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儿媳妇的爱

2019-11-24 16:45栏目:书评
TAG:

店员向她指一条蕾丝裙,眉飞色舞的说,这是今年最流行的款式呢。

儿媳妇的爱 1 儿媳妇还没有走入他家的门,她就把话说清,她已经与别人同住,没有拿结婚证,可是有俩个女儿,如果你们接受我走入你家里,必须接受我女儿,要不就不必拿结婚证,我可以随时走人。 他儿子谈了好几个女朋友,每次与别人同住后,虽然肚子怀着孩子,然而女孩子还是把孩子打掉走人。 不能就这样把日子过下去,必须得想方设法把婚结,于是答应这条件,接受俩个女孩子。 然而她前男朋友不同意,不仅他与前妻子已经离婚,而且只有一个男孩子,也想留过女孩子在身边,家里有一男一女也舒心。 她只好如此,可与这男子结婚后,她每天就想着那个女孩子,饭也吃不香,觉也睡不好,总好像听小孩子的哭泣声。 于是,她告诉家里人,她必须得出去看看那个孩子,要不把那个接来住些日子。 那家人应允,可是前男人不同意,我自己的孩子我自己来养着,用不着你们瞎操心。 没有法子,她每天伤心,还是想着那个男人,那日子虽然过得有点穷,可那男人对自己是真心。 那时她们同在一个工厂里相遇,并同住一起,男子每天买着最好吃的食品,让着她吃,上班后还回家照顾孩子。说话细声细气,从来没有大吼一声。 然而,现在嫁给这个男人,不但长得彪大肉肥,而且说话骂骂咧咧的,如果自己想孩子发着脾气,那男子还一个耳光打在身上,说她是吃着碗里霸着窝里。还以为自己二十四个了不起。 就这样她越来越想那个男子,那男子长得高大英俊,怀上孩子很少让她做事情,要不是俩个孩子都要吃着奶粉,在外租着房子日子实在难易过下去,她才不回娘家里,娘家父母亲逼着她嫁给这男人。 而这家的人都认为儿媳的过错,家里养着她的私生女儿,还想着那个男人,还想着那个女儿,心不在这里。家里人都对她挺好的,想吃什么让着她吃,买好衣服与她穿,婆婆、公公难理解,怎么还与自己的儿子吵嘴? 没有多久怀上了孩子,肚子越来越大,也没有尽力再去想那个女儿的,这男人的心情也好过许多。 这男人经常把她带着玩,让她过着开心的日子,她也渐渐地忘记了那男人。 2 孩子九个多月后,自然生下了一个胖男孩子,这家人高兴得很,这儿媳妇成了她们家的福星,总算后继有人。 孩子越长越大,每个月的奶粉钱也越来越多,男子挣钱少着,家里的钱不够花,于是家里又经常吵嘴。 这男孩又不耐烦,说那个女孩子的不是,家里为何要多养一个女孩子。可这女孩子挺机灵,喊着这男子爸爸,听到这喊声,男子也收住自己所说过的话,很少再提这样的话题。 孩子越养越大,俩个孩子的开支也越来越大,没有法子,女人要出门打工把钱挣,养着这俩个孩子。 初出家门,每天想着俩个孩子,可时间一长,于孩子们联系就越来越少,而且还不想回到家里与孩子们相聚。 外面的世界正是精彩,多年没有见面的前男子突然出现在她面前,看着瘦弱的女儿喊着妈妈亲热声,她一下丢失了魂,想着男子越来越英俊,一下投入那男子的怀抱里。 从此以后又与那男子走到一起,所挣的钱为了那个女孩子,以弥补愧疚之意。可没有想到自己另俩个孩子生活也过着苦日子,要奶奶带着,还要做着家事,奶奶有高血压病,反应问题迟滞,眼前的幸福感觉让她忘记了这些,她的感觉就是与这男子过得很幸福的。 虽然秘密在一起,可纸还是包不住火,他老公知道此事,要她回到家里,不要她再出家门,可是那个男子打电话到她手机里,她一听到这电话又好像掉魂。想着那男子与女儿,就想着离开这家。 然而家里人把手机拿了去,她连电话也难以与那男子沟通下去,她忧虑起来,渐渐变成呆子。 有时无端的发着脾气,把家里东西摔得乱七八糟,有时把家里东西打碎,然而走出家里哈哈大笑。 村子里都说这女子已经成了神经病,必须送到神经病医院去。没有法子那个男子只好把她送入神经病医院里。 而后来家里人又要求把这女子结扎,结扎后女子神经病化得更勤,家里人没有法子,把她送入精神病医院里住着,一个月又得花好几千元。 除了小孩子,家里其他人都忙碌着把钱挣,为这儿媳把病治,不久精神病的医生还真神奇,把她的病还治好了,她又成正常人。 可是必须得将就这女子,要不精神病就又发作,可总将就着过日子这怎么可能呢? 那个女子又要出门把工打,可这男子怎么也不同意,她的精神病又犯了,又得花费好几千元钱治疗。 这家越来越贫穷,家里的日子越来越难过,每天家里都吵架,屋子里家俱打得乱七八糟,家里难容人。 这男子只好带着女子一起出门把工打,每天俩个一起工作,然而,这儿媳妇就是爱把路走错,而且独自出门也很难回家,她又与那个男子走到一起。 没有法子,他又得把她关在家里,不让她出门,她的精神病再次发。又把她往精神病医院里送去。 3 这男子心灰意冷,不想再管她,由她往外奔去,独自一人打工去。 俩个孩子已经在本地上学,她见着男孩子就用棍子打,见着女孩子就不让她上学。 后来,她不要男孩子在身边,总是用手抓着女孩子手,乘家里人不在家,拿着家里的积蓄,出了远门,去找那个前男子。 那山路弯曲,偏远小村之处,连灯光还没有之地,他找到了他。可那男子已经与前妻复婚,并且那个女子还把她一顿毒打。她哭哭啼啼地喊着那个男子,怎么这么狠心不等她的到来。 男子没有法,把她送给另一个单身汉,她再次发疯,单身汉怕她,把她关在猪圈里,然而打着110报警。这孩子的亲爸把女儿送给一个没有孩子的家庭。 公安干警一查,就找她的老公,老公急忙来到,把她领回了家,而且还找到那个女孩子,也把那个女孩子领回家。 她每天就疯傻,在家里走来走去,不与人说话。可再很少打掉家里东西。有时精神正常,想着拿着线给她婆婆打鞋子穿。 而她的俩个孩子见着就怕,女儿不敢见她,男孩子一听就骂她是神经妈。就这样她再次得了精神病。 村子里人都没有与她说话,她就在家里走进走出,什么事情也不做,每天望着树叶飘动,两眼发愣。 孩子们都怕她,也不想见着她,老公每天出着远门打工把钱挣,婆婆每天忙碌着照顾着她的孩子。她就像个木头似的一站就是一天,或者一座就是一天,过着全身麻木的日子。 有时她独自一人走到娘家里,不愿意再回家里,后来她娘家的父亲得到癌症病死,母亲重新嫁了人,她又到处找她的母亲。可母亲怕见着她的人,总是老远躲避着她让她在街道上穿行。 这家人也难管她,让她在街道上穿行,她就每天在外走来走去。在陌生的地方没有人知道她是谁家的儿媳妇的。 结果她还思念自己在家里俩个孩子,望着俩个孩子傻笑,又在家里走来走去,望着树叶发傻。等到放学之时间,她望着孩子上学的路看到孩子们安全到家,而俩个孩子看到她就躲避急急回家做作业,她只有在远处站着看孩子们傻笑。

工厂没有假期,每天十二小时的工作量。她数着日子,算着日子,什么时候才长成大人的模样,什么时候才不用这么辛苦。她望着镜子里那一张稚气的婴儿肥的脸,这样想着。

他说,那你从明天开始别上班了,在家养胎,我养你。

他的头低着,声音也低着。

她听到却哭了,缩进他的怀里。结实的胸膛很温暖。

夏天的时候,他们晚上去逛夜市,他指着一家服装店说,媳妇儿,给你买条裙子啊。

哪天一定要对他说出这个字,嘻嘻,不知道他听到会有什么反应,会不会说她肉麻。她这样想着,狡黠一笑。等不了太久,晚上的时候又拨了他的电话,语音提示,您所拨打的用户无法接通。

健康又力气

老公,我爱你。

她说,在过两个月肚子大些再说吧。现在你养我,我养孩子。以后你养我们俩。

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 ,春天里迎来谁的采摘?这段青色的年华。与她无关,青春?她不过是一头劳累的小牛,在晦暗的生存着。

结婚就这样顺其自然,大红色的新衣服,几桌酒席,还有门口的鞭炮声。

老公老公我爱你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电话响了,她揉揉惺忪的眼睛拿起话筒。

家里人走开的时候,他坐到她旁边,说,你真好看,真白。

她感觉像是有千万朵的花儿在她体内盛开,芬芳的,甜滋滋的。

他还是把她牵了进去,带些孩子气的倔强,我就是要给你买。

摘要: 她生长在农村,然后和很多农村女孩子一样初中刚毕业就出去打工。踏上汽车,陌生的城市。她来到这座城奉献的第一份东西就是那一塑料带的呕吐物,一路上的晕车让她憋的难受。车,她再也不想坐了。可是那不坐以后又怎么 ...

她抱歉的摇了摇头,指着一条碎花的棉布裙子说,我拿这条吧。 58块钱的价格,还是让她心疼着,都相当于几天的菜钱了。

挂掉电话之后她打开DVD,里面放着她喜欢的歌。

这都是实话。他憨厚的挠挠头。

他又在赶夜班了吧,真辛苦。

她想,倘若如此那宁可不要。每天干活累得像头牛,哪有那力气去把谁爱个死去活来。

嗯,大猪要吃得饱睡得好才能生出一头健康的小胖猪。他在电话里逗她。

我们不分离

他在昏暗的路灯下露出洁白的牙齿,笑着说,钱花你身上值得。

空闲的时候她也会和其他女孩子去逛逛街,看那些可爱的发饰,地摊上新鲜的牛仔裤。她们的年龄和她相仿,都是来自农村,都有张不谙世事的脸,笑起来很天真。

你怎么也学会油嘴滑舌了。她嗔怪的样子。

她固执的,没哭没闹,收拾了几件衣服就走了。

他说还好,只是挂念你。

老公老公我爱你

后来,她十八岁的时候家里给他相上了一个男人,黝黑健实的胳膊,眉目刚毅。他在建筑工地上同样干着牛的活,没文化,有憨厚的品格。

阿弥陀佛保佑你

她不知道她是怎么到达的那座城市,一路的恍惚与眩晕。家里的父母哭着喊着不让她去,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女人不安全。

版权声明:本文由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发布于书评,转载请注明出处:短篇小说,儿媳妇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