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若许我一世静好

2019-06-17 08:40栏目:书评
TAG:

摘要: 一、温暖的枷锁萧墨又一次出差回到这个城市的时候正是冬天,特属于这里特色的严寒而没有雪的季节。干涸的风冷冷的拂过脸庞,刺得有些微痛,竟奇异地让他感觉到了一瞬间的鲜活,拢了拢围脖,拉着手边的行李箱,低下 ...

     

一、温暖的枷锁萧墨又一次出差回到这个城市的时候正是冬天,特属于这里特色的严寒而没有雪的季节。干涸的风冷冷的拂过脸庞,刺得有些微痛,竟奇异地让他感觉到了一瞬间的鲜活,拢了拢围脖,拉着手边的行李箱,低下头,继续向前。这似乎成了这个城市既定的规矩,默然停留,低头向前,谁也无关与谁,一切的一切,冷暖自知。当然,如果在没有遇见她之前,或许对于这一点,萧墨会贯彻的彻底。而现在,他享受这座城市温暖的枷锁。二、他和她的故事她是萧墨行走在异乡遇到的第几个红颜,到现在他自己也记不清了,只是隐隐记得,她是个平凡而温暖的女子,是他麻木又干涸生命中的唯一一抹光亮。是她一生的珍藏。初遇她时,也是一个严寒而干涸的早晨。那天萧墨正打算离开那座城市。车站的人依旧如常的拥挤,他坐在候车室的椅子上边,平静的注视着人们脸上每一个或悲伤或快乐的表情,为离别,为回归,却不为挽留。在车站不起眼的一角,他发现了她。小脸冻得通红的样子,一只手死死抓着她面前的伟岸男子,似在挽留,表情却是高傲而决绝的。鬼使神差的,萧墨坐到了离她两最近的地方。“真的要离开?”女子温和的声音如愿的传入了他的耳中,有种久违的熟悉感。僵持了很久。“慕慕,你知道的。”平静而沙哑的经过了很长时间才从男子那里传来,似乎是思考了很久,掷地有声,再无更改。终于,女子的手缓缓放开了男子的衣角,静静的望了男子一眼,再无情绪,似乎先前眼中所有的情绪都像是昙花一现般。“那你走吧,不用再回来了。”淡然的声音从女子的唇角溢出,看着男子脸上终于出现的黯然,才又道“我一直觉得,错过我,并不可惜。”鸣笛声响起。男子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转身踏上了远行的列车。那天,萧墨很诡异的退掉了车票,选择了留在那座城市。依旧是千篇一律的生活,依旧是每天公式化客套的微笑,似乎没有一个人预知到过那场死亡的离开一样。平淡而安宁。“萧墨,你托我找的房找到了,得请客呀”同事A笑着打趣到。“请请,必须的”萧墨抬头好笑的看了献宝的同事一眼,“那恩公你看我哪天约你比较好呢?”“择日不如撞日,那今天好了,顺便叫上你的美女房东一起。”同事A笑的一脸暧昧。就这样,一顿饭之后,在他的诧异,和她的平静中,他们成为了房东与房客以及邻居的关系。渐渐的知道了更多关于她的事情。比如她叫池慕,比如她孤身一人在这个城市呆了很久,无亲无故,比如她那段莫名斩断的感情。这些,在旁人的口中变成了一部特于她过去的电影,在他眼中一点点展开,不知道真实与否,但他渐渐悟出了一点,绝对真实的一点,关于她的,那就是,离开谁,她的生活依旧如初。萧墨慢慢的感到有些失望,愿以为她是个温暖的女子,原来也是淡漠如斯,这个城市,果真还是如此。渐渐的,他不再关注她的一切。因为彼此有意无意的忽视,所以一个屋檐下的生活,依然是平静而安宁的。开始的时候,同事没事儿的时候还问问他有没有和她发生点什么,后来也就慢慢释怀了,有些人,有些事,终究是勉强不得的。还戏称他们两厉害,能把两个人的生活过出一个人的感觉觉,可话语间,再无暧昧打趣的意思。渐渐的,他也以为这样就是结束,空闲的时候想想,或许有一天,再无留恋的这样离开也不错,世间的东西有时候不尽如自己想想的美好也是应该的,自己早就习惯了,不是吗?直到后来的有一天。无意间看到她书页里滑落的纸片,满满的都是疼惜。“有些人,我知道自己挽留不住,所以选择放手,就像生活,总是需要继续的,最算走到最后我只有我”,就是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遇见了爱情。或许在别人眼中,会觉得那么的莫名其妙,但是,他自己觉得,或许早在车站,选择留下的那一刻,他就已经病入膏肓了,药食无用,相思无解,只除了她。他想,如果这世界上,总有一个人要让他温柔以待的话,那么必定是她无疑。接下来的日子,同所有热恋时的人一样,他对她展开了火热的攻势,送花,接送,一切的火热,是他自己从前也无法想象的,明明就不再是十七八岁的年纪,他都弄不懂为什么她能唤醒他所有的激情。他渐渐习惯了每晚8点在客厅放上一杯微凉却不过冷的开水,习惯每天把窗帘开成半掩,习惯晚归的时候发一天短信,习惯每天早起的时候多准备一份早餐并且加一个鸡蛋。习惯了池暮所有的习惯。有时候想着想着,他自己就笑了。他想,或许,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吧,虽然还未开始,却已经能品尝到它的甜蜜。有时候,他又觉得很沮丧,因为她对于自己所做的一切,真的好似全无反应。但是渐渐的,他发现池暮虽然没有接受他,还是有了一点点变化,细微的,却还是被他发现了,比如,原来从不回的短信,现在开始有一个字的回应了,比如她也会适当考虑到他的喜好了。虽然这些,看起来进展不大,但他还是觉得很是满足。就这样压抑并快乐的过了半年时间。萧墨接到了一个出差外地的任务,临行的晚上,他同她一起坐在客厅看电视,一部一场沉闷的哑剧。第一次表现的这么沉默,似乎想到什么,他拿出了接下来半年的房租,交到她手中。诧异的看着手中的一叠钱,她愣了愣,把它随意的放到沙发一角,继续看电视。又是一阵沉默,终于,他忍不住了,开了口:“明天我要去出差,不知道多久才能回来,自己在家注意安全。”面红耳赤的说完,自己觉得这句话听起来奇怪,才发现对面的她看他的眼神莹润上了满满的笑意,也是第一次,他丢下一句“明天早上8点,K542”便故作淡定的走回了自己卧室。一直奋力向前的他,这次没敢听答案便落荒而逃。那一晚,他失眠了,期待又担忧。第二天早晨,7点半的时候,他拉着行李出门的时候,看着池暮的房门依旧安静如初,整个房里,一片安静,想上前敲门,却又担心打扰了她休息,因为最近她总是失眠。最终,怕拉杆箱发出的响声吵醒正在睡觉的池慕,他拎着行李,悄悄地离开了房间。早晨7点半的车站居然出奇的冷情,萧墨拉着行李,在站口徘徊不止,来赶早车的人们为了躲避寒风,纷纷钻进了车站。整个车站,只有他,往最显眼的风口处站了又站,代售票处的一个年轻妹子看不过去,拿了一个口罩,塞到他手里,又快速的跑开,留下他一脸诧异的站在风口处,对着悄悄打量他的送口罩的妹子微微一笑,没有犹豫,他还是选择把整张脸暴露在寒风之中,想到池慕来了可以第一时间认出他,所以觉得寒风打在脸上也该死的温暖。然而,时间一点点流逝,车站的乘务员的催促声响起了几次,他还是没有见到她的身影。算了,出差回来还有时间,不急,慢慢来,阿墨这样对自己说道。离登车时间只剩10分钟,他才疾步向站台走去。正准备进入站台,肩上重重的一拍,成功的阻止了他的步伐。“早餐都已经冷了”略带抱怨的女声从他身后响起,萧墨被这声音震惊的不能自以,怎么可能,她居然来了,难道自己还在做梦?直到池慕绕到他的前面,他才反应过来,瞅了一眼她早餐,是前不久他带她去吃的那家的,她到底几点就到了?“你,你,你……”萧墨大脑有瞬间的失语,惊喜的不知如何表达。把冷掉的早餐塞入他手中,在他呆愣中,池暮将他推入了检票处,一直坐到位置上,萧墨还处于呆傻状态,直到手机上熟悉的名字跳动了起来,手忙脚乱的接起电话。“小慕?”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耐心的等待电话那边的回音,良久,才传来轻轻的一句:“你,可以,留下吗?”之后,便在无声音。电话这边,萧墨一瞬的疑惑之后,随即的反应便是立马站来,打算下车。只要她说,只要他能。“先生,先生,您不能再下车了,列车马上发动了!”刚刚上岗的乘务员被他的举动弄的有些无措,列车还有5分钟就要开了,马上最后一位乘客上车,就准备出发了。慌乱中,乘务员想拉住萧墨,让他冷静下来坐好,意外中却拽掉了他的手机,手指不小心碰到了通话中键中的免提,一个轻柔的女声从话筒里传出。“萧墨,你先坐好。”奇异的一幕立马出现在了乘客的眼中,原本挣扎着下车的男子,在这声音的安抚下,安静的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等我。”轻柔的女声结束,电话里便传来了嘟……嘟……的忙音。车门口,一个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娇俏女子,急急的挤进车厢,面罩下的她,对着车中又一次呆傻的萧墨笑颜如花。三、后记在生活里,你或许是一个喜爱流浪的人,或者是一个正在生活却不属于生活的人。但是,这个世界上,总会有那么一个人,值得你甘心画地为牢,为他等待。请你不要因为害怕被禁锢而轻易的放弃,因为,你若能为他画地为牢,他必定也能为你以天涯海角,四处为家。

图片 1

        其实每个人都是一座城,四周都有着坚实的壁垒,城中有繁华,有萧瑟,有着各自的春夏秋冬。

        两年前,在这个陌生的城市,我们第一次相遇,我们没有一见钟情的浪漫,我们没有电视剧中那些巧妙的情节,我们的结合,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其自然,只因互相陪伴。

版权声明:本文由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发布于书评,转载请注明出处:你若许我一世静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