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身的爹爹老妈,短篇小说

2019-06-20 08:39栏目:书评
TAG:

渐渐地,舒雅的男朋友与她联系少了,偶尔通个电话,他只是对舒雅说些不冷不热的话。后来,舒雅听说他在学校里有女朋友,已着手准备结婚。舒雅听到这个消息,简直快疯了。

       听着是商量的语气,其实根本没有拒绝的余地,无论如何,她都会说服你回来办生日宴,请上七大姑八大姨还有各种平日从无来往只有吃饭才碰得着的远房亲戚。

“舒雅,就当妈没说,你出来吃饭呀。”母亲的声音完全是一副乞求的腔调。

      如果他们知道,我连恋爱都没有谈,从26岁单身到现在,不知道会怎么想呢。

舒雅迟钝地举起杯子。她对自己的生日从不放在心上。又过生日了。过了生日,她应该是四十岁。时光过得飞快,她已步入四十岁女人之列了。四十岁女人已不再年轻。舒雅没有一点愉快的心情,只有淡淡的忧愁。她随着父母,喝下了一杯酒。

      现在我坐在这里,一间装修得金碧辉煌的中式饭店小厅,我们家是个大家族,四下团团坐着十几桌亲朋,对了,朋,是父母的朋。他们觥筹交错,杯盏碰撞,好不热闹,右手一桌老人叙起旧事,老泪纵横,相互扶手潸然。

没等他说完,舒雅轻声地嗔道,“谁是你老婆?!”

       “要是嫁了在日本,一定要把爸爸妈妈接过去啊,不然这姑娘就白养了。”

父亲的酒量不减当年。他的脸红彤彤的,因为高兴,整张脸显出喜气洋洋的神色。

        他们谈笑风生,他们字字珠玑,一步一步似爪牙,织成一张爱的网向我逼近,我就是一个商品,父母对我的爱不是无缘无故的,养儿防老,养女儿只好卖掉换成现。

按理说,舒雅的条件不错,大学本科毕业,现在是杂志社副主编。可是,找一个与舒雅年龄相仿,各方面条件不错的男人,好象比大海捞针还难。

       “这个女人啊,25岁以后,就一年不如一年值钱了。”一个姑妈说。

“真想不到女儿对她男同学如此痴心。人家已经做爸爸了,她就死心吧,找个好人家嫁了,免得让我们担忧。”

     “你的要求倒高呢,人家张厂长家公子,长得也不丑,又是医生,家里两套房子,你不去。”他们说的那个人我知道,颜值还行,但是提到我喜欢的民谣,热爱的文学,我所倾慕的王小波、李志,所有的这些,在他眼里就像阑尾一样不值一提。我继续刷微信,给在帕劳潜水的伙伴点个赞。

舒雅微微一笑。

        “哦,也是中国的啊,老家哪儿的啊,我跟你说啊,江浙沪以外的不能找啊,哦,江西也不算。”

“舒雅,难得你父亲这么高兴,你再陪你父亲喝一杯。”母亲边说边为舒雅倒了点酒。

        前几天走在下班往地铁的路上,接到了母亲的电话:“媛媛啊,马上三十岁啊,可家来做生日啊?”

“哦,我记得。长久没遇见她了。”舒雅知道有这么一个邻居,她是个能说会道的女人。

        周围人声鼎沸,我机械地应对着一个个敬酒。

那晚,舒雅和同学们一起喝了不少酒。他们直闹到半夜才回寝室睡觉。

        很久以后,他们在外面说:“我不管你今天发什么神经,明天同我好好表现,别让我们在亲戚面前丢架子,把你养这么大,一点也不懂事。你小的的时候……”

一个同学奔下楼去,骑上自行车,买来了二箱啤酒。

        “等你再往后几年,没得现在这么漂亮,就只能嫁给些难看的老男人了。”一个老阿伯露出他的一口抽烟的黑龅牙,我根本想不起来这人是谁。

毕业前夕,舒雅和她男朋友,还有其他要好同学,一起聚在教室里话别。说到即将各奔一方,大家不免一阵伤感。有个同学跑到黑板前,“刷刷”写下几个大字:模拟婚礼。

       我低着头攥紧拳头,努力克制情绪不要吼出来:“一个人的生活,半夜可以想起来,就烙张饼,吹会儿笛;想去哪玩,门一锁就走;打完工,看到一个海报不错,撒丫子就去了,两个人,怎么可能!”

“就让她一个人待一会吧。”

       “我养啊。”我挑挑眉,轻描淡写地说道,以我在日本的收入,供应父母吃穿不愁还是不难的。低头继续刷刷刷微信,一群吃货又在香港街头觅食。

俩人连忙站起来,走到舒雅的卧室门边。

       我叫程媛媛,大龄中二女青年,略文艺,轻宅,在东京工作,家乡有一位做中学教师的父亲,皓首苍苍,不怒自威,一位做会记的母亲,温婉慈祥,和蔼可亲。他们都很爱我,每日为着我长远的幸福殚精竭虑。

舒雅任母亲为她添了酒。

         “他那是身体有毛病呕!”父亲的嗓门又提高了几度,颤抖着的手臂伸出食指远远地戳着我,看我的眼神里都是怒其不争哀其不幸。

在母校的一次同学会上,舒雅遇见了他。那时,他已是有一个十多岁男孩的父亲了。当知道舒雅至今未婚时,他惊骇得嘴都合不拢。他伤害她太深了。看到他这副样子,舒雅的心又一次被揪痛了。

       “你懂什么啊?人家隔壁郭阿姨家姑娘,嫁给个做公务员的,人家家里聘礼久给了三十万,现在每年还送他们老两口出过去旅游,靠你赚钱养,要到什么时候啊?”话到这里,我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手里的微信还是刷着,已经不知道看什么了,他们再说些什么的时候,我低着头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反锁上,靠着门就慢慢坐到来地上,再慢一步,眼泪就要被人看见了。

“如果当初同意舒雅和她的同学结婚,我们现在也用不着这么担心了。世上没有后悔药啊!”

       于是我给他们讲起了城东头的我一高中同学,也是至今未娶,女朋友也不谈,一到周末就陪一群老头骑自行车去郊外。

“你们走。你们不要来烦我!”

     “找不到啊。”我靠在墙边上,一边玩手机一边敷衍,微信里的小伙伴在商议下个月去乞力马扎罗,赶紧加入讨论。

听到这个消息后,舒雅像得了一场重病,不吃不喝在床上躺了二天。舒雅的父母却长长地舒了口气。

 

老两口面面相觑。舒雅的父亲端着酒杯,愣愣地坐在那里。

        啪地一下,一只手拍在我背上,吓得我一弓腰,一缩脖,形象更猥琐了,那人嗓门洪亮:“媛媛啊,怎还不曾结婚呢“,我抬头一看,是一个乡下的表哥,”你到30岁了,怎还在谈恋爱呢,你望我才31,孩儿都会打酱油了啊!”

“你看,我就说了这么一句,她就来气了。”舒雅的母亲委曲得差点流出眼泪。

       “嗯!”“好!“”嗯,好!”“好的,嗯”“再会!”

舒雅的父亲竖起耳朵听了一会,是听到屋里有轻轻的抽泣声。

      烟雾缭绕,嘈嘈切切中,就开始有亲戚们过来敬酒。我的一位表叔,年约40,皮鞋西裤Polo 衫,戴着金表金链,腰间爱马仕的H金光灿灿,吓得敬了我一杯,便开始说道:“这媛媛怎么不曾把男朋友带家来的呢?啊,啊是谈了日本的男朋友不好意思带家来啊,没得事啊,我们又不是那种砸日本车子的小青年。”

老两口不约而同地重重地叹了口气。

      “同你介绍检察院高院长的小伙,子承父业,家里关系背景硬,你也看不上。”这个人我也知道,看照片胖成那样,一看就是整天应酬不知节制,一个对自己身体不负责任的人必然也不会对我负责任。

他这才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满脸歉意地看着舒雅。

       “你这姑娘也是的,都这么大了,还不晓得懂事,爸爸妈妈都老了,你不嫁个人,以后哪个养我们呢?”

舒雅在大学三年级时就恋爱了。她的男朋友是比她大三岁的同班同学。

       直到昨天晚上,刚下飞机回家吃了一顿温馨的家庭晚餐,我忙着要去帮忙洗碗,母亲一把抢过来:“不要你洗啊。”我只好靠在厨房门边上玩着手机,母亲说:“30岁了,长得也不算难看,怎么连个男朋友都没得呢?”

舒雅再也没找过男朋友。初恋的感觉是如此刻骨铭心,以至于她对其他的男人有着一种莫名其妙的排斥性。

       我老子也不知怎么就拉着他把话题岔开了,喝酒多了的人多健忘,他很快就忘了我没回答这个问题。

“舒雅,你还记得我们原来的邻居方阿姨吗?”母亲小心翼翼地问道。

       在飞机上看到有日本的大学生在学习中文,正翻开到”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长远。“这一页,他便来请教我,这句是什么意思,我给了他一个微笑,用日语告诉他:“就像我,在东京工作,家乡有一位做中学教师的父亲,皓首苍苍,不怒自威,一位做会记的母亲,温婉慈祥,和蔼可亲。他们都很爱我,每日为着我长远的幸福殚精竭虑。大概就是这样的意思吧。”

“过去的事就别提了。”

       我尴尬地举着酒杯站在那里,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我妈在一旁忙不迭的陪笑:“不曾啊,也是在日本工作的中国人啊。”

“别伤心了,”舒雅的父亲劝他老伴,“我们女儿不是好好吗,你流什么泪呀?”

       “现在你挑人,将来就人挑你了。”又不知是个排行第几的姨娘。

写毕,他转身向大家说道,“各位同学,从明天起,我们将各奔东西。今后,我们几个难得再聚在一起。今天,借我们的教室,为舒雅他俩举办模拟婚礼,祝他俩永远相爱,永远幸福。”

      一路只是附和,我知道所有的事情应该都已经安排好了,就等我这个人回去填上最后一块拼图。

母亲站起身,走到舒雅卧室的门前,轻轻地叩了二下门。

        “你再不抓紧就成剩女了,到时候没得人要啊。”父亲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好像弄明伯伯辛辛苦苦种的瓜要烂在地理一样。

摘要: 舒雅回到家里,母亲已准备好了晚饭,端上六道菜,摆满了小桌。父亲开了一瓶红酒,为舒雅满上一杯。舒雅奇怪地看着父母。今天是你的生日,舒雅。父亲举起酒杯,说道,来,为你的生日,干杯。舒雅迟钝地举起杯子。她 ...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宾客们渐渐散去,都是父亲母亲在招呼,本来嘛,这都是他们的朋友亲戚,我更像是供桌上的佛像,仅供参拜。没有人来关注这里小小的我,他们只是和我的父亲母亲打招呼,来往情分,沟通感情,就是那个时候,打定主意,明天就启程回去,过我一个人的生活,每一周都有七天一个人生活着,在床上随意摆成大字型,把被子裹成一个玉子烧。无论如何今天请快点过去吧。

母亲望着一桌的剩菜,默默地用袖角擦了擦眼睛。

刊于2012年10月23日新华网副刊

版权声明:本文由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发布于书评,转载请注明出处:本身的爹爹老妈,短篇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