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归何方,周瑜是个女生

2019-11-24 16:45栏目:书评
TAG:

摘要: 下着淅沥细雨的北方小镇,你我环腰而立,你说你是一只妖。你说:你不能位列仙班,却又不甘坠入地狱,于是游离于三界之外成了一只妖。一 相识人生是一条蜿蜒流淌的河,从源头的激情到慢慢的流淌,经过很多曲折,沿 ...

第八幕

下着淅沥细雨的北方小镇,你我环腰而立,你说你是一只妖。你说:你不能位列仙班,却又不甘坠入地狱,于是游离于三界之外成了一只妖。

周瑜一大早就醒了,她还挺奇怪,平时睡的都很死,为啥今天早早的就醒了,好吧,反正醒过来了,就起床跑跑步去,穿好衣服戴好耳机打开手机,哎,有条王铁歌的未读信息,大晚上的发信息,嘻嘻,他是想我了吧?想想王铁歌那张整天严肃的脸,周瑜就止不住的想笑,假正经,哼,晚上收拾他去。

一 相识

她打开信息,不经意的扫了一眼,然后就想把手机放起来,恩?她又拿起来手机,又看了一眼,然后慢慢坐下来,又看了一眼,然后就不动了,就这样一直呆呆着看着手机,慢慢的眼泪哗哗的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人生是一条蜿蜒流淌的河,从源头的激情到慢慢的流淌,经过很多曲折,沿途的风景会在平静的水流中留下一个倩影,认识你是河流中的一抹绿色,这一抹绿色只是一个倒影,在这倒影中,你的样子是那么的清晰,又那么的模糊,你可知那一刻我的河水在你身边不愿流淌,她,苏小瑶,一个柔媚而不失恬静的女孩,和她相识是在聊天的群里,每天晚上她都会在线,群里的话题,总有她说不完的话,言辞很犀利,总会将观点相悖者驳的哑口无言。

“他不理我了,他不要我了,他是不是有其他人了,为什么这样对我,不对!他一定是在和我开玩笑,他平时就是喜欢开玩笑,总是开些不合时宜的玩笑,一定都不好笑的玩笑,有意思么这样!哪有人这儿开玩笑的!”

他,这个群的群主,一个平凡而自以为有诗情画意的人,他挑起话题,引起争论便会沉默,有点事不关己高高挂的意思,他喜欢看苏小瑶驳到对方的言语,观点准确实例鲜明,在他心中她是一个才女,一个有神秘感的才女,他喜欢苏小瑶毫无掩饰的直率,那是一种不加修饰的天真,有时候看着苏小瑶的言语,他会想象苏小瑶的样子,想象她应该是一个美丽而不乏才气的女子,即有北方女子的豪爽,也有南方丽人的轻柔,性格应该颇有女侠风范,想象着她手拿一把白玉剑,冲杀在山贼草寇之间,剑剑生花,裙装飘飘,他会痴痴发笑,谈不上喜欢,只能说是关注,

周瑜愤愤的想,但是她突然有所明悟了。

聊天对他对她都是一种时间的打发,一种消遣,从苏小瑶在线的频率来看,她应该是一个宅女,苏小瑶自己也承认,她喜欢宅在家里,喜欢网购,只要能不出门就不愿出去,他说:苏小瑶你知道吗?和你聊天的时候我会想象你的样子,你是美若天仙呢,还是貌如周星驰电影的如花姑娘,她会幽默的说:以前是仙女,可惜犯了天条被罚人间,在飘飘落地的时候,结果脸先着地了,

“或许他有什么话想告诉我但是不好直接说出来?我们现在都是无话不谈的,有什么他会隐瞒我不说呢?或许他有什么苦衷?”

他是会打出呵呵两个字,证明他在被她的幽默感染,他说:脸先着地不要紧,起码身材还在,她会发来一个生气的表情,说道:你们男人怎么都这么庸俗,难道只有美女才上网聊天吗?是不是希望天下都是美女,他笑着说:如果天下都是美女的话,那审美观点就改变了,那时候会翻过来,丑女成美女,美女成丑女,她问为什么?他说:物以稀为贵啊,她会发一个掩口而笑的表情,有时候,他们也会起争执,最严重的一次是因为吵架,苏小瑶愤然立群,他是群主,看到她退群,心中感到无限落寞,是无限不是一丝,有点患得患失的意味,后来她像一个离家的孩子转了几圈又重新加了群, 看到她回来,他的心情变得很愉悦, 可见她已经在他心中荡起了一圈涟漪。他早以结婚,孩子也三个月了,他问她有对象了吗?她会笑着说:长得太丑,没人要,他说:不会吧,你的学识这么丰富,肯定有很多男把追你,要不我给你介绍一个,她回复道:不用介绍了,你就不错,我看咱俩最合适不过了,虽是一句玩笑话,但这句话,在他心中却是温情的荡漾了一把,群里的网友不失时机的说:人家都是当爸爸的人了,你啊,就别惦记了,这句话像一盆水把他浇醒,是啊,自己的孩子刚刚出生,怎么能动心啊,她发出一个惋惜的表情道:唉,好男人难道都被抢光了,群里的朋友们都一个劲的表态自己就是好男人,此时她会沉默或者干脆离线,他能感觉到她很孤独。

“那会是什么苦衷?”

日子像水一样流淌,每个人都在自己的圈子里忙碌着,网络在他眼里是一种消遣的方式,他只是喜欢,喜欢用这种方式来打发时间。一天群里的一位朋友兴奋的说:终于把群里的才女约出来了,一块出去坐坐,他对她很好奇,就欣然前往,他提前在酒吧等着他们,她来了,一进门他就感觉到了她,她比他想象的要漂亮,清新的发型,圆润的脸庞,明亮的眼睛,配着一件浅黄的的外套,有点脱俗的味道,他站起身礼貌的走过去,没猜错的话你就是北极星,她微笑的先说道,没说错的话你就是苏小瑶,三人坐下,慢慢的畅聊,像在群里聊天一样,她的话语还是那么的犀利,对每件事的看法总有不同的论点,她的观点又总是会让你认为是正确的,叙述的时候,她的脸上会显出灿烂的微笑,像是风中的柳絮,轻柔而含蓄,他喜欢看她的微笑,一对酒窝的浮现使她更是显的娇媚,他认为爱笑的女孩就是最漂亮的女孩,他坐在旁边听他们海聊,偶尔插几句,朋友去了洗手间,他和她聊天,她说她害怕孤独,害怕无声的夜,他说:他能感觉到,要么不会凌晨一两点还在线,她笑着说道:你还挺注意我啊,通过语言他感觉她是一个谜,一个让人在雾里找不到方向的迷,也许正是因为这种神秘感才让他更加想接触她,想去了解她。她懂得很多,起码比他要多,从生活中的点滴到国外的明星,再转到悠久的历史,再到人生的理想,他感觉同她聊天就像是在上一堂课,他用欣赏加仰慕的眼神看着她,心中会想:苏小瑶,你不会只是一个宅女这么简单吧!因为心中的偶像,她和他的朋友产生了分歧,裁判的角色自然落在了他的身上,他说你们的偶像我都喜欢,她说:不行,你喜欢谁的偶像,要做出抉择,他微笑的站在了她这边,朋友玩笑的说他重色轻友,他看了看苏小瑶,又看了看朋友,委屈的说道:我喜欢说假话,但有时也说真话,这次是真话还是假话自己也分不清了,结果引来苏小瑶和朋友的拳头,三人聊得很融洽,有点相见恨晚的意思,她说:北极星,你知道吗?你不如空间的照片帅,他微笑的道:面目只要不危害社会就行,不过苏小瑶,你倒是比我想象的要漂亮。

当初那个隐隐不安的想法终于占据了她的脑海。

她高兴的问;那你想象的我是什么样子?他微笑的说:想象你像仙女一样,没想到真人比仙女还漂亮。她听后笑了起来,笑的很甜美,本姑娘的长相没让你失望吧,没有,不但没有失望,还让人惊艳,他迎合着说道,三人分手后,又各自回到了自己的轨迹。

“是因为他是有妇之夫,他这样做是不愿意丢弃他的结发妻子”

时针在慢慢的转动,他和她都过着自己的生活,没有网络的话,他们会是两条平行线,永远不会交织,他在群里好久没见她发言了,见不到她,竟感到一种失落,这种失落也使他失去了上网的冲动,一天,信息闪烁她要退群,他点了确定,然后将她的qq加为好友,加为好友后,他们也很少私聊,他给她留了一次言,问她怎么退群了?她回复的很简单,过几天还会进去的,没说原因,日子一天天流动,两个多月过去了,他偶尔会想起她,一个聪慧秀气的女孩。

想到这里,周瑜不由自主的感觉颓唐,这是一个她从来没有认真想过也试图避免去想的一个问题,她爱上的是一个有妇之夫。

一天脑海中又浮现出了她的影子,虽说是网友,但好久没联系了,他登上qq想给她留言,巧合的是她刚刚浏览了自己的空间,他想她应该是在隐身,就像她打招呼,她确实在,他说:正想你,你刚好进了我的空间,她调皮的说:怎么?你想我,他脸红的回复:是想,想你了,是那种朋友的想念,他问她最近怎么样?她说:一般,心情不大好,他关切的问:怎么了?她说:心烦,想出去散散心,他说:散心也是一种放松的方式,可以在城市里的公园里或郊区散散步,放松一下,风景无处不在的,她说:想去远点的陌生的地方,在山东境内就行,他赞成的说道:在一个地方长期生活,就会乏味,去吧,可是去哪呢?她说:地方想好了,离这有三百多公里的一个山区,他说:有山有水的地方不错,路上小心点,到了外地要注意衣食住行,她说:放心,一个女子照样闯天下,他说:怎么你自己去?她说:是啊,我想过一个不一样的生日,他疑惑的说:你生日,她说:是啊,明天,那先祝你生日快乐吧,她说:谢谢,两人就这样闲聊着,他说:你最好找一个人陪着,一个女孩子出去要是有点事怎么办?她叹息的说:也想找个朋友一块去,不是没时间,就是嫌远,接着反问:你说应该找个什么样的人来陪呢?他玩笑的说:我感觉我就很合适,她说:好啊,你真的陪我去吗?玩笑的话语在她面前不是玩笑,其实他内心也希望能多接触她,于是就爽快的答应了,然后相互留了电话,在时间上他现在是自由的,或者说在人身行动上现在是没有约束的,老婆孩子都在老家。

这一天周瑜都过得浑浑噩噩的,她想过要给王铁歌打电话,来问清楚到底什么意思,但是她也明确知道这个问题她是知道答案的,不仅仅是知道答案,而且她也清楚王铁歌这样做的真正想法,他是想要回归,但又何尝不是想保护她,对于周瑜来讲,毕竟他年龄太大了,而且虽然两人投缘,但是现实是他俩相见的太晚了,一个晚字,已经可以毁掉了所有的美好,所有的憧憬,或许这段感情唯一留给他俩的就仅仅只是这段美好的回忆。

二 路途

但是周瑜不死心,到了晚上,她实在忍不住了,她来找王铁歌。

约好了时间,按照计划早八点搭她朋友的车去那陌生城市的市区,然后再坐车去那还算知名的景点,晚上他基本没睡,是兴奋,还是激动,自己也搞不清,和她相约,竟有一股恋爱的冲动,他庆幸妻子此时不在家,他用只是和朋友出去散心的理由来安慰自己,这样他感觉对的住妻子,早上他六点就起床了,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开车去了她附近的一条路上等她,她住哪个小区他不知道,只是按约定的地方等,他给她打电话说自己到了,她还在朦胧之中,她说你这个猪,这么早就来,他说要不你再睡会,她说:得了吧,昨晚上一晚没睡,今早上刚有点睡意就被你赶跑了。

王铁歌不在家,她想了想,就坐在王铁歌家门口的台阶上,拿起手机给王铁歌打电话:

他在路上等着她,等人是最让他心烦的事情,尤其是妻子在出门前的麻烦事,关水,关电,有时候走到半路,妻子会思索的问道:水我关了没有,然后再半路返回,为此他同妻子吵过很多架 ,现在等她竟没有心烦,反而多了一些期盼,想到妻子他感到有些歉意,自己的妻子在家带孩子,他却陪她出去散心,想到这些,他有些后悔,后悔自己的轻易许诺,

”你好,你所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请稍后再拨“。

正想着,她来了,四月的天气,还有 冷的影子,她穿着一件黑色的羽绒服,在街上四处张望着,他给他打电话,她走了过来,他温和的笑着,她问:你笑什么?他说:你戴上眼镜还真有点知识分子的味道,她说:什么啊,以前戴隐形,昨晚没睡好,眼睛很干,就戴上眼睛了,走吧,他们要先开车去她朋友那里,然后搭车。七点正是交通的高峰期,路上有点堵,前面的车慢慢悠悠的挡在他们的前面,他只好尾随,她说:碰到这样的车,她会狂按喇叭,直到让路为止,他笑,她问笑什么?他说:在没有急事的情况下,可以慢慢的享受路上的风景,听听音乐,在路上得到片刻的安静,这样的过程也是一种享受,她假装气恼的说道:你这人真矫情,两人有说有笑的到了她朋友那,她的朋友是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是一家投资咨询公司的老总,长得有点瘦小,不过人很和善,以在路边等候,一上车她先发话,一晚上没睡好,先睡会,说完她便依靠在后座上进入睡眠状态,他和她的朋友聊天,说实话,他对她的这位朋友的经商理念有所不屑,一开口,一讲话就是商机,就是投资,在他的眼里商机无处不在,他的理念哪怕是恶意炒作,只要挣来钱就行,凤姐,芙蓉姐姐在他眼里都是成功的案例,谈不上厌烦,他心里明白越是这样满嘴商机的人,越是找不到投资的点。他只是听着,出于礼貌偶尔的应和几句,对此人他没有要成为朋友的欲望,也就丧失了讨论的兴趣,就像买菜一样,越想买某种菜品了,才会越贬低菜品,才会讨价还价,越是不想要,才会说:这菜真好,一看就新鲜,哪怕是放了几天的黄瓜。他附和着他的说法,反驳他反而弄的苏小瑶没面子,他明白越是有势力的人,往往越是低调含蓄,越是开口闭口谈商机谈投资的人,越是空洞。

周瑜怒,她不说话,就是听着。

不过也挺感激他的,人家毕竟开着四个多小时的车,把他们捎到市区,在行驶的路上,妻子打来一个电话,问他在哪?他说和朋友去外地办点事,最多两天就回来,正开着车呢?妻子一听他在开着车,就说:路上慢点,注意安全,他为他撒谎的理由没有被识破而感到喜悦,这份喜悦正是利用了妻子对他的信任。

”你好,您所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请稍后再拨“。

到了市区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他们还要坐两个小时的汽车才能到那所谓的景点,她说:累吗?和我出来后悔吗?他笑道:不累,不后悔,出来欣赏其他城市的生活状态,也不错,跳出自己的圈子,做一回神仙俯瞰一下这个陌生的地方,没人认识我,我也不会认识其他人,自由自在的多好。她说:谢谢你,谢谢你陪我来这么远的地方,他笑道:言辞犀利从不败北的女侠也会说声谢谢,真是感动啊,他说:对了,今天还是你的生日,祝你生日快乐,她笑着说:谢谢,谢谢,真是感动的要死了。

周瑜大怒,她叫着:

到了景点已经是下午四点了,都感觉到了疲倦,在车上两人说笑着,他问她喜欢什么花?她说喜欢牡丹,雍容而娇艳,华贵而芳香,她问他:你喜欢什么花?他认真的说:每朵花都有每朵花的特点,不同的季节有不同的花种,我不会单单局限在一个花种上,正如三四份月是桃花梨花的季节,那我就喜欢梨花桃花,水池里盛开荷花的时候,就喜欢荷花,冬天就喜欢梅花,郊区红的黄的野花也会给人带来一种喜悦。她笑着说:你这人真花心,他也笑着说:不花心啊,我和我对象在一起已经九年了,光是恋爱就五年,她笑道:你不花心,怎么会陪我出来散心?还瞒着你老婆,对这个问题,他无法回答,也不敢回答,是啊,你说自己不花心,怎么会瞒着老婆陪别的女孩出来游山玩水,说出去谁会相信。他只是笑,希望能用笑来抚平心中的挣扎。

“王铁歌,你这个混蛋,装什么装,我又不是听不出你的声音,那有男声的拨打电话忙音,你当我是白痴嘛,而且忙音里还是不同的你和您,你忽悠人能不能专业点!“

简单的吃了点饭,爬山是不可能了,在这个小县城中转悠一下吧,两人走在路上,疲倦使他们失去了谈笑的力量,她说:真想找个地方躺一会,他说:找个地方住下吧,其实他一直在想住宿这个问题,住一间吧,不方便,两间吧,花费又不值的,两人来到一家宾馆,像电影的情节,只剩下两个房间,她开始没有说话,听从他的安排,她看出了他的犹豫,说道:订一间吧,两张床,进了房间,她洗澡,他回避,在大厅他给妻子打电话,妻子问他在哪?他说道:还在外地呢,妻子说:在外面不要瞎逛,少喝酒,他说:放心吧,孩子乖嘛?孩子挺乖的,我郑重的告诉你,你要是在外面生事我饶不了你,他说:放心吧,老婆,便挂了电话,他长舒了一口气,明天只要回家就可以了,就会掩盖过去,很少撒谎的他有点欲盖弥彰。

那边传过来两声嘿嘿。

时间差不多了,她应该洗完澡了,他敲了敲门,她让他稍等,她围着浴巾给他开了门,让他闭眼,他闭上眼睛,她说很累,便倒床而睡,他简单的冲了一下,躺在床上看电视,她说:你能把电视关掉吗?或者静音,他说:那怎么看?要不咱们再聊会天?她说:坐了一天车,你不累吗?快休息吧!

王铁歌在电话那头汗颜,这小丫头平时不是挺大大咧咧的么,什么时候变这么机灵了。

三 相恋

他清清嗓子,假装镇定的说:”那个,那个,怎么了?“

北方县城的夜晚,马路上时不时传来卡车的声音,深夜无眠的他独立窗前,黄晕的灯光照射着路面,散发着一种孤独的气息,天空很黑很暗没有月亮,因为黑更显出天空的苍穹,他是一个喜欢伤感的人,总会抒发一些感慨,他不明白怎么会来到这里,是心灵的空虚,还是想寻找一段别样的恋情,想到瞒着妻子同别的女孩出来游玩,他的心里会升起一层愧疚感,其实也没什么?只是和朋友出来玩,他自我安慰的想着,看着床上熟睡的她,他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在干什么?他心里喜欢她,也能感觉出她对他有好感,可喜欢并不意味着占有。

”说,你为什么给我写那个信息?!“

第二天,天灰蒙蒙的阴沉着,没有阳光,是爬山的好时段,两人来到山下,被山的气势所征服,只见山脉自东向西,连绵起伏,从下望去,峰峦耸立,两人从山底慢慢的爬起,此山海拔一千多米,是山东的第二座高山,景色秀美,风景秀丽,从入口的山门到远处的山间,分距离的放置着一台台音响,反复的唱着彭丽媛的沂蒙山小调,小调在山间回荡,青山那个绿水,多好看,风吹那个草甸显牛羊,两人在林间的青石路上踏歌而行,她随音附和,唱的很甜美,他愉悦的听着她的歌声,她的曲调像清泉一样慢慢流入他的心田。两人有说有笑到气喘吁吁,实在走不到了,便停下休息,他说:风景无处不在,身边的青松花草就很漂亮,你看这路边的花儿,树下的松球,潺潺的流水,这就是一种舒心的享受,她笑道:得了吧你,爬不动了吧,他不服,牵起她的手便往上跑去,跑了几步,就上气不接下气,两人便在一张木椅上坐了下来,她依偎他身上,这也是一种依靠,一种身心的相依相偎,起码他这样认为,慢慢的他把她拥入怀抱,他轻轻的搂着她,她静静地依偎在他的怀里,四目的相触是一种沉默,一种安静的沉默,这种沉默是一种心灵的寂静,这种沉默是一种无法展露的情感流波。

”好,你也不用说了,我知道你是因为什么!”, 周瑜也不等王铁歌说完,顾自在那里说着,“我变成小三了对不对,你想照顾家庭孩子对不对,你舍不得你的老婆对不对,你觉得不能再耽误我了对不对?”

他和她起身而立,慢慢上山上走去,此时他们手牵手,先前的尴尬一扫而光,显得有些亲昵,手牵手爬山这是一种力量的支持,他这样想着,看到好看的风景他会给她拍照,她不看他的镜头,只是微笑,两人慢慢的蹒跚向前,他和她的心中都荡起层层的涟漪。

她一连珠炮的质问把王铁歌问的哑口无言,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冲着她微笑,她看着他也笑,她问他你怎么总是笑,他说:因为有你在我身边,她说:拉倒吧,让你老婆知道,还不剁了你,是啊,要是真让妻子知道,以他妻子的脾气还不真剁了他,他无语,她看出了他内心的挣扎,她笑道:给你朗诵一首诗吧!我在高山上,建了一座房子,让它来安慰我孤寂的心,我日出而起,日落而睡,享受这宁静的生活,早上,我的身影会随着阳光变长,晚上,我的身影会在黑暗中躲藏,白天的云卷云舒,让我的心灵自由飘荡,晚上,空中的群星让我变成另一个摸样!我不知道我的心在何方?,他静静地听她的朗诵,从诗中能听出一份渴望自由而不愿孤独的心声,像一株空谷中的幽兰,散发着芳香,又希望有人来欣赏。他笑道:我也给你朗诵一首诗吧!找一个地方,一个春暖花开的地方,悄悄的坐下,不要打扰,不要打扰,这春的情怀,看,那花儿在静静绽放,看,那绿叶在慢慢成长,远离尘世的喧嚣,让思绪随流水流淌,看那远处的孤鸿也在寻找自己的方向,。他轻声的读,她也静静地听,不觉中便到了情人谷,情人谷的一个树上,挂满了情人锁,她说:两情若在长久时,又其在朝朝暮暮,一把锁能锁住多少情缘?他无语,他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回应她,一把爱情锁,是爱情的童话,是渴望天长地久的象征,这童话是美丽的,也是容易破碎的,潺潺的流水由上而下,静静地聆听你会听到流水的歌唱,那是一种爱情的语言,一对年轻人,正在把锁往往树上挂,女的说:挂高点,男的说:这样正好,这东西又没人偷,女的说:让你挂高点就挂高点,怎么这么多废话,男的付诺道:好,好,挂高点,看着这对情侣,他想到自己的妻子,忆起和妻子一块爬山的景象,她看出了他的回忆,微笑的道:看见人家挂锁想老婆了吧?他嘴硬的说道:没有。

周瑜又接着说:“ 我就做你小三了,好不好,你不要和我分手,我知道你的,你就是外面坚硬内心柔软,人家和你说几句话,掏几下心窝子你就受不了了,你就不要我了,我知道你很爱我的,对不对,你知不知道我真的很爱你的,你知道么”。

两人继续前行,她累的喘不动气,他说:我背你吧!她笑着说:不用,我们是来看风景,又不非要到山顶,你不是说风景无处不在吗。

王铁歌不说话,紧着眉头,听到最后一句的时候,抬眼注视着周瑜,想要说什么的样子,但又什么也没有说。

他们在一个神龟探海的地方坐了下来,她依偎在他的怀里,幽静的山谷,高耸的绿树,悠闲的鸟儿,清新的空气,他们此刻融为山的一体,他静静地注视着她,是喜欢,是喜悦,是冲动,一种难以明说的情怀,他底下头四目相触,他看到她眼神的清澈,像湖水,像明月,他吻了她,她没有拒绝,

周瑜伤心的说道:“ 我总是你最后一个考虑的对不对,你不用反驳,我知道的,我名不正言不顺,我只是个痴心妄想的小丫头,要不我就这样和你过下去,我给你生猴子,我想和你在一起,好不好。”

一种爱的语言,表述着一种爱恋,一切都显的那么自然,今天有些阴天,越往上走越冷,看到很多游人都在折回,问当地卖纪念品的人家,到山顶还要走近五公里的山程,他们决定返回,

王铁歌嗫嚅的说道:“那不行的,逢年过节你怎么办,我总不能丢下你,或者丢下她,我做不到,我真的做不到,我… …”

下山的路上,妻子打来电话,嘱咐自己多穿衣服,外面下雪了,没事就别乱跑,他说没乱跑,今天下午就回家,妻子嘱咐道:路上一定慢点,听到妻子的这些话语,一种愧疚感流遍全身,

周瑜看着王铁歌,她反而平静了下来:” 我知道你都在想这些东西,这都是现实,这都是会发生的,这也都是不可以的,你是对的,你都是对的,你从来不会犯错,你总是会按照大多数人的选择去做事,你不会错的,你这辈子都不会错的!… … 你这样做,你总有一天会后悔的!“

他接电话,她躲闪开,她不想听到他家庭的电话,他挂了电话对前面的她说:我们那下雪了,她没有答话,在路边捡起一枚松球说:好看吗?他说好看,他用手机给她拍了一张照片,她笑的很灿烂,是那种纯真的笑脸。

说完,周瑜挂了电话。

两人牵着手往山下走去,他说:上山容易,下山难,她笑着说:感觉出来了,他说:我背你吧,她说:不用,他说:试试你多重,他背起她慢慢下着台阶,她关切的说:快放我下来,你也很累,没走几步,就气喘吁吁,他慢慢的将她放下,像放下一个容易摔坏的瓷器。她说:哥,你说我要是爱上你怎么办?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对于这种爱他承受不起,他不能给予她名分,给予 她物质,他想错开话题,看着她的眼神,他的脑海一阵空白,是啊,该如何承受这份爱恋,她在他的心中是一种纯洁,是一种优雅,而他却想自私的占有这份纯洁, 天越来越阴,要下雨了,他们加快下山的脚步,糟糕,要是下雨,今下午就回不去了,是槽糕还是喜悦,他也分不清,心中盘算着要是回不去怎样应付妻子的审查,他们打车去宾馆拿东西,刚到宾馆,雨就下了起来,是那种大的雨滴,急促而又凝重,雨滴啪啪的敲打着地面,溅起层层水花,今天是回不去了,回到房间,两人累的够呛,休息了一会,她去洗澡,他没有躲避。事情的发展像电影一样,他们相拥而眠,他对她来说也许是一种心灵的填充,她对他来说也许是一种爱恋,这种爱恋,只有爱,没有情。

王铁歌听到电话的嘟嘟声音,愣了半天,低头叹了口气,又抬头看看站在远处不远的老婆孩子,脸上又挂上了一丝笑容,但仔细看看,他的眼睛里的神情确是彷徨的,迷茫的,心中不安的。

四 挣扎

周瑜坐在台阶上,埋着头抱着自己的膝盖,她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在哭,但是又怎么能够忍的住?!

早晨的阳光通过窗帘的缝隙照射在房内,他惺忪的睁开眼,侧着身用心看着睡熟的她,同妻子交往的时候,他也喜欢看妻子熟睡的表情,那种熟睡的表情,是一种松弛,是一种放松,更是一种不加修饰的美。

周瑜就此不在给王铁歌打电话,王铁歌也不再和周瑜联系,但是两个人很有默契的都没有删除对方的电话,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周瑜会拿起手机,看着那个电话号码,默默的什么也不说,然后在默默的把手机放到一边,如果这个时候有人在旁边,就会看到只有两行清泪从她脸上划过。

一切都显的那么自然,那么顺理成章,他的内心很挣扎,这段不该有的恋情,是随着回程的车票结束,还是继续前行,他的心中没有答案,他用手轻抚她的秀发,她还在熟睡,睡梦中的女人是恬静的,是美丽的,他不愿将她叫起,趁她熟睡,他认真的将她记在心里。她醒了,依偎在他的怀里,她认真的说:哥,你说我是小三吗?他想了想认真的回答了两个字:不是,可我现在是,我在用别人的老公关心自己,他没有说话,他们现在的行径是道德所不能容忍的,一阵沉默后他说:不,你不是小三,是我,是我步入的雷池,你是受害者,对小三这个称呼,他认为定义的很通范,看到很多新闻报道,对是小三的女人嗤之以鼻,并将小三列为拆散家庭的元凶,他认为元凶这个称呼应该给男人,试想男人要是禁得起诱惑,会给小三机会吗?反过来讲,有的男人有了家室,还去追求单身的女性,想尽各种办法,去讨好,去追求,女人被感动就将青春给了你,青春是无价的,她给了你青春就应得到补偿,可以是名分,也可以是金钱,你无法给女人名分,就只能用物质来代替了,试想除了物质,她还能得到什么?一个能见光的家庭,还是整日陪伴的你,等她色衰的时候,你离她而去,受伤害的是谁?

两人坐上返程的汽车,离开县城,这个县城留下了他们的足迹,这座山留下了 他和她的爱恋,带着不舍,他们回到所在的城市,下车以是晚上六点,他送她回家,她没有请他上去,他知道她自己住,他也不愿过度的打扰她的生活,他回到家,一看座机有十九个未接电话,是今天的,他拿出没电的手机,赶紧充电,一个个短信接踵而来,共十六条,有十条短信提示妻子在昨晚和今天给他打过电话,还有五条是妻子直接书写的,内容是:你在哪?怎么不接电话,急死我了,别发生什么事?见到短信速回电话,这样的内容是一种急切的关心,还有一条是同事发的,内容是:嫂子打电话查岗,以知你休班,珍重!他知道妻子找不到自己焦急的心情,那时一种担心,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关切,看到妻子焦急的短信,他的心里是感动,更是愧疚,他用手机给妻子回电话,妻子听到他的声音是喜悦也是气愤,确定他人身没有事后,盘问正式开始,在路上他想过数十条能撒谎的理由,手机坏了,喝多了,在朋友家过的夜,陪客户,等等,可当面对妻子的质问,他竟不知该说那一条?

电话那头的妻子用一种审问的姿态问道:你不是说去两天吗?怎么成三天了,说吧?你这三天去哪了?和谁去的?去干什么?不善说谎的他支支吾吾,越是这样,妻子越是怀疑,这种欲盖弥彰的心情让他很难受,怎么说呢?他心里反复的推敲,先前的浪漫情怀不见了踪影,现在的他慌里慌张,内心的狼狈没人明白,他擦了擦头上的冷汗,鼓足勇气用强势的口气答道:你问这么多干什么?我又不是出去玩,是有事,事实证明这种语言的虚张声势还是起点作用的,妻子被他理直气壮的口吻有所避让,转换语气的问道:什么事?一去要三天,电话还关机,你知不知道第三天我联系不到你多担心,我都打到你单位去了,就差给你父母打电话了,通过妻子的语气他觉察出妻子内心的一种关切,一种台阶的避让,这种避让不是软弱,是当老公强势的时候,妻子的一种谦让,这种单方面的谦让能避免家庭矛盾的过度升级,夫妻双方若都是火爆脾气,就如两盆火,两团火焰争相燃烧,结果火会越来越大,这样的夫妻战争会一触即发,两方若都是水,则会有些冷意,犹如两谭不相容的湖水,一潭在东,一潭在西,这样的夫妻也许相敬如宾,但一旦起了争执,则如洪水爆发,很难收拾,若是一盆火和一盆水在一起的话,则是一种平衡,火热了水降温,水凉了,火温暖水,他用讨好的语调半温柔的说道:我也知道你着急,是关心我,可我这么大人了,能出什么事?本来昨天要回来,可哪里下大雨,没赶上车,这不回来的第一时间,就是给你打电话,我怕你担心,连饭都没吃,就急忙回家给手机充电,他能感觉到妻子的语气慢慢好转,他为自己虚张声势的成果感到高兴,或者说是侥幸,这所谓的一时逃脱是建立在一个妻子对丈夫信任的基础上,他内心也很愧疚,他亵渎了妻子的信任,为了家庭他只能利用这宝贵的信任。那你和谁去的?去做什么?他故意叹气的道:唉,别提了,和一个朋友就是上次去过我们家的那一位,说了你也不认识,和他一块搭吴总的车去考察项目,本来说两天,结果又是下雨又是堵车,用了三天时间,这不刚回来,累死了,妻子好奇的问道:什么项目,还要你陪着去,他说:说了你也不懂,话题在慢慢转移,他为自己转移话题的的技巧而兴奋,以后出门带上充电器,自己做点饭吃,好好睡一觉,孩子哭了,我先挂了,电话那头传来孩子的哭声,妻子挂完电话,他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了,天啊,说谎的本事 难道是天生的,他惊叹自己的说谎水平,不过这也应该算是善良的谎言,他自我安慰的想。

好好的睡了一觉,第二天他愉快的上班,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他和她继续约会,花前月下,步行街有他们品尝小吃的笑容,公园里有他们相互依偎的身影,过山车上有他们惊呼的喊声, 书店里有他们捧书而读相识的微笑,他进入了她的世界,她的小家很温馨,很整洁,阳台上还养着几株绿植,其中一株绿植开着素雅的黄花,清新,淡雅而不失芳香,慢慢的他成了她家的一部分,中午他下班为她做饭,一张饭桌,两碗米饭,像家庭一样,晚上他们手牵手一块散步,像情侣一样,夜里他们相拥而眠像夫妻一样,此时的他把妻子和孩子放在了心的隐蔽角落,听到电话那头妻子的嘱咐,他的感觉从感动成了不耐烦的应付。

版权声明:本文由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发布于书评,转载请注明出处:情归何方,周瑜是个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