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旧楼冤魂

2019-10-14 07:34栏目:书评
TAG:

摘要: 刚搬了新家,新的一个小区,这几天一直在下雨,天气也不是很好,室友小梅过来帮我。看着自己的新房子,眼里逐渐露出了自豪感,每天上下班忙碌的生活,我已经渐渐习惯了,但是周末还是会觉得很累。那天周末一个人在 ...

天空阴霾,风很大。一条地段十分偏僻的马路,四周皆是要拆迁的旧楼。 小梅一个人走在这条偏僻的马路上,脚下的枯叶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四周一片寂静,寂静得犹如一座死气沉沉坟墓。 小梅已经几天没合眼了,早上天刚蒙蒙亮,她就从家跑了出来。她家住得很远,离这条马路有十几里路,她就这样一步一步走过来。因为她的丈夫在这里失踪了,他的丈夫是一名拆迁工人,几天前来这里上班,便一去不回。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刚刚踏进这条马路,小梅忽然打了个冷战,她强烈地感觉到身后有人在跟着她。这让她恐惧不安,两腿发软。小梅已经说不出来此刻有多么害怕,她索性停了下来,深吸了一口气,鼓足勇气猛地转过身——没人。四周围连个人影也没有。脚下的枯叶咯吱,咯吱回响在这条空荡荡的马路上,令她更加心悸。如果丈夫此刻在她身边她便什么也不怕了,想着丈夫她的心脏不由得阵阵发疼。拐过一个弯,天空刹那间黑了许多,更多的乌云聚集在了一起,压抑得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突然盛夏的天竟然吹起了寒风,彻骨的寒意瞬息遍及全身每一个细包,小梅连连打了几个冷战,恐惧像洪水一样冲击着她的心灵,整颗心纠结在一起。 梅梅一声凄凉声音响起,那声音仿佛从四面八方传来 刚子,刚子是你吗?小梅大呼起来,声音因为激动急剧颤抖着。 刚子,刚子小梅加快了脚步往前跑去。 梅梅,梅梅别往里走了,回去快回去!声音嘎然停止。 一团雾逐渐扩散,瞬间小梅就什么也看不清了。她慌了,浓雾中她感觉有双眼睛死死地盯着她,使她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朦胧中似乎看见前面有一个亮点,她好奇地走了过去,一个老婆婆蹲在地上烧着纸,嘴里念念有词。 她刚要走过去,突然一只冰冷的手拽住了她,小梅低头看见身边站着一个小女孩。她穿着红色的裙子,手里抱着一个怪异的娃娃,冲着她笑。小梅不知道这个小女孩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这里房子全部拆迁,已经没有人在这里住了,怎么会有个小女孩在这里?她拉着小女孩的手,走到烧纸的老婆婆身旁看见婆婆手里拿着一张照片在哭,那照片上竟然是,小梅猛地回头,女孩依旧微笑地看着她,那微笑和照片上的微笑一模一样。 小梅吓得头皮发麻,用力地甩开女孩的手。女孩的笑容消失了,眼睛中竟被一种和年龄不符的仇恨代替了。她本能地躲在了老婆婆的身后,老婆婆慢慢地转过头来,她一双眼睛流出了猩红的泪水,碰地一声,头似乎被一把看不见的刀斩切开来,一半就掉在小梅的眼前。

刚搬了新家,新的一个小区,这几天一直在下雨,天气也不是很好,室友小梅过来帮我。

啊!小梅惊叫一声,双腿一软眼前一黑,便没有了任何知觉 等她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十字路口处,丈夫蹲坐在她身旁,她激动地马上坐了起来。想要扑在丈夫的怀里,可是丈夫竟然用了一种奇怪的姿势飘离了她的身边,他的眼神变得暗淡而茫然,他幽幽地说:我已经死了,你不能再抱着我,会损伤你的元气。 我不信我不信你已经死了小梅激动地喊着,眼泪随着摇晃的头四下飞舞着 真的,拆迁的时候老板让我们炸房子吓唬不肯搬的钉子户,可是当时我不知道屋里还有人,当我发现屋里有人,而我为了要救她们自己也被炸死了。丈夫低着头眼睛里充满着悲伤。 这时一团浓雾快速地飘了过来,浓雾中小女孩微笑着向她们越走越近,当她走近丈夫的时候在她的手里突然多了一把明晃晃的刀,猛地像丈夫的身上刺去,丈夫回过头来,凄惨地冲着小梅大喊快跑 小梅心跳得极快,不住地后退。忽然她转过头去,老婆婆颤颤巍巍地向着她挪动着步子。

看着自己的新房子,眼里逐渐露出了自豪感,每天上下班忙碌的生活,我已经渐渐习惯了,但是周末还是会觉得很累。

本文为守望天使原创,网络转载请注明出自《故事大全》并标明作者,如纸媒刊登,须经本人同意!联糸qq763205332

那天周末一个人在家,躺在床上看着手机,这个游戏最近很流行,时间就这样一点一滴地过去了。眼里也有了少许倦意,这是门外传来了一阵敲门声,我起了身,正在想这个时候会是谁来找我呢?因为小梅有我家的钥匙,所以不可能是她吧。

我开了门,门外什么人都没有,我正在纳闷,难道是恶作剧吗?转过身,小梅正在身后,凉意袭来,我吓了一跳,连忙说道:"小梅,你别吓人氨。小梅的脸色很难看,身上还有不少的酒味,我正在纳闷,难道这丫头失恋了?

小梅抱着我就哭,口里叙述着,因为喝了酒,口齿不是那么清楚,我只听见她的呢喃,但是断断续续的可以听见,这丫头真的失恋了,难怪这么难受。小梅的身体很凉,我扶她进了屋。

我转过身关门的时候,小梅望了望隔壁那家的门,突然发疯似的跑下了楼,我急忙去追她,可是已经晚了,小梅冲下楼,跑到马路上,一辆车行驶过来,我刚追到马路,就看见了这一幕,车辆行驶过来,小梅被车撞了出去。我跑过去,口里不停叫着小梅的名字。

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 ,可是小梅满身是血倒在地上,嘴角似乎还有一点笑意,我看到这一幕,当场就晕了过去。

醒来已经是另一天了,我的男友小刚在我身旁,一股刺鼻的味道传来,我知道我正在医院,我问小刚,小梅呢?但是小刚只是摇了摇头,我知道这一切不是梦,我很怕,小梅就这样离开我了。

接下来的几天,我都住在医院,小刚一直陪着我,后来我出院了,小刚送我回家,我来到这个街口,仿佛还看到了小梅的样子,我想哭。小刚抱住了我。那晚,我被他的温情打到了。

第二天,我起来了,某个部位似乎还有点痛,我脸一下就红,小刚正在为我准备早餐,我坐在椅子上,他拿来了早餐,我吃着早餐,感受着这一份温柔。小刚说他要去楼下扔垃圾,我坐在椅子上,细细地想到小梅的事情,但是越想越想不通,就算小梅真的失恋,怎么会去自杀了,不对,这件事情怎么想都不对埃

版权声明:本文由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发布于书评,转载请注明出处:短篇小说,旧楼冤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