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恐题材的批判电影,短篇小说

2019-06-19 08:42栏目:书评
TAG:

摘要: 爸爸,什么是政治?一个短发的小女孩仰头,问牵着她的父亲。等你到了我这个位子就知道了。这个没有答案的问题,我至今都不知道,却也不想知道。方晓树林阴下,一个少女怀里抱着一摞书,脸上带着浅笑,乌黑的眸子 ...

1 调侃民主 2 拷问人权 3 抨击强权 4 抗议恐怖组织孕育者英美政体。整部电影一半以上的时间是讲英国体制弊端,政客互相推诿,派系各争上峰(当然也有好的一面,确实互相制衡,法治社会),重点是人权的考量,80人可能的死伤和一个小姑娘的死孰重孰轻?掌权者选择多数人,而当地政府军指挥从始至终没有权利对自己同胞的生死投票发言。人权人性从不该为多数人的利益去牺牲少数人。这是霸权行为,是法西斯。片中女孩的父亲是反对恐怖组织的,对女儿说他们是疯子。而当父亲抱着被炸弹重创奄奄一息的女孩求助时,是那些疯子拆掉车上的机枪送女孩去医院。最终女孩逝去后不知父亲会支持那些疯子还是讲人权自由的杀女凶手。影片力图控诉正是强权国家对弱国的颠覆入侵,才孕育出愈渐势大的恐怖组织。少有的影片立场,在全球反恐的形势下敢于走得更深,能够拍的更狠,该为导演好评,也该为自由的电影市场自由的话语权好评。

“爸爸,什么是政治?”一个短发的小女孩仰头,问牵着她的父亲。“等你到了我这个位子就知道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mafansila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这个没有答案的问题,我至今都不知道,却也不想知道。

——方晓

树林阴下,一个少女怀里抱着一摞书,脸上带着浅笑,乌黑的眸子似乎包含着万斗星辰,深邃迷人。

“方晓,等等我!”一个气喘吁吁的少女追上来。

“怎么了?”一道清越的嗓音从方晓的唇流淌而出,仍是笑着似乎没有什么能使她悲伤。

“方晓,哎!老师说又要写论文,烦死了!对了,你听说了没有,隔壁班的两个帅哥打起来了,竟然是因为那个校花。要我说,你要是参加,那个校花算什么?我们家方晓是世界上最厉害的人!”树上又传来一道青涩的男音,“就是,我们家小颜子说的最对了!”沈孟学说着从树枝上一跃而下。

阮颜直接拿着书,追了过去,“谁是你家的!沈孟学给我把话说清楚!”沈孟学一脸惊恐,大喊着:“小颜子,你该不会打算谋杀亲夫吧!啊!这可不行,让小颜子你守活寡,可是要遭天谴的!”两人打着闹着,方晓在后边笑着。

阳光暖洋洋的散在林荫小道上,几缕阳光透过枝叶,化作了嬉戏的光斑。午后,林荫道上,美好、安详。微风带着方晓的思绪,渐行渐远,

“啊!”阮颜大叫了一声,方晓连忙跑了上去,沈孟学正扶着阮颜,“怎么了?”方晓蹲下仔细看了看阮颜的脚。“崴了!’阮颜动了动脚,倒斯了一声。沈孟学皱着眉头,“叫你小心点,不听,现在好了吧!”

“还不是你,欠揍!”

方晓捏了捏阮颜的脚裸,“轻一点,疼,疼!”“好像很严重,去医院看看吧!在西市倒是有一家专治跌打损伤的,可以去看看。”

“不是吧,还得坐地铁,太麻烦了!”阮颜皱皱眉。沈孟学弯下腰,“上来!”看阮颜还在疑惑,一把把她拉到了自己的背上。

“你要去那里!快放我下来!”阮颜大嚷着。“方晓,麻烦你帮我们点一下名。”“没问题。”方晓淡笑着看着争执不休的俩个人离开。

直至两人消失在自己的视角,她才看看天,轻呼了一口气,不知怎的,她有一种很不祥的感觉,很压抑。转身走向教学楼。

上课铃声按时响起,进来的是四十多岁的数学老师,戴着一副眼镜,一丝不苟的样子。点名之后,便是漫长枯燥的学术演讲……

方晓更加压抑的时候,是在第二节课上课前。铃声响起来的时候,传出来的却不是上课铃。广播里传来的是一个富有磁性的男声:“亲爱的男孩女孩们,你们的老师出了些事,看来要我给你们上课了!”

话音未落,几声枪响,整齐的脚步声响起,来了十几个手持枪械的男人,站定在窗户和门口,枪口对着里面的学生。

教室内一阵恐慌,方晓一愣,接着大喊:“快到墙角抱头蹲下!”短短几分钟,方晓就稳定了局面。场面安静了下来,只有几声啜泣声。

方晓偷偷拿出了手机。

十多分钟后,一个身穿黑色休闲装的男子走了进来,扫了眼蹲在墙角的学生,倒是有几分诧异。拉出一椅子,优雅的坐上去,“你们的代表呢?我的时间可是有限的!”方晓轻声安慰了啜泣的女孩,然后站了起来,走到了前面。

“我问几个问题就走。”男子不以为意的摆摆手,示意方晓,过来和他一样坐下。

待方晓坐定,黑衣男子拿出了一把手枪,黑黝黝的枪口对着方晓。

“方晓!”人群中,响起许多惊呼。

“看来,你的人品不错!”男子笑着,“那么,”枪口扫过蹲着的人群,最后停在了方晓身上,“方青岩的儿子请你站出来吧!”

方晓一愣,“我们这里没有方青岩的儿子,你找错地方了!”

“是吗?”目光扫向人群,没有一个人吱声。“若没有,那么你只好去死了!”黑黝黝的枪口紧贴在方晓的额头上。

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人群里又是一阵骚动,场面变得很不稳定。从方晓的角度,正好看到那些拿枪的人的手指开始微微弯曲,

方晓闭上眼,回想了那些人的面孔,“你吓到到他们了。也许我正好认识他,你想不想听呢?”

“哦?那你只好期望你的话能够让你活下来了!”

“你的野心真不小。方青岩作为A国的第一执权者,开国元首之一,他的儿子在这里当真没有一点保护?”方晓嗤笑。

男子不怒反笑,“那你以为我就没有什么后手?”

“你以为,齐朔当真会接应你?你以为你当真能全身而退?”

方晓笑了,“作为Q国的第二执权者,左齐,只要你一踏上A国这片土地,就别想逃过别人的眼。”男子站了起来,豹子一样的目光,紧盯着方晓,就像盯着猎物。方晓毫不在意,看着那些持枪的人,“这是惨败而归的利爪部队吧!作为一个军事家,你做得对,善于利用自己的优势,可是你不是一个政治家。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你年轻气少,锋芒毕露,最重要的一点,你露出了你的野心。”

左齐倒是鼓起了掌,“你说的不错,那有如何,只要我拿下A国,他们能奈我何!”

版权声明:本文由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发布于书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反恐题材的批判电影,短篇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