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十六,乐府诗集

2019-08-31 17:49栏目:诗词
TAG:

  《宋书·乐志》曰:“相和,汉旧曲也,丝竹更相和,执节者歌。本一部,魏和帝分为二,更递夜宿。本十七曲,硃生、宋识、列和等复合之为十三曲。”其大顺荀勖又采旧辞施用於世,谓之清商三调歌诗,即沈约所谓“因弦管金石造歌以被之”者也。《唐书·乐志》曰:“平级调动、清调、瑟调,皆周房中曲之遗声,汉世谓之三调。又有楚调、侧调。楚调者,汉房中国音乐也。高帝乐楚声,故房中国音乐皆楚声也。侧调者,生於楚调,与前三调总谓之相和调。”《晋书·乐志》曰:“凡乐章古辞存者,并汉世街陌讴谣,《江南可采莲》、《乌生十五子》、《白头吟》之属。”其后渐被於弦管,即相和诸曲是也。魏晋之世,相承用之。承嘉之乱,五都沦覆,中朝旧音,散落江左。后魏孝文宣武,用师淮汉,收其所获南音,谓之清商乐,相和诸曲,亦皆在焉。所谓清商正声,相和五调伎也。凡诸调歌词,并以一章为一解。《古今乐录》曰:“伧歌以一句为一解,中华夏族民共和国以一章为一解。”王僧虔启云:“古曰章,今天解,解有多少。当时先诗而后声,诗叙事,声成文,必使志尽於诗,音尽於曲。是以作诗有丰约,制解有多少,犹诗《君子阳阳》两解,《南山有台》五解之类也。”又诸调曲都有辞、有声,而大曲又有艳,有趋、有乱。辞者其歌诗也,声者若羊吾夷伊那何之类也,艳在曲在此以前,趋与乱在曲之后,亦犹吴声西曲前有和,后有送也。又大曲十五曲,沈约人己一视於瑟调。今依张永《元嘉正声技录》分於诸调,又别叙大曲於其后。唯《满歌行》一曲,诸调不载,故附见於大曲之下。其曲调先后,亦准《技录》为次云。
  
  ○ 相和六引
  
  《古今乐录》曰:“张永《技录》相和有四引,一曰箜篌,二曰商引,三曰徵引,四曰羽引。箜篌引歌瑟调,东阿王辞。《门有车马客行》《置酒篇》并晋、宋、齐奏之。古有六引,其宫引、角引二曲阙,宋为箜篌引有辞,三引有歌声,而辞不传。梁具五引,有歌有辞。凡相和,其器有笙、笛、节歌、琴、瑟、琵琶、筝多种。”
  
  ○ 箜篌引 唐·李贺
  
  一曰《公无渡河》崔豹《古今注》曰:“《箜篌引》者,朝鲜津卒霍里子高妻丽玉所作也。子高晨起刺船,有一白首狂夫,被发提壶,乱流而渡,其妻随而止之,不如,遂堕河而死。於是援箜篌而歌曰:‘公无渡河,公竟渡河,堕河而死,将奈公何’声甚凄怆,曲终亦投河而死。子高还,以语丽玉。丽玉伤之,乃引箜篌而写其声,闻者莫不堕泪饮泣。丽玉以其曲传邻女丽容,名曰《箜篌引》。又有《箜篌谣》,不详所起,恐怕言(mò yán )结交当有终始,与此异也。”
  公乎,公乎,提壶将焉如?屈子沉湘不足慕,徐衍入海诚为愚。公乎,公乎,床有菅席,盘有鱼,北里有贤兄,北邻有大姨。陇亩油油黍与葫,瓦甒浊醪蚁浮浮,黍可食,醪可饮,公乎,公乎,其奈居。被发奔流竟何如?贤兄大姑哭呜呜。
  
  ○ 公无渡河 梁·刘孝威
  
  请公无渡河,河广风威厉。樯偃落金乌,舟倾没犀枻。绀盖空严祀,白马徒牲祭。衔石伤寡心,崩城掩孀袂。剑飞犹共水,魂沈理俱逝。君为川后臣,妾作姜妃娣。
  
  ○ 同前 陈·张正见
  
  金堤分锦缆,白马渡莲舟。风严歌响绝,浪涌榜人愁。棹折桃花水,帆横竹箭流。何言沉璧处,千载偶阳侯。
  
  ○ 同前 唐·李白
  
  亚马逊河西来决昆仑,咆哮万里触龙门。波滔天,尧咨嗟,大禹理百川,兒啼不窥家。杀湍湮洪涝,九州始蚕麻。其害乃去,茫然风沙。被发之叟狂而痴,早晨径流欲奚为?他人不惜妻止之,公无渡河苦渡之。虎可搏,河难凭,公果溺死流海湄。有长鲸白齿若雪山,公乎公乎挂骨於其间。箜篌所悲竟不还。
  
  ○ 同前 王建
  
  渡头恶天双方远,波涛塞川如叠阪。幸无白刃驱向前,何用将身自弃捐。蛟龙啮尸鱼食血,黄泥直下无青天。男兒纵轻妇人语,惜君性命还须取。妇人无力挽断衣,舟沉身死悔难追,公无渡河公自为。
  
  ○ 同前 温庭筠
  
  密西西比河怒浪连天来,大响谹谹如殷雷。龙伯驱风不敢上,百川喷雪高崔嵬。二十五弦何太哀,请公勿渡立徘徊。下有狂蛟锯为尾,裂帆截棹磨霜齿。神锥凿石塞神潭,白马じす赤尘起。公乎跃马扬玉鞭,灭没高蹄日千里。
  
  ○ 同前 王叡
  
  浊波洋洋兮凝晓雾,公无渡河兮公苦渡。风号水激兮呼不闻,提壶看入兮中流去。浪摆服装兮随步没,沉尸深切兮蛟螭窟。蛟螭尽醉兮君血乾,推出黄沙兮泛君骨。当时君死妾何适,遂就波涛合魂魄。原持精卫衔石心,穷取丹东塞泉脉。
  
  ○ 宫引 梁·沈约
  
  《晋书·乐志》曰:“五声,宫为君,宫之为言中也。大壮之道,无往而不理焉。商为臣,商之为言强也,谓金性之坚强也。角为民,角之为言触也,谓象诸阳气,触物而生也。徵为事,徵之为言止也,言物盛则止也。羽为物,羽之为言舒也,言阳气将复,万物孳育而舒生也。是以闻宫声使人温良而宽大,闻商声使人方廉而好义,闻角声使人恻隐而仁爱,闻徵声使人乐养而好施,闻羽声使人恭俭而好礼。”《隋书·乐志》曰:“梁有相和五引,元春第一奏之,陈氏因焉。隋文帝开皇中,改五引为五音。唯迎气於五郊,降神奏之。《月令》所谓‘初春其音角’也。”按古有清角、清徵之流,此则当声为曲,即五音是也。《唐书·乐志》曰:“五郊迎气,各以月律而奏其音。”盖因隋旧制云。
  八音资始君五声,兴比和乐感百精。优游律吕被咸英。
  
  ○ 同前 萧子云
  
  宅中为君声之始,气和而应律生子,四宫既作阴阳理。
  
  ○ 商引 梁·沈约
  
  司秋纪兑奏西音,激扬钟石和瑟琴,风骚福被乐愔愔。
  
  ○ 同前 萧子云
  
  君臣数九发凉风,三弦兰秋金秋通,充谐候管和六同。
  
  ○ 角引 梁·沈约
  
  萌生触孟陬在春,《咸池》始奏德尚仁,怗滞以息和且均。
  
  ○ 同前 萧子云
  
  蛰虫始振音在斯,五声六律旋相为,《韶》继《夏》尽备《咸池》。
  
  ○ 徵引 梁·沈约
  
  执衡司事宅离方,滔滔清夏火德昌,八音备举乐无疆。
  
  ○ 同前 萧子云
  
  硃明在离日龙潜月,候气而动徵为事,六乐成文从之备。
  
  ○ 羽引 梁·沈约
  
  玄英纪运冬冰坼,物为音本和且悦,穷高测深长无绝。
  
  ○ 同前 萧子云
  
  其音为物登玄英,制留循短位浊清,惟皇创则和且平。
  
  ○ 相和曲上
  
  《古今乐录》曰:“张永《元嘉技录》:相和有十五曲,一曰《气出唱》,二曰《精列》,三曰《江南》,四曰《度关山》,五曰《东光》,六曰《十五》,七曰《薤露》,八曰《蒿里》,九曰《觐歌》,十曰《对酒》,十一曰《鸡鸣》,十二曰《乌生》,十三曰《平陵东》,十四曰《西门》,十五曰《陌上桑》。十三曲有辞,《气出唱》《精列》《度关山》《薤露》《蒿里》《对酒》并魏武帝辞,《十五》文帝辞,《江南》《东光》《鸡鸣》《乌生》《平陵东》《陌上桑》并古辞是也。二曲无辞,《觐歌》《南门》是也。其辞《陌上桑》歌瑟调,古辞《艳歌罗敷行》‘日出西南隅’篇。《觐歌》,张录云无辞,而武帝有《往古篇》。《北门》,张录云无辞,而武帝有《仲春篇》。或云歌瑟调古辞《南门行》‘入门怅欲悲’也。古有十七曲,其《武陵》《鹍鸡》二曲亡。”按《宋书·乐志》《陌上桑》又有文帝《弃故乡》一曲,亦在瑟调。《东西门行》及《天问钞》“今有人”、武帝“驾虹蜺”二曲,皆张录所不载也。
  
  ○ 气出唱 魏·武帝
  
  驾六龙乘风而行。行四国外,路下之八邦。历登高山临溪谷,乘云而行。行四海外,东到长者。仙人玉女,下来翱游。骖驾六龙,饮玉浆,河水尽,不东流。解愁腹,饮玉浆。奉持行,东到蓬莱山。上至天之门。玉阙下,引见得入。赤松相对,四面顾望,视正焜煌。开王心正兴,其气百道至,传告无穷。闭其口,但当爱气寿万年。东到海,与天连。神明之道,出窈入冥,常当专之。心恬澹,无所愒欲。闭门坐自守,天与期气。愿得神之人,乘驾云车,骖驾白鹿,上到天之门,来赐神之药。跪受之,敬神齐,当如此,道自来。
  华武陵源,自感到大。高百丈,浮云为之盖。仙人欲来,出随风,列之雨。吹笔者洞箫鼓瑟琴,何訚訚。酒与歌戏,明天相乐诚为乐。玉女起,起舞移数时。鼓吹一何嘈嘈。从西南来时,仙道多驾烟,乘云驾龙,郁何茂茂。遨游八极,乃到昆仑之山,王母侧。神明金止玉亭,来者为哪个人?赤松、王乔,乃德旋之门。乐共饮食到早上,多驾合坐,万岁长,宜子孙。
  游君山,甚为真。磪■砟硌,尔自为神。乃到西姥台,金阶玉为堂,芝草生殿旁。东西厢,客满堂。主人当行觞,坐者长寿遽何央。长乐甫始宜外孙子,常愿主人增年,与天相守。
  右三曲,魏、晋乐所奏。
  
  ○ 精列 魏·武帝
  
  厥初生,造化之陶物,莫不有终期。莫不有终期,圣贤不可能免,何为怀此忧。原螭龙之驾,思想昆仑居。观念昆仑居,见期於迂怪,志意在蓬莱。志意在蓬莱,周、孔圣徂落,会稽以墓葬。会稽以墓葬,陶陶什么人能度?君子以弗忧。年之暮奈何,时过时来微。
  右一曲,魏、晋乐所奏。
  
  ○ 江南
  
  《乐府解题》曰:“江南古辞,盖美芳晨丽景,嬉游得时。若梁简文‘桂楫晚应旋’,唯歌游戏也。”按梁武帝作《江南弄》以代西曲,有《采莲》《采菱》,盖出於此。唐乌龟蒙又广古辞为五解云。
  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间,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
  右一曲,魏、晋乐所奏。
  
  ○ 江南思 宋·汤惠休
  
  山矾海阴路,留戍淮阳津。垂情向春草,知是乡党。
  
  ○ 同前二首 梁·简文帝
  
  桂楫晚应旋,历岸扣轻舷。紫荷擎钓鲤,银筐插短莲。人归浦口暗,那得久回船。
  江南有妙妓,时则应璿枢。月晕芦灰缺,秋还悬炭枯。含丹和九转,芳树廕三株。何辞天后诮,终是到仙都。
  
  ○ 江南曲 梁·柳惲
  
  汀洲采白蘋,日落江南春。洞庭有归客,潇湘逢故人。故人何不返,春华复应晚。不道新知乐,只言行路远。
  
  ○ 同前 沈约
  
  擢歌发江潭,采莲渡赣南,宜须闲隐处,舟浦予自谙。罗衣织成带,堕马碧玉簪。但令舟楫渡,宁计路嵌嵌。
  
  ○ 同前 唐·宋之问
  
  妾住越城南,离居不自堪。采花惊曙鸟,摘叶喂春蚕。懒结茱萸带,愁安玳瑁簪。侍臣消瘦尽,日暮碧江潭。
  
  ○ 同前 刘慎虚
  
  美女何荡漾,湖上风月长。玉手欲有赠,徘徊双鸣珰。歌声随绿水,怨色起朝阳。日暮还家望,云波横洞房。
  
  ○ 同前 丁仙芝
  
  长干斜路北,近浦是兒家。有意来相访,大顺出浣沙。发向横塘口,船开值急流。知郎旧时意,且请拢船头。昨暝逗南陵,风声波浪阻。入浦不逢人,回家何人信汝。未晓已成妆,乘潮去茫茫。因从京口渡,使报邵陵王。始下玉环楼,言发琅琊岸。急为打船开,恶许傍人见。
  
  ○ 同前八首 刘希夷
  
  暮宿南洲草,晨行北岸林。日悬沧海阔,水隔洞庭深。烟景无留神,风浪有异浔。岁游难极目,春戏易为心。朝夕无荣遇,芳菲已满襟。
  艳唱潮初落,江花露未晞。春洲惊翡翠,硃服弄芳菲。画舫烟中浅,孟月日际微。锦帆冲浪湿,罗袖拂行衣。含情罢所采,相叹惜流晖。
  君为陕北客,妾遇江南春。朝游含灵果,夕采弄风蘋。果气时不歇,蘋花日自新。以此江南物,持赠闽东人。空盈万里怀,欲赠竟无因。
  皓如楚江月,霭若吴岫云。波中自皎镜,山上亦氤氲。明亮的月留照妾,轻云持赠君。山川各离散,光气乃殊分。天涯一为别,江北自相闻。
  舣舟乘潮去,风帆振草凉。潮平见楚甸,天际望维扬。洄溯经千里,烟波接两乡。云明江屿出,东营海流长。当中逢岁晏,浦树落花芳。
  淑节十一月晴,维扬吴楚城。城临大江氾,回映洞浦清。晴云曲金阁,珠楼碧烟里。月明芳树群鸟飞,风过长林杂花落。可怜拜别什么人家子,于此一至情何已。
  北堂红草盛蘴茸,青海湖碧水照中国莲。朝游暮起金花尽,渐觉罗裳珠露浓。自惜妍华三五周岁,已叹关山相对重。人情一去无还日,欲赠怀芳怨不逢。
  忆昔江南年盛时,平生怨在长洲曲。冠盖星繁江水上,冲风摽落洞庭渌。落花舞袖红纷纭,朝霞高阁洗晴云。什么人言此处婵娟子,珠玉为心以奉君。
  
  ○ 同前 于鹄
  
  偶向江边采白蘋,还随女伴赛江神。众中不敢明显语,暗掷金钱卜远人。
  
  ○ 同前 李益
  
  嫁得瞿塘贾,朝朝误妾期。早知潮有信,嫁与弄潮兒。
  
  ○ 同前 李贺
  
  汀洲白蘋草,柳惲乘马归。江头楂树香,岸上蝴蝶飞。酒杯箬叶露,玉轸蜀桐虚。硃楼通水陌,沙暖一双鱼。
  
  ○ 同前 李商隐
  
  郎船安两浆,侬舸动双桡。扫黛开宫额,裁裙约楚腰。乖期方积思,临醉欲埥尽D以采菱唱,欲羡秦台箫。
  
  ○ 同前 韩翃
  
  长乐乌贼雨点销,江城日暮好相邀。春楼不闭葳蕤锁,绿水四通宛转桥。
  
  ○ 同前 温庭筠
  
  妾家白蘋浦,日上草芙蓉楫。轧轧摇浆声,移舟入茭叶。溪长茭叶深,作底难相寻。避郎郎不见,鸂鶒自浮沉。拾萍萍无根,采莲莲有子。不作水萍草生,宁作藕花死。岸傍骑马郎,乌帽紫游缰。含愁复含笑,回道问横塘。妾住顺德步,门前硃雀航。流苏持作帐,六月春待作梁。出入金犊幰,兄弟都督郎。二〇一五年学歌舞,定得郎相许。连娟眉绕山,依约腰如杵。凤管悲若咽,鸾弦娇欲语。扇薄露红铅,罗轻压金缕。明亮的月西北楼,珠帘玳瑁钩。横波巧能笑,弯蛾不识愁。花开子留树,草长根依土。早闻金沟远,底事归郎许。不学杨白花,朝朝泪如雨。
  
  ○ 同前 张籍
  
  江南每户多橘树,吴姬舟上织白纻。土地卑湿饶虫蛇,连木为牌入江住。江村亥日常为市,落帆渡桥来浦里。青莎覆城竹为屋,无井家庭饮潮水。长干午日沽春酒,高高酒旗悬江口。倡楼两岸悬水栅,夜唱竹枝留北客。江南风俗欢跃多,悠悠到处尽经过。
  
  ○ 同前 罗隐
  
  江烟湿雨鲛绡软,漠漠远山眉黛浅。水国多愁又有情,夜槽压酒银船满。绷丝采怨凝晓空,吴王台榭春梦之中。鸳鸯鸂鶒唤不起,平铺绿水眠东风。西陵路边月悄悄,油壁轻车嫁苏小。
  
  ○ 同前 陆龟蒙
  
  为爱江南春,涉江聊采蘋。水深烟浩浩,空对双轮子。车轮明亮的月团,车盖浮云盘。云月徒自好,水中央银行路难。遥遥常德道,夹道生春草,寄语棹船郎,莫夸风云好。
  
  ○ 同前五解 水龟蒙
  
  鱼戏莲叶间,参差隐叶扇。欮浭酎鳿窥,潋滟无因见。
  鱼戏莲叶东,初霞射红尾。傍临谢山侧,恰值清风起。
  鱼戏莲叶西,盘盘舞波急。潜衣曲岸凉,正对斜光入。
  鱼戏莲叶南,欹危午烟叠,光摇越鸟巢,影乱吴娃楫。
  鱼戏莲叶北,澄阳动微涟。重放帝子渚,稍背鄂君船。
  
  ○ 江南可采莲 梁·刘缓
  
  古《江南》辞曰“江南可采莲”,因感到题云。
  春初北岸涸,夏月南湖通。卷荷舒欲倚,水旦生即红。楫小宜回迳,船轻好入丛。钗光逐影乱,衣香随逆风。江南星星地,年年情不穷。   

  江南弄上
  ○ 江南弄七首 梁·武帝
  
  《古今乐录》曰:“梁天监十一年冬,武帝改西曲,制《江南上云乐》十四曲,《江南弄》七曲:一曰《江南弄》,二曰《龙笛曲》,三曰《采莲曲》,四曰《凤笛曲》,五曰《采菱曲》,六曰《游女子曲棍球队》,七曰《朝云曲》。又沈约作四曲:一曰《赵瑟曲》,二曰《秦筝曲》,三曰《春日曲》,四曰《朝云曲》,亦谓之《江南弄》云。”
  
  ○ 江南弄
  
  《古今乐录》曰:“《江南弄》三洲韵。和云:‘春季路,娉婷出绮罗。’”
  众花杂色满上林,舒芳耀绿垂轻阴。连手躞蹀舞春心。舞风情,临岁腴,中人望独踟蹰。
  
  ○ 龙笛曲
  
  《古今乐录》曰:“《龙笛曲》,和云:‘江南音,一唱值千金。’马融《长笛赋》曰:‘近世双笛从羌起,羌人伐竹未及已。龙鸣水中不见已,截竹吹之声相似。’可是《龙笛曲》盖因声如龙鸣而名曲。”
  美女绵眇在云堂,雕金镂竹眠玉床。婉爱寥亮绕红梁。绕红梁,流月台,驻烈风,郁徘徊。
  
  ○ 采莲曲
  
  《古今乐录》曰:“《采莲曲》,和云:‘采莲渚,窈窕舞佳人。’”
  游戏五湖采莲归,发花田叶芳袭衣。为君侬歌世所希。世所希,有如玉。江南弄,采莲曲。
  
  ○ 凤笙曲
  
  《古今乐录》曰:“《凤笙曲》,和云:‘弦吹席,长袖善留客。’”
  绿耀克碧彫琯笙,硃脣玉指学凤鸣。流速参差飞且停。飞且停,在凤楼,弄娇响,间清讴。
  
  ○ 采菱曲
  
  《古今乐录》曰:“《采菱曲》,和云:‘菱歌女,解佩戏江阳。’”
  江南稚女珠腕绳,金翠摇首红颜兴。桂棹容与歌采菱。歌采菱,心未怡,翳罗袖,望所思。
  
  ○ 游女曲
  
  《古今乐录》曰:“《游女子曲棍球队》,和云:‘当年少,歌舞承酒笑。’”
  氛氲兰麝体芳滑,容色玉耀眉仲春。珠佩婐褙聪方疸凇O方疸冢游紫庭。舞飞阁,歌长生。
  
  ○ 朝云曲
  
  《古今乐录》曰:“《朝云曲》,和云:‘徙倚折耀华。’”宋子渊《高唐赋序》曰:“楚襄王与宋子渊游云梦之台,望高唐之观,独有云气,变化无穷。王问玉曰:‘此何气也?’玉曰:‘所谓朝云也。’王曰:‘何谓朝云也?’玉曰:‘昔者先王尝游高唐,怠而昼寝,梦里见到一妇人曰:“妾巫山之女也,为高唐之客。闻君游高唐,原荐枕席。”王因幸之。去而辞曰:“妾在巫山之阳,高丘之阻,旦为朝云,暮为行雨,朝朝暮暮,阳台以下。”旦朝视之如言,故为立庙,号曰朝云。’”郦道元《水经注》曰:“巫山者,女阴居焉。宋子渊谓帝之季女名曰瑶姬,未行而亡,封于巫山之台。精魂为草,实谓灵芝,所谓巫山之女,高唐之姬也。”《朝云曲》盖取於此。
  张乐阳台歌上谒,如寝如兴芳晻暧。容光既艳复还没。复还没,望不来。巫山高,心踌躇。
  右七曲。
  
  ○ 江南弄三首 梁·简文帝
  
  ○ 江南曲
  
  和云:“仲春路,时使佳人度。”
  枝中国水力电力对外公司上春并归,长杨扫地桃花飞。清风吹人光照衣。光照衣,景将夕。掷白金,留上客。
  
  ○ 龙笛曲
  
  和云:“《江南弄》,真能下翔凤。”
  金门玉堂临水居,一嚬一笑千万馀。游子去还原莫疏。原莫疏,意何极,双鸳鸯,两相忆。
  
  ○ 采莲曲
  
  和云:“《采莲归》,渌水好沾衣。”
  桂楫兰桡浮碧水,江花玉面两相似。莲疏藕折香风起。香风起,白日低,采莲曲,使君迷。
  
  ○ 江南弄四首 沈约
  
  ○ 赵瑟曲
  
  大庆奇弄出文梓,萦弦急调切流徵。玄鹤徘徊白云起。白云起,郁披香。离复合,曲未央。
  
  ○ 秦筝曲
  
  罗袖飘纚拂雕桐,促柱高张散轻宫。迎歌度舞遏归风。遏归风,止流月。寿万春,欢无歇。
  
  ○ 阳春曲
  
  刘向《新序·宋子渊对熊严问》曰:“客有歌於郢中者,其始曰《雅俗共赏》,国中属而和者千人。其为《阳陵采薇》,国中属而和者数百人。其为《杨春白雪》,国中属而和者,数十二位而已也。引商刻角,杂以流徵,国中属而和者,可是数人。是以其曲弥高,其和弥寡。不过《春天》所一直亦远矣。”《乐府解题》曰:“春天,伤也。”
  倒挂柳垂地燕差池,缄情忍思落容仪。弦伤曲怨心自知。心自知,人不见。动罗裙,拂珠殿。
  
  ○ 朝云曲
  
  阳台氤氲多异色,巫山高高上无极。云来云去长不息。长不息,梦来游。极万世,度千秋。
  
  ○ 江南弄中
  
  ○ 江南弄 唐·王勃
  
  江南弄,巫山连楚梦。行雨行云几相送。瑶轩金谷上春时,玉童仙女无见期。紫露香烟眇难托,清风明亮的月遥相思。遥相思,草徒绿,为听双飞神舞曲。
  
  ○ 同前 唐·李贺
  
  江鹅黄雾起凉波,天上叠巘红嵯峨。水风浦云生老竹,渚暝蒲帆如一幅。真鲈千头酒百斛,酒中倒卧南山绿。吴歈越吟未终曲,江上团团帖寒玉。
  
  ○ 采莲曲二首 梁·简文帝
  
  晚光照空矶,采莲承晚晖。风起湖难度,莲多摘未稀。棹动荷花落,船移白鹭飞。荷丝傍绕腕,菱角远牵衣。
  常闻蕖可爱,采摘欲为裙。叶滑不留綖,心忙无假薰。千春什么人与乐,独有妾随君。
  
  ○ 同前 梁·元帝
  
  碧玉小家女,来嫁汝南王。水夫容乱面色,荷叶杂衣香。因持荐君子,愿袭六月春裳。
  
  ○ 同前 刘孝威
  
  金桨木兰船,戏采江南莲。莲香隔蒲渡,莲茎满江鲜。房垂易动手,柄曲自临盘。露花时湿钏,风茎乍拂钿。
  
  ○ 同前 硃超
  
  艳色前后发,缓楫去来迟。看妆碍荷影,洗手畏菱滋。摘除莲上叶,拖出藕中丝。湖里人Infiniti,何日满船时。
  
  ○ 同前 沈君攸
  
  平川映晓霞,莲舟泛浪华。衣香随岸远,荷影向流斜。度手牵长柄,转楫避疏花。还船不畏满,归路讵嫌赊。
  
  ○ 同前二首 吴均
  
  江南当夏清,桂楫逐流萦。初疑京兆剑,复似汉冠名。荷香带风远,莲影向根生。叶卷珠难溜,花舒红易倾。日暮凫舟满,归来渡锦城。
  锦带杂花钿,罗衣垂绿川。问子今何去,出采江南莲。辽西三千里,欲寄无因缘。原君早旋返,及此玉环鲜。
  
  ○ 同前 陈·后主
  
  相催暗中起,妆今日已光。随宜巧注口,薄落点花黄。风住疑衫密,船小畏裾长。波文散动楫,茭花拂度航。低荷乱翠影,采袖新莲香。归时会被唤,且试入兰房。
  
  ○ 同前 隋·卢思道
  
  曲浦戏妖姬,轻盈不调整。擎荷爱圆水,折藕弄长丝。珮动裙风入,妆销粉汗滋。菱歌惜不唱,须待暝归时。
  
  ○ 同前 殷英童
  
  荡舟无数伴,解缆自相催。汗粉无庸拭,风裾随便开。棹移浮荇乱,船进倚荷来。藕丝牵作缕,莲叶捧成杯。
  
  ○ 同前 唐·崔国辅
  
  玉溆花红发,金塘水碧流。相逢畏相失,并著采莲舟。
  
  ○ 同前 徐彦伯
  
  妾家越水边,摇艇入江烟。既觅同心侣,复采同心莲。折藕丝能脆,开花叶正圆。春歌弄明亮的月,归棹落花前。
  
  ○ 同前 唐·李白
  
  若耶溪傍采莲女,笑隔草草芙蓉共人语。梅州新妆水底明,风飘香袖空中举。岸上何人家游冶郎,三三五五映垂杨。紫骝嘶入落花去,见此踟蹰空断肠。
  
  ○ 同前 唐·贺知章
  
  稽山罢雾郁嵯峨,镜水无风也自波。莫言(Mo Yan)春度芳菲尽,别有中间采中国莲。
  
  ○ 同前三首 唐·王昌龄
  
  吴姬越艳楚王妃,争弄莲舟水湿衣。来时浦口花迎入,采罢江头月送归。
  莲花茎罗裙一色裁,溪客向脸两边开。乱入池中看不见,闻歌始觉有人来。
  越女作桂舟,还将桂为楫。湖上水渺漫,清江初可涉。摘取木棉花,莫摘荷花叶。将归问夫婿,颜色何如妾。
  
  ○ 同前二首 戎昱
  
  虽听采莲曲,讵识采莲心。漾楫爱花远,回船愁良深。烟生极浦色,日落半江阴。同侣怜波静,看妆堕玉簪。
  涔阳女兒花满头,毵毵同泛木兰舟。秋风日暮青海湖里,争唱菱歌不肯休。
  
  ○ 同前 唐·储光羲
  
  浅渚水芝繁,深塘菱叶疏。独往方自得,耻邀淇上姝。广江无术阡,大泽绝方隅。浪中海童语,流下鲛人居。春雁时隐舟,新荷复满湖。采采乘日暮,不思贤与愚。
  
  ○ 同前二首 鲍溶
  
  弄舟朅来南塘水,莲茎映身摘莲子。暑衣清净鸳鸯喜,作浪舞花惊不起。殷勤护惜纤纤指,水菱初熟多新刺。
  采莲朅来水无风,莲潭如镜松如龙。夏衫短袖交斜红,艳歌笑斗新芙蕖,戏鱼住听水华东。
  
  ○ 同前 唐·张籍
  
  秋江岸边莲子多,采莲女兒凭船歌。青房圆实齐戢戢,争前竞折荡漾波。试牵绿茎下寻藕,断处丝多刺伤手。白练束腰袖半卷,不插玉钗妆梳浅。船中未满度前洲,借问何人家家住远。归时共待暮潮上,自弄莲花还荡桨。
  
  ○ 同前 唐·白居易
  
  菱叶萦波荷飐风,溪客深处小船通。逢郎欲语低头笑,碧玉搔头落水中。
  
  ○ 同前 僧齐己
  
  越溪女,越江莲,齐夫容,双婵娟。嬉游向何处,采撷且同船。浩唱发容与,清波生漪涟。时逢小岛泊,几共鸳鸯眠。襟袖既盈溢,馨香亦相传。薄暮归去来,苎罗生碧烟。
  
  ○ 采莲归 唐·王勃
  
  采莲归,绿水旦衣。秋风起浪凫雁飞。桂棹兰桡下长浦,罗裙玉腕摇轻橹。叶屿花潭极望平,江讴越吹相思苦。想思苦,佳期不可驻。塞外征夫犹未还,江南采莲今已暮。今已暮,摘取金牌金芙蓉。今渠那必尽倡家。官道城南把叶子,何如江上采夫容。玉环复水芝,花叶何重叠。叶翠本羞眉,花红强如颊。佳人不在兹,怅望别离时。牵花怜共蒂,折藕爱莲丝。故情何处所,新物徒华滋。不惜南津交佩解,还羞西里伯斯海雁书迟。采莲歌有节,采莲夜未歇。正逢浩荡江上风,又值徘徊江后一个月。莲浦夜相逢,吴姬越女何丰茸。共问寒江千里外,征客关山更几重。
  
  ○ 采莲女 唐·阎朝隐
  
  采莲女,采莲舟,淑节春江碧水流。莲衣承玉钏,莲刺罥银钩。薄暮敛容歌一曲,氛氲香气满汀洲。
  
  ○ 湖边采莲妇 唐·李太白
  
  小姨织白纻,未解将人语。大姐采水花,溪湖相对重。长兄行不在,莫使别人逢。原学秋胡妇,真心比古松。
  
  ○ 高满堂婉采莲曲 唐·温廷筠
  
  《梁书》曰:“羊偘性豪侈,善音律,姬妾列侍,穷极豪华。有舞人柳盈瑄婉,容色绝世,腰围一尺六寸,时人咸推能掌上舞。偘尝自造采莲棹歌两曲,甚有新致,乐府谓之《彭三源婉采莲曲》。其后所传,颇失故意。”
  兰膏坠发红玉春,燕钗拖颈抛盘云。城西倒插杨柳向娇晚,门前沟水波潾潾。麒麟公子朝天客,珮马珰珰度春陌。掌中无力舞衣轻,翦断鲛绡破春碧。抱月飘烟一尺腰,麝脐龙髓怜娇饶。秋罗拂衣碎光动,露重花多香不销。鸂鶒胶胶塘水满,绿萍如粟莲花茎短。一夜大风送雨来,粉痕零落愁红浅。船头折藕丝暗牵,藕根莲子相留连。郎心似月月易缺,十五十六清光圆。
  
  ○ 凤笙曲 唐·沈佺期
  
  忆昔王子晋,凤笙游云空。挥手弄白日,安能恋东宫。岂无婵娟子,结念罗帐中。怜寿不贵色,身世两无穷。
  
  ○ 凤吹笙曲 唐·李太白
  
  仙人十五爱吹笙,学得昆丘彩凤鸣。始闻炼气餐金液,复道朝天赴玉京。玉京遥远几千里,凤笙去去无边已。欲叹离声发绛脣,更嗟别调流纤指。此时惜别讵堪闻,此地相看未忍分。重吟真曲和清吹,却奏仙歌响绿云。绿云紫气向函关,访道应寻缑氏山。莫学吹笙王子晋,一遇浮丘断不还。   

版权声明:本文由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发布于诗词,转载请注明出处:卷二十六,乐府诗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