麝熏微度绣溪客,短篇小说

2019-06-23 08:55栏目:书评
TAG:

夕阳端着杯参茶往飞絮轩走去,听六儿说乱絮哥哥已经几天没休息了,好像是庄里出了什么事。她刚要敲门,从里面传来了争执声。

容子轩挑了挑眉道:“秦小姐都能来的地方,本少爷怎么来不得?”

如果这样能帮到你的话,我拿什么拒绝。只要能帮你,我甘愿。

喜欢就点个小红心或者打赏一二吧。

愿你我相遇在年轻人的文艺聚集地。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回想的瞬间,人已走到飞絮轩。他的贴身丫鬟六儿正站在门外,夕阳抬脚刚要走进屋。

“好了子轩,时候也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看着这对冤家,萧焕实属无奈。

不舍,不想,不愿。可还是让自己离你越来越远了。三年的时间,从最初的相救,到后来的形影陪伴,再到现在的两地难见。

“宓祯,你以为你是谁?秦小姐还真是好眼光,竟与个私生女走得这么近。”

马儿疾速地跑着,越跑越远。夕阳西下,马上的人儿已远在天涯。

“姑娘该不会在想少爷吧?”

夕阳推开门走了进来:乱絮哥哥,伯父,你们说的我没意见。

“秦小姐这脾气若再不改改,恐怕就真的嫁不出去了。”容子轩冷笑道。

夕阳说完,转身向夕阳院走去。

“秦小姐还是这般心直口快啊。”只见容子轩和萧焕并排从府内出来。

爹,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待到他日相见时

正想着,见芷柔走了进来。“姑娘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夕阳,下雨天的怎么不多穿点衣服,着凉了怎么办?

第二十章 冤家,怀人

另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响了起来:

“这可是对月怀人的曲子,你……在思念谁?”记得他们第一次见面,他便在望月思人,他的心上人会是什么样子呢?

夕阳小姐,少爷吩咐过,没他的允许,任何人都不得进去。

“其实吧,芷柔觉得姑娘跟少爷还是很般配的。”府里的人都知道少爷跟宓姑娘是逢场作戏,但她明白宓姑娘是个好女子,“别看少爷平日里对谁都冷冰冰的,但他真的是个很好的人。当年芷柔家中落魄,不得已被变卖为奴,是少爷心善收留了我,还给了我一笔银两安葬了父母。少爷从前其实不是这样的,只是……王爷和大少爷相继离世,郡主又远嫁他国,少爷经历这么多变故,难免会变得冷淡些。”

夕阳想,这该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女子吧

“你!”容子轩被这话气得乱了分寸,他好歹也是郦阳城巨富容家的少主,如今竟被个小丫头看不起。

任何人也包括我吗?

“你啊!”知道她这是在宽慰自己,宓祯心里倒十分温暖。

多少深情已不复

“怎么,你还怕他看到我啊?本小姐现在巴不得见到他呢!若是有机会,我要让他知道你也是有人护着的,让他再不敢欺负你。”二人下了马车,秦之玉拉着宓祯的手说道。

马儿在路上飞驰着,夕阳整个人被念公子环抱着。她闭着眼睛,仿佛在想着心事,又仿佛只是睡着了。

远处的凉亭内传来阵阵清脆悦耳的箫声,宓祯闻声走近,本以为是温谨一又宿在了王府,不想却是萧煜。他还是平日里的神情,冷酷却又露着淡淡的愁色,让人不敢接近。她缓缓走近,萧煜似乎发现了她,但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乱絮哥哥,你找我有什么事。

“芷柔,你去歇着吧,今日不用伺候了。”宓祯说道。

外面好像在下雨了,夕阳放下手中的绣荷包,起身去关窗户。雨声滴滴嗒嗒的,不一会儿,地上漾起了一层层的小水花。窗外,有人正往夕阳院走来。

“哪有……你这丫头,还学会取笑我了。”宓祯急着辩解。

夕阳你来了,来,过来见见你未来的嫂子。快叫颜郁姐姐。

“本小姐只是奇怪,瑞王殿下这般稳重之人怎会与你这个纨绔子弟为伍。”

深秋了,外面的寒风略显萧瑟,夕阳走出了夕阳院,往飞絮轩走去。

“你愈发会使坏了!快回去吧,我也该回府了。”

夕阳姑娘,你可以不用勉强的,就算不联亲,我也会帮乱絮公子的,他值得我交他这个朋友。念公子对着夕阳说道。念哥哥,你想多了。我终归也是要嫁人的,刚好我又不讨厌你,我也明白你的心意。我知道你会对我好的,这就够了。

“他那个不务正业的纨绔公子,本小姐才看不上他呢。后来我爹也没再坚持,这事儿就作罢了。我也是怕你担心,所以没告诉你。”秦之玉解释着。

一晃岁月逝,与君两分离

“会弹琴吗?”萧煜问道。

嗯,我也相信。为了不让乱絮哥哥为难,我一定会努力爱上你。最后一句,夕阳在心里默默地说。

“不必多礼。”萧焕是认得秦之玉的,因此也十分客气。

夕阳忍着快滴下的泪水,快步走着。原来根本不是她以为的那样,她一直以为君心似她心,确原来只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他对她的好,他对她的宠,无非只是哥哥对妹妹的感情而已。

文/桢木

一双盛满深情的眼眸一直望着夕阳越走越远的背影。

“容子轩,阿祯毕竟是圣王府的人,你嘴巴放干净点!”秦之玉替宓祯打抱不平。

我始终相信,只要我,心若向阳,定会无畏悲伤。

“有感而发罢了,你似乎很懂这曲子。”

夕阳刚说完,他们三人同时转了过来。

宓祯坐在窗前,望着府里的灯火逐渐亮了起来,她心中有些乱,便起身往花园走去。自己与萧煜接触并不多,甚至连话都没说上几句。他小小年纪就经历了丧父丧兄之痛,一个人背负整个圣王府的荣辱,她似乎对这个男子产生了些不一样的感觉。

夕阳姑娘,我是郁儿的哥哥。你可以叫我念哥哥,很高兴认识你。

对于这二人走在一起,宓祯早已习惯。但身旁的秦之玉似乎有些不解。“怎么还有你?”

夕阳听到他的话,脸上泛起了浅浅的红晕。

傍晚时分,马车停在了圣王府前,宓祯想着此时萧煜应该已经回府了,便嘱咐着秦之玉早些回去。

可我看得出来,你喜欢的是乱絮公子。

“瑞王殿下。”宓祯二人向萧焕行礼。

开飞絮山庄有2年了吧,那时家遭变故,来魅城投亲,不料亲人举家迁走,自己一单身女子,举目无亲,有次还差点被坏人欺负。

“好了,我没有要怪你的意思,只是看你们方才的样子,欢喜冤家似的,还挺般配的。”宓祯嘴上打趣着,心里也的确这样想,她能看出来容子轩不是坏人。

版权声明:本文由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发布于书评,转载请注明出处:麝熏微度绣溪客,短篇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