,这时,妹妹玉琴突然看见姐姐雨晴的包里有一部名贵的手机,妹妹玉琴一下子感觉到好奇,心想,姐姐从不乱花钱,自己有手机,包里怎么还有一部名贵的手机呢!此时妹妹玉琴越想越不对劲,想着想着,妹妹玉琴就拿起手机拨通了里面唯一的一个手机号码。妹妹玉琴拨通电话后,一下子就惊呆了,连忙的喊:"姐姐,姐姐你快来看啊1这时正在忙碌的雨晴听见妹妹玉琴在叫自己,雨晴感觉很奇怪,就走到妹妹玉琴的面前一看,雨晴一下子傻了,看见妹妹拨通了子健的电话,而且在电话里看见子健在海边傻傻的站着等她,还听到子健一直在电话里说:

"姐姐,你不要那样伤心了,这样会影响你的治疗。"

玉琴说:

"请问雨晴小姐在吗?"

"雨晴,你误会了,我送手机给你,是为了我好方便联系你,如果我不送手机给你,我怎么联系你呀,你又不肯告诉我你的手机号码。"

"子健,你今天怎么也来海边玩呀,你来得很早吧?"

雨晴说完,流着泪水就慢慢的离开了,子健看见雨晴伤心的离开,他哭了,甚至大声的朝大海喊,雨晴我爱你,不管你接不接受我对你爱,我每天都会在我们相遇的这海边来等你,等到你接受我为止。这时,在整个大海边一下子变得十分的宁静,连大海的波浪声都回复了平静,只是那三个字的声音,一直在海面上不停的回响。

第二天,雨晴与妹妹玉琴跟平常一样,去上班了。而子健呢!早上一起床,就开着车去海边与雨晴相遇的那地方一直傻傻的在那里等着雨晴。

子健的父亲说:

"我说人家已经走了,你别那么死心眼。对了姐姐,那个人长的好帅啊!他是谁呀?"

"你好,你姐姐雨晴在吗?叫她接电话好吗?"

雨晴说:

雨晴听见子健说喜欢自己,爱上了自己,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雨晴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因为自己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自己又没有较高的文化知识,就算自己答应了子健的追求,但又能怎样,他家里的父母会接受吗?雨晴一想到这些,就对子健说:

玉琴说:"是吗?我怎么感觉不是这样,姐姐你在骗我,哦,我知道了,姐姐一定是在想我们今天在海边相遇的那位富家少爷,姐姐爱上他了是吗?"

正在他们有说有笑时,突然从一个不远处传来了妹妹玉琴的喊声。说:

看见雨晴离自己越来越近了,子健立即就向雨晴招手说:

"雨晴,不要在外面呆久了,这样对你的病不利,更会加重你的病情,赶快和我一起回病房吧1护士说完就拉着雨晴的手就走回病房。此刻,子健听见护士的说话,又看见护士拉着雨晴走回病房,子健慌忙的跑到护士面前说:

"是的,是的,真对不起,我今天太唐突了。小姐我想请问你一下,刚才明明看见你是想……?"

"子健,我们萍水相逢,而且我又是一位山村女孩,难道你就不怕你父母反对吗?"

雨晴说:

雨晴说:

雨晴听见妹妹在叫自己,雨晴就说:

"老天啊,我们真心相爱难道有错吗?老天,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为什么夺走了我最心爱的雨晴,我江子健虽然生活在一个富豪的家庭,但有什么用呢,这些钱能换回雨晴的生命吗?"

护士看见子健抱着孩子那伤心说话的样子,护士不忍心把雨晴抢救无效的消息告诉他,护士想了一下,对子健说:

"谢谢!谢谢!大家太客气了!太客气了!请大家多饮几杯,不醉不归啊1

雨晴与妹妹慢慢的离开了海边,眼看与子健越离越远了,雨晴却不停的回头向子健看去,身后的妹妹看见姐姐那依依不舍的眼神,妹妹就对姐姐说:

"姐姐,你别再想了,人家恐怕早就洞房花烛了。你又何必为他挨尽相思呢!睡吧免得着了凉。影响肚子里的孩子。"

子健说:

子健说:

"姐姐,孩子我抱来了,看看你的儿子吧1

雨晴说:

"什么,你跟他……哼!这我可不管。不过我得警告你,今后你可不能再与子健见面了,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你们准备好病人手术时用的东西,在隔3小时就要动手术了。"

玉琴说:

玉琴听见姐姐这样一说,立马生气的说:

第二天,子健吃完早餐,就开车去了海边,到了海边,子健就来到了昨天与雨晴相遇的哪个地方,这时,海边却无一人所在,只有海水的波涛声,他自己也不知道在那里站了多久?

护士小姐说:

玉琴说:

父亲离开后,子健看父亲坚决反对的心态,自己不知该怎么办了,只是心里一直的念着,雨晴,爸爸要我离开你,去娶张家千金张英。雨晴你放心,我永远也不会离开你。此刻子健想给雨晴打电话,可手机被父亲拿走了,家里的电话也被父亲锁在了抽屉里,只能接不能打。这该怎么办呀!

正好这天,子健父亲的司机程叔在一家超市看见了子健与一位小姐一起在超市买东西,程叔就跟踪了他们的行踪,一直到了他们俩的住处。

雨晴说:

护士说:

子健当听见护士说,他们已经尽力了,子健抱着孩子像疯了一样的跑进了手术室,子健跑到了手术台,他看见几个护士正抬着雨晴的身躯缓缓的放到了推车上,一个护士正准备用一张白布覆盖过雨晴全部的身躯时,子健一下子伤心的大喊起来,不要,不要呀。子健立马俯下身去,抱着雨晴的身躯伤心的说:

子健听见雨晴这样一说,自己感觉到很不好意思的就松开了雨晴的手,对她说:

护士说:

玉琴给雨晴说完话后就离开了,玉琴刚离开窗前,雨晴突然就感觉到肚子很痛,两腿之间不停的流着鲜血,突然雨晴就倒在了地上,玉琴听见窗前的雨晴好像有倒在地上的声音,玉琴连忙走到窗前一看,雨晴倒在了地上,还一直流着血,玉琴立马就把雨晴送进了医院。

"姐姐,你怎么老是回头看呢?人家都已经走了。"

雨晴对玉琴说:

就在一个晚上,窗外下着蒙蒙细雨。衬托这黯淡月色,真叫人忘不了分别多时的子剑这时玉琴看见姐姐挺着大肚站在窗前,看上去姐姐真的好可怜。近来瘦的不像人型。还没忘记那个负心的子剑再这样下去,恐怕会疯掉。妹妹心想,我还是过去劝劝她吧!玉琴来到窗前对姐姐说:

"医生,你知道妇产科在那里。"

"子健,不,不,虽然我也喜欢你,爱你,但我不能接受你的爱,毕竟我们的生活环境悬殊太大了,我不想为了我的自私让你与你的父母闹矛盾。"

突然妹妹玉琴说:

"小姐,发夹还给你。"

"老婆,你不要这样说,你不会有事的,我不准你离开我,我们的孩子不能没有母亲呀!我也不能没有你呀"

子健说:

自从他们相爱后,雨晴就离开了与妹妹玉琴原来居住的那间小屋,就搬进了子健租的房屋。他们同居了。同居后,雨晴每天还是与以往一样,照常去上班,子健就不停的去找工作。虽然这样的生活在别人的眼里看来是苦了点,但在他们的心里,感觉到是十分的甜蜜幸福。哪怕现在居住的房子是租的,但在雨晴与子健的心里,这也是他们温馨幸福的一个家呀。

琴说:

子健对雨晴说完,就把手机放在了雨晴的手里,就含泪的离开了。雨晴看见子健含泪的走了,自己拿着子健给她的那部名贵的手机也伤心的离开了海边。

"好的。医生,谢谢你。"

玉琴看见姐姐躺在床上那憔悴伤心的样子,玉琴又想到医生对她说的话,说姐姐雨晴在生产的时侯因为身体太虚弱失血过多,可能会有生命危险。玉琴想到这些,她伤心的泪水不停的从眼眶里慢慢的滑落。

"雨晴,我怎样才可以联系到你。"

"姐姐你说吧。"

"妹妹,你笑我,看我怎样整死你。"

这次,子健终于鼓起了勇气,对雨晴说:"雨晴,我喜欢你,虽然我们相遇见面只有仅仅一两次,但我被你那天真活泼及你那纯洁无暇的心灵所吸引,我是真的喜欢你,爱你。"

玉琴说:"姐姐,要想知道结果,你明天再去海边,不就知道结果了吗?"

就在子健伤心无助的时候,雨晴的妹妹玉琴刚从医生那里回来,玉琴一走进姐姐的病房就看见子健跪在病床前,这时的玉琴一下子就拉着子健是又哭又骂,对子健说:

子健说:

子健的父亲说:

玉琴从婴儿车里轻轻地抱起孩子来到姐姐雨晴的面前,对雨晴说:

玉琴说:

半小时过去了,手术室的大门开了,正在手术室门外焦急等待的子健抱着儿子看见护士走了出来,子健连忙跑到护士的面前,对护士说:

"妹妹,你不要安慰我了,我知道我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妹妹你快把孩子抱来让我看看。"

对子健来说,他从海边回到家里,心里一直念念不忘,整个晚上脑海里都一直浮现出雨晴与他相遇的情景,更想到雨晴的说话,是那么的纯洁无暇,那么的活泼开朗,一想到这些,就感觉到自己的心被雨晴那天真无暇的心灵吸引住了。发现自己已经爱上了雨晴。

"雨晴小姐,你不相信也就算了。也许你能看到这十万块钱的份上离开子剑这可是十万块钱的支票呀1

雨晴问:

就在一个雷雨交加的晚上,天空下着瓢泼大雨,正在苦苦寻找雨晴的子健,还没有找到一个临时的栖身之处。子健离开家那天,他走得太匆忙,身上没有带很多钱,连银行卡也没有带,所以他现在身上的钱也花光了,每天不管走多少路,都是靠自己的双脚一步一步的向前进。虽然在这个雷雨交加的晚上,他只能靠步行来找到自己今晚避雨的栖身之处。

"姐姐,你不会有事的,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到了晚上,别墅内华丽的大厅中,灯火辉煌,是十分热闹。这正是家人为学成归来的三少爷子健,举行的一次庆祝宴会。这时,在宴会上的朋友都举起酒杯说:

"原来是江伯伯,江伯伯您请进,您请坐,我去倒茶。"

"雨晴你不要走,你不要走呀"

"哎呀,姐姐,你怎么躲到这里来了呀?害得我到处找你。姐姐,我们也该回去了,明天再来玩。"

"我可没有胆量指教你呀。因为子健近期要和一位有钱的千金小姐结婚"

"雨晴,我送你一部手机,希望你能收下。"

雨晴一听见子健在昨日相遇的地方在叫她,雨晴就很快的走到了他的面前,就对他说:

"请问您是不是雨晴小姐的妹妹。"

"太好了!我姐姐她真行,我最喜欢胖娃娃了。"

"护士小姐,你们在哪家医院,我要怎样找到雨晴呀1

到了医院,护士与医生立即把雨晴送进了急救室,大约过半小时,医生从急救室走出来了,找到了雨晴的妹妹玉琴说:

"妹妹,没什么,我觉得全身软绵绵的,就是有些干咳,妹妹你为什么哭啊1

正当雨晴内心矛盾挣扎时,突然,一位在海边散步的老人大声的对雨晴说:

"哦,小姐,对不起,我误会了,你别见笑哟。"

"雨晴,你怎么了,你醒醒呀!你不能有事呀,我们的儿子与我不能没有你呀1

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一转眼,对于那痴情的子健来说,已经在那海边痴痴的等待雨晴已经一个礼拜了,却在也没有看见雨晴的身影出现在海边。

"爸爸有什么事吗?"

"不不不,伯伯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是真心爱子健的。绝对不是为了他的钱。请您把支票收回去。而且我肚子里已经有了他的骨肉呀。"

"喂,小姐小姐别那么想不开呀,跳海自杀是最愚蠢的举动了,你知道吗,蝼蚁尚且偷生,你又何必这样呢1

"先生,你搞错了吧,谁说我要自杀,我才不会那么傻呢1

医生说:

厦门起稿:发表

就这样她们姐妹俩边说边笑的就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伯伯,请问我有什么地方让您不满意的。还是我做错了什么。还望伯伯多多的指教呀1

"雨晴,你放心,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我们永远的在一起。我再也不会让你受苦了"当子健说到这里时,站在旁边的妹妹玉琴对子健说:

子健说:

子健的父亲去公司开完会之后,心里一直想着一件事情,那就是要马上阻止儿子与雨晴在一起的事情。父亲想到办法了,就是用钱让雨晴离开自己儿子的身边。想着想着,父亲就与司机程叔向雨晴现在的住处去了。

"姐姐你觉得怎么样了,要不要喝点水。"

"妹妹你把孩子抱过来让姐姐看看,如果有一天姐姐死后,妹妹你一定要把孩子交给他父亲呀,对他父亲说:一定要把孩子带大,照顾好,我不恨他,我爱上他从不后悔"

子健含泪的离开了家,踏上了寻找雨晴的路。

"不,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时间又过去了半小时,这时在公路上行驶车辆的司机们,都感觉到好奇,想到今夜的雷声为什么一直在那个地方响着,究竟出了什么事情,路过的司机们都想去哪里探过究竟。说着说着,聚集在一起的司机们朝雷声一直响着的方向走去。

"子健,你这是干什么,你把我雨晴当成什么人了。"

"打工妹,她会真心爱你吗?她是爱你的钱!不用说了,我已经决定把张英娶过来。你要好好的准备准备,而且要马上离开那个打工妹。还有,你把手机给我,免得你在跟她联系,说着说着子健的父亲就把子健的手机拿走了,子健的父亲刚拿过手机时,就说:"糟了糟了!时间已经到了!我得赶快去公司开董事会。子健你自己在家好好想想吧,你该何去何从。我走了1

医生说:

子健拖着自己疲惫的身躯来到了妇产科,走到妇产科的服务台一问,护士告诉他,雨晴住在二楼的207号病房。子健还没把护士的话听完,就匆忙的来到了雨晴的病房,他走到雨晴的病房一看,看见雨晴躺在病床上,嘴上还带着氧气,看到旁边的婴儿车里,睡着自己还没有见过面的孩子。子健一下子像疯了一样的跪在了雨晴的病床前,一边拉着雨晴的手一边流泪的说:

雨晴说:

"老婆,我们再也不要分开了,好吗?你知道吗?我找你找得好苦呀,我每天都想你。"

在回家的路上,路过海边时,突然看见一位大约二十来岁的女孩在海岸上,正手扶着栏杆准备跨越,子健立即就停下车,向海岸跑去,他边跑边喊:

"护士小姐,我是雨晴的老公。"

子健看厅中的朋友们都在向他举杯敬酒,子健也举起酒杯对大家说:

"雨晴,我大学已经毕业了,虽然我是个有钱家的子弟,但是我不想做一个靠父母生活的人,我要找一份工作。自力更生来维持我们日后的生活。更不想你过着居无定所的生活。"

"爸爸,现在时代不同了。打工妹与我们没有什么区别,而且她又是真心的爱我。"

"哦,她就是你妹妹。"

此时,正在跨越栏杆的雨晴听见有位先生在叫她,她马上停止了栏杆的跨越,面带微笑的从栏杆边慢慢地走到子健的面前说:

"姐姐,你怎么流泪了,什么事情让你这么伤心呀?"

"小姐,你放心好啦。我可不想自杀哟,因为我还没有结婚呀1

雨晴对玉琴说:

此刻,在这豪华的大厅中,欢笑声酒杯声连成一片。一直到了天明。

子健说:

又过去了一个礼拜。

医生说:

医生说:

子健的泪水一直不停的流着,一滴滴泪水滴在了雨晴的手上。这时子健握着雨晴的那只手,感觉到雨晴的手开始动起来了,子健再抬头看看雨晴的眼睛,却没有看见雨晴睁开眼睛,只是看见泪水从雨晴的眼眶中不停地流出,慢慢的张开嘴对子健说:

"雨晴,我在这里,我等你等了很久。"

"真不辛,当你姐姐生产的时侯因为生体虚弱,再加上流血过多。虽然我们尽了所有的力量。也没有办法挽救她的身命,只能保存她的孩子"

"护士小姐,请你相信我,我真的是雨晴的老公。"

父亲一听见是位打工妹,他立刻就生气的说:

子健说:

雨晴说:

"姑娘,你就接受他吧,看得出他是真心爱你的,你知道吗?这个年轻人天天在这里来等你,已经等两三个礼拜了,我每天来这里散步都会看到他傻傻的站在那里,我问过他,问他天天在这里干嘛!他说他在等一个人,今天我终于明白,他等的这个人就是你。接受他吧,你们肯定会幸福的。"

"妹妹,妹妹。你别冲动呀,算了吧!可能子健不爱我,我打他电话都一直在关机中,也许他不想见我了吧!哎,吃亏的多数是我们女人,为了忘记过去,我们还是离开这伤心之地吧1

说着说着,子健就轻轻地从包里拿出了一部可视手机递给雨晴,说:

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 ,"健,我过得很好,你不用担心,你看看你自己,我没有在你身边,你就不懂得照顾好自己,把自己搞得遍地鳞伤。"

玉琴对医生说完话就哭着的走进了姐姐的病房。走进病房,玉琴就对姐姐说:

雨晴说:

雨晴说:

原创作者:情缘三少爷

子健说:

"哦,妹妹你刚才说什么呢?"

"刚才隔壁的张老伯来过,想把她的千金张英小姐许配给你。大家门当户对,而且听张老伯说,他年事以高。将不久于人事。就是为了女儿的终身大事。所以他才放心不下。经过商量以后,你母亲和我,都很同意这门亲事。"

十分钟过去了,雨晴终于来到了海边,看见子健还是一直的站在原来与自己相遇的地方,雨晴大声的哭喊着:子健,我来了,此时,正在海边傻傻站着的子健看见雨晴到海边来见他了,子健流泪了,也大声的喊,雨晴我爱你,真的爱你,这时他们俩同时飞奔的迎面而来。两人紧紧的抱在了一起。这时子健慢慢的松开了对雨晴拥抱的双手。突然跪在了雨晴的面前,对她说:"雨晴,接受我吧,等我找到了工作,我们就马上结婚好吗?"

玉琴说:

子健的父亲说:

版权声明:本文由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发布于书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短篇小说,第六十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