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随感,短篇小说

2019-07-30 00:24栏目:书评
TAG:

摘要: :死后,我要和你葬在合欢树下,让合欢树的根茎把我们的骨骸紧紧相缠,吸收着我们体内的血液来灌溉来年的花,开遍满枝有着我们记忆的花,在微风中摇曳:死后,我要和你葬在合欢树下,让合欢树的根茎深深地插入我们灵 ...

图片 1

:“死后,我要和你葬在合欢树下,让合欢树的根茎把我们的骨骸紧紧相缠,吸收着我们体内的血液来灌溉来年的花,开遍满枝有着我们记忆的花,在微风中摇曳……”

一夜细雨过后的清晨,道两边樟树叶焕发岀春天里看不到色,浅绿的叶,酒红的“花”,橙黄的“果”,远观似一棵树同一时间完成轮回的错觉,修剪整齐的海桐和石楠散发的香气,一半混杂于空气,和着微风,吻遍了每一处呼吸的毛孔,一半与湿润的泥土交融,惊扰贪睡的小虫。

:“死后,我要和你葬在合欢树下,让合欢树的根茎深深地插入我们灵魂的深处,千百次轮回,千万次走过忘川,我们依旧可以寻着花的芳香,找到彼此……”

喜欢周六这条路上的宁静,来往的人不多,皆无匆忙之状,背着帆布包插着耳机,或者手拿一本书,就这样慢慢的走着,从不知对方发生过怎样的故事,彼时或此后亦可能不会相识,只知现在我们相行。

在一棵合欢树下,总有一个女人痴痴地唱着这样一首凄美却又绝望的歌。

上了几级台阶,如经时间尘封的纸张般泛黄的楼墙出现在视野里,再继续上了几级台阶,一楼层明亮的窗户镶嵌其间,隐约能看见靠窗的的座位似乎坐着一个人,低着头,拿着笔,翻着书页,欢喜至于幻想岀他的动作。该是门开时,他就来了,清晨宁静的初次原是交给了他。

又是九月,合欢花开得正烂漫。

走完台阶,眼前开阔起来,楼旁唯一空出的绿化区,属于这栋教学楼的“花园”,在九月末了依然生机盎然,叶落似乎不是秋分时节,绿得绝望才是这片天地的秋色。

谌,拉着沉沉的行李箱,在合欢树下停了下来,花开的是那么的好,她忽然有些伤感,或许她的生命也如合欢花的花期一般,花期一过,便就此落了。

微微抬起头,眼神与枝头星点的粉红邂逅,惊讶于这样悲愁感怀的季节里竟留下这份与世无争的可爱。点缀在满树的葱郁之间,教人无不想走近细看,期望在清晨遍身再次被难得的花香沾染。

年华如合欢花,飘飘浮浮,想溜走,却始终逃离不了合欢树中灵魂的手指间,花等着一个人的留恋。

“这是合欢,豆目,豆科,落叶乔木,二回羽状复叶互生,叶片昼开夜合,伞房花序,花期6~7月,果实为荚果,成熟期为十月……”5月中旬,植物学老师领着我们在校园内一棵合欢树下说道。那是与合欢的初次相遇,也从此记住了这么美的名字。

手机振动了起来,是禹,合欢花在微风中摇曳,谌微笑着按下了接听键。

一边听着老师继续讲起合欢花的特征,一边拾起草地上吹落的合欢花,这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带着理性与感性看待一朵花。

:“你在哪里?”禹在电话的那头不安地询问着。

“合欢是没有花瓣的!”看着手掌心那抹柔和的粉红,心里不觉发出有悖于植物学知识的话语。该是所有的花瓣落尽,那小小的花蕊舍不得离去,努力的生长,从底部水嫩的纯白到渴望与天空接触的浅粉,它的美在任何境遇下都能与众不同。

:“没事,我很好,不要担心我。”谌踮起脚尖,摘下一朵花,凑过去,闻了闻,清新的花香溢了出来。爱情的味道也像合欢花一样吧,淡淡地幽香中参杂着暖暖的思念。

比起同样选择开在枝间的一串串槐花,独立盛放的合欢多了些清高与孤绝,风雨中,每次撑伞路过树下,总不免有些担心之情,无法想象那开在枝头纤细柔弱的身躯怎能受到了如此打击,好在明日阳光明媚,那粉红只会愈加晶莹。

:“谌,你不要闹了,快回来……”

“是合欢!”走近那棵树下,这是在校园里看见的又一棵,开在教学楼旁――唯一会让松散的时光变得急迫的地方,很难会有人注意它的存在。花期早尽的日子,仍不愿离开,是贪恋足了这里青春蓬勃的朝气,还是吮吸了偶尔散发的迷颓之气?才会将粉红得以延续,变得更加深刻。

:“不,我不要在医院里,明明知道结果,是不会有合适的骨髓的,不会有的……”凉凉的泪滑落下来,花顺着指缝间的空隙掉了下来,旋转出华丽的弧度,淬然不及地摔在了地上,花也用破碎地俊脸凝望着她。

在树下,窗边的身影看得真切些了,他低着头,笔在纸上写着,隔着这么远,似乎能听到沙沙的笔声,我和合欢此刻都变成了一名见证者。

:“相信我,好吗?”禹握紧了拳头。

稚气未脱的你,背着书包,满怀憧憬从这里经过;孑孑独立的你,插着耳机,迷茫颓废从这里经过;春心漾漾的你,牵着她的手,从这里说好毕业不分手;沉着严峻的你,提着包,时光从这里流走了多少回。

:“我相信……可是,我过够了抱着渺小希望的生活,我要过着自己的生活。这儿的合欢花开的很美。禹,我爱你。”谌颤抖着挂了电话。

娥皇、女英,寻遍湘江,未见虞舜,二妃恸哭泪尽滴血,血尽而死,后来她们的精灵与虞舜的精灵合二为一,变成合欢树。融进爱之情的合欢大概是有灵性的,那些从这里走过的青春,带着欣喜、迷茫、感伤的碎绪,合欢一一记下,在夜里叶片合起,慢慢消去所有不为所知的故事。

禹,沉默着,关掉了手机:“谌,我也很爱很爱你。”

图片 2

这儿的傍晚很美很美,天空中的夕阳就像红色沙石慢慢沉淀着。谌坐在树下,无比惬意的吹着风,风不时吹落合欢的花蕊,散落的花蕊掉落在她的鼻尖上,痒痒的。她多想老的时候和禹一起坐在合欢树下看夕阳呢,夕阳好红,就连合欢花顶尖的花蕊也好红好红。

记得在《仙剑1》中有一集,逍遥走到伤心崖边,“灵儿,你真傻 ,世上哪会有红色的蒲公英? 石头上又怎会长出心愿的花。”这样想着,泪流不止,直到眼中布满血丝,一阵微风拂过,他看见灵儿梦中的红色蒲公英,那是十年前,他们骑着凤凰在天空看到的红色蒲公英!

恍惚中,一个神情呆滞,穿着破旧衣服,乱糟糟的捧着头发,全身污秽不堪的女人走了进来,静静地坐了下来,望着合欢出神。

幼时只觉得是逍遥因伤心过度才会有了眼前的幻景,但现在相信是有的,那红色的蒲公英便是这九月枝头随风而起的合欢花,思绪的纷杂,满天飞舞,带着记忆。

谌,看了看她:“估计是被合欢树引来赏花的行乞者吧。”

:“死后,我要和你葬在合欢树下,不再分离,根紧紧缠着我们的骨骸 ,每个根系都在我们骨缝中探索生长,吸收着我们的血液,哪怕刺入心脏的痛,我们也微笑着手牵手……”

谌,怔了怔,她转过头看了看她,凄美的歌断断续续地从那女人干瘪的嘴唇里发出。

:“死后,我要和你葬在合欢树下,我们会永远在一起,合欢的根紧紧地扎在我们的灵魂里,缚着我们的自由,我们不再轮回,不再重生……”女人黝黑的脸上布满了皱纹,嘴角竟然带着笑意,她痴醉地望着合欢花,眼神中透露出苍白的幸福。

那样的一个夜,合欢花开得最盛最红的一次,有一个女人拿着铁楸,在合欢树下咬着牙齿把她心爱的丈夫拖进了坑里,月色下,男人的额头还在不停地流着血,土壤贪婪地吸允着血液。女人用颤抖地双手把丈夫埋在了土里。

那时的花,真的好红好红。

:“你这疯女人,怎么又来了?!”邻居跑了过来,把她轰了出去。

:“大伯,她是谁啊?”

邻居叹了一口气,:“她是个可怜的人。原本就住在这里,有一天晚上,小偷来偷东西,被她男人发现了,她男人不肯放那小偷走,小偷便气急败环把男人撞死在这颗合欢树上。女人也便神志不清了,整天就知道唱什么歌。房主便把她轰走了,可是,每年九月,合欢花一开,她便回来。”

版权声明:本文由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发布于书评,转载请注明出处:校园随感,短篇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