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事村落,短篇小说

2019-11-17 13:51栏目:书评
TAG:

摘要: 小小的村庄,有山,满山苍翠的柏树,可爱的小鸟;有水,一条弯弯的小河缓缓流向前方;有人,一群可爱又不可爱的人。这里有个老头,他有两个儿子,都在外地务工,家里修着两栋楼房,他是这两座房的守护者,他也经常出 ...

图片 1

小小的村庄,有山,满山苍翠的柏树,可爱的小鸟;有水,一条弯弯的小河缓缓流向前方;有人,一群可爱又不可爱的人。这里有个老头,他有两个儿子,都在外地务工,家里修着两栋楼房,他是这两座房的守护者,他也经常出去转转,偶尔打打小牌。他是附近的老木匠,四周的人常常请他帮忙做一些东西,所以对他这样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家来说,在村里可算是有钱人呢!

          孝行村庄

      ―――记第二届孝老爱亲模范粱干军

                                  作者:杜华

事迹简介:梁干军,男,1952年8月出生,中共党员,现任长康镇金龙村党支部书记,是一位在基层工作达四十年之久的“老革命”。2011年县委县政府授予其“第二届孝老爱亲道德模范”称号。

正文:

    长康镇金龙村,是粱干军生活和工作了一辈子的地方,更是他无限热爱、无私奉献了一辈子的家。粱干军爱四世同堂温馨无比的小家,更爱着村庄这个大家庭,爱着这里的一山一水,一田一垅,他用孝行影响、感染着身边的人。他说:“在我们村,老有所养,老有所依,是优良的传统,要世世代代传承下去。”

冬天来了,村庄变成了害羞的小姑娘,总是用白白的薄纱遮住可爱的脸,房瓦也总是湿漉漉的,是大地的甘露,甜甜的。老头在房屋边上的一片地里种上了满满一地的菜:白菜大大的,一片一片的叶子抱的紧紧的,似乎在抵御冬日的寒冷,把美丽可口的味道留给将要归来的可爱人儿;豌豆菜也长得青绿青绿的,比挨着的地里的高出好一截呢,在新年即将来到的温暖的冬风中摇曳着曼妙的身姿。每当看到这一切,老头总是笑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粱书记的一天

    2016年夏季的一天,早上五点多钟,天空刚露出蒙蒙的灰色,粱干军便起床了。四十年前当上大队会计那一天,他还只有十四五岁时,就养成了早起的习惯。没想到几十年后,这生物钟甚至比闹钟还要准时。粱干军轻轻走进养父刘细华的卧房,见到刘细华还没有醒,儿子为了方便照顾爷爷,侧身睡在近床摆着的竹床上,便趁着暑热未至,到灶屋煨上一锅绿豆稀饭,下地干活去了。

    待天空显露出鱼肚白,粱干军又从田里匆匆赶回家,到病床前侍奉因脑溢血中风瘫痪八年之久的养父刘细华。

    这时,儿子早已去上班了。粱干军打来漱口水喂老人漱口,又用热毛巾帮老人擦了擦脸和手,便开始小心翼翼地喂老人吃稀饭。粱干军虽是个大男人,喂饭这活儿却很是里手。刚出锅的稀饭烫,须得从上面一层层用勺子刮了,用嘴吹凉了,才能缓缓送进老人的口中。就这样一勺一勺,半个小时后,小半碗稀饭喂完。每天早上喂完饭,梁干军还要和养父说上一阵话,望见老爷子气色不错,心情也不赖,方才放心的去做接下来的事情。

    儿子出门前交代父亲,爷爷已经解过大便了。因为躺了一夜,老人家想动一动,他是抱着爷爷去茅房解的。然而,刚刚喂完稀饭,老人家又眼巴巴地望着粱干军了,瘦弱的身子微微抖动着,像是冬天里将要掉下来的一片枯叶。粱干军放下饭碗赶紧起身把便盆拿过来给老人家接小便。因为中风,老人早已无法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多年的相处,养父只要一个眼神,或者一个细微的动作,粱干军便心知肚明,并细细的照料好。安顿好后,梁干军打了热水,细心地帮老人家擦拭干净。这样,即便是三伏天,老人家也没有长过一次褥疮,卧榻没有过一丝异味。

    粱干军喂稀饭是里手,煮稀饭也是行家。医生交代过中风的老人应少食多餐。梁干军便悉心地煮,耐心地喂。每天都是上午三轮,下午三轮,夜里再喂三四轮。老人家中了风,年纪也是70高龄,早就没有一颗牙了,只能吃流质食物,可稀饭吃得久了,老人家望着饭碗就反胃,皱着眉头,万分难受的样子。粱干军便想着法子换花样。上午煮绿豆稀饭,南瓜稀饭,瘦肉稀饭,下午又煮青菜稀饭,红薯稀饭,小米稀饭。病在床上的时间久了,养父极其怕静,怕床前无人的那份孤寂,粱干军去煮稀饭的时候,便让妻子坐在床前的踏板上和老人说话。妻子这时会细细地向老人家讲一些村里的事。今年的辣椒长的好,南瓜结得多,塘那边的猪婆下了一窝崽,圆滚滚的一只……然而,这些还没有讲完,老人家又巴巴地望着她了,老人家吃的流质食物,吸收少,消化快,几乎每个小时要接一次小便。妻子便又匆忙起身去喊粱干军端便盆。这样一天下来,老人家要喝上十几轮稀饭,拉上十几轮大小便。有时候,喂着喂着稀饭,老人家眼泪汪汪地,怎么也不肯下咽了,粱干军知道,老人这是怕吃得频繁了又要拉屎拉尿,磨了晚辈。不吃东西没有营养,身体怎么恢复呢?养父瘫痪了八年,粱干军和妻子从未放弃过治疗,每天的药费开支都是一百多元,这些年,自己的工资和儿子赚回来的钱都给老人治了病。只要听到好的方子,再远也要买回来试一试。这样,望着眼泪巴巴的养父,粱干军的眼泪也悄悄的流了下来。老人家看到粱干军流泪,便又艰难地咽着碗里熬得俨俨的稀饭了。

    做为村里的支部书记,粱干军既要照顾老人,又要抓好生产和村里的工作,实在是忙不过来,便一个电话把两个儿子喊了回来。两个儿子和媳妇都在广东打工,工价也不错,可都遵从父亲的意愿,就近务工,在家里一起照看老人。粱干军便能抽身出来,到村民家里坐一坐,走一走,问问贫困户的情况,看看田里的谷子,园里的菜,栏里的猪,水库里的水,及时的了解和处理村子里的事情。

    农村的夏夜,是老人最难熬的时候。夜里闷热,蚊子又多,可老人家身子弱,洗澡和睡觉时吹不得电风扇,也闻不得熏蚊子的蚊香,粱干军便和两个儿子轮流给老人家打扇。洗完澡,又摇着扇子驱蚊,伺候老人入睡。直到下半夜,天渐渐地凉爽了,老人睡熟了,粱干军才能安心的在床上躺一会儿。这时候,村庄里已经是万籁俱寂了。

早晨,老头也要睡到自然醒,看会电视再起床,有时候喝点牛奶,有时候打开天然气灶熬点稀饭,吃点泡菜。可是,今天老头起的特别的早,原来他要赶集去。背上他的小包,踉踉跄跄地就上街去了。老头来到一个卖肉的地方,大声说道:“老板,你这个肉怎么卖的?”老板答道:“老太爷,瘦的十三元一斤,肥的十二元一斤。”老头把肉七看八看,瞧好了,笑说道:“给我来瘦的,我家的那些儿子孙子都不爱吃肥的。现在的这些人啊,可不像我们那个年代,那会哪里有这么好的肉吃啊。就给我来个二十斤吧,回去就把它冻到冰箱里。”老头还是和往常一样,买好东西就回去,从来不在街上吃饭。

        四世同堂一家人

    粱干军16岁丧母,20岁丧父,唯一的姐姐也在12岁那年不幸夭折,幼时艰辛的生活让他对亲情有了更深刻的理解与渴望。多年后,他和妻儿一同陪伴着两位老人过生活,而这两位长者,都与他们一家没有丝毫血缘关系。

    其中一位便是和粱干军一家生活了将近四十年,瘫痪卧床八年之久的刘细华。刘细华是位单身老人,未生育过儿女。听村民说,老人家生下来时只有一斤半重,身体一直不好,智力方面也有一定的问题,2岁时过继给藕塘村刘德礼作为养子。梁干军的妻子刘凤文本是长康镇中塅村人,8个月大时,因家境贫穷父母无力抚养,被刘德礼老人收养为孙女。因此,刘德礼,刘细华,刘凤文三个没有血缘关系的祖孙三代组成了一家人。刘细华因此成为了刘凤文的养父。1975年10月,梁干军和刘凤文结为夫妻,结婚前,他主动提出将妻子的养父刘细华、爷爷刘德礼两位老人接过来和他们一起生活。婚后,粱干军夫妇陆续添了两个可爱的儿子,一家人四世同堂其乐融融。刘德礼也是一位“老革命”,当年参加过农会,打过土豪分过田地。做为家里的长者,老人正直善良,把养子刘细华和养孙女刘凤文当亲生儿孙抚育。在物质极度贫乏的年代里,刘德礼硬是勒紧裤腰带送儿子和孙女都上学读了书。每当说起这些的时候,刘凤文总是热泪盈眶。刘德礼老人和他们一起生活了8年后因病过世。 刘德礼过世后,刘凤文悲痛不已,更加珍惜和养父刘细华一起生活的日子。丈夫粱干军不但没把两位疾病缠身的老人当成负担,还教导两个儿子一起敬爱老人,时时刻刻悉心地关照着老人。这让刘凤文十分感动。特别是2008年,刘细华老人中凤瘫痪后,自己体弱多病无力照顾,丈夫和儿子便挑起了照顾老人的重担。刘凤文感慨说,她这辈子,真是有福,前半辈子,有一个好祖父,一个好养父,后半辈子,嫁了个好丈夫。

    2015年,刘细华老人安详地逝去,享年76岁。这一家四世同堂的故事也传为乡间佳话。

千盼万盼,儿子两家人可算是回来了。他们下车的时候,老头急忙忙的就迎接去了,帮着拿行李,嘴里还不断地念叨着:“走了这么久,终于回来了,哈哈哈……”然后,回到家老头盛出一碗碗稀饭:“你们在外面那里去吃我这样香的稀饭哦!”老头也陪着他们一起吃着饭,大声的摆谈着这一年他在家的那些事,似乎永远也说不完。

    仁之实,事亲是也

    长康镇金龙村是一个山青水秀的好地方,植被丰茂,民风淳朴,村支部书记粱干军的家便在稻田深处的一丛竹林边。我们去拜访粱书记时,他正站在那幢简陋的房子前向我们挥手。那房子的旁边,还有一间小屋,看样子是间卧室,小屋与正房之间裂开了一条大缝,正遇路过的村妇打趣粱书记:“你这人,当了一辈子支书,未必一间屋修不起啊……”

    看到我们过来,粱干军有些尴尬,他说:“去年,大儿子才起了新屋,等明年有钱了就把这缝隙修起来。”

    我们知道,粱书记夫妇的养父刘细华老人抱病多年,每一年的医药费差不多三万元,两个儿子成家立业,做父亲的也是要拿一点钱的,家里定当是异常的困难了。村民告诉我们,村里其实每年都有危房改造基金,他自己从未申请过。村民还说,梁书记把家里两位老人侍奉得干干净净,养老送了终,村里的五保户和孤寡老人,也是当亲人来看待。村里开支少,村里的老人们只要有三病两痛的,他都要给他们买点药,送点钱过去,钱都是自己掏的。他那人呵,是不分昼夜的干活,走村串户,伺候田地,照料老人,两个儿子也和老子一样的孝顺。他养父胃口不好,但只要老人想吃啥,就是长沙和岳阳,梁干军也会跑去买回来。粱干军的两个儿子和媳妇听说爷爷病重,连夜从广东包车回来,爷爷过世时,哭得眼睛都肿了,这是一份真感情啊!我们村里人都看着感动,都跟着哭。粱书记是个好人,是位好书记!

    粱干军却一再跟我们说,我这没有什么好写的,都是我应该做的,我做为儿子,做为父亲,都有义务这样做。更何况,我还是一名共产党员,一名村支部书记,我当然要带好头。

    从金龙镇梁书记家出来时,天色向晚,层层田野铺展在金色夕阳中,远处的田垅上,有稚童牵住一位老婆婆的手,正归家而来。多么生动和谐的画卷!孟子有云:事亲者,仁之实!孝老爱亲将是社会赋予人类的良知和义务。而粱书记的仁行孝德,感动着整个村庄。

版权声明:本文由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发布于书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好事村落,短篇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