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2019-06-21 08:40栏目:书评
TAG:

摘要: 咖啡店靠近窗口的位置上,坐着一个女人和二个男人。女人的眼睛红肿肿的,头发也没疏理整齐。她正满怀希望地看着坐在对面的男人。那是个年近五十的男人。他叼着一支烟,漫不经心地望着窗外。坐在女人身旁的是位头发花 ...

  杨慧刷着手机,一条关于裸借的消息在群里刷过,前段时间网络已疯传了女大学生裸条借贷的事,沸沸扬扬,大多数人评论女大学生的虚荣心是骂声一片,什么脑残啊,怎么不去死啊!各媒体的快手也不断深入挖掘,满足人们关注的眼球。也有一些有良心的媒体人以正女大学生之名,讲述一些裸条女孩的故事,她们并不是虚荣心作怪,而是残酷的社会挖了一个坑让她们跳。
  “祼借”这个词像平静的湖面被投下一颗石头起了涟漪。
  好多年前,杨慧还不到二十岁,在新开的华峰海鲜酒店二楼,一边是酒店的大宴席厅,一边是一间间大大小小的厢房,酒店刚装修好,看上去金碧辉煌。杨慧跟着一群差不多年龄的女孩子,经过半个月的培训,穿上定制的西装短裙,成了华峰酒店的服务员,各个女孩站各个厢房门口迎接宾客,有顾客来吃饭,女孩笑脸相迎,斟茶倒水,端菜分羹,侍酒换盘等等一系列的服务工作,一个服务员管一个厢房,不管人多人少,来吃一餐饭的开始,基本到结束,服务员们要眼明手快为顾客服务。
  杨慧管的厢房叫翠竹房,跟陈燕管的雅蝶房相邻。俩人也住在同一个宿舍,杨慧喜欢周杰伦的歌曲,陈燕常常调趣她怎么喜欢一个哼词不清的歌手啊,结果陈燕不留神也哼哼《东风破》。
  杨慧的厢房,有个叫李总的男人经常特定,李总很喜欢杨慧,杨慧长的不错,身材高挑,一双水灵大眼睛,长的跟港星容祖儿有几分神似。一个已婚有家庭有五间连锁药店的李总,喜欢的有些不合适,杨慧知道,但不能作任何表态,上班的时候坦然做自己的工作,李总邀请她说去哪儿玩,杨慧打哈哈说,要请就请我们全部同事一起去开心开心。李总又说,要不,请你去上岛咖啡坐坐?杨慧摇摇头说,那会睡不着觉的。
  下班了,杨慧叫陈燕一起去宜侨广场吃麻辣烫,去广场的时候经过李总的其中一个仁安大药房,药房的药品玲琅满目,靠边的玻璃柜上摆满了高档滋补品,杨慧说,这药店开的真不像是药店,是别人的奢侈!陈燕感叹李总是有钱人!
  杨慧笑了笑说,麻辣烫难道比不上岛咖啡更好吃?
  生活,如果一直平平淡淡,也许就觉得吃麻辣烫也是挺好的。
  一天,杨慧接到家里的来电,她失魂落魄从宿舍跑了出去。等她回到宿舍时,她说妈妈住院了,进了市人民医院,她要请假去看看。杨慧心情低沉。陈燕安慰她,一定会没事的!
  第二天,杨慧从医院里回来,满脸憔悴,目光暗淡,杨慧说老板只给预支两个月的工资,对于妈妈的病,远远不够。
  杨慧爸爸平常只是一个打零工,弟弟还在上学,对于一个家人有病重的人来说,是多么沉重的一件事啊。
  第三天,杨慧来上班,几个要好的女孩子关切问起杨慧的妈妈怎么样,她站在厢房里的窗边,望着窗外来来往往的车流很无奈地说:“只要两三万看病而已,对于我家现在来说可又真的真的好难,现在还差一万呢!真不知道哪还能借?”同是一群没有积蓄的女孩们也深感无力,一个月才几百元的工资,没有多大能力,但也伸出了援手,只能你两百我一百表示心意,杨慧红着眼圈说不出一声谢谢,但是她用力握住她们塞在手上的钱。
  “要借钱吗?靓妹,找我大明哥啊!”一个声音吓到了女孩子们。没有咨客带人进来,大明哥自顾自地坐在沙发上,女孩们迅速散开。杨慧擦了擦眼角的泪,问大明哥,是订了这个厢房吗?
  他也是华峰的常客,大家都不知道他具体是干什么的,像个有钱人家只知道吃喝玩乐的纨绔子弟一般。大明哥手指从杨慧的面前划过:“没钱用了?”
  杨慧抿着嘴没说话,陈燕接了一句:“你愿意借钱给我们这些人吗?”
  大明哥点燃一支烟说:“看人借,比如……像你们这些漂亮的女孩子,我愿意借,但,有条件!”
  “什么条件?”陈燕心想难不成陪睡?
  大明哥笑了笑,话还没说,厢房里陆陆续续进来了几个男男女女,陈燕不再说什么,帮杨慧准备了一下餐桌上面的餐具,便出去了。
  陈燕想,杨慧如果借不到钱,会不会把自己卖了?
  第二天,杨慧又请假陪她妈妈做手术,陈燕很意外。
  “大明哥借钱给我了!”杨慧轻轻地说这句话,陈燕却看出了杨慧的无奈,陈燕觉得如果跟李总借的话,会怎么样呢?是否最后都无非一个“卖”字?
  “他的条件是,一万块钱半年加一千元利息,写张欠条,注明身份信息家族人员,还有……还有……给他拍一张相片。”
  陈燕被她的话搞的一头雾水,看着她沉重的脸,觉得这一切都很压抑。单是那一万块钱和另外的一千元利息都够几百块钱工资的人还上两三年了,如何半年能还得清呢?
  杨慧没说为什么要照相,她拿着大明哥借给她的一万块钱,小心翼翼装在袋子里,去了医院,陈燕看着她瘦弱的背影,不知道她能承担了多少,换作别人,应该会崩溃了吧!
  因为借到了钱,杨慧妈妈很快顺利做了手术,多日之后她气息微弱地跟杨慧说,真是感谢华峰的老板,那么体恤,愿意借钱给员工,一定要好好工作还上债。杨慧心里苦闷,如何能在半年之内还了债呢?
  陈燕想到李总,那个看起来风流倜傥的中年男人,他那看杨慧时眼里会放光的男人,如果他知道杨慧的情况,会不会伸出援手呢?就算愿意是不是有见不得人的条件呢?
  杨慧越来越沉默,省着每一分钱,她不再叫陈燕去吃麻辣烫,就算陈燕说请她去,也是找些借口推辞了,每天下班在宿舍里,一遍又一遍听周杰伦的歌。当听到那首《听妈妈的话》总会暗然垂泪。
  大明哥来吃饭,依然点的是杨慧的厢房,当他进门时,顺手摸了一下杨慧的脸颊,杨慧抿着嘴把脸别开。大明哥狡黠地笑了笑,说:“这么漂亮的妹子,有的是门路的,只看你怎么选择了。”
  三个月过了,杨慧被扣除了两个月工资,手上的钱并不多,面对大明哥的到来,杨慧有些战战兢兢地为他们斟茶倒酒。
  杨慧越来越憔悴,还债的日子不多了,陈燕问小慧怎么办?她说,总有办法的!
  她说这话的时候面无表情,这事真让人的脊背寒凉,都深深体会到,钱虽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万万不能。
  李总来吃饭发现杨慧憔悴了,他以为,这女孩子是为情所困,饭后他走时说:“爱情是一件美好的事,对于青春正当年华的更应该是!”
  陈燕跟着李总去了停车场,跟李总说起杨慧的事情,陈燕想知道李总会怎么对待,如果愿意帮她会不会有不堪的条件。李总听后,呆了片刻说道,他知道怎么办。
  第二天午饭时间,李总和大明哥坐在了杨慧的翠竹厢房,没有其他的人,杨慧有些不知所措,等到所点的几个菜上完了,李总叫杨慧也坐在餐桌上,酒店的规定服务员上班时间不能坐餐桌上陪吃饭,杨慧面前没有碗筷。
  李总说:“先吃点菜吗?大明哥?你管的场生意很火呢!”
  大明哥点起一根中华香烟,吐出一圈烟雾带出一句话:“也是承蒙大家多有关照,还得请李总有空多来指教。”
  李总哈哈笑了几声:“把东西都带来了吗?也别为难了人家小妹子,小妹不经世事,别让人家跳下那火坑了。”
  “不急,总得让我先填饱肚子吧!”大明哥满不在乎吃起桌上的菜,台上有清蒸小鲍鱼、焗小龙虾、白灼花螺、清蒸多宝鱼、还有炖乳鸽汤、白灼菜心,酒店的招牌点心榴莲酥。大明哥招呼杨慧:“李总请的,你也别客气。”
  杨慧似笑非笑看了一下他,没说话,大明哥从他的包里拿出了一个档案袋,交给了李总。李总把档案袋拿给杨慧说:“看看,是不是你的东西?”
  杨慧从袋子里拿出东西,一张欠条,身份证复印件,一张小卡片,杨慧疑惑看了一下小卡片,又看了看他们俩个。大明哥笑着说:“妹子,你大可放心,既然李总替你出头,我也没必要为难了,我总还是要在这小城混的!”
  李总把一沓白条捆着的崭新百元钞票和一些零星的钱一起放到桌子的圆盘上,转了过去。大明哥收起钱,放进口袋说声:“谢谢李总关照。”然后便先行离开了。
  李总问杨慧:“你知道他是干嘛的吗?”
  “知道,他是金色年华夜总会的经理。”
  “你知道他打定你半年还不上,然后打算从你身上赚回来的吗?”李总满脸怜惜地说。
  “走投无路的时候我只好认命了。”杨慧忧怨道,看着李总一副怜悯的脸色,心想,怕是从另一个坑出来跳另一个坑的了,如别无选择,那也只能听之任之。
  “金色年华你进去了就难再出来的!”李总摇了摇头说。杨慧心里说,我现在还有自由吗?
  李总简单吃了点东西就离开了华峰,没有对杨慧说债务之事。杨慧买了一个卡套,去网吧,坐在角落里,看里面的那张相片。在一间空空的房间,杨慧赤身裸体,被照了一张相片,大明哥说,这是防范借钱逃跑,如果跑了就把相片寄到她家去。看到这相片,杨慧浑身哆嗦。
  杨慧从网吧出来,把卡片砸碎,丢到马桶里冲走,其实自己也没有把握,从此是不是就没有了这个相片。而李总这个债还不知道要怎么还,杨慧倒心里也不踏实,或者说,自己根本就像是一个待宰的羔羊。男人女人,无非都是那些见不得人的事,要不金色年华生意怎会那么好呢!杨慧没有头绪,不知道这场借贷是不是把自己的青春预支了,觉得这人生太糟糕了。
  陈燕关切地问杨慧,事情解决的如何,杨慧漠然看着陈燕,苦笑了一下:“可能还有麻烦在后头等着!”陈燕不再说什么,她自己也不知道有没有做对。
  杨慧找到李总给过的名片,约见李总,上岛咖啡。
  李总款款谈笑风生,杨慧静静坐着,要豁出所有的勇气来谈她面对的问题,就算是真的有个坑,也要跳的明白。
  “欠你的钱要怎么还?要多久时间内还?”杨慧问道。
  “以我的看法,辞了酒店的工作,来我的店里学习管理,当然也是要从小做起的,从工资里慢慢扣。还有,也别把所有的男人都想的那么龌鹾!”
  杨慧整个身心都放松了,她觉得,咖啡也挺好喝的。
  当杨慧从华峰酒店辞职出来时,杨慧除了给予华峰的姐妹们一个拥抱,没有跟她们解释什么,毕竟,各自的生活是各自承担的,各自的人生之中的酸甜苦辣是各自去体会的
  多年后的杨慧为自己的一间药房操劳着,看着店门外的一排榕树经过风吹落叶后,长出一束束嫩黄的叶子,微风吹过这个春天,觉得如此美好。

咖啡店靠近窗口的位置上,坐着一个女人和二个男人。女人的眼睛红肿肿的,头发也没疏理整齐。她正满怀希望地看着坐在对面的男人。那是个年近五十的男人。他叼着一支烟,漫不经心地望着窗外。坐在女人身旁的是位头发花白,年已七旬的老人。他也愁眉苦脸地看着叼着香烟的男人。

“你说该怎么办?”女人终于说话了。

“他现在哪里?”男人转过脸来,看着女人,问道。

“在他老家,H省。”

“你和那家伙联系了吗?”

“联系过了。他的手机没关,但他就是不接我电话。”

“你和他熟,你帮我们再与他联系联系吧。”老人对男人说。

“我今天打给他十多个电话,他一个都没接。我也联系不上他。”

“这么说来,他想赖债。”女人伤心地说。

老人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你看你办的事!”男人用责怪的语气说道,“你借钱给他,也该和我说一下啊。怎能这么轻率就把钱借给他了?”

“他是你的好朋友。他那天来向我借钱,我不好意思回绝他。”

男人吐出一口浓浓的烟,狠狠地把半截烟掐在烟缸里。

“他说过借这笔钱去派啥用场?”

“说过,说是用在他那个节能项目上。他说他那项目已经动工,眼下缺点流动资金,要借十五万元。借一个月,等项目完工了,马上把钱还我。”女人低下头,轻声地说,“他还说,给我二分利。”

“什么节能项目,都是他瞎扯。我听别人说,他那玩艺没用。”男人愤愤地说,“我以为他是个阔佬,原来是一个东借钱西借钱度日的瘪三。欠了一屁股的债,还不出钱来,就躲到老家去了。真不是个东西。你还指望他给你利息,说不定你连本钱都要折进去了。”

老人默默地看着女人,女人默默地看着男人。这样默默地过去了几分钟。男人喝下一大口水,又点上了一支烟。

“你怎么介绍这么个人让我认识啊。如果他不是你朋友,我才不会把钱借给他。这事跟你有关系,你不能不管。”女人说道。

“他是我带来和你认识的,这个不假,可是我没让他来向你借钱啊。”

老人哀求道,“你帮我们催催他。利息我们不要了,让他早点把本钱还给我们。”

“我打电话过去,他接都不接,我如何催他?”

“这几年你对我家闺女照顾不少,我们老两口十分感激你。这件事你一定要帮忙啊!”

男人把半截烟扔在烟缸里,没理会老人。

“我挣来的钱容易吗?我从北方来到这里,靠打工辛辛苦苦积下这笔钱,我容易吗?他来借的时候,我手头上只有十万元钱。我东拼西凑凑到十五万元给他。我向我爸借了二万,还向在老家的弟弟借了三万元。”

“闺女,我这里可以缓缓,没事。你弟弟的钱可要抓紧呀。他媳妇知道他借钱给你,吵得要和你弟弟离婚啊。”

女人差点儿哭出声来,“我现在连生活都没了,拿什么还给弟弟啊!”

“生活费好商量。我先给你二千元。”男人爽快地说。

“二千元顶个屁事!”

男人惊讶地看着女人。原本文静可爱的她,如何变得歇斯底里了?

“假如他不还我的钱,我就向你要。”女人的脸涨得通红,声音也重了。

“我又没借过你的钱,你凭什么向我要?”

“凭什么!?”女人简直喊了起来。

男人连忙看看四周。咖啡店里的人都没在意他们。

“你喊什么,还怕别人听不到?”男人望着一脸怒气的女人,低声说道。

老人把一杯茶端到女人面前。女人拿起杯子,一古脑儿把杯中的水喝得一干二净。

“闺女,有话慢慢说。处长不是也在想办法吗?”

一位男侍者走到他们的桌边,为他们添了水。

等侍者离去,老人对男人说道,“这几天她动不动就发火,你千万别介意。自从他走后,我闺女经常半夜三更起床,独自一人傻傻地站在阳台上,一站就是半个多小时。这样下去,我怕她的精神会崩溃的。”

女人说,“钱没拿到手,我整天心神不安,就连上班也是无精打采。同事们还以为我病了。都是那家伙害的。”

男人淡淡地说,“事情既然出了,就要面对。身体还是要注意的。”

女人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哼”。

男人又点上了一支烟。

“你不抽烟行不行?”女人咳嗽了一声,说道。

版权声明:本文由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发布于书评,转载请注明出处:短篇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