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随笔,不如意的如意

2019-07-30 00:24栏目:书评
TAG:

”这是你们学习的机会,还不快磕头叫师傅!“只听背后一个声音说着,两人回头一看原来是班主师傅来了。

“太太,你唱得太好了。山本大佐让你明天傍晚去给他一个人唱,机会难得,你好好准备啊。”

”我想请陈老板去我府上唱戏,家母非常喜欢听中国的京戏,不知陈老板可否愿意?“山本一边点着香烟,一边问十二红。

小文本是看不上他的,她要找一个霸王一样身量,霸王一样英勇的人,可是她的霸王迟迟不出现。身为戏班班主的父亲苦口婆心地劝:“文啊,上哪儿找这么个年龄相仿,又有前程的人啊。咱生在这么个动乱的年代,吃饭都成问题,还奢谈什么感情。女人不比男人,不能一辈子在台上抛头露面的吧,总要找个像样的男人嫁了。”俗话说“水滴石穿”,父亲天天在小文不算坚定的心上滴一滴水,她终于被滴穿了。

两天后,十二红收拾东西正要离开上海,广和楼里突然来了一队日本兵,为首的操着生硬的中国话,连帖子也没递,就直接说请十二红去唱戏,十二红正在楼上和艳霞艳茹说话,闻讯从楼上下来,来人一见十二红二话不说让士兵绑了十二红,”直接说山本先生请陈老板去唱戏。“

很久不唱戏的小文一扮上就与众不同,一颦一笑,一举一动全是戏。

”师叔!“几个年轻人叫着。

小文不想睁开眼,在这样一个春日的傍晚,躺在霸王般强壮,霸王般英勇的人的怀里是目前小文觉得最可乐的事,虽然他们素昧平生。

水袖翻飞,抖落的是岁月的芳华,却舞落不了人世间的羁绊。双枪旋转如蝶影,透过那冰冷的行头后,依然止不住国仇家恨的悲切。

她迷迷糊糊地落在一个温暖的怀里,那人抱着她飞一般地冲入附近的车中,风驰电掣一般离去,只留下怔怔发呆的山本。

”师傅 ! “艳霞和艳茹叫着。

临街的窗是开着的。小文孤注一掷,一弯腰,一闭眼,头朝下跳了下去。

”去哪里?“艳霞问。

他第一次去看戏就对台上的小文一见钟情,真是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般的女子啊。

”走,我们去帮忙,“明哲对平海说。

“霸王”终于出现了,她有什么理由不跟他走?

段将军莫名其妙的看着艳霞,还没反应过来,突然陈副官在将军面前耳语了几句,将军一把站了起来问:”他怎么来了,“接着从大门口来了个穿西服的中年男人,这男人戴着顶黑色毡帽,一副尖酸刻薄的相,下巴下修剪得正正方方的一掠小胡子昭示着他是日本人的身份。艳霞趁此时悄悄的离开了位置,向大厅后门走去。

他是教育局的科长,大概二十七八岁,眼睛总是亮亮的,个子不高,瘦骨嶙峋的样子。他的脸总是阴晴不定,看见高级别的人就喜笑颜开,恨不得挤出一朵花来;看见卑微的人就冷若冰霜,恨不得冻出一块冰来。

曹将军笑得异常灿烂,吩咐督军府摆宴席开始庆贺,曹将军走到二楼看到段将军穿着军装的巨幅照片还挂在二楼,掏出枪,一枪把那照片打掉,吩咐勤务兵明天换上自己的。 本来春和班准备逃到苏州去的,还没走到车站就听到说城里开始戒严了,出不去,大家只好先回春和班再做商量,眼下班主和艳霞又带两个人来春和班了,一个是那台上临时演张果老的,一个是艳茹在督军府唱戏时看到的那个给段将军送茶的勤务兵。原来那个演张国老的人名字叫明哲,他和那个送茶的勤务兵平海是一起的,是被段将军抓的抗日分子。

小文不愿意给日本人唱戏,但禁不住他的花言巧语:“别想那么多,人家就是欣赏咱们的国粹。”

艳霞走到台前示意锣鼓声停止,艳霞用清丽的嗓音说到:”各位,在唱戏之前,我要向在坐的各位说件事,今天,督军府的曹将军,日本的山本先生同时向我和我师妹艳茹求婚,你们认为这是好事吗?他们一个是打死我师叔的凶手,另外一个,是整天搜刮着同胞民脂民膏的军阀,你们认为我们姐妹该嫁给这样的人吗?“台下顿时一片哗然,有的人还在嚷着:”这些不要脸的日本人和汉奸,只会欺负弱女子!“”请他们出去,“人群中有人喊,在台上演法海的平海和演许仙明哲又是吃惊又是气愤。山本和曹将军顿时老脸通红,低着头离开了广和楼。出了广和楼,山本叹了口气:”没想到中国女子这样刚烈!“

“明天日本人让我这个新民会的会长组织一场文艺演出,他们爱看戏,太太,你去唱压轴啊。”他满脸堆笑。

十二红淡淡的说:”不就是一死吗,我宁可有尊严的死去,也不愿可耻的活着!“

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 ,明眼人都看出了他的心思。

苏州的曹将军进了督军府,看着空荡荡的房子哈哈的笑了起来,朗声对着身边的何副官 说到:”终于可以住到大房子了,去把苏州老家的小姐少爷和太太们都给接来。“

小文一步步往后退,山本一步步往前走。

艳霞和艳茹唱完戏从督军府里出来,明哲和平海忙迎了上来。

初嫁入他家他对小文还是挺不错的,带她裁新衣,带她买珠宝首饰,带她看电影,带她去饭局见世面,任凭她和欺负她的大太太吵架……小文心静如水地习惯了这一切。

艳霞和艳茹会到春和班,师傅告诉她们,今晚不用去广和楼唱戏了,广和楼今晚请了十二红。

如此杀熟似乎有些过分,但用一个小文换一个局长的职位,还是赚的。如此一盘算,他心中那点不舍瞬间消失,似乎看到无数个小文正心甘情愿地向他跑来。

山本小姐拿着背包就要走,还没走到门口艳霞突然想到了什么,对山本说:“山本小姐告诉你一个历史知识,钓鱼岛是中国的,回去和你们国家这些不懂历史的人说说,让他们知道,钓鱼岛历来是中国的领土!”

刚一开嗓,小文就赢得满堂彩。下边坐的多是日本的高级官员,那一刻小文真的觉得他们似乎是懂戏的。

”切,这不男不女的老妖精,上午来晚上就开始赚钱,来了也不歇会,真是精力充沛!“艳霞不满的说。

自此他每天去捧场:送花,送名贵的布料,打赏……

那叫明哲的因为被段将军视为重犯,单独关押起来,钥匙放在段将军处,由段将军亲自保管,这才让艳霞动了心思,对段将军百般应承讨好,怎耐段将军将钥匙放在身上,守得极紧,连洗澡都套在手腕上,艳霞这才想到在段将军五十大寿中偷钥匙,而艳茹第-场戏时,正好给平海和艳霞创造了救人的机会,第二场戏是戏班班主和艳霞商量好的逃走方案。

他陪同小文去了山本的私宅,那是一栋幽静的二层小楼。小文惊讶地发现山本竟然穿着浴袍。山本冲他使了个眼色,他就快速退了出去,顺手关住了门。

“不为什么,因为你们是日本人!”艳霞答道。

“姑娘,我看过你的戏。跟我走吧,去为咱人民的军队唱戏。”声音太好听了,小文忍不住睁开眼。她眼神暧昧地看着他,他真的是一个强壮如霸王,眼神坚毅如霸王的人。

”南方,不过,有一天我们会回来的“,明哲说。

”不识抬举,“日本特务山本望着十二红的背影,扔下半截没抽完的香烟气愤的说。

班主师傅看着两对年轻人的身影,欣慰的笑了笑。

”我们要走了,和我们一起走吧,“明哲和平海对艳霞和艳茹说。

艳霞和艳茹要跟着一起去,被日本兵拦着了,这时班主师傅和明哲及平海都不在家,他们三个去给来上海来为前方战场上采购药品的人去送药品去了,艳霞和艳茹还没来及和十二红说话,这伙日本兵就带着十二红走了。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山本也派人去广和楼搜了一下抗日分子,也搜过春和班,因为山本不知道段将军为什么要抓明哲,当日在督军府上,明哲画妆上台时,脸上涂着厚厚的脂粉,因此谁也没认出来是明哲,山本对艳霞和艳茹印象很深,但没怀疑她两和抗日有什么关系,倒是对艳茹很感兴趣,日日上广和楼来,给艳茹送东西捧场,有几次邀艳茹去吃饭被艳茹严词拒绝,但是一点也不恼火。而曹将军也打起了艳霞的主意,也天天来广和楼给艳霞送礼带捧场。俩姐妹恨死了这两个人,对这两人根本不搭理。

艳霞本是班里的一名刀马旦,在台上唱戏时被 督军府段将军看中,“请”到督军府做了段将军的八姨太太,前段时间,艳霞在督军府,晚上照样回春和班唱戏,段将军不许,她就在家里和段将军闹家庭革命,要和段将军离婚,段将军宠爱她,拿她没辙,只好答应了她,派几个人暗中保护她,但是也不希望她老出去,这时,将军的得力助手陈副官想了个招,悄悄在将军耳边耳语了几句,过了两天,艳霞在回家途中遇到打劫的,把她的腿打伤了,艳霞心里明白,是那老不死的段将军搞的鬼,但也没再和他闹,只留在府里摔摔东西发发牢骚。

回到后台,艳霞的新婚丈夫明哲体贴的为妻子送上一杯茶,艳茹的男朋友平海坐在艳茹身边,亲密的和艳茹说着悄悄话。

“我想请四位一起去日本演出!”山本对艳霞一行人说。

“为什么?”山本小姐问。

” 京戏是我们中国的国粹,我们必须让它发扬光大,两位姑娘又是上等的好苗子,听广和楼老板说过,你们是春和班的,这样吧,明天和后天我都要唱《白蛇传》一场是断桥,一场是水满金山,你们来和我配戏好不好?“十二红问。两人顿时高兴的不得了。

艳霞和艳茹在台上唱戏时,曹将军在台下打瞌睡,根本没怎么听,等到十二红出演《贵妃醉酒》时锣声一响,曹将军居然准时醒了,看着台上十二红的表演,台下的曹将军拿着糕点忘了往自己口里送。

这几日将军要做五十大寿,艳霞态度突然来了个180度 大转弯,居然对段将军殷勤了起来,提出让春和班来督军府给段将军唱戏祝寿。 帖子拿到后台来时,艳霞的师妹,春和班剩下的唯一的花旦,也是刀马旦的艳茹觉得奇怪,为什么是艳霞写的,而艳霞又为什么要写帖子,让春和班去给段将军祝寿。

”平海!“艳茹喊,两对年轻人拥着对方吁了口气。

”没办法,人家名气大嘛!“艳茹接着艳霞的话说。

十二红 微微一笑对山本说:”我不会去的,我不会为日本人唱戏的“.

“我们掩护你们离开,现在有人告密了,广和楼春和班的人被山本盯得很紧,山本要抓抗日分子,”班主师傅说。“我们照样在班里唱戏,您送他们去车站。”艳霞对班主师傅说。

”师弟!“班主师傅叫着。

”明哲,“艳霞喊。

艳霞和艳茹在屋里焦急等着十二红、明哲、平海及班主师傅这几个人回来,突然听见有人敲门,打开们一看是平海明哲和师傅,两人告诉他们十二红被抓去的经过。明哲和平海急忙起身去日本公馆外等十二红,许久,一身是血和伤的十二红被日本人扔了出来,两人急忙扶十二红回广和楼。

”不用了,我有事要先走了,“十二红说。

”是他,“段将军首先站了起来。 ”他不是还关在密室地牢里吗,钥匙还在我这,“段将军心里想着开始摸着荷包,才发现钥匙不见了,他立刻明白了今天艳霞为什么那么殷勤的待他了,”原来是为了救这个人,那送茶的勤务兵也是艳霞的人,他们都是来救这个被我抓去的抗日分子的,“段将军心里想着,恨不得马上去找艳霞算账。日本人特务山本问到”出什么事了?“”没事,我的一个副官和苏州曹老头私通被我知道了,要清理门户,“段将军说。其实他一直以为被他抓的人身上有宝物,因为那人和一位有钱的商人有来往,传说商人家有很多古董,而这商人死后段将军搜遍了他的家,却什么也没捞着,商人没有家人,据说有一位侄子,段将军怀疑被他抓的这个人就是商人的侄子,段将军认为,商人肯定把宝物给这个人了。为了独吞这人身上的宝贝,他不想让山本知道,所以这样说,还把那人关在了督军府密室地牢里除了他和陈副官以外,不许别人知道,但唯独没瞒过他的八姨太太艳霞。

艳霞和艳茹是班主师傅在上海的弟子,没有跟师傅去过北平,也不知道这事,但是艳霞知道这事之后,极力的帮着班主师傅。明哲和平海就留在春和班陪着艳霞和艳茹练戏。艳茹常常和平海对打是才发现,平海的功夫也很好,而明哲嗓音不错,艳霞演《白蛇传》时明哲也上台演过许仙。两对年轻人年龄差不多,每次上台时,几个人表演都很投入,眉目传情间,假戏真做,渐渐有了感情。半年过去了,风平浪静,明哲和平海这半年里也经常出去同别人联系,艳霞和艳茹知道,他俩是去会其他抗日的同胞,还经常帮他俩打掩护,让他俩把一批批前方用的医药品送出城去。

“不用了,山本先生,我们绝对不会拖男人的后腿的,知道你们不会让我们有好日子过,所以我们也打算不过了”,说着,艳霞拉着艳茹的手,两人相视而笑倒地气绝。山本忙赶过来看,才发现这两人早已经服下了毒药。

明哲和平海凑到艳霞和艳茹身边。

”您怎么来了?“艳茹问。

”我们姐妹两是来看看您怎么唱的,来学习的“,艳霞说。

有天,艳霞和艳茹同台演《白蛇传》水满金山选段,曹将军和山本同时去后台找艳霞和艳茹,戏开场了,等轮到艳霞和艳茹上场时锣敲了好半天,穿着行头的艳霞和艳茹才从幕后出来。

曹将军上台之后,频频开始出席公共活动,首先是去各个高校去看读书的大学生,给很多学校送锦旗,去教堂祈祷,说要把这里建设成一个文明城市,还美名其曰以组织抗日救国为由,逼着一些商会拿钱出来支持他军队的开支,大商家都榨得差不多了,曹将军又派何副官去各个小商家搜刮民脂民膏,连广和楼也没能幸免。接着,又以抓乱党为由,到处乱抓人,抓到人之后敲诈钱财,像春和班这样的地方也遇到了一次,不到半月,市面上的东西开始涨价,曹将军打着官商旗号,开始让人做生意。

”回陈老板的话,是以前在这唱戏的春和班两小花旦,“广和楼老板答道。

“是不是你们掩护他们跑了?”山本说“他们没找到,你们也别想有好日子过,我会把你们都抓起来的。” 接着又凑到她俩姐妹的耳边说:“不过,如果把你们吊着督军府里,我想他几个人一定会来救你们吧?”

十二红在上海每天早上都很认真的指点艳霞和艳茹两姐妹学戏,并要求姐妹俩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都要做得完美。一个月后,十二红竟然决定让姐妹俩唱主角,他则给姐妹俩配戏,两人一场戏后一夜成名。这一月间,督军府也请十二红去府上唱了几次戏。

”我,我没给他们唱戏,他们打的,“十二红断断续续的说,”我快不行了 . “

摘要: 水袖翻飞,抖落的是岁月的芳华,却舞落不了人世间的羁绊。双枪旋转如蝶影,透过那冰冷的行头后,依然止不住国仇家恨的悲切。艳霞本是班里的一名刀马旦,在台上唱戏时被 督军府段将军看中,请到督军府做了段将军的八 ...

”抓住他,别让他跑了“,陈副官立刻喊了起来。段将军掏出枪对着乱窜想从二楼跑的那个”张果老“一声枪响,没打着那”张果老“大厅天花板上的吊灯却应声而落,大厅里顿时一片漆黑,在场的男人女人顿时尖叫起来,春和班的人趁机越上楼顶,从楼顶上逃跑。

明哲和平海就在春和班住了下来,两人还要在城里呆上一段日子,明哲和平海以前在北平时,曾经和班主师傅学过一段时间的戏,但是后来师傅离开北平回了上海,两人就和班主师傅失去了联系,现在两人来上海直接找到了班主师傅,徒弟有事,师傅不得不管 ,而且班主师傅还是位爱国人士,当然很支持他们两了。

“艺术不分国度,但是,艺术是有贞操的,艺术是要用心声来表达的,京戏是中国的国粹,她是有生命的,她也是知人间真理,爱好和平的大使,我绝对不容许一个不讲道理,低俗的、欺负过我们中华民族的民族去亵渎她的美丽,我们中国的京剧艺术,就像我们中国的女人一样的,她有自尊,有节操,只为爱好她尊重她,她也喜欢的人歌唱,去坚守这份忠贞的,而且,我们中国的京剧艺术也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你不懂的,因为你们连基本的艺术贞操观念都没有,如果有就不会请我去你们那演出了。请你离开这里,我们国家的每一个中国人现在不但抵制你们的日货,我们的京戏照样不会卖给你们看。”

”什么都别说我们去请医生,“明哲和平海说。

版权声明:本文由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发布于书评,转载请注明出处:短篇随笔,不如意的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