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3一战成名

2019-06-22 18:17栏目:书评
TAG:

摘要: 时间眨眼即逝。一晃便已是第二年春季。新学期来临,大家一起上课,看店,可以说是幸福无比。但是这种幸福的日子能一直走下去吗?这一日熬奕打电话给龙腾说道:今晚有我们一起出去吃个吧,好好聚聚,好久没有一起吃 ...

摘要: 龙腾回校跟熬奕要回了箱子,熬奕帮着他搭理好了床铺。两人一起在四周逛了逛,熟悉环境。相处了三天下来,两人相处的非常融洽。熬奕更是把龙腾当做自己亲兄弟一般,没有龙腾,他的箱子就没了,说不定还会被打成重伤。 ...

时间眨眼即逝。一晃便已是第二年春季。新学期来临,大家一起上课,看店,可以说是幸福无比。但是这种幸福的日子能一直走下去吗?

龙腾回校跟熬奕要回了箱子,熬奕帮着他搭理好了床铺。两人一起在四周逛了逛,熟悉环境。相处了三天下来,两人相处的非常融洽。熬奕更是把龙腾当做自己亲兄弟一般,没有龙腾,他的箱子就没了,说不定还会被打成重伤。熬奕觉得认识这样一个朋友很幸运,所以非常珍惜。

这一日熬奕打电话给龙腾说道:“今晚有我们一起出去吃个吧,好好聚聚,好久没有一起吃饭了。六点在门口校门口集合。”

龙腾又何尝不是,熬奕虽然是个看上去文质彬彬的,但也不是那种书呆子型,也会跟龙腾开开玩笑,谈谈女孩子的事。时间虽然不长只有三天,但两人却是肝胆相照。男人之间,陌生人也可以一见如故,肝胆相照,这是女人永远都无法做到的。

龙腾到的时候熬奕和乔紫瑶已经在了,但是还多了一个美女,就是乔紫瑶的室友陈欢。

三天之后进入了军训期。第一天晚上,龙腾接到电话,是陈伟打来的。陈伟说道:“兄弟,今天军训一天累了吧?哈哈”

陈欢笑道:“你怎么每次都是在最后啊?我们女生都比你快。”

龙腾也笑道:“多谢伟哥关心,说实话,大学军训对我来说简直就是过家家,我高中时的军训还有点意思。大学的军训,动不动就休息,搞得我都没耐性了。”

龙腾笑道:“我这不是刚好吗?你看才刚好六点,是你们自己来早了。”

陈伟说道:“不管怎么说,也是活动了一天,哪有不累的道理,出来,哥哥带你去按摩去。是兄弟,就别拒绝啊,我都在你校门口了。你要是拒绝就是不把我当兄弟。”

陈欢翻了白眼没再多说什么。他们刚走没几步龙腾的手机响了。龙腾一看便知道是陈伟打来的,虽然已经把陈伟等人的电话删掉了,但他一看还是知道的,龙腾以为日子久了不联系了对方就会不再找他,没想到还是找来了。

龙腾自然是出去了。走出校门口便看见一辆白色的丰田,陈伟说道:“来,上车,我们去按摩放松一下。”

龙腾停下脚步看了熬奕一眼,但还是走到一边去接了。问道:“伟哥,有事吗?”

龙腾说道:“伟哥,这样不停花费你的钱,我真的很不是滋味。要不咱们去吃点夜宵得了。我请客。”

陈伟说道:“你怎么过去了就不回来了呢?你说你要学习我不阻拦你,但你也不能这么心狠吧?这一走就两个多月。电话都不给老哥一个,现在才刚刚开学,你应该有空吧?赶紧过来一趟,我们好好喝一杯。”

陈伟笑道:“说哪里话啊?哥哥现在是混社会的,哪里能让你花费钱。”说着叹了口气道:“其实呢,我是看中你的身手才跟你交兄弟,我觉得你这样的人才,值得交兄弟。”

龙腾说道:“对不起伟哥,可能要让你失望了,我不想过去了,我现在一心只想在学校里呆着,我落下的课程太多,还有几科重修的。现在虽然有时间,但我还是要抓紧时间补回来。”

龙腾眼中露出感激,顿时感觉伟哥也是一个好兄弟。值得深交。龙腾终于开始放下了心里的戒备,一心一意跟陈伟交朋友了。车子发动他们去了按摩室,之后又是去了舞厅。然而这一次龙腾不再像第一次那样羞涩,而是放开了,第一走出大山的孩子。见到灯红酒绿的世界哪里有几多控制能力。逐渐地他开始接纳了这种生活。之后每天晚上陈伟都来接着他出去,第二天一早送他回来。

陈伟脸色变了变道:“你是不是不想跟着我干了?”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一个月便过去了,龙腾的世界观和人生观有了极大的变化,瞬间觉得学校好枯燥。熬奕问道:“这一个月,你几乎每天晚上都不在,我问你室友他说你都没在寝室住过几晚,除了班里负责人通知导员查寝。你去哪儿了啊?”

龙腾沉默了片刻,又看了看等着他的熬奕艰难地说道:“是,伟哥,我不想混了,那条路不适合我。”

龙腾笑道:“我跟陈伟出去玩了。陈伟这个人挺不错的。”

陈伟骂道:“妈的,你都不适合谁适合?怎么被我打了一顿你就不干了?我打你是要救你,你看不出来吗?”

熬奕脸色有些难看道:“龙腾,你还是小心为妙,我家在城里,像他这样的人我见得多,好心的没几个,他现在对你好,说不定有别的目的。”

龙腾说道:“伟哥,我知道,我并不是因为你打我,我也知道如果你不打我,我现在可能就是个残疾了。所以我很谢谢你,但是我想了很久,我还是想走我该走的路。我不想再整天那样混了。我想让自己,安安稳稳地念完大学。希望你能尊重我的意见,就算我还要混,那也是我大学毕业后的事了。”

龙腾心里虽然有些不舒服,但是觉得兄弟一场笑道:“哎呀,放心了,我自有分寸。”

陈伟听出了龙腾的坚决。当下不再劝道,只是换了语气说道:“好吧,既然你自己选择了,我也不为难你了,这样吧,你今晚过来,我们吃最后一顿饭吧。以后我不再打扰你,直到你大学毕业。这个你不反对吧?”

龙腾虽然晚上和陈伟在一起,但白天很多时候都是跟熬奕一起。当然龙腾免不了会受到熬奕的劝阻,希望他能安心呆着学校。

龙腾也想和陈伟尽快华清界限。于是他答应了下来,走到熬奕身边说了他跟陈伟的对话。龙腾和乔紫瑶都是极力的反对,陈欢则是简单的附和乔紫瑶劝龙腾别去。龙腾说道:“熬奕,你也知道,陈伟对我不薄,没有他,我不会有那么多的钱,我们几个就开不起这个店。我今天也不会健康的站在这儿,我过去跟他吃这最后一顿饭。以后就彻底不再有关系。”

龙腾受到两个朋友的渲染,心中有时候也会受到一种莫名的东西牵绊。但他确实始终抓不住是什么让他活的如此纠结。这一晚,他一如既往地去了陈伟的地方,然而这一晚却没像之前那样平静。龙腾跟陈伟正在KTV里抱着女唱歌,一个人闯了进来。陈伟说道:“什么事?你慌什么?”

熬奕始终不同意说道:“你就算不去又怎么样?他也没胆量找学校来拉你吧?时间久了他自然就会放弃你为他卖命了。你别傻了好不好?要是你现在去,他把你怎么样了怎么办?这里面充满太多的未知了,我真的很怕你又涉足进去。”

那个人说道:“伟哥,我们的兄弟被打了,对方是葛天虹的人,砸了我们一个桌球场。”

龙腾摇头道:“放心吧,他不会的,就算他要强留我,也得付出代价,以他现在的实力,不敢搞出大动静。除非是像洪战雄和王元天那样的人。”龙腾吐了口气继续道:“我绝不会再跟他混了。你放心吧!”

陈伟气道:“妈的,葛天虹不是在南区那个垃圾堆吗?他怎么敢来踩我们的场子?走过去看看。”

熬奕最终还是没能劝住龙腾。龙腾去了陈伟那儿。熬奕无奈的摇了摇头。乔紫瑶说道:“别不高兴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如果龙腾一心便好了,就算陈伟怎么诱惑他,他都不会为之所动的。相反如果龙腾还是执迷不悟,不分正邪,那你就是说断了舌头也没用。”

一行人去了兄弟台球室,葛天虹正坐在台球室里喝着茶。陈伟走过说道:“葛天虹,你娘的还敢坐这儿喝茶?看老子今天不废了你。”

陈欢也说道:“对啊,而且根据龙腾这段时间的表现,他应该是彻底悔改了的人,他只是比较重义气吧,所以才坚持过去。没准他去了,不一会儿就回来了呢。是吧紫瑶?”

葛天虹不屑地说道:“陈伟,你自己几斤几两还不知道吗?今天我坐这儿是要告诉你,这个场子,以后就是我罩了。”

乔紫瑶使劲点头道:“对啊,你要相信他,他不会再跟陈伟那些人鬼混的。”

陈伟抓起一颗球便砸了过去。葛天虹身边一个光头一把接住了这个球,瞬间还了回去。陈伟万万没想到对方有个高手。就在球快砸到陈伟时,眼前一股劲风虑过,只见那个球被一只脚踩在了球桌上。这人正是龙腾。

熬奕叹了口气道:“唉,但愿如此吧!”

对面的光头和葛天虹皆是一惊。陈伟立即定住心神,稳定了呼吸。要是这点能力都没有,那陈伟也混不到今日的位置了。陈伟说道:“我说一个垃圾葛天虹吃了什么够胆,竟敢来我的场子闹事,原来身边带了秃驴啊。哼,今天我就要让你这秃驴变龟头。”

虽然已经是三月,但三个人也算是一起吃了一顿新年饭。于此同时,龙腾到了陈伟的地方。陈伟笑呵呵地说道:“来了,你身上的伤都没事了吧?没留下什么后遗症吧?哈哈”

说着身后的兄弟一拥而上,跟对方厮打起来。葛天虹躲在最后面,光头冲了上来,所谓擒贼先擒王,他想先拿住陈伟,但是有个龙腾在,所以他打起精神把龙腾干倒,一切都解决了。

龙腾也微笑道:“早好了,没事了,多谢伟哥关心。”

龙腾拿起一跟杆便冲上去,跟光头男纠缠了起来。光头男一拳砸了下去,幸亏躲闪的快,要是挨一下,估计就爬不起来了。两人不是一个重量级的,龙腾只能采取蜻蜓点水战。不时地给对方来一下,等抓住机会直接来个一招制敌。

陈伟、龙腾、田亮还有另外两个人一起走了下来。桌子上早就备好了酒菜,田亮给每个都倒了一杯酒再坐了下去。

光头男一个很扫过来,龙腾左脚为根,右脚横踢格挡对方的腿力。光头男心里一喜,因为龙腾的腿明显不如他啊,光是比腿粗就赢了。正当光头男期待龙腾的惨叫声时,龙腾脚势一变,直接踩向了对方的左脚。手中的台球杆往胸口一推,视图挡住那一脚的力量。说来很慢,其实所有的动作都在一瞬间完成。像是听见球杆断裂的声音,接着便是关头男的惨哼声,因为他的左脚被龙腾踩的膝盖骨错位。

陈伟说道:“你真的打算不做了?一心要去做个诺诺弱弱的学生?甘心被打造成一个毕业后为那些没啥学历的人打工?你可别不承认这一点哦,雄哥手下的那些生意,可不少高学历的。”

这下大局已定,葛天虹开始怕了,他的那些手下趴下的趴下,逃跑的逃跑。陈伟一把揪住葛天虹的头发使劲往下一拉,右膝一顶,隔天的身体瞬间成了弓形。嘴里喊道:“伟哥,我错了,对不起,请你原谅我这一次。”

龙腾笑道:“我只是觉得我应该走我自己该走的路,至于给没学历的人打工,这一点我不想去想,我只想做好眼前的东西。没有人一出生就是老板的命,雄哥为什么有今天的成就?那是他有足够的时间去打拼,我相信他一开始也是从一个小混混做起的吧?我不信他一两年就有现在的成就。至于做打工的还是做老板,我觉得跟一个人欲望有关,欲望强烈的人,他就一心想着上位,永无止境的向上趴,直到自己累死。但我觉得我的欲望不是很强,以前我不清楚,但至少现在我敢肯定,我现在的欲望真的不强,觉得毕业后有份好点的工作,能够日常支出就够了。只要自己过得开心快乐就够了。”

陈伟残忍地笑道:“你刚才不是很牛吗?今天留下一个手指,你滚吧!”

陈伟笑道:“兄弟,你太天真了,等你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一个超越你的时候,你就不会这样想了。所以人这一辈子,要么就是升,要么就落。想在一个位置知足常乐,永久停留,那是不可能的。”

葛天虹哭道:“伟哥伟哥,我错了,求你原谅我这一次。”

版权声明:本文由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发布于书评,转载请注明出处:短篇小说,3一战成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