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有爱

2019-06-20 08:38栏目:书评
TAG:

摘要: 情缘诉不尽笙箫,一世寂寞谁人怜?万般寂籁的冬眠,已逐渐远去。淡月如钩,千年的雪莲花躲在梦的衣襟里,怀念那诗意般惊华春梦的情怀。蓝天白云下小鸟欢唱着春天的骊歌,燕子衔着春泥掠过杨柳湖面,荡开沉寂的水波。 ...

笙箫诉不尽情缘,一世寂寞谁人怜?万般寂籁的冬眠,已逐渐远去。淡月如钩,千年的雪莲花躲在梦的衣襟里,怀念那诗意般惊华春梦的情怀。蓝天白云下小鸟欢唱着春天的骊歌,燕子衔着春泥掠过杨柳湖面,荡开沉寂的水波。春天的诗情画意,滑过指尖的温柔,纯净而美丽。黝黑的土地从死寂的浓冬醒来,开始孕育着新的生命、新的希望。
  “红尘有爱!”这四个字很容易读写,却令人一辈子无法忘却。庙会的那一天,庙主清慧笑容满面,因为高香满堂。没想到却有一位年轻貌美的姑娘跪拜在高庙门口,要求清慧大师收她为徒。可是,清慧一想到自己的一生,便婉言拒绝了姑娘的请求。庙会结束了,来烧香拜佛的人都散尽了。佛殿前,盘腿念珠的清慧睁开微闭的双眼站起了身。黑夜在朦胧中向四下里无声蔓延,清慧理了理思绪便顺着灯光望着窗外,没想到那素衣姑娘却晕倒在殿门外。
  携一律清风,落一笔长相思,寂寞在素笺里染成了斑白。清慧一看到眼前的情景,便打了一个寒颤。翻开姑娘稚嫩的脸,仔细看了看她脖子上的信物。她的思绪立刻飞到了二十年前,当初她进这庙宇时的情景,就跟这姑娘的现状一模一样。那时她的师夫好心地收留了她。但是这庙门太寂寞了,她不希望那年轻的姑娘这么早就看破红尘。她希望她能够以平常心度过人生中的难关。所以,她宁愿不做好心的清慧大师。
  第二天,姑娘含泪醒来。竟然发现自己躺在清慧大师的软床上。这庙主的床也真的与众不同,睡起觉来令人觉得内心平静如镜。姑娘情不自禁地向四周扫视了一遍,她仿佛看见那万世流芳的佛光照耀着一颗清亮的素心。清慧大师房间办公桌上全是各种佛典圣经、论理道德之类的古雅之书。姑娘不禁随手拿了一本,举目观望。那厚重的古书,令姑娘的心沉甸甸的。她不禁佩服起清慧大师的才气与雅趣,也不禁联想到清慧大师年轻时那浪漫凄惨的爱情故事。
  “醒了!快把这碗姜汤喝下去!去去身上的寒气!”清慧大师目不转睛地盯着姑娘的脸,她眼里满是疑惑与猜测。这姑娘的神韵为何如此面熟?显然,她长得不像母亲。
  “嗯,多谢大师恩泽!”姑娘接过姜汤一饮而尽,然后彬彬有礼地回敬道。
  “你叫什么名字?”清慧大师接过空碗仍然微笑着。
  “陈世美!”姑娘睁大杏眼看着清慧如同母爱般的双眼。悲痛欲绝的她,此时此刻也不禁惊讶地审视着清慧大师的面容。刹那间,她才看清了一直带着尼姑帽的清慧大师。没想到,她竟是她梦中呼唤了无数遍的亲人。
  “你爸爸叫什么名字?”清慧忍不住追问着。
  “我爸叫陈风平!”姑娘吞吞吐吐,因为她已泪流满面。这清慧大师不就是爸爸临死时怀中那张照片上的漂亮女人吗!她到底是谁?难道她就是我的娘亲?
  清慧的眼与嘴唇都在发颤,她没理由地坐卧不安。为了不让亲生女儿看到自己的窘态,她借故溜出了卧室。
  “你到底是谁?为何问我爸叫什么名字?我知道你是谁了!你就是我爸爸怀中那张照片上的漂亮女人!你就是生下我就对我不闻不问的那个狠心的女人!”陈世美的话令清慧脚趾了一般,清慧听得出,女儿爱她又恨她。
  “姑娘,你现在可以回家了!你认错人了,我根本不是你爸爸怀中那张照片上的女人……”清慧竭尽全力地掩饰着自己的紧张与无耐,但她的喉咙哑了。
  “为了你的那张照片,他们吵了一辈子!我爸爸临死时还坚持跟姓戴的离婚了!他说他不希望到了阴间还跟姓戴的纠缠不清。”陈世美哭诉着。
  “姑娘,此庙从不收留徒儿。你可以回去了!”清慧压制住心中的激动。
  “你就是我的娘亲,对不对?”陈世美虽然对那从未蒙面的亲生母亲恨之入骨,但母子连心。此时,她还是不顾一切地从后面拴住了她。清慧挣扎了片刻,结果还是狠心地排解着内心的感动与挣扎。
  “姑娘,请回吧!别糊乱言语,我从来没生过一儿半女。何来如此滑稽之谈?”清慧故意用强硬的态度反击着打破沙锅问到底的陈世美,她竭尽全力掀开了陈世美,并将她推到了门外。然后流着热泪将庙门反锁了起来。
  “娘!娘!娘……爸爸不要我了,郭信不要我了,你也不要我了吗?”门外陈世美激动不已地重敲着门上的铜环,那一声声娘催人泪下,令门内的清慧心力憔悴。
  “姑娘,你认错人了!夜静更深,山路崎岖,路上小心!请回吧!”清慧声嘶力竭地驱赶着陈世美。
  “娘!我爸去世时,将这张照片给了我。他不知道你到底去了那里!他以为你早死了!他一辈子都活在悔恨之中!直到去世时都无法瞑目!没想到,我竟然在这个地方遇见你!”陈世美哭诉着。
  有人说,孤独是一个人的眼泪。挥去寂寞的沧桑,谁能陪孤独的人看尽多姿多彩的繁华一世?清慧在此刻的哀伤中,看不到自己狂欢的影子,只听到自己无比凄凉的心跳。当听说陈风平去世了,她的心疼痛难忍。恨之切,爱之深。清慧虽然对陈风平恨得牙痛,但是她这一生一世只因他而修行。
  “娘,我也离婚了。他叫郭信,他也跟父亲当年一样,犯了那种不可饶恕的错误。我出国时,他竟跟我的好姐妹梁永吟有染!娘,收下我吧!在尘世间活着太痛苦了。我不想做正常人了。如果说,你只是这个庙内的大师,我现在就走。但是,你是我的亲娘,你知道我内心有多么痛苦。我今天既然能在这种地方巧取豪夺地遇见你,那说明我们母女俩今生今世注定同命相连。娘,如果你不收留我,那我现在就去投河自尽!”陈世美以退为进,威胁着自己的亲娘。
  “孩子!我可怜的孩子!”清慧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她颤抖着双手立刻为女儿打开了铜墙铁壁。并且紧紧地搂住了自己思念了二十年整的亲生女儿。
  “娘,我做梦都没想过你会在这种地方修来生!我和父亲还以为,你早上了天堂。父亲在世时一直在找你,他从没想过你会躲藏在这种地方。他一直在向我诉说,是你误会了他……”陈世美抚摸着亲娘头上的丝丝白发,心潮汹涌澎湃。
  “孩子,娘也后悔莫及!后来娘打听到了事实的真相,可是世上没有后悔药可吃。你听娘的,明天就回去。不要一辈子身处红尘,这滋味不好受。其实越是一辈子孤苦伶仃的人,越是无法忘却忧伤的过去。就算他是真背叛了你,你也必须做个凡人。学会宽容,学会原谅,学会包揽。这个21世纪,离婚再婚都很正常。人活着不一定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当然,也说不定她跟你爸一样,身不由己!”清慧安抚着自己的女儿。
  “娘,我若真走了,你一个人在这多孤单啊!你也跟我一起走吧!把这破庙门锁上吧!我们娘儿俩这辈子再也不分开了!”天真无邪的陈世美把想说的都说了出来。
  “孩子,出家人不可轻出失信之言。你舍不得娘,就偷偷躲在这多休息几天。等到春节时,你就背着行囊离开吧!娘不希望,你再扑娘的后尘。这庙门孤单寂寞,一个人活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就像一个孤魂野鬼。其实,娘后悔莫及,娘无时无刻不在想你们!出道削发成妮了,再回头已不再是岸了!”清慧道出了自己的肺腑之言。
  春节很快就到了,陈世美与亲生母亲一起快快乐乐地过了一个月。她出生第三天时,清慧就因恨而狠心地把她丢给了陈风平。可是,万万没想到的是,陈风平既然四十三岁就去世了。清慧见到女儿时,虽然内心温暖如春。但一想到陈风平,便痛苦不已。
  “有空时,就来看看娘!记住娘在这一个月里跟你讲的每一句话。好好跟郭信谈谈,给他一个解释与改变方向的机会。也许,你也跟娘一样,错怪了他。夫妻间需要的是相互信任,那些下贱、变态、痴心妄想的男男女女比比皆是。人生在世,女人可以不喜欢男人花天酒地朝三暮四,但不能不原谅男人的小小失误。毕竟,这社会那种不择手段送上床不要钱的女人数不胜数……”清慧为了女儿一生的幸福唠叨着,她明知自己在犯戒,但还是无法制止那颗母爱的凡心。
  “娘,注意安全,保重身体!如果郭信真的像爸爸当年一样,我有空一定带郭信来看你。娘,我把我的手机留给你。我回去买了手机后就打电话给你。娘,等着我,到时我把小外甥带来给你看看!”陈世美一步三回头,依依不舍地跟亲娘告别了。
  清慧原名苏美美,年轻时貌美如花。她与阳光帅气的陈风平从小青梅竹马,一直从小学同到大学。两个人男才女貌。女温柔,男帅气。两个人同时考上同一座大学,毕业后又想方设法拉关系争取着在同一个单位工作。没想到的是,在苏美美生小孩的特殊时期,她的好友戴美丽以各种招式勾引着陈风平。最后,陈风平因不胜酒力而背叛了苏美美。
  不巧的是,那一天刚好被苏美美的妹妹苏盼盼撞见。当盼盼告诉她那一切时,苏美美几乎快窒息了。她不敢相信的是,她用生命珍爱的男人,他既然还会背叛她。而且第三者竟然是她最要好的女友戴美丽。她无法承受如此不争的事实,她无法原谅陈风平的失信。美好的初恋,一夜间化成了冰天雪地,令苏美美的心顿时结成了冰。于是,有种冲动就像魔一样,令人毫无招架之力。她在一种错误的倾向下,不顾一切的逃避着现实。她要让陈风平一辈子活在痛苦之中,她要让他偿偿背叛她的后果。
  于是,她丢下临产才三天的婴儿,就孤身一人登高山涉万水来到了此尼姑庵。那时山穷水穷人也穷,庙门小香主少,她跟着师夫吃尽了苦头。可没想到的是师夫恩惠因病而故,留下她一人思对思,空对空。她曾想过退尘还俗,回到尘世间做凡夫俗子。可是,她没后路可退。既然走上了这条红色的路,就很难退却。她也知道陈风平是爱她的。她的离开,对他来说,无疑是一个致命的沉重打击。她也相信,陈风平这一辈子都活在后悔痛苦之中。爱的力量是相互的。他一定从没快乐过,因为她虽身在红尘中,但她的心从没真正清静过。
  有一种思念,叫望眼欲穿。有一种牵挂,叫静守天涯。天各一方,其心更痴念!何恨花残韵断魂,莫怨此女爱感伤。轻触琴弦,如风之纤细,思念为谁断?情到深处,孤寂难掩,耳畔的呢喃似花落时一声轻叹!琴鸣中演绎着一场又一场岁月的留恋。
  时光如流水,转眼又一年。春有着一双振颤的翅膀,带着丽人飞翔。第二年庙会的日子,恩慧庙宇里比往年都热闹。因为郭信花了几十万元将庙重修了一遍。清慧终于见到了女儿带着女婿郭信与外甥女郭茜茜了。一家人团圆的那一刻,清慧有点心花怒放。也就在那一刻,她做出了无人知晓的决定。这庙名之所以叫恩慧庙,是清慧的师夫恩慧死后清慧改的新名。恩,代表以恩报恩。清,代表清静自然。
  女儿终于和自己心爱的男人圆满结束了,清慧的心也放下了。她不想苟且偷安了,她要追随陈风平而去天堂修行了。其实这二十多年来,她内心一直在等待。她虽似乎故意在跟陈风平赌气,但她也似乎一直在盼他来探望她。可是,今生他却一直与她无缘。他一直在寻找,可是老天爷一直没让他跟她见过一次面。想起昔日的恋人,四十三岁就亡故,她终于点起了雄雄燃烧的火把……
  “世美!恩慧庙昨晚失火了。记者采访了现场,娘可能没有逃离出来……”郭信手中拿着报纸。
  “你说什么?不,不可能!娘,娘,我可怜的娘!”当陈世美听到这个惨绝人寰的消息时,她的心因痛苦而痉挛着。她的五脏六腑因过于伤心而收缩到了一块。她的双眼因泪水不断而红肿得像一对大樱桃。
  “纪美,也许报纸杂志上登的只是新闻。我们把孩子送给戴阿姨给咱带几天吧!明天,我们就一起上山去看望咱那痴心不改的清慧娘。说不定,这场火灾只是有人故意制造的花边新闻呢!也说不定,咱娘还活着呢!”郭信有意捏着鼻子哄嘴巴。当然,他的目的是在安慰自己的妻子。
  “好一个戴阿姨,我恨死她了!我要她血债血还,我要为我娘报仇!明天,我们就把孩子送给你乡下的父母。”陈世美激动不已地哭诉着,她狠不得将戴美丽杀了。
  “纪美,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戴阿姨也为她年轻时的错误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不看尊面看佛面,她毕竟是你的养母。为了讨好你父亲和你,她竟让自己的孩子在乡下受苦受难受罪。其实,她待你也真的如同亲生母亲。爱情是没有谁对谁错的,她并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她将你父母害死了,但现在活着的她才是最痛苦的。假如你父母在阴间相会了,她其实才是最孤独的。她当初勾引你父亲,也许并不是因为下贱,而是因为真爱。每一个人都有爱的权利,她唯一的错就是爱错了人。”郭信平时而论,没想到却惹得陈世美火冒三丈。
  “好一个爱情是没有谁对谁错的家伙,什么狗屁理论!你的意思是在暗示,梁永吟想方设法勾引你,那才叫甜蜜蜜,那才叫多彩多姿!那才叫真爱!她并不是下贱,而是伟大!多多益善的混蛋,你可以爱一万个呀!你现在就给我滚,滚得越来越好!”陈世美咬牙切齿。
  “纪美,你别老是误码率100%!算了,好心讨不到好报。我出去了,免得惹火烧身。你早点休息,明天一早出发。到我家,开车要十个小时。我还是今晚就把孩子送回去吧。免得你心急如焚。说了请一个保姆跟你一起带孩子,你便不听……”郭信的话其实体贴入微。但此时此刻的陈世美,她的头脑的确有点发热。

情缘诉不尽笙箫,一世寂寞谁人怜?万般寂籁的冬眠,已逐渐远去。淡月如钩,千年的雪莲花躲在梦的衣襟里,怀念那诗意般惊华春梦的情怀。蓝天白云下小鸟欢唱着春天的骊歌,燕子衔着春泥掠过杨柳湖面,荡开沉寂的水波。春天的诗情画意,滑过指尖的温柔,纯净而美丽。黝黑的土地从死寂的浓冬醒来,开始孕育着新的生命、新的希望。

‘红尘有爱!’这四个字很容易读写,却令人一辈子无法忘却。庙会的那一天,庙主清慧笑容满面,因为高香满堂。没想到却有一位年轻貌美的姑娘跪拜在高庙门口,要求清慧大师收她为徒。可是,清慧一想到自己的一生,便婉言拒绝了姑娘的请求。庙会结束了,来烧香拜佛的人都散尽了。佛殿前,盘腿念珠的清慧睁开微闭的双眼站起了身。黑夜在朦胧中向四下里无声蔓延,清慧理了理思绪便顺着灯光望着窗外,没想到那素衣姑娘却晕倒在殿门外。

携一律清风,落一笔长相思,寂寞在素笺里染成了斑白。清慧一看到眼前的情景,便打了一个寒颤。翻开姑娘稚嫩的脸,仔细看了看她脖子上的信物。她的思绪立刻飞到了二十年前,当初她进这庙宇时的情景,就跟这姑娘的现状一模一样。那时她的师夫好心地收留了她。但是这庙门太寂寞了,她不希望那年轻的姑娘这么早就看破红尘。她希望她能够以平常心度过人生中的难关。所以,她宁愿不做好心的清慧大师。

第二天,姑娘含泪醒来。竟然发现自己躺在清慧大师的软床上。这庙主的床也真的与众不同,睡起觉来令人觉得内心平静如镜。姑娘情不自禁地向四周扫视了一遍,她仿佛看见那万世流芳的佛光照耀着一颗清亮的素心。清慧大师房间办公桌上全是各种佛典圣经、论理道德之类的古雅之书。姑娘不禁随手拿了一本,举目观望。那厚重的古书,令姑娘的心沉甸甸的。她不禁佩服起清慧大师的才气与雅趣,也不禁联想到清慧大师年轻时那浪漫凄惨的爱情故事。

“醒了!快把这碗姜汤喝下去!去去身上的寒气!”清慧大师目不转睛地盯着姑娘的脸,她眼里满是疑惑与猜测。这姑娘的神韵为何如此面熟?显然,她长得不像母亲。

“嗯,多谢大师恩泽!”姑娘接过姜汤一饮而尽,然后彬彬有礼地回敬道。

“你叫什么名字?”清慧大师接过空碗仍然微笑着。

“陈世美!”姑娘睁大杏眼看着清慧如同母爱般的双眼。悲痛欲绝的她,此时此刻也不禁惊讶地审视着清慧大师的面容。刹那间,她才看清了一直带着尼姑帽的清慧大师。没想到,她竟是她梦中呼唤了无数遍的亲人。

“你爸爸叫什么名字?”清慧忍不住追问着。

“我爸叫陈风平!”姑娘吞吞吐吐,因为她已泪流满面。这清慧大师不就是爸爸临死时怀中那张照片上的漂亮女人吗!她到底是谁?难道她就是我的娘亲?

清慧的眼与嘴唇都在发颤,她没理由地坐卧不安。为了不让亲生女儿看到自己的窘态,她借故溜出了卧室。

“你到底是谁?为何问我爸叫什么名字?我知道你是谁了!你就是我爸爸怀中那张照片上的漂亮女人!你就是生下我就对我不闻不问的那个狠心的女人!”陈世美的话令清慧脚趾了一般,清慧听得出,女儿爱她又恨她。

“姑娘,你现在可以回家了!你认错人了,我根本不是你爸爸怀中那张照片上的女人……”清慧竭尽全力地掩饰着自己的紧张与无耐,但她的喉咙哑了。

“为了你的那张照片,他们吵了一辈子!我爸爸临死时还坚持跟姓戴的离婚了!他说他不希望到了阴间还跟姓戴的纠缠不清。”陈世美哭诉着。

“姑娘,此庙从不收留徒儿。你可以回去了!”清慧压制住心中的激动。

“你就是我的娘亲,对不对?”陈世美虽然对那从未蒙面的亲生母亲恨之入骨,但母子连心。此时,她还是不顾一切地从后面拴住了她。清慧挣扎了片刻,结果还是狠心地排解着内心的感动与挣扎。

“姑娘,请回吧!别糊乱言语,我从来没生过一儿半女。何来如此滑稽之谈?”清慧故意用强硬的态度反击着打破沙锅问到底的陈世美,她竭尽全力掀开了陈世美,并将她推到了门外。然后流着热泪将庙门反锁了起来。(短篇小说 www.xiaoshuozhu.com)

“娘!娘!娘……爸爸不要我了,郭信不要我了,你也不要我了吗?”门外陈世美激动不已地重敲着门上的铜环,那一声声娘催人泪下,令门内的清慧心力憔悴。

“姑娘,你认错人了!夜静更深,山路崎岖,路上小心!请回吧!”清慧声嘶力竭地驱赶着陈世美。

“娘!我爸去世时,将这张照片给了我。他不知道你到底去了那里!他以为你早死了!他一辈子都活在悔恨之中!直到去世时都无法瞑目!没想到,我竟然在这个地方遇见你!”陈世美哭诉着。

有人说,孤独是一个人的眼泪。挥去寂寞的沧桑,谁能陪孤独的人看尽多姿多彩的繁华一世?清慧在此刻的哀伤中,看不到自己狂欢的影子,只听到自己无比凄凉的心跳。当听说陈风平去世了,她的心疼痛难忍。恨之切,爱之深。清慧虽然对陈风平恨得牙痛,但是她这一生一世只因他而修行。

“娘,我也离婚了。他叫郭信,他也跟父亲当年一样,犯了那种不可饶恕的错误。我出国时,他竟跟我的好姐妹梁永吟有染!娘,收下我吧!在尘世间活着太痛苦了。我不想做正常人了。如果说,你只是这个庙内的大师,我现在就走。但是,你是我的亲娘,你知道我内心有多么痛苦。我今天既然能在这种地方巧取豪夺地遇见你,那说明我们母女俩今生今世注定同命相连。娘,如果你不收留我,那我现在就去投河自尽!”陈世美以退为进,威胁着自己的亲娘。

“孩子!我可怜的孩子!”清慧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她颤抖着双手立刻为女儿打开了铜墙铁壁。并且紧紧地搂住了自己思念了二十年整的亲生女儿。

“娘,我做梦都没想过你会在这种地方修来生!我和父亲还以为,你早上了天堂。父亲在世时一直在找你,他从没想过你会躲藏在这种地方。他一直在向我诉说,是你误会了他……”陈世美抚摸着亲娘头上的丝丝白发,心潮汹涌澎湃。

“孩子,娘也后悔莫及!后来娘打听到了事实的真相,可是世上没有后悔药可吃。你听娘的,明天就回去。不要一辈子身处红尘,这滋味不好受。其实越是一辈子孤苦伶仃的人,越是无法忘却忧伤的过去。就算他是真背叛了你,你也必须做个凡人。学会宽容,学会原谅,学会包揽。这个21世纪,离婚再婚都很正常。人活着不一定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当然,也说不定她跟你爸一样,身不由己!”清慧安抚着自己的女儿。

“娘,我若真走了,你一个人在这多孤单啊!你也跟我一起走吧!把这破庙门锁上吧!我们娘儿俩这辈子再也不分开了!”天真无邪的陈世美把想说的都说了出来。

“孩子,出家人不可轻出失信之言。你舍不得娘,就偷偷躲在这多休息几天。等到春节时,你就背着行囊离开吧!娘不希望,你再扑娘的后尘。这庙门孤单寂寞,一个人活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就像一个孤魂野鬼。其实,娘后悔莫及,娘无时无刻不在想你们!出道削发成妮了,再回头已不再是岸了!”清慧道出了自己的肺腑之言。

春节很快就到了,陈世美与亲生母亲一起快快乐乐地过了一个月。她出生第三天时,清慧就因恨而狠心地把她丢给了陈风平。可是,万万没想到的是,陈风平既然四十三岁就去世了。清慧见到女儿时,虽然内心温暖如春。但一想到陈风平,便痛苦不已。

“有空时,就来看看娘!记住娘在这一个月里跟你讲的每一句话。好好跟郭信谈谈,给他一个解释与改变方向的机会。也许,你也跟娘一样,错怪了他。夫妻间需要的是相互信任,那些下贱、变态、痴心妄想的男男女女比比皆是。人生在世,女人可以不喜欢男人花天酒地朝三暮四,但不能不原谅男人的小小失误。毕竟,这社会那种不择手段送上床不要钱的女人数不胜数……”清慧为了女儿一生的幸福唠叨着,她明知自己在犯戒,但还是无法制止那颗母爱的凡心。

“娘,注意安全,保重身体!如果郭信真的像爸爸当年一样,我有空一定带郭信来看你。娘,我把我的手机留给你。我回去买了手机后就打电话给你。娘,等着我,到时我把小外甥带来给你看看!”陈世美一步三回头,依依不舍地跟亲娘告别了。

清慧原名苏美美,年轻时貌美如花。她与阳光帅气的陈风平从小青梅竹马,一直从小学同到大学。两个人男才女貌。女温柔,男帅气。两个人同时考上同一座大学,毕业后又想方设法拉关系争取着在同一个单位工作。没想到的是,在苏美美生小孩的特殊时期,她的好友戴美丽以各种招式勾引着陈风平。最后,陈风平因不胜酒力而背叛了苏美美。

不巧的是,那一天刚好被苏美美的妹妹苏盼盼撞见。当盼盼告诉她那一切时,苏美美几乎快窒息了。她不敢相信的是,她用生命珍爱的男人,他既然还会背叛她。而且第三者竟然是她最要好的女友戴美丽。她无法承受如此不争的事实,她无法原谅陈风平的失信。美好的初恋,一夜间化成了冰天雪地,令苏美美的心顿时结成了冰。于是,有种冲动就像魔一样,令人毫无招架之力。她在一种错误的倾向下,不顾一切的逃避着现实。她要让陈风平一辈子活在痛苦之中,她要让他偿偿背叛她的后果。

于是,她丢下临产才三天的婴儿,就孤身一人登高山涉万水来到了此尼姑庵。那时山穷水穷人也穷,庙门小香主少,她跟着师夫吃尽了苦头。可没想到的是师夫恩惠因病而故,留下她一人思对思,空对空。她曾想过退尘还俗,回到尘世间做凡夫俗子。可是,她没后路可退。既然走上了这条红色的路,就很难退却。她也知道陈风平是爱她的。她的离开,对他来说,无疑是一个致命的沉重打击。她也相信,陈风平这一辈子都活在后悔痛苦之中。爱的力量是相互的。他一定从没快乐过,因为她虽身在红尘中,但她的心从没真正清静过。

有一种思念,叫望眼欲穿。有一种牵挂,叫静守天涯。天各一方,其心更痴念!何恨花残韵断魂,莫怨此女爱感伤。轻触琴弦,如风之纤细,思念为谁断?情到深处,孤寂难掩,耳畔的呢喃似花落时一声轻叹!琴鸣中演绎着一场又一场岁月的留恋。

时光如流水,转眼又一年。春有着一双振颤的翅膀,带着丽人飞翔。第二年庙会的日子,恩慧庙宇里比往年都热闹。因为郭信花了几十万元将庙重修了一遍。清慧终于见到了女儿带着女婿郭信与外甥女郭茜茜了。一家人团圆的那一刻,清慧有点心花怒放。也就在那一刻,她做出了无人知晓的决定。这庙名之所以叫恩慧庙,是清慧的师夫恩慧死后清慧改的新名。恩,代表以恩报恩。清,代表清静自然。

女儿终于和自己心爱的男人圆满结束了,清慧的心也放下了。她不想苟且偷安了,她要追随陈风平而去天堂修行了。其实这二十多年来,她内心一直在等待。她虽似乎故意在跟陈风平赌气,但她也似乎一直在盼他来探望她。可是,今生他却一直与她无缘。他一直在寻找,可是老天爷一直没让他跟她见过一次面。想起昔日的恋人,四十三岁就亡故,她终于点起了雄雄燃烧的火把……

“世美!恩慧庙昨晚失火了。记者采访了现场,娘可能没有逃离出来……”郭信手中拿着报纸。

“你说什么?不,不可能!娘,娘,我可怜的娘!”当陈世美听到这个惨绝人寰的消息时,她的心因痛苦而痉挛着。她的五脏六腑因过于伤心而收缩到了一块。她的双眼因泪水不断而红肿得像一对大樱桃。

“纪美,也许报纸杂志上登的只是新闻。我们把孩子送给戴阿姨给咱带几天吧!明天,我们就一起上山去看望咱那痴心不改的清慧娘。说不定,这场火灾只是有人故意制造的花边新闻呢!也说不定,咱娘还活着呢!”郭信有意捏着鼻子哄嘴巴。当然,他的目的是在安慰自己的妻子。

“好一个戴阿姨,我恨死她了!我要她血债血还,我要为我娘报仇!明天,我们就把孩子送给你乡下的父母。”陈世美激动不已地哭诉着,她狠不得将戴美丽杀了。

“纪美,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戴阿姨也为她年轻时的错误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不看尊面看佛面,她毕竟是你的养母。为了讨好你父亲和你,她竟让自己的孩子在乡下受苦受难受罪。其实,她待你也真的如同亲生母亲。爱情是没有谁对谁错的,她并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她将你父母害死了,但现在活着的她才是最痛苦的。假如你父母在阴间相会了,她其实才是最孤独的。她当初勾引你父亲,也许并不是因为下贱,而是因为真爱。每一个人都有爱的权利,她唯一的错就是爱错了人。”郭信平时而论,没想到却惹得陈世美火冒三丈。

“好一个爱情是没有谁对谁错的家伙,什么狗屁理论!你的意思是在暗示,梁永吟想方设法勾引你,那才叫甜蜜蜜,那才叫多彩多姿!那才叫真爱!她并不是下贱,而是伟大!多多益善的混蛋,你可以爱一万个呀!你现在就给我滚,滚得越来越好!”陈世美咬牙切齿。

“纪美,你别老是误码率100%!算了,好心讨不到好报。我出去了,免得惹火烧身。你早点休息,明天一早出发。到我家,开车要十个小时。我还是今晚就把孩子送回去吧。免得你心急如焚。说了请一个保姆跟你一起带孩子,你便不听……”郭信的话其实体贴入微。但此时此刻的陈世美,她的头脑的确有点发热。

“今晚送孩子走,你别又找借口去跟梁永吟约会了。晚上开夜车,一直不都是她的拿手好戏吗?你这高度轻视眼,晚上开车回家,岂不是送死吗?你送孩子回家,我才不要呢!”陈世美唠叨着,顺手抢走了郭信手中的车钥匙。可想而知,她是在担心郭信与孩子的安危。什么梁永吟开夜车,都是窝心时故意挖苦心思说的气话。

万万没想到的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当陈世美与郭信两个人的争吵正处在月朦胧鸟朦胧之际时。坦胸露骨的梁永吟竟然在意料之外而踏进了他们家的门槛。陈世美一见到梁永吟,就故意将头偏到了一边。但郭信只尴尬地看着两个女人,不知如何是好。陈世美狠不得生吃了梁永吟,梁永吟心知肚明。但为了心中长远的目标,梁永吟故装温柔地压低了声音。

“纪美、郭信,刚才你们的对话,我都听到了。我最近身体老不舒服,总是想吐。今天上午去医院检查了,所以请了几天假。如果说,你们俩还把我当好朋友的话,就放心地把孩子交给我照看几天吧!刚好,我在家闲着没事干!”梁永吟讨好的眼神已告诉了陈世美,她仍对郭信死心不改。

“哦,不用!别猫哭耗子假慈悲!”陈世美一口拒绝了情敌梁永吟。梁永吟此时的出现使陈世美心里特别不爽,更令陈世美不爽的是,梁永吟竟然就住在她家的对面。两家人门对门,抬头不见低头见,实在是令陈世美烦透了顶。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其实,梁永吟是故意来升级的。她之所以这样做,一方面是给郭信打预防针,另一方面是为了讨好郭信。她极力奉献爱心,明摆着是在向陈世美示压。她的言语,也明摆着是在暗示未来将要发生的一切。

夫妻间,最可怕的就是翻陈年老帐而吃莫须有的干醋。梁永吟的门哐当一声关上了,陈世美与郭信吵得更凶了。陈世美一想起梁永吟的话,就开始大发雷霆了。

“她天天想吐?意思是说,她已有了你的孩子,对不对?这个城市这么大,她为什么便便选择住在我们家对面?这一切,是不是你们私下里有意的安排?你接我爸的位,就长本事了?竟然把情人安插在我家的对面,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好让你们天天见面是不是?”陈世美气愤无比,其实她的猜测也不无道理。

“纪美!说真的,我其实从没爱过梁永吟。你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我这辈子只爱过一个女人,那个女人叫陈世美。但是,我却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跟梁永吟那种女人扯不尽关系。俗话说,物以类聚。你和她的个性完全不雷同,为何你们曾经还是同窗好姐妹?我曾在工作上关心她照顾她,都只因为她是你的好友……”郭信向陈世美解释着,但陈世美压根听不进去。

“别废话了,不要解释了!有些事,越描越黑。我们把孩子送给隔壁邻居杏子娘带几天吧,马上就出发。我娘的尸体若化成了灰,我不会原谅那姓戴的!”陈世美斩钉截铁。

“好吧,一切听你的安排!纪美,我只希望你开开心心!但愿上帝不再让娘的惨剧,再发生在我们身上!你收拾一下东西,我把茜茜抱给杏子娘。”郭信说着就打开了门,陈世美见郭信一副真诚的态度,也没再争雄了。

郭信将孩子送到杏子家回来时,那梁永吟竟然在门口偷偷挡住了他。郭信向四周张望了一下,然后偷偷溜进了梁永吟的房间。这两个人,并不是陈世美想象中的亲密无间的情人关系。一翻肌肤之亲后,而是像仇人见着仇人一样,四目相对,火药味浓重。

“你老实告诉我,你想怎样?我明明没有爱过你,你为何非要陷害于我。我知道,纪美收到的那些荒唐而无耻的照片,都是你一手策划的。你老实交待,你到底想要干什么?要钱,明天我就给你一百万。我只希望你滚得越远越好,我真的不想再看到你这个幽灵般的女人。”郭信声嘶力竭。

“哈哈!我母亲竟然为了极力讨好那个臭男人与你的那个自以为是的娇妻,将我一个人丢在姥姥家。我受的苦受的难,你能明白吗?我受的罪,你能体会吗?我到底想干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只想告诉你,这辈子我不幸福,我也不会让陈世美幸福!”梁永吟对天疯笑着。

“你这个变态狂,疯子。你再惹火了我,我杀了你!”郭信说完就走出了梁永吟的门。

没想到,陈世美竟怔怔地站在门外看着他从梁永吟屋内走出来。夫妻间,最可怕的就是背叛。

“纪美,你听我解释!”郭信跑步追着已发动油门的陈世美。

“我不想再跟你过日子了,愿你和梁永吟白头到老!我爸的车子我开走了,我娘不用你去看了。等我回来时,就跟你去打离婚证!公司所有的财产,你没资格带走分文!”陈世美伤心地开着快车上恩慧庙了,车上有她为郭信绣的平安符。想起娘尸横荒野,陈世美心力憔悴。

郭信眼睁睁地目送着陈世美开走的车屁股,只见它一溜眼功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有点手足无措的他,刹那间只懊丧地抓着自己的头。片刻后,被夜风吹清醒的他打了一个电话给他的助理。很快,助理将公司另一辆小车送了过来。

“郭总,我送你吧!”他的老同学兼助理张彩彬彬有礼。

“不用,你回去休息吧!我有可能这一周都回不来,公司你帮我盯紧点。那梁永吟一来上班,你就找借口开了她……”郭信小声地对着张彩的耳朵交待着,他吐的热气令张彩神魂颠倒。

“好的,郭总!”张彩有点沉醉了。而她的爱,对郭信来说,已成了一种多余。

“老同学,没人时,叫我的名字就行!”郭信笑着纠正着张彩。

“好,郭信,一路平安!”张彩向郭信招着手。

郭信念大学时,一直是三栖明星式的偶像人物。叱咤风云,英俊潇洒,令众信女神不守舍。但是,郭信却一直对陈世美忠贞不二。陈世美从小就认识郭信,其实是因为郭信的爸爸是她爸从前的战友。

陈世美来到恩慧庙时,只见那庙宇已变成了一片灰烬。唯剩那烧不掉的铜环,还在风中丝丝作响。冬夜里,天空漆黑一团。陈世美缩卷着身子,手摸着那铜环,泪如雨下。她的心像刀绞般疼痛,她的头胪就像冬雪里被人浇灌了一盘洗澡水一样。瓦凉瓦凉……

一个人端坐在荒山野岭,陈世美内心害怕之极。当她正坐卧不安时,远处传来了车鸣声。有种直觉告诉她,是关心她的郭信追来了。当郭信一步步走向她时,她幸福地搂紧了他。当郭信的体温传遍她的周身时,她再也抑制不住自己。搂着他,又哭又笑。

半夜里,郭信一直抽着闷烟。因为,陈世美一想到梁永吟,又立刻用尽吃奶的力将他捒开了。她坐在自己的车上,将车门紧紧地关上了。梦里,她似乎看到,娘打开门紧紧地搂着她。然后,母女俩抱头痛哭。她也似乎听到了父亲搂着母亲的欢声笑语,因为母亲在红尘中修行时仍然深深地眷恋着他。

两个人各自在自己的车上打着盹,等待着天亮。陈世美坐在车上泪流成河,一遍又一遍地回想着与娘见面到娘为父亲以身殉情的每一个短暂片段的细节。

梦过黄昏就是黎明,很快就等到了天亮。陈世美在她娘带她去山上观光赏景的地方,终于找到了娘的遗嘱……

“纪美,我知道你还无法原谅郭信。但是,我只想告诉你,就算梁永吟真怀上了郭信的孩子,你也必须学会大度与宽容。当老板的男人,陪客户谈业务,接人待客应酬多。今后,你也不能保证他没有出轨的痕迹。如果你这样想不开,迟早一天,你是会吃大亏的。这个社会,男女关系复杂化。你这种保守的思想,跟不上潮流!孩子,听娘一句话,千万不要以为修行真能使心平静如镜,其实娘在每一个夜阑人静时,都会被黑幕中怪异的声音吓醒。恨不能解决实际状况,勇敢地面对现实。用互相信任的态度去衡量自己心中的最爱,你才会获得由衷的幸福与美满。郭信是个好孩子,梁永吟其实是戴美丽与人乱轮后生下的私生子。她的个性,应该跟戴美丽有雷同之处。无论她多么疯狂,你都必须用旁观者清的态度来看待一切……娘追随你的父亲去了,愿你们一家人安康幸福到永远……孩子,娘走了,你千万别伤心!娘会变成阳光永远温暖着你的心房。这庙被娘烧成灰烬了,以后就没有人会像娘一样孤单寂寞一辈子了……”

人的心应该如蜡烛一样,从顶燃到底,一直都是光明的。当陈世美看完娘的遗嘱后,她便安静地搂抱着郭信。郭信接过她手中的遗嘱,仔细看了一遍又一遍。他不禁跪拜在大树下,对着远在天边的丈母娘磕了三个响头。

版权声明:本文由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发布于书评,转载请注明出处:江湖有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