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民生的重大举措之一,阅读立法来了

2019-06-17 08:40栏目:书评
TAG:

摘要: 2015年元旦之际,习近平总书记在新年贺词中指出:“我们要满腔热情做好民生工作,特别是要做好扶贫开发和基本生活保障工作,让农村贫困人口、城市困难群众等所有需要帮助的人们都能生活得到保障、心灵充满温暖。 ...

□ 本报记者 朱琳

2015年元旦之际,习近平总书记在新年贺词中指出:“我们要满腔热情做好民生工作,特别是要做好扶贫开发和基本生活保障工作,让农村贫困人口、城市困难群众等所有需要帮助的人们都能生活得到保障、心灵充满温暖。”民生工作,是对物质生活与精神生活的双重保障——欲求民众幸福安康,不仅要安广厦、实仓廪,更需铸造文化民生,使百姓之心充实而丰盈,精神饱满而恒久。全民阅读,就是文化民生的重大举措之一。

4月23日,一个关于阅读的日子——世界读书日。

9年前,“全民阅读”这一全新的理念在中国悄然诞生。如今9年过去,它不仅已成为我们日常文化生活中的热词,更成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助力器,在中国大地方兴未艾。政府主导,社会参与,让每个人享有平等的阅读条件和机会,共享阅读的快乐,这就是全民阅读。

就在不久前,3月31日,国务院法制办就全民阅读促进条例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社会各界意见。

图片 1

3月20日对外发布的国务院2017年立法工作计划,将全民阅读促进条例列为“力争年内出台的项目”,加强阅读立法。

读者在三联韬奋书店读书 资料图片

而在一个多月前的全国两会上,“全民阅读”连续第四年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表述也从“倡导”变为“大力推动”。

全民阅读的进展令人喜悦

“腹有诗书气自华,最是书香能致远。”全国政协委员、韬奋基金会理事长聂震宁近日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说,近年来,我国的全民阅读数量和质量已有显著提升,但阅读人群不够广、阅读困难群体仍然存在、阅读“碎片化”现象严重等问题,仍然制约着我国全民阅读的发展。将全民阅读以立法的形式加以完善,可以倡导更健康的阅读习惯,使更多人感受阅读的魅力。

1995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每年4月23日确定为“世界读书日”,提出“让世界上每一个角落的每一个人都能读到书”。2006年,原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在借鉴国际经验基础上,提出“全民阅读”,并会同中宣部等11个部门联合发出《关于开展全民阅读活动的倡议书》,此后连续9年大力推动,全民阅读迅速成燎原之势,呈现可喜局面。

立法并非干涉个人行为

一是中共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2011年,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首次在全会决议中写入“开展全民阅读……活动”。2012年11月,党的十八大报告历史性地写入“开展全民阅读活动”。2014年3月,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倡导全民阅读”。此外,中央还多次下发文件,从文化改革、公共文化服务等多角度对全民阅读提出明确要求。

早在2007年3月,在全国政协十届五次会议上,聂震宁作为第一提案人与30位全国政协委员联名提出了《关于开展全民阅读活动的建议》。

二是全民阅读立法工作全面展开。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于2013年3月开始组织起草《全民阅读促进条例》,先后列入国务院2013年、2014年立法计划和中宣部文化立法相关规划,目前正处在征求意见阶段。2015年新年伊始传来好消息,《江苏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促进全民阅读的决定》自1月1日起正式实施,《湖北省关于促进全民阅读的决定》也将自3月1日起实施,《深圳经济特区全民阅读促进条例》指日可待。

2011年10月,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首次将“全民阅读”写入中央决议;党的十八大将其作为一项国家文化战略写入报告;2016年12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正式发布《全民阅读“十三五”时期发展规划》;今年3月1日起施行的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为全民阅读促进条例提供了上位法的依据。

三是国家品牌不断推新。多年来,总局致力于打造全民阅读的国家品牌,创办了“书香中国”全民阅读电视晚会、全国“书香之家”推荐活动、向全国青少年推荐百种优秀图书活动和“大众喜爱的50种图书”评选等优秀品牌,组织实施覆盖全国60多万个行政村的农家书屋工程和城乡阅报栏工程等。

“这些都为开展全民阅读提供了更好的理论依据和法治基础,表明政府对全民阅读越来越重视,也表明已开展10余年的全民阅读活动迈上了一个新台阶。”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文化室主任朱兵指出。

四是地方文化生态得到涵养。全民阅读活动在全国范围遍地生花,多省市已拥有大型品牌读书活动,如“书香江苏”“书香上海”“书香荆楚”“三湘读书月”“天山读书节”“深圳读书月”等。这些活动延续时间长,覆盖人群广,子项目种类繁多,推动了阅读服务各环节发展,提升了公共文化服务能力和质量,极大地涵养了当地的文化生态。典型案例当属2013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全球全民阅读示范城市”称号的深圳市,他们通过持之以恒地推动全民阅读,正在“因阅读而被人尊重”。

朱兵说,自上世纪七十年代以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全世界不断发起、推进阅读促进项目,为我们开展全民阅读提供了国际经验。更重要的是,随着我国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化,如何有效推进我国社会经济文化的全面协调和可持续发展已成为关键问题。建设经济强国、文化强国,实现“两个百年”目标,都离不开国民素质的普遍提高,离不开文化的继承与开创能力的整体提升。而这之中,一个重要的途径和手段就是要下大力气促进全民阅读。

五是大众支持参与度高。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力推全民阅读走进家庭、社区、学校、军营、机关、企业、农村,尤其注重服务农民、外来务工人员、残疾人、留守儿童等重点人群阅读,各类全民活动时间延续覆盖全年,每年吸引8亿多读者参与。例如,2014年开展的“百社千校书香童年”阅读活动,共举办各类读书活动3000多场次,捐赠图书200万册,覆盖全国31个省3800多所学校的360多万名学生。

有人认为阅读是私事,不应用立法干涉,而聂震宁却不这么认为:“并不是以法律干涉公民的个人阅读行为,而只是以法律保障的方式,来为全民阅读创造条件,提供便利。”

经过不懈努力,我们欣喜地看到,微信“朋友圈”中的读书人多了,报刊媒体上倡导全民阅读的声音响了,各种荐书书目看不过来了,众多民间图书馆、绘本馆、阅读推广公益组织成长起来了,自动借书机、流动借书车、流动图书角和24小时书店在各地出现了……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数据显示,我国国民阅读率和阅读量开始持续上升。

4月18日,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发布了第十四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报告。报告显示,2016年我国成年国民各媒介综合阅读率为79.9%,较2015年上升了0.3个百分点。数字化阅读方式(网络在线阅读、手机阅读、电子阅读器阅读等)的接触率为68.2%,较2015年上升了4.2个百分点。

全民阅读的路还很漫长

“我国全民阅读率在纸质出版低迷的状况下,还能保持逐年增加态势,十分不易,说明我国进行了10余年的全民阅读推广活动卓有成效。”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编辑学会会长郝振省说,相信今后随着我国逐步将全民阅读纳入法治化轨道,全民阅读率也会随之不断提高。

我们也必须看到,我国的全民阅读仍处于起步阶段,与当今社会经济发展和建设文化强国的要求还不相适应,全民阅读的软硬件与群众需求还不相适应,这将成为制约国民思想道德素质和科学文化素养的瓶颈。

“全民阅读对于强化文化认同、凝聚国家民心、振奋民族精神,对于提高公民素质、淳化社会风气、建构核心价值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应将全民阅读作为国家战略,建立健全全民阅读长效机制,养成国民的阅读习惯,建设一个书香充盈的社会。”朱兵说。

其中突出的问题,一是阅读公共资源亟须增加。例如,截至2013年,我国共有县以上公共图书馆3112个,人均拥有公共图书馆藏书0.55册,这和国际图联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推荐的人均1.5—2.5册图书馆藏书量、图书馆最佳覆盖半径和服务读者数量等标准相比,存在显著差距。

对此,聂震宁十分赞同,他认为,文化在综合国力竞争中的作用和地位越来越重要,开展全民阅读有利于提高我国的综合国力。同时,文化与经济、政治相互影响,相互交融,开展全民阅读有利于促进社会发展。

二是重点人群阅读亟须保障。我国中西部地区与沿海发达地区、农村与城市的阅读资源和阅读习惯地域性差距较大,兼之全国共有2.9亿进城务工人员、6100余万农村留守儿童、8900万残疾人(其中视障残疾人1200万人),公共阅读设施现有服务能力明显不足。

碎片化浅阅读不“解渴”

三是社会阅读氛围亟须引领。在社会经济转型的过程中,“读书无用论”等错误思潮依旧蔓延,手机阅读、网络阅读等虽便捷普及,但内容良莠不齐,一些书店面临人力、房租的压力而生存艰难,城市阅读生态堪忧。

数据还显示,我国成年国民人均每天手机接触时长为74.4分钟,比2015年的62.21分钟增加了12.19分钟;人均每天微信阅读时长为26分钟,较2015年增加了3.37分钟。人均每天读报时长为13.15分钟,比2015年减少了3.86分钟;人均每天阅读期刊时长为6.61分钟,比2015年减少了2.22分钟。

四是全民阅读体制机制建设亟须加强。全民阅读工作涉及面广,但中央层面还没有建立全民阅读协调机制,无法形成合力,长期、持续深入开展的动力明显不足。相当多的省市,特别是欠发达地区,缺乏财税政策支持,甚至没有全民阅读工作经费,无力开展全民阅读活动。

“阅读的碎片化、快餐化、娱乐化、功利化等已成为当今的一种普遍现象,不少年轻人一有闲暇时间就拿起手机上微博、微信或玩网络游戏,鲜有拿起书本静静阅读的。”聂震宁说,由于互联网信息量巨大,信息之间的传播速度快,使我们的阅读难以深入下去,极易停留在表层状态形成一种“微阅读”“浅阅读”。

全民阅读的未来令人期待

在聂震宁看来,图书不是普通的商品,是承载人类智慧的精神产品。人类的阅读需求是多方面的,不同层次的阅读满足的是人们不同方面的阅读需求。浅阅读不需要过多思考,适合搜索类型的阅读,看过的内容易被遗忘,这也是不少人感到浅阅读不“解渴”的原因。

读书的力量无处不在。习近平总书记率先垂范,将读书视为“一种生活方式”,屡屡强调读书的重要,“读书可以让人保持思想活力,让人得到智慧启发,让人滋养浩然之气”。总书记的澳门大学之行,更是以典籍为礼赠予横琴岛的师生,其中寄托了他鼓励大家传承发扬中华文化基因更多的情怀。我们殷切期盼党和国家领导人参与全国重大全民阅读活动,成为我国全民阅读的形象代言人,引领全民阅读。中央领导由读书所蕴蓄的人格魅力和知识魅力,必将极大地激发青少年对于阅读的热情,并成为他们为中华崛起而读书的动力。

“但深阅读不同,它满足的是人们提升自身能力和素养的需求,尤其是真正有价值的图书,必须深阅读才能获益。”聂震宁接着说,真正的阅读需要读者持续专注在书页上,通过阅读内容进行思考。

全民阅读是一项百年树人的基础工程,需要建立长久而稳定的体制机制保障。据此,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呼吁:

“但是现在很多人即使有时间,看的也多是幽默搞笑的短文、言情小说、娱乐报道等,真正读的不是学术知识、思想争鸣。”中国社科院法学所副所长莫纪宏指出。

版权声明:本文由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发布于书评,转载请注明出处:文化民生的重大举措之一,阅读立法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