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划过的爱情,迟归的放学路

2019-11-01 10:45栏目:书评
TAG:

摘要: "啪1手中的碗掉落在地发出清脆的响音,幕涟漪慌乱地蹲下身,想拾起碎片。吴萍闻声走了出来,眉头紧锁,叉起腰破口大骂,"你个小杂种,端个碗都能弄碎, 你还能做什么?"光说还不解气,上前就是对幕涟漪一顿 ...

“什么?你说你没有钱?”

"啪1手中的碗掉落在地发出清脆的响音,幕涟漪慌乱地蹲下身,想拾起碎片。

男子一个巴掌扇过去,女孩一下子跌倒在地。

吴萍闻声走了出来,眉头紧锁,叉起腰破口大骂,"你个小杂种,端个碗都能弄碎, 你还能做什么?"

女孩眼中含着泪:“许峰,你不是说过你爱我吗?现在却每天都向我要钱去网吧!这就是你爱我的方式吗?”

光说还不解气,上前就是对幕涟漪一顿痛打。

说着,女孩想要上前去抱他,却被他一手甩开,女孩一个重心不稳,头撞到石头上,昏了过去。男子有些慌张,颤抖着伸手去探女孩的鼻息,见她没有大碍,便从她口袋里找出手机,拨通了电话。

"看我不顺眼你就直说,碗碎了,只是你的一个借口,再说了,我又不是故意把碗弄碎的。"幕涟漪咬着嘴唇,脚踢在她身上,却痛在心里。

夕阳渐斜,日色已经有些昏暗,阿玲抬头看看天色,转头看了看表,已经七点了,女儿还没有到家,她有些担心,虽然女儿说今天要补课,会晚点放学,但也不会晚到这个点。她停下切菜的动作,拿出手机,拨打女儿的电话,却总是关机,于是,她拨通了女儿同学的电话。

"妈,你快来看看这个,好漂亮的裙子呢。"面对电脑,赞不绝口的声音从房间里传出。

“喂,是月月吗?我是娜娜的妈妈。娜娜说今天你们学校补课,现在放学了吗?”

吴萍狠狠地瞪了幕涟漪一眼,便往房间里走去。

“阿姨,今天没有补课啊,早就放学了。娜娜说今晚有事,让我不用等她,娜娜还没有回家吗?”

"这裙子真好看,我女儿穿上肯定很漂亮。"

“是啊,她还没有回家,那我去找找她,谢谢你啊。”

"可是很贵呢。"

“没事,阿姨,娜娜没回家我也很担心,阿姨您快去找她吧,阿姨再见。”

"贵又怎么了,赚钱就是为了花的。"吴萍宠溺地摸了摸女儿的头。

挂断电话,阿玲冲进卧室,想换衣服出去找找娜娜。

……

叮铃铃——

……

是女儿的电话。她的语气有些责怪:“娜娜,你去哪了?怎么现在还没有回家?”

嬉笑声从房间传入幕涟漪的耳膜内,她攥紧手心,往事一幕幕回荡在脑海中,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你女儿在我手里,我警告你,不要报警,准备二十万送到XX公园!”电话中是陌生男子的声音。

她今年19岁,上高三,长的很漂亮,性格也挺开朗,人缘也不错,任谁也看不出,她有个缺少爱的家庭。

阿玲顿时慌了神:“好好好,我给你钱,求求你,不要伤害我的女儿。”她还想说些什么,可对方已经挂断了电话。

十年前,母亲就去世了,没过一年,父亲就找了现在的这个妈妈,她还带来了一个女孩,比涟漪小2岁,名字叫作,安梓汐。

阿玲一时不知该怎么办,她颤抖着双手,拨通了老公的电话:“少华,你快去,快去取钱,二十万,娜娜被绑架了!”说话时还带着哭腔。

刚开始妈妈对她还蛮好的,可没过多久, 就开始对她指手画脚,时不时还动手打她。妹妹也随着妈妈的影响,对姐姐的态度也时常恶劣。每天放学回家就得做家务,只要做的不好,妈妈就会打她。这样的日子,她早已习惯。

“阿玲,你别急,我这就回去,你快想想,娜娜最近有没有什么反常的地方。”身为警察,面对女儿被绑架的事实,少华有些乱了分寸。

也许,有人会问,那他爸爸不管吗?他爸爸幕军是个公司的经理,每天都忙于工作,家里的事很少过问,当然,偶尔他也会问起涟漪,但他从来没有真正了解到她的真实情况。

“我不知道,不知道……”阿玲一个猛的惊醒,想起了什么,“我想起来了,娜娜前段时间和一个男生走得很近,还不让我进她的房间。莫非是那个男生?”

继母的虐待,妹妹的冷眼,父亲的漠不关心。

“这只是猜测,你别急,我这就到家。你快去娜娜的房间,打开她的电脑。以防万一,我先去银行取钱。”

不过令幕涟漪欣慰的是,她还有同学,还有闺蜜,还有……一切令她感到温馨的都在学校。

“好……好,我这就去。”

晨光从窗外照射进来,幕涟漪揉了揉眼睛,掀开毯子,洗漱去了。

少华刚一进家门,便冲进了娜娜的房间,娜娜一向不喜欢麻烦,她的QQ果然设置了自动登录。登上QQ,特别关注只有一人,备注是许峰。打开聊天记录,发现娜娜今天下午和他约好了出去玩,地点也正是绑匪要求的XX公园。

她得在他们起床前,把早饭做好,这是妈妈给她的规定,当然,父亲并不知情。

“看来已经八九不离十了,我们快去XX公园!”

站在镜子前,幕涟漪照了照,及腰的头发一把束在头顶,齐眉的刘海,白皙的鹅蛋脸,凹凸有致的身材,让人好不羡慕。

十分钟后,他们按照地点找到了XX公园的一个小树林,果然找到了女儿。

她对着镜子笑了笑,齐白的牙齿显露出来,接着走出房间。对着镜子微笑,这是她每天都做的事情,因为这是一天中的开始,她要让微笑伴随一整天。

女儿靠在一颗树旁,晕过去了,一旁有一个男子正拿着女儿的手机,紧张地等待着,他也不过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心里也是很慌张的。

随便喝了几口粥,便去学校了,这时他们才起床。

少华立马上前将许峰拿下,“别动,警察!”

校门口,正好遇到洛雨轩,她是幕涟漪的闺蜜。

许峰看着少华手中的警察证,眼中闪过一丝惊讶,许是没想到会有警察。随即,他无望地看着奔过去想要唤醒娜娜的阿玲,觉得自己的人生已经走到了尽头。

"涟漪, 来的这么早埃"洛雨轩敞开怀抱迎接她。

娜娜听到妈妈的呼唤,醒了过来,看到许峰已被爸爸戴上了手铐,心中有了依靠,她扑到妈妈的怀里,放声大哭。

"你不也是?"两个少女咯咯的笑着,手牵手走进了校园。

看着戴着手铐的许峰被警察带走,娜娜在妈妈的怀中吐露出实情。

高三是个紧张的学年,对未来怀着美好憧憬的学生,都认真地听课,他们要冲刺最后时刻。

“他说他爱我,我便答应了做他的女朋友,没想到他却每天都找我要钱去网吧,以此证明我爱他。我受够了,我没想到他会做出这种事。”说着,娜娜留下了悔恨的眼泪。

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 ,一上午的枯燥课程很快就结束了,同学们纷纷往食堂跑去。


幕涟漪揉了揉太阳穴,脑子里正消化着一上午的知识。洛雨轩笑盈盈地走来,用胳膊肘轻轻碰了下她,"嗳,看门外。"

一元小说训练营  131  安堇诺

"涟漪……"嘴里轻吟着她的名字,这是个阳光帅气的男孩,酷爱篮球,成绩也不错,是所有少女中倾慕的对象。他叫安子皓,不过这些并不是重点,主要的是,他是涟漪的男朋友。

幕涟漪红着脸颊,站起身,腼腆地走到安子皓身边。洛雨轩白了她一眼,"哎~重色轻友埃 "

涟漪转过身,俏皮地对着雨轩吐了吐舌头,接着回过身,亲昵地拉着皓的胳膊。

雨轩对着她无奈地摇了摇头,跟着他们身后走着,看着他们的背影,若有所思起来。

餐桌上,坐着他们三人,安子皓不停地把自己盘中好吃的菜夹给涟漪,洛雨轩看着他们幸福的样子,真的好羡慕,甚至有些嫉妒,不,怎么能嫉妒呢!她可是自己的好姐妹,洛雨轩为自己想法摇了摇头。

"雨轩,你怎么了?"幕涟漪担忧的问道,她刚刚还好好的,怎么现在脸色变差了。

洛雨轩笑了笑,"我没事。"

午饭很快吃完了,幕涟漪跟安子皓去了操场,洛雨轩回教室说是写作业,实则是让地给他们。

操场上

安子皓牵着幕涟漪的手,并肩走着,操场上的人时不时投来羡慕的眼光,真是一对俊男靓女。

"皓,考你个问题。"幕涟漪俏皮地吐了吐舌头。

"嗯,你问。 "

"我们恋爱多久了?"双眸有神地望着他。

"两年十一个月零九天。"不假思索地回道。

涟漪感动地垫起脚尖,在安子皓的嘴上蜻蜓点水般吻了一下,他轻笑,将她搂在怀里,"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皓,还有几个月就要毕业了,我,我不想离开你。"声音有些哽咽。

安子皓安抚地摸了摸她的头,"傻瓜。"手臂收紧了些,承诺似的说着,"我将来可是要娶你的。"

幕涟漪心中划过一股暖流,嘴角幸福地上扬。

"涟漪,明天礼拜六放假,正好水上乐园有活动,要不我们一起去放松放松?"安子皓征询她的意见,可想到她妈妈时,眉头不由地蹙了下。

幕涟漪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莞尔一笑,"好的,我会去的,我妈那我自有办法。"

第二天很快到来,这天幕涟漪心情大好,穿着一身运动服,头发卷在头顶,十足的俏皮味。

可刚要出门,继母便走了过来,"干嘛去?"满眼的犀利。

"我跟朋友约好了,一起去打临时工,听说工钱还不少。"镇定自若地说着,当说到"钱"时,特别压了重音。

果不其然,吴萍一听有钱,赶紧将涟漪往门外推,"那你还不快去?"

幕涟漪不知该高兴,还是悲哀,闷闷地出了门。

突然想起闺蜜雨轩,她提出礼拜六一起逛街的,怎么就忘了呢,拨打号码……

"喂?"

"涟漪啊,逛街也不用这么早就打电话来了吧。"

"雨轩,不好意思,今天我有约了,不能逛街,要不你跟我们一起去水上乐园吧。"

"水上乐园?行啊,我也想去呢,到时候在大门口见面吧。"

挂完电话,幕涟漪就站在站台等车。

一刻钟过去了……

20分钟过去了……

幕涟漪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有些耐不住性子了,估计这个时候他们也快到了,怎么办,怎么办……

就在这时,一个黑色小轿车停了下来,上面像是改装过的出租车,不过也很少见。

"小姐,去哪?要不要载你过去?"司机问道。

像这样的黑车,幕涟漪从来不坐,可是一想到皓在门口等她的情形,她有些不忍,上前问道,"去水上乐园多少钱?"

"10元起步价,每公里加10元。"

见司机一本正经的样子,想必也不会是坏人,便坐上了后座。

途中,车上上来了一名青年男子,涟漪心里不禁起了疑惑,出租车里有客人的话, 半路是不会让人上来的,可是,为什么。

就在这时,那名青年男子往幕涟漪身边靠了靠,将手随意地放在她的腿上,"小姐。"

涟漪一把拍掉了放在她腿上的手,"请自重1说着,便往旁边挪动了一下。

这名男子才不管这么多,又将手放到她腿上,漫无目的地游动着。

幕涟漪想把这肮脏的手拿掉,可等待着她的却是被他按倒在座位上,她慌了,赶紧向司机求助,可谁知,司机就像是没发生任何事一般,不管不问。

水上乐园,安子皓和洛雨轩在大门口等着,他们已经买好了三人的票,就差涟漪没来了。

安子皓再次拨打号码,可依旧是无人接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会不会是阿姨不让她出来?"洛雨轩说着。

安子皓皱了皱眉头,就算是出不来,也要打个电话给他吧?可她倒好,手机弄震动,人都不知道跑哪去了,无奈地叹了口气,"要不,我们先玩吧。"站起身。

"要不,再等等吧。"

"不用了,再等就玩不成了。"

于是,他们进入乐园里面,他们丝毫没有想到,此时涟漪是处在恐慌的境地。

幕涟漪的头发已经凌乱不堪,她见他正准备解开裤腰带,赶紧把车门打开,正想跳下去,却被男子拉回。车门大大敞开着,随着车子的开动,门也在晃动。

男子一巴掌悠了过来,幕涟漪嘴角顿时红肿起来,还有淤血渗了出来,"你个臭婊子,装纯给谁看?"边说边想扯掉涟漪的裤子。

幕涟漪誓死不从,她爱的是安子皓,她一定要把第一次留给他。

"等等,跟你做也不是不行,你在下,我在上。"幕涟漪突然的转变令他有些措愕,不过也难怪,人被逼到绝路了,自然是会屈服。

男子听话地躺在下面,幕涟漪半蹲起来,他以为她要趴在他的身上,可谁知,她跳了下去。

这车还在正常行驶着,幕涟漪从车内跳了出来,重则死亡,轻则擦伤,不过幸运的是,她的多处油皮被擦破流血,左脚扭伤,其他并无大碍。

将近黄昏,安子皓和洛雨轩才走了出来,今天他们算是尽兴玩了一次了。

"这里好好玩呢,下次我们跟涟漪一起,再来玩一次。"洛雨轩说着,将"我们"放在里面,并没有觉得有任何不妥。

"嗯,要不要我送你回去?"安子皓走到他的车前,毕竟她是涟漪的朋友,让她一个人坐车回去,有些不妥。

洛雨轩沉吟了会,"嗯,那好吧,谢谢了1

"客气什么。"

车上,两人并没有什么话聊,他认真地开着车,心里在想着涟漪,要不是怕被她妈发现他们交往,不然就去接她了,心里有些懊恼。而洛雨轩眼角时不时瞥向旁边,他真的很帅,特别是在认真的时候。其实雨轩早就暗恋安子皓了,可是自己的闺蜜抢先了一步,哎……

第二天操场上,安子皓轻轻按摩着她的脚,"摔伤了也不跟我打个电话。"

"我怕扫了你们的兴嘛,而且雨轩好不容易能去玩一次。"落落大方地说着。

"你呀1他既无奈又宠溺地捏了捏她的鼻子。

不远处的洛雨轩看到了这一幕,眉头微锁,若有所思地离开了。

课间,洛雨轩走到幕涟漪身旁,见她在低头写作业,不知该不该开口。

"雨轩,有事吗?"抬起头,满脑子想的全是题目。

"安子皓刚刚有来过,说放学不能送你回家了,他有事。"踌躇了会,还是说了出来。

"喔,那我放学自己乘车回家。"冲闺蜜微笑了下,又低头写作业了。洛雨轩深呼吸了下,走开了。

理科班门口,安子皓从班里走了出来,"什么事?"疑惑地望着洛雨轩僵硬的表情,"是 涟漪发生什么事了吗?"语气透露着焦急。

"不是,是涟漪让我带话说,她父母今天开车来接她,有重要的事,我觉得你今天就别跟涟漪在一起了,万一被她继母看到,涟漪肯定没好日子过。"见他没说话,又说道,"站在学校天台上可以看到一切,如果你实在不放心,就在上面看着她安全离开,怎么样?"

安子皓点点头,"也好,那我进去上课了。"

寒暄了两句,进了教室。

洛雨轩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眼帘垂了下来,若有所思着。

很快就放学了,洛雨轩扶着幕涟漪到楼下,看向门外,捂着肚子,脸扭成一团,"我先去厕所,你去校门口等我吧。"

看着她痛苦的面色,幕涟漪有些担忧,"那你快去吧。"

洛雨轩去了厕所,幕涟漪只好一人一瘸一拐地走到门口,到达目的地,她深呼吸下,擦干头上的汗珠,看了看身后,等待雨轩到来。

突然,一个银色豪华车子停在幕涟漪的脚边,一个帅气男孩下了车。

"韩熠辰?"幕涟漪见他朝自己走来,有些惊讶,因为他们根本没有什么交集,他与她是同校非同班同学,他是个有名的混混,而涟漪是老师眼中的好学生。其实背地里他是暗恋幕

涟漪的,但他觉得自己配不上她。

"上车,我送你回家吧。"韩熠辰说道。

"不用了,我在等雨轩呢,我跟她一起走。"幕涟漪笑着回绝。

韩熠辰皱了皱眉头,真是个单纯的丫头,"你看她一时半会也不出来,可你回去晚了,你妈不会骂你吗?而且你脚扭伤了,难道你要她扶着你去车站?"

她惊讶地张了张嘴,他怎么会知道这些的,不过转念想想,他说的也很有道理,"嗯,那麻烦你了。"说着,一瘸一瘸地坐上了车。

天台上,安子皓握紧的拳头咯吱咯吱响,拨打号码…

车内,幕涟漪接通了电话,"喂,皓~"甜美的声音,显露出了雀跃的心情。

"在哪呢?"温柔道。

"我在回家的路上。"楞楞地说着。

"一个人走的?"期待她否定的答案。

幕涟漪沉吟了会儿,"是的,我跟雨轩在一起等车呢,呀,车来了,我挂了,回家打给 你。"急忙挂掉电话,她不敢说明真相,怕他会误会。

版权声明:本文由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发布于书评,转载请注明出处:指尖划过的爱情,迟归的放学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