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当我留下时你却走了

2019-07-01 08:35栏目:书评
TAG:

摘要: 我从梦中惊醒,发现自己哼着歌。大大的落地窗外,几点白光晕染着刚硬的轮廓,我凝视着,想像东方从淡黄到全白,一眨眼,仍是一片黑暗。我想不出自己到底什么时候听过这首歌。喵慵懒华贵的一声从脑后传来,我转过 ...

文/叶孜

我从梦中惊醒,发现自己哼着歌。

耳边响着老歌,看着窗外的景色倒退,离开的心情不能言出,不经意间会被夕阳的光芒晃到眼睛,在泪光里倒映出你的笑容。

大大的落地窗外,几点白光晕染着刚硬的轮廓,我凝视着,想像东方从淡黄到全白,一眨眼,仍是一片黑暗。

终于我还是决定离开这个熟悉的地方,兜兜转转,曾经拼死为你要留下的地方,如今却能如此坦然离开。

我想不出自己到底什么时候听过这首歌。

我想过我离开的理由,因为工作,因为理想,因为人际关系,却不想承认这其中有你的原因。

“喵”慵懒华贵的一声从脑后传来,我转过头,看见猫咪跳到床上,就坐在我脑袋边,居高临下用那双眸看着我。我瞪着他,不吭声。他也不吭声,扭头跳回角落里,自顾自的舔毛。

对于我们的故事,我不知从何讲起,你呢?又是怎样在你的朋友面前讲起我们的故事呢?

他清洁自己。睡觉。对着窗外凝视。独自玩耍。喜欢厨房,卫生间,柔软的睡床以及任何角落。对一切声响和事物有敏感和好奇。他凝望电脑屏幕,凝望电视,或者长时间凝望窗外的风景。我总是跟在他屁股后面,观察他的一举一动。这个世界他是否有参与感及是否试图对此保持理解,不得而知。我无法理解他,我的伴侣,哪怕我们生活在一起,哪怕我们离不开彼此。

怎样的相识我已经记忆模糊了,我只记得你曾说过要去长白山,看看那里到底有没有妖精。因为这个奇葩的问题我嘲笑了你很久,受不了你的撒娇,我也说我也想知道那里有没有妖精。

有时候,我觉得,我才是那个会因为被抚摸而发出舒服的呼噜声的生物。

我喜欢你的笑容,不喜欢你哀伤的表情。

我穿上衣服,看到床的一边放着一个鼠皮玩具。抱起猫,走到落地窗前。看着窗外未醒的城市,我轻轻叹一口气:“明天,我们搬家吧。”猫咪竖着耳朵,一声不吭。

我喜欢你的慵懒,有点像猫。

天亮以后,我整理完行李,出去去邮局寄信。回来的时候,在土墙的栏杆下面,看到一只白色野猫。不由地让我想起了家里的他。

我喜欢你的长发。

它侧躺在草地上,栅栏里蔓延出来的蔷薇花藤使它所在的位置色调阴暗。白色皮毛闪烁出丝线般质感,四肢舒展,头部微仰,闭着双眼。猫一般都是蜷缩起来睡觉的,所以我知道它已经死了。

我喜欢猫。

我看着它似乎抽空的身躯,掏出手机,想拍一下,瞄了半天,觉得太远,用手机放大,放大,再放大,放到最大,更加不满意。于是放回手机,探下身,凑近去看。还是看的不清楚,又往下探,总是不满意,再探。直到我的鼻子碰到了它的鼻子,如此干涩,粗糙。我愣愣的,眼光聚集在鼻尖,为什么,还是太远呢?

三个月前的毕业典礼上我说我们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毕业后我终于可以每天都照顾你了,不用每晚都担心你怕黑,怕打雷了。你说对啊,终于不用在雷雨天里放大声音乐只为避开雷声,不用整晚都开着灯睡觉了。你说只因为这一切有我在你身边,你便什么都不怕。

我失神地缩回身体,蹲在它旁边,看了5分钟,起身离开。

毕业后父母让我去贵阳跟叔叔一起做建筑。随着建筑行业的不景气,工作也跟着很难找,对于刚毕业的我来说这是一个很珍贵的机会。可是为了可以呆在这个熟悉的地方,这个有你的地方,我拒绝了,一向听话的乖孩子第一次违反父母的要求,只为留在这里。

版权声明:本文由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发布于书评,转载请注明出处:短篇小说,当我留下时你却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