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班公交车,公共交通车里

2019-07-01 08:35栏目:书评
TAG:

摘要: 天闷的厉害。太阳匿在厚厚的云层里,周围的空气,犹如火炉外喷发出的气浪,令人窒息。校门口的候车亭旁,等待12路的学生,有的心不在焉的靠在亭柱上,杂乱无章的交谈着,口上不时打着哈欠,慵懒而散漫;有的心事忡 ...

图片 1 公交车站,己经挤满了下晚班的人群,这是,晚上最后一班公交。如果建筑工张三毛坐不上这趟车,就要搭二十几元钱的的士回家。这可是他儿子一天伙食费呀,张三毛肯定舍不得。
  初秋的夜晚,风吹得还是有点凉爽,明亮的路灯下,等车的人们焦急的眼神,望着同一方向,就像给即将来到的公交车行注目礼。
  “公交来了!”人群中不知谁喊了一声。话声刚落,公交车已经到了站台。人们开始骚动起来,张三毛也随着人群一起,涌向还没停稳的车辆。不小心碰到了美容师B小姐。
  “一身臭汗。”B小姐瞪了张三毛一眼。
  张三毛被眼前时髦的女郎骂得不知所措,像做错了事的小孩,满脸通红,退到了人涌挤的人群后面。公交车上人挤人,车门都关不上了。“关门了,上不了。剩下的搭的回家吧。”司机是光脑壳,在昏暗的车内,特别显眼。
  张三毛看着塞得满满的公交车,喘着粗气,从眼前开走。他回过头来,看了看留下的几个人,都差不多像他这样,浑身泥泞,散发着汗臭味的农民工。张三毛心里感到有一种说不出的酸酸味道。
  这时,一阵风吹来,张三毛觉得一丝凉意。啊,他突然想起,今天是“处暑”,就进入秋天了。儿子过几天就开学了。
  想到这里,张三毛忘记了刚才发生的一切,大踏步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天闷的厉害。太阳匿在厚厚的云层里,周围的空气,犹如火炉外喷发出的气浪,令人窒息。

校门口的候车亭旁,等待12路的学生,有的心不在焉的靠在亭柱上,杂乱无章的交谈着,口上不时打着哈欠,慵懒而散漫;有的心事忡忡的不停地跺着脚,拉着脖子瞅着公交车道,脸上写满了焦急和烦躁;有的闷着头,手里不停地捣鼓着手机,偶尔抬头张望一下。三个农民工静静地坐在木制的长椅上,半开半合地眯缝着眼睛……

12路公交车姗姗而来。候车的人们顿时一窝蜂的拥了上去,逐着车跑。车还没停稳就给围了个水泄不通,像极“如蚁附膻”.司机扯开嗓子拼命的吼着:“向里面走,向里面走!”上车的人推推挤挤、攮攮塞塞的缓缓地蠕动着,直到脚不能再挪的时候。本来塞满人的车,现在更如同一个蒸笼,仿佛要把所有人给蒸熟了一样。车里,人们摆着千奇百怪的造型,只为着自己那一脚之地。

车开动了,所有站着的人冷不丁的向后一晃,又接着向前一个踉跄,顿时跌倒了一大片。夹在过道里的“腹背受敌”,眼神里,恶狠狠的语言都抛给了司机,许些人小声嘀咕着,也许已经慰问了司机祖宗十八代。车子渐行渐稳,车里的人也安分了许多。一个穿着时髦,身材苗条,面容姣好的女生,左手掌着iphone,右胳膊挽住车上的竖杆,勾着头,整个人贴在扶杆上玩手机。乌黑油亮的秀发瀑布一样地垂下来,只露出半边不到的白皙的脸蛋。小巧的左耳垂上挂着一只银制的玉玲珑,美丽至极。随车身轻微的晃动,耳根勾住的秀发渐滑至额前,她时不时地用抓着手机的纤细的左手的小拇指将它们缕到耳后。上身着一件红色蝙蝠衫,整个人鲜艳明亮,很是让人赏心悦目。

不远处的站台前,有人边跑边向车招手。司机没来由地踩了刹车,正玩得出神的她向前一倾,又向后一晃,没站稳给碰到了别人。她回头瞄了一眼,自己身旁站着一个身着破旧的褪了色的军绿上衣的农民工,满脸的胡茬,黑黝黑黝的面堂,刻满了密密麻麻的皱纹的额上,一头蓬乱如蒿子的头发。农民工的衣服上沾满了灰白色的粉点子,还有一些个若大若小的青灰色星子。随着车身的晃动,这些星子既隐既现,仔细看,原来是衣服上的破洞透出来的内衫。时髦女生紧紧地蹙了蹙眉,眼睛缩成一条线,向她前面背着女婴的一位母亲靠了靠,拉着脸的吹了吹被碰到的衣袖,然后白了一眼农民工,冷漠的转过头去。这位母亲看上去有二十来岁,一身农家妇女的打扮。浓密的头发高高盘在头顶,散而不乱。耳朵上一对正宗的苗家首饰,浅蓝色连衣裙,微躬的背上,她的女婴在恬恬地酣睡。她回头看了看挤过来的女生,皱了皱眉,小心的将背朝窗外转了转,并将身子向前倾了倾,尽管没有空间可以挪动。背上的女婴抵到了坐在她旁边的一个专心的玩着手机的男生的头,男生不耐烦的瞟了一眼,抬手理了理头发,扭过头去继续他的游戏。农民工注意到眼前这个睫毛拉的老长,与微红的挂着镀金项链的修长的脖子形成鲜明对比的白皙的脸的时髦女生刚才的反应,他尴尬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上衣,很识相地朝其他两个农民工挤了挤,右手使劲儿的抓了抓吊手,默默地偏了偏头,神情木讷的望着窗外。

天色渐渐阴了下来。车内越来越闷热,尽管所有的车窗及顶盖都开着。车厢里的人也开始烦躁起来了,各自都尽量将衣领敞开,或者手不停地在脸前扇着,汗味儿夹杂着不知名的怪味儿混合在空气里流动,令人作呕。司机漫不经心的扭动着方向盘,时不时地拍打着方向盘上的喇叭,公交车也嘶嘶呜呜地表示着对这怪异的气氛的不满……

汽车走走停停,每一次的靠站都会引起车内一阵骚动。时髦女生厌恶的眼神,年轻母亲紧锁的眉头,男生嘀咕的秽语和农民工的困窘。

版权声明:本文由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发布于书评,转载请注明出处:最后一班公交车,公共交通车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