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进了首府

2019-09-23 12:21栏目:书评
TAG:

老张没有租房,回到老家,收拾了老房子,成了空槽老人。

母亲开始注重生活品质,稍微有点味道的菜饭一定要丢掉。出门去买菜,楼下卖商铺的小哥给她介绍商铺,她拿着单页听得神往,她把她的电话给了售楼小哥,即便她身上只有买菜的几十块钱。她梦想有一个商铺,自己做点吃的,实现她的人生小理想。

这一天二儿子又来电话,他像接到绑票的电话,战战兢兢的说,儿啊,再缓几天,我再想想办法,二儿子说,我有一个办法,你把家里的一套房卖了,老张一听,像天塌下来,还不敢说不,试探的口气说,那我住哪儿,你租房,老张惊愕的说,租房,二儿子语气坚定的说,你不租房,难道让我们租房,你人民教师的脸往哪儿搁?

上个周大儿子买了车,“哎呀,现在先买个代步工具,十多万差不多了,过几年再买个三十万以上的,那种车坐起来舒服,开出去有档次。”她给来做客的亲戚说道。

摘要: 老张是一个小学教师,已经退休五年了,一月三千多的工资,用以养家糊口,确切一点说,不是养活自己和老婆,而是要养活七口人。大儿子在省城一家建筑公司上班,效益可以时,也能拿六七千,找的媳妇也在省城打工,但 ...

但如果这种虚荣心让母亲,让每一个为了孩子付出几十年汗水的天下父母可以更快乐?为什么不呢?

老张的日子比过去更紧巴了,一包五元钱的烟也戒了,给别人说是自己有肺病,菜也很少买,给别人说自己牙不好,嚼不动,有时走过垃圾桶,看见垃圾桶里推满废品,就想捡,可怕伤自尊,自己硬是拽着自己的脚步走了,走十几步,还要回头张望,因为在别人眼里,他是一个老太爷,两个儿子工作,自己还有工资,这是人生最美的归宿,也是人生最幸福的时刻,一天下下棋,聊聊天,享受仅有的美好时光,可老张没有感到一丝幸福,而且不祥之兆将要降临,

这个家庭座落在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村里有四百多户人家。到爷爷那辈,因为成分问题,这个家庭一夜之间变成了物质贫困户。爷爷是一介书生,教了一辈子的书。

老张像一个战败者,堆着笑脸和二儿子谈判,能不能降低条件,二儿子骂他偏心眼,良心大大的坏了,老张一看没有退让的余地,他真恨自己当初给大儿子买房买车的决定,当初朋友劝他,他就是不听,现在倒好,自己编的笼子自己钻就是了。

就是这样一个勤俭朴素的年近五十的母亲,在省城生活了一年之后,她也慢慢开始注重面子起来,或者说,压抑了那么多年的虚荣心慢慢爆发。

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 ,二儿子也有了对象,在一块儿同居,女子已经怀孕几个月,立刻要结婚,这本是好事,可条件是买房买车,和大儿子一样,又是一百多万,这不是大祸临头是什么。一个穷教师就是一辈子不要花一分钱,也挣不了二百万啊,那是二百万钱,又不是白杨树叶子,即使白杨树叶子,老张也没办法找,因为到处都是松树,云杉,白杨树早就绝种了,至少在老张所在的县是这样的。

而母亲是村里公认的最勤劳的母亲之一,母亲的节俭,是出了名的。直到现在,母亲在省城只需要两个儿子每个月给她1200块生活费,她就可以把一家七口人一个月的生活搞定。她知道去哪里买最便宜的菜和水果,如何把剩菜剩饭最大化功能处理,她舍不得给自己买衣服,所有的情绪随着儿子的工资起伏跌宕。

老张是一个小学教师,已经退休五年了,一月三千多的工资,用以养家糊口,确切一点说,不是养活自己和老婆,而是要养活七口人。

整个家庭的回暖是从母亲进入这个家门开始,正好是二十六年前。

2017.7.11

“你家二婶把小家伙带去哪玩了?开新车过去村里广场那边找找?"母亲对儿子说到。

老张回到家后,没有出过一次门,他怕出门,怕老乡的眼神,似乎在问,老张你咋回来了,老张怕听老乡背地里嘀咕,你的两个儿子都在省城买了楼,咋不在省城住着?每当想起这些问题,老张头就痛得厉害。

这个家庭把三个孩子都培养成了大学生,小女儿现在211大学上大三。这个家庭是这个大村子里最重视孩子教育的家庭,也是全村唯一一个培养出三个大学生的家庭。

版权声明:本文由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发布于书评,转载请注明出处:短篇小说,进了首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