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娘我来当,短篇小说

2019-06-20 08:38栏目:书评
TAG:

摘要: 又一次被领导派来登岗,这个要坐三趟公交车才能到的地方。抵达之后,行政的姐姐告知我之前我们住的客房已经被别人住了,现在只能给我们一间临时准备的房间。我顿时感觉此次登岗之旅会是一段艰苦的经历。在行政姐姐 ...

灵做了丘的新娘,婚礼将在第二天举行,地点就在入住的酒店外,铺着细沙的海滩上。

又一次被领导派来登岗,这个要坐三趟公交车才能到的地方。抵达之后,行政的姐姐告知我之前我们住的客房已经被别人住了,现在只能给我们一间临时准备的房间。我顿时感觉此次登岗之旅会是一段艰苦的经历。

两天前入住了酒店,邀请来参加婚礼的亲戚朋友们陆续的抵达了酒店,几乎包了酒店一整层的客房。

在行政姐姐带领下,我们穿过宿舍楼的走廊,由于登岗基地坑爹的工作条件,走了许多工人,所以宿舍大多数房间都已经没人住了。我的房间位于宿舍楼走廊的尽头,推开房门,我只得看着我的预感变成无情的现实:残旧的四壁,松动的床板,没有桌子,没有热水。千万草泥马奔腾之后,我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开始了登岗的放羊生活。

灵和丘两人分别住进相邻的两间客房,等到婚礼结束后,两人要去国外旅行度蜜月了。

白天的事情没什么好说,总之车间里很好地诠释了资本主义的剥削是怎么一回事。中午回房间的时候我又发现了一件让我欲哭无泪的事情,房间里唯一的一个插座是坏的。在这个电量就是生命的年代你让我情何以堪?百般无奈之下,我出了房间寻找插座。

吃过晚饭后,即将结婚生活在一起的两个人,为了庆祝最后的单身日子,邀请了各自的亲戚朋友们举办小型的聚会。

我房门正对着的一间宿舍门开着,没有人住,于是我走了进去。房间里左右各摆着一张上下铺的铁架床,床架已经锈迹斑斑,床板也铺满灰尘。其中一张床边挂了一面镜子,应该是以前的住户留下的。镜子正中被人用一段黄色的胶带贴住了,正好挡住了我在镜子里的影子的脸,我突然想到有人告诉过我,如果一座房子里有人去世了,就要遮住房间里的镜子,想到这里,一股莫名的诡异感涌上心头,我甚至感觉房间里除了霉味,还似乎有一股车间工人身上的黄豆味。不过我很快停止胡思乱想,穿过房间走到阳台。我幸运地发现了一个可以用的插座,把手机电池插上去,电量的问题总算解决了。

丘去了酒店内设的酒吧,灵则呆在她住的客房里。

很快结束了第一天,晚上我一个人在房间里无聊地玩手机到十点多就躺下睡觉了。床板不是一般坑爹,很不舒服,我一直处于半梦半醒之间。一阵奇怪的声音把我吵醒了,过了两秒我才清醒过来,竟然有人在唱歌,是一首很老的歌,歌名我已经忘记了。我摸到了手机看时间,都凌晨一点钟了,什么人大半夜扰人清梦?我马上想到歌声应该是隔壁房间传来的,因为我附近也就隔壁房间有人住,是化验室的两个化验员。我很生气,本来今天心情就不是特别好,现在睡眠还被人给毁了。我想过去隔壁投诉,甚至想过去骂人,但是毕竟初来乍到就跟人闹矛盾不太好,想了想还是算了,迷迷糊糊地又睡了过去。

不喝酒,怕醉了之后影响明天的婚礼,只是喝果汁类的饮料。

可是之后的两天,每天半夜一点钟,我都会被同样的歌声吵醒,我已经忍无可忍了,我恨唱歌的人,也恨这首歌。

聚会的时间也不长,两个小时后,大家就各自散去。

第四天半夜,当歌声再次响起,我决定过去找隔壁房间的人理论。我穿上拖鞋拉开房门,出了走廊。夜里的凉风吹得我打了一个冷战,走廊很昏暗,有一盏日光灯坏了,像恐怖电影里那样一闪一闪的。突然,我心里凉了半截,因为我意识到隔壁房间的两个化验员今天是夜班,他们的房间现在根本就没人,而我站在走廊听得清清楚楚,那奇怪的歌声分明就是从我对面那间空房里传来的。

灵的姐姐陪着她住,姐妹两人在休息前还有一段交谈。

我脑子空白了,下意识地退回自己房里,迅速把门关上,靠在门上努力想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时,耳后响起了敲门声,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隔着破旧的木门传了进来:“你的电池充好了。”

“我后悔了。”

灵向姐姐说出了堵在心的话。

“答应他的求婚,我太草率了。”

一时冲动,就答应了嫁给丘,并且就要在明天举办婚礼,从此柴米油盐的生活在一起。鬼姐姐www.

姐姐劝她,考虑清楚后再做决定,突然说不嫁了,会引起不小的震动。

站在房门外的丘,抬在半空的手垂了下来。

他刚从酒吧散了聚会回来,想在回房间休息前再跟灵道声晚安,说几句甜蜜的情话。

可当他想敲门的时候,隔着房门却听见灵的声音,她在向她的姐姐诉说与他结婚的决定太草率,是一时的冲动做出的错误决定。

“我考虑的很清楚了,会在明天的婚礼开始前宣布,取消婚礼,解除婚约。”

犹如当头一棒,丘遭受到了沉重的打击。

他听不下去了,怕站在门外继续听,就要忍不住敲开了房门和灵吵架,那样只会让事情变的更糟糕。

丘回到酒店内设的酒吧内,坐在吧台边点了酒,却只是看着酒杯中,淡淡的透明的蓝色酒液发呆。

一个女人坐在了他的身边,对着吧台内的酒保说,要点一杯酒。

“和他的那一杯一样。”

女人手指了一下丘,他还是呆看着放在面前的那杯酒,没感觉到坐在旁边的女人一直在盯着他看。

酒保将女人点的酒摆上吧台,她端起酒杯,并没有放到嘴边,而是端到丘的面前,轻轻的酒杯碰了一下酒杯。

丘这才抬起头,看向了坐在身边的女人,是他的前女友婉。

“陪你喝,或者,陪我喝。”

不记得喝了多少杯,只喝到了酒吧的打烊时间,凌晨两点。

觉得还是没有喝够兴的两人,拎着从酒保那里买来的两瓶酒,一人拎着一瓶,摇晃着,勾着对方的脖子,走进了丘的客房。

房门关上后,隔壁客房的门打开,穿着睡衣裹着披肩的灵走了出来。

她失眠了,躺在床上,好长时间都不能睡着,听见另一张床上,姐姐已经熟睡发出了轻微的鼾声后,她索性坐在床头用手机看小说。

看小说看到了凌晨两点后,灵在四周围一片安静中,听见了走廊上,隔壁客房的门有用磁片卡开锁的声音。

是丘回客房了。

版权声明:本文由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发布于书评,转载请注明出处:新娘我来当,短篇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