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青春,不是地狱

2019-07-07 17:37栏目:书评
TAG:

“不要。”陈烨摇头,“你开什么玩笑?你都会得抑郁症?我得了你都不会得。

事后祝勇恨过骂过也哭过,可又能怎么样呢?她能去哪儿,她能求得谁的帮助?这股怨气终于在祝勇发现自己怀孕后爆发出来——继父在知道祝勇怀孕后,像打发叫花子一样扔下一百快钱就去喝他的酒打他的牌了,祝勇怀着忐忑害怕羞怯的心情找到了一家私人诊所,在彻骨的疼痛中做了人流。那种彻骨的疼痛终于让年少的祝勇心里开出了罪恶之花——她用剩下的钱买了一包老鼠药,拌在继父的菜碗里。结果是继父被毒死,祝勇判处有期徒刑11年。这时候,祝勇刚刚过完十四岁生日!

安阿姨有些掩饰的点点头。

可是古人说得好: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若是继续帮助这个孩子,对于小烨和金水来说并不是很难的事情,但若是放弃,她很可能会继续偷下去,甚至会在她的人生中再次光临监狱。金水把这些想法说给小烨听了,又劝导小烨说:“你我都是三十多岁的大人,身上也难免会有一些难以改掉的恶习,何况她还是个孩子,我们再给她一次机会吧!”小烨点点头,说:“金水姐,其实我也这么想,只是怕你不同意没敢说出来,哪知道你跟我想一块儿去了。”

陈烨低着头,轻轻打断陈爸的絮叨,陈爸稍楞了几秒,然后明显有些激动,再次确认道:“烨儿,你答应了?”

那个周末的下午,在小烨的发动下,这个“三口之家”开展了一个讲故事活动,故事的主题是“我的童年”,奖惩条件是,谁的故事讲得最精彩谁就可以一个星期不洗碗;反之,讲得最差的那个人就得罚洗一个星期的碗。祝勇到底是个孩子,为了获得一个星期不洗碗的奖励,终于提起了自己的童年:

1.

这天过后,两人决定从祝勇的思想上找找根源。金水算了一下,祝勇来了有七八个月了,这七八个月中,她变了很多,身上的衣服变得干净了,说话文明有礼了,学习也有了很大的进步。本性活波开朗的她,只要有时间,总是喜欢呆在金水或小烨身边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说她的童年,说她那个该死的继父,说她在看守所的日子,唯独没听她提起过亲生父母。

米小乐接过礼盒,说句谢谢,就带陈烨去了房顶。陈烨问:”为什么来这里?“

极为沮丧的小烨和金水坐在空荡荡的教室里,你望着我,我望着你。金水猜测,这时候小烨的心里一定是在为是否放弃祝勇的问题上纠结,说起来大家非亲非故,能够这样帮助一个萍水相逢的孩子已经很不错了,现在这个孩子几次三番不听话,真是让人有些泄气。

”谢谢,我不买。“说完,陈烨拉上安阿姨走出了琴行。安阿姨先是一愣,接着眼睛就红了,只是,陈烨不会去注意。陈烨不回头只是为了不去过分留念那把吉他,当人真的想放下什么东西,他就会选择拒绝,而不是不在乎。

奶奶过世半年后的一天晚上,好吃懒做的继父天黑闯进家门,当时祝勇正在洗澡,这个一辈子没见过女人良心被狗吃了的鳏夫突然发现,整天喊饿的野丫头身体正在发育成熟。祝勇真正的灾难就是从这个晚上开始的——还没来得及洗完澡的祝勇被继父像拎小鸡一样拎到了床上,少女的鲜血在无济于事的挣扎和反抗中流了出来。

”自然啦,那我先走了。“

这一次,金水和小烨真是无比失望。大半年来,为了祝勇能改掉偷东西的恶习,两人无论从思想上还是生活上都费了不少心思。小烨怕祝勇是因为嫉妒身边那些条件好的人才去偷,特意在每次上超市时把各种零食都给祝勇买一些,学习用具和日常用品基本,都是小烨的妈妈通过小道从外面买进来的,自然也不比别人差;金水则担任起了心理辅导老师,法律方面的条款教祝勇学过,道德小故事找给祝勇看过,身边的例子也及时给祝勇做分析,可是现在看来,这些努力都白费了,偷已经成了祝勇的一个生活习惯,只要有机会,她就会不由自主地伸手。

“你妈最大的错就是生了你这么个东西,还给你留下那把破吉他。”

小烨曾试探过,可是这孩子一听到相关话题马上找个借口跑开了。这一次发现她还在偷东西时,金水怀疑她这个恶习的养成与她内心的阴影有关。如果能够了解她的过去,打开她的心结,说不定对改变她有所帮助。小烨认为金水的提议不错,两人决定想办法敲敲祝勇的心扉。

小乐的回复:“你还有我啊!”

作者简介:甘醇醉美。酷爱红酒,喜欢一杯薄酒慰红尘的生活,常常在半醉半醒间写些随性文字。微博:甘醇醉美;微信公众号:微雨潇湘

“不清楚。”米小乐摇头,说完从包里拿出两颗药塞进嘴里,生咽了下去。“喂,你吃什么?”陈烨问,米小乐笑着说:“药,治疗抑郁症的。你要不?”

生下来才一岁多,就因为是女孩,被亲生父母送给了邻村一个五十岁的鳏夫做继女。鳏夫是个好吃懒做的人,靠给四周的乡邻做些散工混日子。有钱的时候喝酒吃肉打牌,没钱的时候饿着肚子。好在家里还有一个七十多岁的奶奶,奶奶疼孙女,常拄着棍子找邻居们讨点吃的回来给祝勇,讨点钱给祝勇上学。

”生日快乐。“

春天还没过完的时候,大伙儿又一次发现了祝勇偷东西。

“我把它烧了,对了,装吉他的包还在你卧室。”

这是祝勇在童年时感受到的唯一的温暖。可惜,在祝勇十三岁那年,奶奶过世了,正长身体的祝勇没了奶奶的照应,只好辍学,饿得不行的时候就去偷,今天偷这家鸡窝里的鸡蛋,明天偷那家菜地里的黄瓜,渐渐偷上了瘾。

陈烨笑笑,悠悠说:“你就是这样不经玩,就这样,反正没和他说话。”小乐微微看了陈烨一眼:“他是你爸,不打算认他啦?”

小乐沉着脸站起来。以前,她肯定微笑着把题自然而然的解出来。全班几乎同一时间抬起头看向米小乐,因为米小乐居然说了句:”不会。“不等到数学老师说什么,米小乐就已经坐下,数学老师尴尬的笑着说:”这道题确实有些难……“

陈烨一旁的同学说。陈烨只是笑笑,小乐也终于回来了,或许,整个班对数学老师也就米小乐这么一个算得上学生的学生。而小乐说过,要是没人去捧老师的场,老师就会很失败。小乐在其他同学眼里,是个怪胎,或许是个异类,谁让她数学可以这么好。正因为如此,小乐的朋友就显得有些少,自然在学校的话也就不多。

陈烨看了看安阿姨说的吉他就愣住了。是的,几乎一模一样,那种说不出的感觉一瞬间就凝聚在他脸上。陈烨轻轻抚摸着吉他,什么话也不说。

”陈烨,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你懂吗?“

“那是我妈留给我的最后一样东西了,”陈烨嘶声竭力吼完,转而变成抽泣,“谁让你烧的啊!”

”小乐!“陈烨轻轻喊了一声小乐,坐在小乐旁边,小乐拿过酒瓶,又喝了一口,陈烨小心地说:”你比我幸福多了,我妈去世了,而你爸妈只是离婚,你成绩又那么好。谁不夸你?就连我爸都说希望有你这样的女儿。“

“嗯。”

那天后,陈烨就一直把自己锁在卧室,直到警察突然到家,问陈烨认不认识米小乐。陈烨只是点点头,然后,警察和陈烨谈了很多,最后在警察走前,陈烨弱弱的问:“小乐现在怎么样?”警察叹了口气,摇摇头,走出了陈烨家。

”你们生意不怎么好吧!“陈烨轻轻问了一下。老板只是笑笑,说:”开这间琴行不是为了赚钱。只是一个爱好。“

米小乐像变魔术般拿出一瓶酒。陈烨不解的问:”你不恨你爸了?“米小乐摇摇头,起开盖便猛喝了一口,米小乐马上呛得眼泪直流。陈烨夺过酒瓶,大声问:”你怎么了?这是白酒。“米小乐或许是因为被酒呛到的缘故,带着一些哭腔的说:”你不懂,我也会难过,我比任何人都难过。“陈烨有些心疼地问:”小乐,你怎么了,告诉我啊,我们是兄弟。“

“呵呵,你想我啦?”

这里太偏僻,四周安静得有些凄惨。

3.

“怎么样?”放学后,陈烨和米小乐坐在学校天台上,小乐望着夕阳。

”呵呵。“

“最终,我还是答应了。”陈烨按下确认键,把短信发给米小乐。很久,也没收到米小乐的回复。

“嗯。”

米小乐没抬头,陈烨不知道,小乐怎么了。一会儿,米小乐传了张纸条下来,上面写着:”放学,我们逃走吧。“

后续

“烨儿,你安阿姨是个可怜的女人,对于一个没有生育能力的女人,你也应该明白。烨儿,你……”

“小乐,我想你了。数学老师现在上课像失恋了一样,每次写了题目总会问‘米……你们谁会吗?’我知道,他也想你,因为他也是孤独的。”

“你知道我问的什么怎么样的。”

米小乐点点头说:“乡下,我爸工作要调动。以后,可能,我也要走吧。”“走?”陈烨看着米小乐,米小乐点点头。陈烨就不说话了,米小乐也只是看着夕阳,任余辉洒在两人身上,只是有些惨淡的渲染这种气氛。

小乐让陈烨先去车站,他要拿一样东西。陈烨在车站等着,他不知道以后会是什么样,只是凭一时意气,他不清楚是不是该劝小乐。

4.

“你又是第一,年级突破第二了。”陈烨想想,小乐从来不看成绩单,汇报成绩还是算了。陈烨放弃了短信内容,把手机随手一放,拿起还未看完的小说开始打发时间。

一直到车快开时,陈烨才跟在小乐后面到检票处。小乐突然扭过头,问:”你的票呢?“陈烨并没有想,把票给小乐,小乐接过票,一把就把票撕碎,一下推倒陈烨,陈烨还没反应过来,米小乐把吉他扔到陈烨身上,有些痛。米小乐大声吼到:”我把你的未来,你的梦想全部给你,滚吧,我们不一样。“

”开玩笑吧!“陈烨传了回去,逃跑,即使陈烨干千万回,也不会相信米小乐会这么干。等一会儿,米小乐夹着两张火车票传了过来。”我已经买好票了。“陈烨不敢相信的看着米小乐,小乐点头,陈烨点头。

在餐馆里,陈烨随便扒了几口饭,没有胃口,结了账就在在街上漫无目的游,只不过为了不回家。他能够想到,此时家里必定多了一个人,以后也就要在同一屋檐下生活了。

”如果喜欢可以试一试。“一旁年长的老板说。陈烨摇摇头,只是轻轻摸着。安阿姨也不好打断陈烨,只在一旁看着。

”不知道为什么,这把琴的知己似乎很多,昨天晚上有个女孩子买了一把一样的,你手里已经是最后一把了。“

米小乐是来了,背着一样东西,陈烨认得出,是吉他。米小乐一笑,说:”以后,我们就当流浪艺人。“陈烨此时笑不出来,或许,是小乐变了,或许是陈烨当真了。

“不清楚,你呢?怎么现在才来学校?”

”来,小乐,上讲台来解一下这道题。“

”烨,

陈烨打过电话去,本以为已经打不通了,那边却接了,小乐说:“对不起。”陈烨骂:“米小乐,你混蛋,米小乐,你混蛋……”米小乐只说了句“对不起”就只听到电话挂断前突然一声巨响。再打时,已经关机了。

”不知道。走吧。“

陈烨不回答,低头吃泡面。陈爸高兴的从钱包里拿出两百块钱给陈烨,让陈烨自己出去吃。陈烨装上钱,就径直走出家门。

“对不起,我的人生已经画上句号了,就在我那次请假前被医生诊断为重度抑郁症。我无法摆脱压力和痛苦,我很孤独。我要走了,唯一遗憾的是我还没有开始梦的追逐就已经宣告结束了。吉他和你的那把应该是一样的,你去完成你的梦想吧。如果你放弃,请把它埋了,如果你成功了,就在上面刻上我的名字,让我能够感受到你的喜悦。你的钢笔我很喜欢,你一直在我身边,会永远在我身边。还有,我还没考年级第一,你替我完成吧。真的开始想和你说什么的时候,才发现,其实,我俩原来一直都是孤独的。”

“哦。”

”呵呵呵……我还有什么,我什么都没有了,为了我爸,为了他们那些大人的虚荣,为了他们的望女成凤,我放弃了,什么都放弃了,就想好好读书,有一天跑出这座城,再也不回来。结果呢?我还是像个傻子,疯子,怪胎,异类,活在压力和孤独之间,我好讨厌。“

“那你去接来吧。”

陈烨不说话。习惯了,习惯得让他自己都感觉自己像个不要脸的了,只是低着头吃饭。安阿姨在一旁瞪了陈爸一眼,陈爸仍然不想停下,陈烨搁下碗,淡淡一句“我吃饱了。”就离开餐桌,安阿姨忙说:“小烨,才吃这么点儿,怎么够?”陈烨自己还上卧室门,陈爸白了卧室一眼,说:“别管那个白眼狼。”安阿姨在一旁埋怨陈爸影响一家人吃饭的气氛。陈爸还没来得及反驳安阿姨,陈烨就从卧室冲出来,几近咆哮地吼:“陈天华,我的吉他呢?”

版权声明:本文由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发布于书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孤独的青春,不是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