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鉴赏,唐诗鉴赏辞典

2019-08-10 20:35栏目:诗词
TAG:

  红莲池里白莲开。

  简单察觉,在整首诗中,“春”扮演了多个贯通始终的角色。它触发乡思,引动乡梦,吹送归梦,无往不在。由于春色春风的听得多了就能说的清楚,那当然不免带有伤感怅惘情调的乡思乡梦,也就像渗透了春的本身明丽色彩,而略无沉重痛楚之感了。诗人的想象是新奇的。在作家的动机中,这种随春风而生、逐春风而归的梦,是一种心灵的抚慰和美的享受,末句的“又”字,不但透暴光乡思的深入,也透露了小说家对美美梦境的兴奋愉悦。

  两句中雨晴与柳暗、花尽与莺见之间又存在着因果联系—— “柳色雨中深”,细雨的洗濯使柳色变得深暗了;“ 莺语花底滑”,落尽残花,方表露流莺的身姿,从中透表露一种美好的青春景色将要消失的意境。异乡的淑节已经在柳暗花残中悄然逝去,故乡的春色此时恐怕也凋零阑珊了吧。那漂荡流转的流莺,更便于触动羁泊异乡的心怀。触景生怀,悠悠乡思便一发不可收地漫涌上来。

春 兴

  在点子表现上,此诗主要行使了拟物的一手。一处用“一枝梅”,一处用“白莲”,前者越发给人留下了深入的回想。以水芝比靓妞,并不是武元衡的独创。稍晚于武元衡的白乐天也曾以六月春比女士,如“姑山半峰雪,瑶水一枝莲”(《玉真张观主下小女冠阿容》) 。但相比较来讲,白乐天只是利用了拟物一种花招。以形象显出单纯的美;武元衡在拟物时,兼用了陪衬的手段,让诗中女人在一批越女的反衬下出现,然后再连接到玉环的相比较上,更有一种精彩的意象和格外的不二等秘书籍功力。

  倒挂柳阴阴细雨晴, 残花落尽见流莺。
  春风一夜吹乡梦, 又逐春风到洛城。

  武元衡

  那首诗所写的图景本极经常:看到暮春景象,触动了乡思,在一夜春风的吹拂下,做了叁个返家之梦。而小说家却在那平日的活着中提炼出一首美好的诗来,在这里,艺术的想象无疑起了决定性的功能。

  这两句,以“若”字领起,表达这是作家的遐想之词。头两句写的是女子的神,此后两句则写女孩子的形,可是在写法上却不似头两句作直接的写照,而以映衬之法令人去想象和思辨。“越溪”是春秋末年秦国好看的女人西施浣纱的地方。当女生献身于美貌的越女子中学间时,她便象是红莲池中盛开的一朵玉洁冰清的白莲;她的翩翩娇美,自然妙不待言。

  标题“春兴”,指因春日的风景而接触的心思,诗的开始两句,就从青春的景致写起。

  春兴

  “春风一夜吹乡梦,又逐春风到洛城。”那是八个出语平易自然,而想象却卓殊奇异、意境也十二分优秀的诗篇。上句写春风吹梦,下句写梦逐春风,一“吹”一“逐”,都很富有表现力。它使人联想到,那谐和的春风,象是给入睡的思乡者不断吹送故乡春季的消息,那才酿就了一夜的思乡之梦。而这一夜的乡思之梦,又趁机春风的踪影,飘飘荡荡,越过千里关山,来到言犹在耳的故里──交州城(武元衡的故土是在湘潭相近的缑氏县)。在小说家笔下,春风变得专程多情,它相仿通晓小说家的思乡,特意来殷勤吹送乡梦,为乡梦作伴引路;而无形的乡梦,也好似成为了有形的每每丝絮,抽象的不合理情思,完全被形象化了。

  又逐春风到洛城。

武元衡

  麻衣如雪一枝梅,

  北周小说家写过无数安然无事的思乡之作。悠悠乡思,常因特定的气象所接触;又一再尤其提升成为慢性归梦。武元衡那首《春兴》,正是春景、乡思、归梦三位一体的大笔。

  春风一夜吹乡梦,

  “旱柳阴阴细雨晴,残花落尽见流莺。”这是贰在那之中雨初晴的春天。杨柳的水彩已经由三阳的灰白暗紫转为一片酱色,枝头的残花已经在雨中落尽,暴露了在树上啼鸣的流莺。那是一幅标准的淑节景物图画。两句小雨晴与柳暗、花尽与莺见之间又存在着因果联系──“柳色雨中深”,细雨的洒洗,使柳色变得深暗了;“莺语花底滑”,落尽残花,方露出流莺的身姿,从中透暴光一种美好的春天风景将要消失的意境。异乡的青春以前在柳暗花残中悄然逝去,故乡的春光此时只怕也凋零阑珊了吗。那漂荡流转的流莺,更便于触动羁泊异乡的心情。触景伤情,悠悠乡思便不可幸免地发出了。

  赠道者

  南陈诗人写过无数大好的思乡之作。悠悠乡思,常因特定的现象而接触;又往往尤其上扬成为慢性归梦。武元衡那首《春兴》,就是集春景、乡思、归梦于一身的好诗。

  若到越溪逢越女,

  首句中的“麻衣如雪”,出于《诗经·曹风·蜉蝣》,这里借用来描写女生所穿的一身灰绿的衣服。

  让令人伤感的乡思乡梦显得如此温润暖人。无疑,作家超脱凡俗的措施想象起了要害的成效。

  柳树阴阴细雨晴,

  毕生简介

版权声明:本文由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发布于诗词,转载请注明出处:唐诗鉴赏,唐诗鉴赏辞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