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重梦境,短篇小说

2019-11-06 06:47栏目:书评
TAG:

摘要: 人是有灵魂的。刘启明常常这样想,有时思想到深处,仿佛隐约触碰到万事万物的本源。梦境是连通另一个世界的桥梁,普通的人做梦,梦中之人,之事,梦醒后皆忘之,刘启明则不然,在梦中能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在做梦,有关 ...

        人有多重梦境是真的,自己的真实的体验,那天中午累急,没吃午饭,草草的进去梦境,梦见了好多事情,我觉得自己应该是进去了第三重梦境,在梦里我也是在午睡,不同的是在三个不同的场景,但都是工作场景,第一重也就是现实是我自己在自己的位置上睡觉,第二次重是我周围有一个熟悉的同事,第三重也是在位置上,但是我周围有很多的人。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我意识到我要醒来的时候,便开始了痛苦的旅程,第一次醒来我从第三重梦境到第二重梦境,周围的人一下子只有我那个同事,我还跟他说我做梦了,梦见了好多人,但是我眼睛睁不开,我说我在蒙一小会,别迟到了,过会你喊我一下,又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又努力的想醒来,但是三重梦境里我周围的很多人都跟我说什么醒来,你做梦了,领导找你,你快去吧,赶紧醒醒,这个时候我已经有点分不清二重梦境与三重梦境的真实性,这个时候就是造梦的能力了,瞬间三重梦境里场景就变换了,领导给我安排任务,但是这个时候我潜意识里还认为这个是在做梦,于是我很努力的想清醒,于是我又一次艰难的回到了二重梦境,碰见了我那个同事,但是我问了他一个致命的问题 领导找过我么?这个时候我潜意识里希望听到他说没有找过,但是还没有回答,我瞬间又回到了三重梦境,领导问问什么还没有去办他交代的任务,于是我又迷茫了,我一边走一边想,这个肯定是梦,我得赶紧醒来,因为马上要迟到了,于是我又艰难的睁眼,然后我又看到了我那个同事,他说,赶紧睡觉吧,中午时间宝贵,我一下子就蒙了,看了下时间,距离我睡下不到5分钟,因为这是绝对不可能的,最主要的,日期竟然是前一天。这是个什么情况,这个时候,我认为是潜意识的修炼唤醒,我又掉进了第三重梦境,在这里依然很多人,但是我潜意识里认为这个是梦,因为一开始我就认定这是个梦,但是发现二重梦境也不是现实后,潜意识才修炼唤醒,于是我开始更加艰难的睁眼,告诉自己醒来醒来,然后我变进去了第一重梦境,这里只有我自己,躺着睁着眼,周围是很多四处走动的同事,我对自己说,看吧,睡超了吧,赶紧起来吧,但是我慢慢的发现自己没有力气,而且周围同事都没有跟我说话的,仿佛我根本就不存在一样,而且眼皮特别沉,于是我又慢慢的闭上眼,这个时候我已经分不清我即将进入到哪里?也就在这个时候一声清脆的声音讲我拉回到现实,浑身轻轻一颤,思绪回到了现实,我同事摔坏了一个杯子,这次是真实的世界,我看下表,还好,没有睡过,周围同事也都在躺椅上醒着,部分同事在收拾,我慢慢的回忆整个梦境,感受着浑身的汗水,回想起盗梦空间里面的造梦师,心里不禁一阵后怕,在我自己的梦里,我就是我自己的造梦师,但是我同事不小心打碎的杯子是我醒来的最主要的因素,我在想,如果没有那个声音,我会不会不会醒来,我会沉浸到哪里去?梦境的夹层么?反之人真的没有灵魂么?

“人是有灵魂的。”刘启明常常这样想,有时思想到深处,仿佛隐约触碰到万事万物的本源。梦境是连通另一个世界的桥梁,普通的人做梦,梦中之人,之事,梦醒后皆忘之,刘启明则不然,在梦中能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在做梦,有关于这一情况,经过自己的分析认为,在早晨快醒时候做梦,大脑和小脑一起活动,大脑能清楚地体察到小脑在做梦。

        记录下这次的过程,权当自己探索未知世界的一次经历吧,人啊,真的很渺小,或许这些也都不是梦境,都是真实存在的,都是平行宇宙中的我,也许在这个中午,一次特殊的力量,一种神奇的媒介,将不同世界的我连接在了一起,随意切换吧

有一次刘启明进入了梦乡,梦见自己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刘启明清楚地意识到,这是一个梦,自己正在做梦,于是仔细观察梦中的世界和现实中的世界有什么不一样:这是一个比较荒凉的地方,有砂石、和各种杂草,就像是荒郊野外,天色已暗,繁星点点,自己就一边走一边看,突然前面有一个黑色的建筑物,里面有灯光在闪烁,刘启明放慢了脚步,想看个究竟,这时不只从哪里窜出来两个古代的士兵,左右各一个把刘启明劫持了,往那个黑色的建筑物里面押送,刘启明不觉的好笑,心里想,这个梦有意思,押送就押送吧,反正是个梦,到时候醒来的时候还可以回顾回顾,于是顺从地跟着押送自己的士兵往里走,快走到跟前的时候,建筑物里面的梯子打开了,里面灯火辉煌,刘启明也被押送到里面,这时刘启明仔细观察里面建筑物的情况,里面布置的很精细,连地板上的花纹都清晰可见,通道两边站着一排手持冷冰武器的古代士兵,表情严肃。

这个建筑物分了好多层,据观察,通道两边有烛台,刘启明被押着往里走,走了大概十五分钟,过了很多道门,每个门都有士兵把守,而且都是古代士兵,刘启明继续被押着朝前走,这回好象能走将近20分钟,刘启明心理突然害怕起来,这不像是梦啊!因为按常理,梦不应该这么长时间,并且不应该这么清晰和真实,一般的梦,内容应该比较乱和荒诞,这个也太真实了吧!在害怕中,刘启明定睛一看,自己被押到了一个大堂上,面前坐了个人,正在审判自己,大堂下还有很多人,有站着的,还有走动的,看穿着,像是古代人,刘启明心里想,莫非这是阎罗殿,面前坐的是阎王爷,

审判完,继续押着走,刘启明看到这个建筑物像在太空中穿梭,建筑物分了很多层,每一层情况都不一样,刘启明被押着从底向上走,有一层刘启明看到一个人被扔进了油锅,有的楼层象古代地牢,里面有人,正往上走,一个古装女子迎面走来,刘启明冲那人说话,那人不理会,擦肩而过。

继续往上押送,有一层全是古代人在饮酒做乐,刘启明心里想,如果押到这一层也不错。不幸的是刘启明被押到了另一层,这里好象是个牢房,一个古代女人不知犯了什么罪被人用铁链穿透了身体,绑在一根粗大的柱子上,刘启明被押着看这个女人的惨状,这个女人的嘴里被一根铁柱穿过,上面还带了锁,女人不断的扭动着身体,其状甚惨,不知道什么时候押送刘启明的两个士兵不见了,还没等刘启明回过神来,那个柱子上的女人挣脱了捆绑,带着血淋淋的身体和铁链向刘启明扑了过来,死命地拉住刘启明,朝某个方向走,刘启明吓得啊的一声醒来了。

但是醒来后的刘启明发现自己躺在,自己小时侯住过的一间房子里的床上,身子一动不能动,只有眼睛和嘴能动,整个场景非常真实,和现实生活中一模一样,再强调一点完全真实,和现实生活一模一样,只是有点纳闷,自己都长大离开故居了,怎么醒来后还睡在这里,问题还不在此,那个恐怖的女人就站在屋子中央,凶神恶煞地向刘启明扑过来,死死地掐住刘启明的脖子,刘启明又啊了一声,这时,母亲从隔壁冲了过来,把刘启明扶起来问,你怎么了?刘启明看到母亲穿的是昨天见面时穿的衣服,因为昨天母亲的确穿的是那身衣服,但是穿昨天衣服的母亲是不应该出现在这个场合,因为刘启明躺的房间是自己小时侯住过的房间,那个房间后来拆了盖楼了,昨天才和自己见过面的母亲怎么会和自己同时出现在已经不存在的旧居里,来不及问清原由,这时的刘启明已经被拉到屋子中央,一边是母亲拉自己,一边是恐怖的女人拉自己,而自己却一动不能动,母亲反复问刘启明,你怎么了?刘启明对母亲说,你没看见这个女人在拽我吗?母亲对刘启明说,什么都没有啊?

真他妈见鬼!女人依旧疯狂地拽刘启明,完全发疯了地死命拽,刘启明对恐怖女人说到:“我妈看不见你,”。但是恐怖女人依旧死命地拽,极度疯狂,这时刘启明心平气和地对恐怖女人说:“我又没有招你惹你,你为什么抓我?”

话音刚落,刘启明醒了,这回是真正的现实世界,刘启明躺在床上,旁边自然也没有母亲,但刘启明认为,刚才的一切,不应该是梦。

又有一次,还是做梦,刘启明知道自己在做梦,心里想,反正是个梦,又不是真的,让我在梦境里好好玩玩。刘启明既然知道自己在做梦,也就不管周围的场景和人物是否合乎逻辑和道理,索性来了个大破坏,还干了些坏事,梦的场景移到了另一个刘启明小时侯住过的房间,那里早就拆迁了,当然眼前的一切都不是真实的,自己正破坏的带劲,不知什么时候周围,围了刘启明的亲友,当然自己的这些亲友的模样还是这房子拆迁前好多年的样子,比如自己的某个亲戚现在已经28岁了,梦中的这个亲戚才十几岁,当然眼前的一切都是不真实的,于是继续大破坏,突然刘启明的一位梦亲戚对自己说,“你看你这么做,让我们这里怎么办?”刘启明对这个梦亲戚说:“我又不是你们这个世界的,我是来做梦的。”然后刘启明当着梦亲戚们的面,把每个亲戚长大后的情况说了一遍,心里想,一般做梦都是清晨快醒的时候,一会醒了还要上班呢。

刘启明对亲戚们说,现在是某年某月某日,一会儿梦醒了我还要上班呢?亲戚中有个人说,启明是不是有神经病,应该把他送到精神病院关起来,刘启明一听气得不得了,连忙说,我没有神经病,我是在做梦,刚把话说完,刘启明突然觉得有口难辩,因为刚才自己的所作所为,如果放在现实世界里,的确就是一个疯人所为,刘启明对亲戚说,如果梦中的世界也算客观世界,不容破坏,那就请把你们的领导者叫来,我跟他说说。见亲戚们没反应,刘启明说,把你们的日历拿来,我看看你们这里今天是哪年哪月。

本来刘启明认为,梦是自己的头脑活动,无关他人,如果梦中世界也算真实存在的一个世界,那么也一定有自己的逻辑规则和规律,也就是说,即使知道那是个梦,也不能破坏里面的规则。这时一个梦中亲戚递过来一本台历,刘启明不看则已,一看鼻子都气歪了,这是一本什么破台历,打开一看,台历是由日语、拼音、数字、符号等组成的乱码,虽然知道这是梦,但看见这梦中台历仍然叫人生气,刘启明把台历扔在地上,走出去看看,具体观察一下这梦中的世界和现实中的世界有什么样的差距和不同。

刘启明的梦中亲戚们都在这老房子里面呆着,事实上梦中的这里早已拆迁,已经成了高楼林立的住宅区,而且这一切正在做梦的刘启明也知道,他就是出来观察一下,有什么不同。

版权声明:本文由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发布于书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多重梦境,短篇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