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因回眸那一眼,短篇小说

2019-08-11 09:46栏目:书评
TAG:

摘要: 叮铃一阵清脆的铃声响起,教室里熙熙攘攘的声音慢慢安静了下来,看着周围的同学慢慢拿出物理课本,我还是无精打采的趴在桌子上,摆弄着手机今日要闻:梦鸽控告杨某引诱天一犯罪看着下面署名的时间,2013年8月6日 ...

第一章只因回眸那一眼

叮铃……

2009年BQ县  十二中

一阵清脆的铃声响起,教室里熙熙攘攘的声音慢慢安静了下来,看着周围的同学慢慢拿出物理课本,我还是无精打采的趴在桌子上,摆弄着手机

走廊里能听到各个教室里发出的阅读声,有读古诗的,有读单词的。而在这种学习的氛围内,却有一个班发出的不和谐的吵闹声。

今日要闻:“梦鸽控告杨某引诱天一犯罪”

只听开门声响起,一个同学慌忙的跑了进来,呼哧带喘喊了一声“别吵吵了,填饱兄来了”,本来乱的跟菜市场是得班级唰的一下静了下来,满屋子唯一的声音是大家的喘气声。

看着下面署名的时间,2013年8月6日,我无力的笑了笑,李大少的案子折腾了半年,先是双江同志出面,再有律师论证是强奸不是轮奸,如今这位梦鸽女士又在推波助澜

“吱……”门被推开了,一个中等个子,臃肿身材,穿着横条绒衣得男人,板着脸,站在班级门口扫视着全班得同学,他就是这个班,八年一班得班主任,学校的名师——刘天宝,不过学生私下里还是习惯看着他的肚子叫他刘填饱,刘老师看见班级很安静,并没有说什么,向讲台走去。大家很奇怪,因为老师也知道怎么回事,以前都会骂上几句的,今天怎么就这么过去了,正在大家奇怪的的时候,很快大家便有了答案,因为今天并不是他自己进来的,后面还跟了一个女生,此刻正在门口探出头来,张着大大得眼睛,好奇的看着教室和众人。

这一家人,真是……

教室并不是很好,甚至称不上宽敞明亮,因为教学楼是很久之前盖的,年头多了,桌椅也是老旧的桌椅,并没有什么特点。女孩简单的扫了眼教室就开始了看班级的同学。

正在我这么想的时候,老师在黑板上哒哒的书写着“牛顿第二定律”

“咳……,我介绍下,这位同学是新转到我们班得,名字叫慕容瑶,希望大家互相帮助,慕容同学先去那个空位去坐着吧”刘天宝指着后面得一个空位。

慢慢的我的眼睛模糊了,渐渐看不清下面稀稀疏疏的粉笔字,脑子变得越来越沉

当慕容瑶走进班级的时候,大家才算是看清了这个女孩,慕容瑶身高一米六左右,皮肤白皙,大大的眼睛,眼神清澈,适中的嘴唇,一笑,露出几颗整齐洁白的牙齿,头发在后面吊了个马尾,很漂亮的一个女孩,当老师介绍完后,慕容瑶张嘴说了一声“请大家关照",声音甜美可人,很是动听。

我怎么也没有想到,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变了

说完,慕容瑶向老师指定的位置走去,没注意,不知道被谁拌了下,情急之下,慕容瑶急忙向旁边的人扶去,一个没扶住,直接趴在了刚刚扶着的那个人身上,而那个人却好像没有什么力气是的,随着慕容瑶跌倒扶住他,他也倒去,眨眼间,只听碰的一声,椅子也倒了,慕容瑶趴在了那人身上,巧的是,慕容瑶的嘴居然贴在了那人的嘴上,并且慕容瑶才发现那人是个男生,而那人却瞪大了眼睛,好像很疑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慕容瑶原本白皙的脸,腾得一下成了红苹果,赶紧趴起来跑到后面老师指定的座位,趴了下来,不让大家看见她。

突然,我像失重了似的惊醒,睁开眼就看到同桌摇晃着我的肩膀

刘天宝看着这一切,也觉得,不知道说什么好,看着慕容瑶回道座位,急忙说“曾烨,赶紧起来,收拾东西,摔坏了咋滴”那男生才反应过来,虽然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赶紧收拾起东西来,大家帮着捡捡书,马上恢复了原样,这时刘天宝看着弄完了,拿起书开始了讲课,而曾烨这时才问起经过来

看着他那惊恐的眼神,我似乎猜到了什么

“吕天,怎么回事啊"

“王起帆!”

“你没看见啊,撞的还是你呢,你小子艳福不浅啊,亲到了吧,感觉怎么样啊”

我猛地坐好,就看到讲台上那张面目狰狞的脸庞

“别扯那没用的,我睡觉呢,昨天看了一宿小说,困得要死,我是被她砸醒的”

“上我的课还敢睡觉,站起来!”

“睡觉功力见长,坐着也能睡着事情事这样的……"吕天简单的说了一下,曾烨也明白了怎么回事,回头看了下,慕容瑶还是趴在桌子上,没看清慕容瑶的样子,曾烨也不知道是不是占到了便宜,不过此时,曾烨的上眼皮和下眼皮又开始了打架,于是又坐在椅子上睡着了。

看着老师那瞪得圆圆的眼睛,我后背不禁袭来了一股凉意,怎么办,我小心翼翼的起身,可能是刚睡醒,身上酸酸地,我不禁在脖子上按了下

慕容瑶在后面,当曾烨站起来的时候,她偷偷看了一眼,比她自己高的有限的个子,脸色不是很好,睡眼惺忪,看起来很是迷茫,慕容瑶觉得,还是自己亏啊,因为不论怎么讲,他都不是慕容瑶喜欢的类型,于是,慕容瑶便又趴了下去。

“站好了!”

填饱兄在讲台上讲的唾沫星子满天飞,曾烨兄在下面睡得哈喇子满地流,看着是那么的和谐,这时,填饱兄,余光一扫而过,发现了曾烨得睡相,粉笔瞬间从指间飞出,准确无误得打到了曾烨得脑门上,曾烨一激灵,抬头一看,填饱兄那对小眼睛瞪得老大的看着他,看见他醒了,填饱兄得破锣嗓子喊开了“挺厉害啊,坐着睡觉,刚才摔的不疼哈,昨天几点下得线啊,上回考的好,骄傲了哈,你不没考第一呢吗,第一得不也得学吗,……(以下省略n千字),晚上放学罚你留下值日”这一通磨叽,就最后一句有用,随着填饱得最后一个字落音,下课铃声也响了起来。曾烨坐下打了个哈欠,“填饱兄绝对大姨夫来了,这几天便秘,火气大,该败败火了,晚上还得当苦力”

老师看我站起来摇摇晃晃,对我吼了一声,周围的同学都胆颤的低着头

曾烨得同桌吕天对他说“别抱怨了,点背不能怨社会,走,抽两根烟去,我可是弄到好东西了”

“敢在我的课上睡觉,是不是物理学的太好了,你说下第二题怎么做”

“什么好东西,快走”两人走出教学楼,直奔楼后的厕所而去,厕所永远是辛辛学子们抽烟得好去处。

只听啪的一声

学校的布局很简单,一个主楼,就是教学楼,不过还是上个世纪的产物,楼后有厕所,楼的东南角是两个篮球场,楼的西面是几个单双杠,外围栅栏里面是种的树,显的很是简单。

我就看到老师的拳头在黑板上敲了一下

到了厕所,曾烨急忙抓着吕天“快点拿出来,什么好东西”

我顺着他的手看去,心里着急的不行,自己本来物理学的就不行,这可怎么办,我赶紧对同桌使了个眼色

吕天“昨天从我爸那里拿了两包中华,别人给他送得,老妈不让他抽,我说给我们老师两包,他就给我了,尝尝,好烟就是不一样”

同桌小声说,我也不会

曾烨“赶紧拿出来啊,我还没抽过这么好的烟呢,有好东西,不赶紧拿出来”

我绝望了

吕天把烟拿出来,两人抽的烟雾缭绕,很快一根烟也抽完了,上课铃声也响了起来,两人回到班级,这节是别的课了,吕天安心得睡觉,曾烨继续看小说,正沉迷于小说中描写得虚幻得场景时,铃声响起,转眼间,放学了。

“怎么,不会啊,牛顿第二定律,昨天不是刚讲过吗”

中午,下午,平常日子般度过,看看小说,扯扯淡,直到晚上放学。

昨天?我疑惑着看着老师

“华子,做苦力吧”吕天淫笑得调侃道,当曾烨想收拾他得时候,他已经一溜烟跑没影了

昨天?昨天哪有物理课,再说,不是刚刚才教牛二定律吗

“等他明天来的,他废了”曾烨发狠得说到

“老师,你是不是记错了,昨天哪有物理课啊”

搬桌子,扫地,倒垃圾,曾烨低头干着,也没注意前面有没有人,突然感觉,撞到了东西

我心里一阵窃喜,本来不知道怎么收场呢,老师自己记错了,这下我有的救了

“啊”

“谁说昨天没有课,昨天上午第三节你去哪了”

曾烨心里想到“这是撞到哪位大姐了”

老师一脸正经的看着我,我疑惑的看着同桌,当我看到他课本上记的满满的笔记时,我惊呆了

抬头一看,和她撞了个对脸,这一抬头差点亲到她,再一看是早上的那个转学生——慕容瑶,慕容瑶一看头看见正是早上撞到的那个人,小脸腾的下红了起来,像熟透的苹果一样诱人。

“昨天教过了……”

突然,曾烨心中泛起了涟漪,觉得还是自己占便宜啊,早上还亲到了呢,念头一闪而过,急忙说到

同桌小声的低语着

“你没事吧”

不对,昨天怎么可能会有物理课,平时我虽然不爱听课,可是昨天我也没有逃课,我记得清楚,昨天是没有物理课的

“没……事”慕容瑶红着脸有些结巴的回答到,然后急忙跑开,去收拾别的东西了,把曾烨看的莫名其妙,也就没在意,忙着去收拾东西,好赶快回家,很快收拾完就都回家了。

“昨天周二是有一节的……”

值日生们一起下楼,正在出校门得那一刻,曾烨不知怎么得一回头,这一回头突然发现,眼中突然出现一个美女,心中正纳闷,哪来的美女,那边那个美女是谁啊,再仔细一看,正是慕容瑶,突然想起早上和刚才的事,哎,我是不是也思春了,曾烨边想边摇摇头,把这个荒唐得想法甩出去,慢慢向家晃悠着。

周二!

慕容瑶和其它女生一样,不论多陌生,女生熟悉得总是很快,一群女生一起走着聊着,慕容瑶突然问到“刚才撞到我那个男生是谁啊,今天老师骂的就是他吧,学习很好么”

我似乎发现了什么

和她一起走的林璇笑道“他啊,叫曾烨,上次考百人榜二十多呢,现在不怎么学习了,竟看小说,对了,瑶瑶早上还亲到他了吧,怎么,对他有意思啦”

我忙掏出手机

慕容瑶白了她一眼说到“没有你们看错了,别胡说”,话虽然这么说,不过慕容瑶的脸上仍然泛起了红晕,林璇也没有过度的聊这个话题,两人边说边笑边闹得走回家。

8月7号,2013!

曾烨一如既往地去他租书得地方打个站,拿本书,就回家了。

我慢慢的被一股彻底的凉意覆盖

家中闲事暂且不表,曾烨打着学习得幌子,偷着看完小说后,躺在床上,突然脑中浮现了她害羞得身影,不禁舔了舔嘴唇,曾烨想到“她在干嘛呢,嗯,我怎么会突然想到他,哎……,明天看看能不能弄到她的联系方式,嘿嘿,美女不能错过啊”

什么!

只因回眸那一眼,却因此发生了多少得故事,请看下集

怎么可能!

t��^��L: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手机上清楚的显示着八月七号

这怎么可能,今天明明就是八月六号,怎么会是七号,还有昨天的物理课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刚刚确实是在教牛顿第二定律,怎么他们都说是昨天教过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一天,就这么消失了?!

我惊恐的看着讲台上的老师和下面的同学,可是他们怎么看起来都像看怪人一样看着我

我一把抓住同桌,“今天几号,今天几号?!”

“七。七七,七号”

同桌看起来很是害怕的样子

“今天是七号啊,王起凡,你怎么了”

老师脸上布满了疑惑,班里的同学也是,七号,怎么可能

怎么你们都说是七号!

那六号哪去了?!

“这怎么可能!”

我发疯似的叫了出来,班里的同学似乎是本我吓着了,呆呆的看着我,慢慢的班里变得议论纷纷

可是我的耳边却似乎什么都听不到了,我踉踉跄跄的从座位上走了出来,看着他们疑惑的表情,我想说些什么

可是

我却没有听到自己的声音

怎么这么黑,我怎么什么也看不到了,我想抓住点什么,手,手怎么一点力气都没有

模糊间,我似乎撞到了什么东西

再然后,我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当我再次能看清东西时候,只看到眼前有几个晃动的黑影,和刺鼻的气味

我到底怎么了,这是哪里

面前的黑影渐渐清晰了起来,周围的一切渐渐有了颜色

“王起凡,王起凡!”

我听到好像是在叫我,我看见老师站在我的面前,旁边的是我的同学

我尽力想起身,却发现身上没有一点力气,我大致打量了一下周围,只见身边还站着一位白衣的男人

是校医啊,那么这里是医务室

“王起凡,你醒了”

说这话的是我的同桌,他的脸露出一丝笑颜

“我怎么在这里”

我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到了这里,也不知道刚才那个是不是梦

“你刚才在教室里昏倒了,是我们把你送来的”

老师喘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昏倒?

突然,我想起了什么

忍着全身的酸痛,我抓住一个离我最近的同学

“今天几号?!”

他像是被我突然地举动吓到了,他哆嗦着看着老师和校医

老师似乎也无奈的看着校医

校医不慌不忙的拉开我的手,静静的说

“今天是七号啊,这位同学,你有什么问题吗”

我以为自己已经醒了,却发现自己还在梦里,而且这个梦又是那么真实

我再次失去了力气

呆呆的躺在床上,看着头顶的天花板

七号

这怎么可能

这又不是小说,如果今天是七号的话,那六号哪去了

我看到老师把校医拉倒一边,似乎在说些什么

同桌和几位同学凑了过来

“喂,王起凡,你怎么了”

看着他们那一脸的疑惑,我想还是不要跟他们说的好,我要慢慢查清楚

“可能是早上没吃饭,贫血了吧”

我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当我再次回到教室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我一走进教室,就觉察到了异样

当几十双眼睛盯着你的时候,没有几个人会觉得自在吧

“起帆,好点没?”

只见班长慢慢走了过来,关切似的问候了一句

“好多了,医生说注意休息就行了”

这时候其他的同学也凑了过来,他们大多是打听我上午奇怪的举止

我随便敷衍了几句,把真正的缘由隐瞒了过去

我坐在座位上,尽力去想想刚刚,准确的说是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掏出手机,把新闻拨到李天一的那条,日期确实是八月六号

那时我就是读完这条消息睡着的

醒来后时间久变成了七号

我把消息仔仔细细读了几遍,没什么奇怪的地方

之后我就嘲笑自己起来

怎么可能是因为一条新闻,自己就穿越了时间

突然,我想起了什么

我拍了下同桌

“六号,就是昨天,我都干了什么”

我在想,既然自己记不得昨天了,那么周围的人肯定知道

“昨天啊,昨天你做了很多事啊”

同桌一脸疑惑的看着我,显然他没听懂我的意思,我想了一下

“昨天物理课我不是睡着了吗,之后呢,之后我都干了什么”

“之后啊,之后你就醒了,然后听课,下课吃饭,就跟平时一样啊”

我脑子变得很是混乱,就算是跟平时一样,我怎么会不记得,醒了之后的事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什么是梦,什么又是真实,当梦如此逼真,我要拿什么相信现实

“不过”

同桌突然顿了一下

接着他漫不经心的说了起来

“昨天,怎么说呢,就是你醒了之后吧,有点不太对劲”

我顿时有了精神

听他继续说下去

“虽然我们在学校每天的生活都一样,可是感觉起来,你昨天很不一样”

“怎么形容呢,就好像,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变了一个人!

我心里有点害怕,又有些兴奋

我越来越觉得这件事没这么简单

可是心里又是苦恼,就算是调查,又要从何查起呢

我不敢对别人说起自己失忆的事情

那样只会让周围的然把我当做怪人

看着墙上的时钟一分一秒的过去,我在想,时间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就这么到了晚上,我静静的躺在床上

还在想白天的事情,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看着周围的同学都慢慢进入了梦乡,我起身穿好衣服

晚上的校园显得格外的静谧,月光如水,万物都沐浴在这银色的光辉中

不带有意思修饰,夜,本身就是一种风景

可是我却没有欣赏的心情

你就这么静静的出现在我的面前,银色的月光下你的一举一动都是那么的耀眼,到底是月光照耀着你,还是你漂白了月光

我的面前突然出现一个身影,一袭白衣,就像是电视里经常放的那种情节,绝世的美女总是会惊艳人们的眼球

可是在我面前

她只是一个背影

我有些好奇,慢慢走近,穿着跟睡衣似的,谁啊,这是

“美女,这么晚跑出来,可是很危险的哦”

我当时只想吓她一下

她仍然不回头,像是没有听到,一阵风吹过,她的裙摆轻轻飘动

“是谁造就了危险,怎么样才算是安全”

她像是倾诉,又像是低声自语

我走到她的身旁,她的肌肤很白,如水一般,夜色中不能看清她的面貌,我觉得应该是个美女

顺着她的视线望去,只见她静静的看着淡淡的星辰

“在月光下,星星不会太耀眼”

我只想告诉她,与其去关注那些晦暗的星辰,倒不如去凝望这皎洁的月亮

“即使不如月的明亮,他们的光芒依旧耀眼,在他们的世界里,自有月亮照不尽的黑暗,而他们就是自己的太阳”

女孩依然抬头看着星空,那一刻我只觉得她很美,这么美说不出来

月亮,星辰,在你的世界里到底谁更闪亮

“他们自有他们的坚持,你就这么放弃,又得到了什么”

女孩的话很冷,我不知道她在说什么,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想说给我,我有些疑惑的看着她

头发遮住了她的眼睛

看不出她的表情,我越来越是以后,这个女孩没那么简单

突然手上传来一股寒意

女孩轻轻拉住了我的手

她的手是那么的冰,如同死人一般的冰冷

我心里袭来阵阵寒意,她到底是谁,隐约看到她的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我一时不知道怎么办,似乎觉察到她的身体在慢慢变淡

我惊住了

手不住的颤抖,终于她的身体消失了,我却还能感觉到她手掌的凉意

我一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一下惊醒

看着窗外明亮的阳光,我自嘲的笑了

不过是个梦

一觉醒来,脑袋昏昏沉沉

看着窗外那一抹阳光,我在想,是否真的有你照不到的黑暗

已经过了一天,我还是一点头绪都没有,那一天就像是被锁进了潘多拉宝盒

没有一丁点的记忆

看着校园里来来往往的同学,我开始怀疑,在这片天空下,等待我的将会是什么

当我决心把这一切淡忘的时候,真相,来临了

梦,醒了

我撑着懒散的身躯,趴在护栏上,看着这校园的熙熙攘攘

旁边是同学的嬉笑逗骂,那天的事我已经不想再去追究了,我在想,既然上天不愿让我记起那天的事,就有他这么做的理由吧,与其在这里费尽苦心,倒不如顺其自然

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这个虚伪的梦境,破碎了……

“看!”

旁边的同学大叫了一声,我们都随着他的视线望去,一辆警车从教学楼前疾驰而过

“警车怎么会来学校?”

“出什么事了?”

同学们开始议论纷纷,我也开始纳闷,看到警车前进的方向,我的心里慢慢升起一股不安

“不会是咱们校长也去开房了吧,哈哈”

一位同学调侃了一下,我们都笑哄了,可是他们没有注意到,在我的笑容之下,隐藏着一丝不安,那到底是什么,我在心里默念

“在这里猜有什么用,看看去!”

“对啊,长那么大还没见过警察办案呢”

周围的同学经不起挑拨,簇拥着就往楼下跑去,看着他们离去的身影,我还是决定跟上去,这到底怎么回事

警车停在了一栋废弃的宿舍楼前,这栋建了很长时间了,已经被划为危楼了,听说今年就要拆掉了,不知道警车为什么停在这里

宿舍楼边聚集了很多看热闹的同学,警察拉起了长长的警戒线,把我们拦在外边,只看到几个身着白色衣服的人慢慢走进了废楼

我站在议论纷纷的人群,看着这栋破旧的宿舍楼,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周围的同学早已等得不耐烦,对着这栋破楼叽叽喳喳

“到底怎么回事啊,这警察也真是,好歹给我们说下啊”

看着他们烦躁的神情,我在想,到底出了什么事

“楼里面死了个人!”

我听了很是一惊,回头望去,只看到食堂的几个大妈站在旁边小声议论着

我们听到后,赶紧凑了上去

“真的假的”,我冲那位大妈喊了一句

大妈显然是觉得我声音太大了,刻意压低了自己的声音,小心翼翼的说

“我也是听说,今天早上,拆迁的人在里面发现了尸体”

我们都瞪大了眼睛,看着这栋阴森的大楼

我没想到会再见到你,而且是以这样的方式

当那群白衣服的人走出来的时候,他们的手上多了一副担架,白布遮掩着

这就是尸体吗

天空变得越来越暗,看热闹的同学不再出声,看着他们把它慢慢从楼里抬出来,那一刻,我觉得世界很安静

我怎么都没想到,那张白布之下,竟然是我认识的面孔

不知从哪吹来了一阵冷风,掀起尸体上的白布,这么熟悉的一张脸就映入我的眼帘,一双布满血丝瞪得大大的眼睛,一张充斥着惊恐的脸庞

她像是在看着我的方向,似乎想说些什么

围观的女同学尖叫了一声,捂着脸不敢再看,而我,就这么呆呆的站在这里,仿佛这一刻,世界只有我们两人的对视

她,就是梦里的那个女孩

你想告诉我什么,为什么会是我,这一切又跟我有什么关系

世界好安静,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到

“起帆,起帆!”当我缓过神的时候,警车已经远去了,同学都在往教室跑去

“上课了!快点!”

我随口应了一声,慢慢朝教室走去,怎么会这样,难道那个梦是真的?

我趴在桌子上,右手随意转动着手机,我瞥了一眼时间

8月8号,2013

这两天发生了太多不正常的事了,我渐渐感觉这不是巧合,可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不知不觉,我又睡着了

当我再次睁开眼看清这个世界的时候,答案,揭开了……

昏昏沉沉之间,我隐约听见有人在说话,说的很大声

谁啊,这是,我抱怨了一声

我刚刚不是在上课吗,意识到之后,我赶紧坐了起来,幸好没有被老师听到,我喘了一口气

突然,我发现黑板上那几个字很是熟悉

“牛顿第二定律!”

不是讲过了吗,怎么还讲,我有些疑惑,我扭头瞥了下同桌的课本

空的!什么笔记都没有!

我一把抓了过来,确实是什么都还没记,我开始觉得不太对劲

“这就是今天要讲的牛顿第二定律的全部容”,讲台上慢慢飘出这句话,我的后背慢慢袭来一股透心的凉意

不可能吧

我颤抖着从兜里掏出手机,慢慢按下电源

8月6号,2013!

我的手一下子哆嗦了,手机重重的摔倒桌子上

一时间,我感到几十双眼睛都在盯着我,那种感觉不会错的,这不是梦!

“王起凡,你怎么回事,上课睡觉,还玩手机!站起来!”

老师看起来是生气了,一时间我不知道怎么解释,我只有慢慢站起来

老师继续讲课,我小声对同桌说了句

“今天几号?”,我还是想确认下

“6号啊”,同桌漫不经心的说出,又接着记着笔记

他没有察觉到我内心的波澜,我全身都在发抖,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时间我不知道该怎么说话,我用手撑着桌子,努力不让自己倒下去

我怎么又回来了?

打开手机,李天一的新闻就映入眼帘

这……这怎么可能,难道之前发生的事都是一场梦?不可能啊,我清楚的记得7号那天的事,而且我还在8号目睹了警察办案,那现在又该怎么解释?今天确实是6号啊

一时间,我脑袋晕的不行,什么都想不明白

对了!那个女孩!

我发疯似的冲了出去,老师看见之后,有些惊讶,转眼就怒吼了一声

“你干什么!”

我刚冲到门口,才想起现在是在上课,赶紧装出痛苦的样子,看着老师说,“老师,我肚子痛,想去厕所,不行了,哟,不行了!”

没等老师反应过来,我已经跑远了

我们又见面了,只是这次,你的笑容看起来是那么的美

当我再次站到这栋废楼前面的时候,心里止不住的波澜

终于我还是鼓起勇气走了进去,我慢慢走向警察走进的那个房间

门,光秃秃的,满是锈迹,我轻轻推开,却发出很大的声响

版权声明:本文由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发布于书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只因回眸那一眼,短篇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