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鉴赏辞典

2019-08-10 20:34栏目:诗词
TAG:

  终生简单介绍

元稹,字微之,云南河老婆。生于唐大历十八年,死于大和三年。他8 岁丧父,17周岁以明两经擢第。二十四岁初仕河中府,26周岁登书判拔萃科,授秘书省校书郎。29周岁列才识兼茂明于体用科第一名,授左拾遗。母郑贤而文,亲授书传。举明经书判入等,补习学校书郎。元和初,应制策第一。元和七年为监察军机大臣。因触犯太监权贵,次年贬江陵府士曹相国军。后历通州司马、虢州上大夫。元和公斤年任膳部员外郎。次年靠大爷崔潭峻引用,擢祠部太师、知制诰。长庆元年迁中书舍人,充翰林高校承旨。次年,居相位四月,出为同州尚书、浙北考查使。大和六年为知府左丞,八年,逝于武昌军上大夫任上。年五十三卒,赠大将军右仆射。稹自少与白乐天倡和,当时言诗者称“元稹和白居易”,号为“元和体”。其诗辞浅意哀,就好像孤凤悲吟,极为扣人心扉,使人迷恋肺腑。元稹的著述,以诗成就最大。与白乐天齐名,并称元稹和白居易,同为新乐府运动倡导者。 创作作风 他十分珍爱杜诗,其诗学杜而能变杜,并于平浅明快中表现丽绝华美,色彩浓郁,铺叙波折,细节刻画真切摄人心魄,比兴一手富于情趣。 乐府诗在元诗中占领首要地位,他的《和李校书新题乐府十二首并序》“取其病时之尤急者”,启发了香山居士创作新乐府,且具备自然的现实意义。劣点是主旨缺乏聚集,形象非常不够明显。和刘猛、李余《古乐府诗》的古题乐府19首,则能借古题而立异词新义,宗旨深入,描写聚焦,表现强劲。长篇叙事诗《连昌宫词》,在元聚集也名列乐府类,旨含讽谕,和《长恨歌》齐名。其铺叙详密,精粹自然。元诗中最具风味的是艳诗和悼亡诗。他擅写男女爱情,描述细致生动,不相同一般艳诗的泛描。悼亡诗为记念其妻韦丛而作,《遣悲怀三首》流传最广。 在小说格局上,元稹是“次韵相酬”的创始者。《酬翰林白硕士〈代书一百韵〉》、《酬乐天〈东北行诗一百韵〉》,均依次重用白诗原韵,韵同而意殊。这种“次韵相酬”的做法,在当时影响极大,也很轻易产生流弊。元稹在随笔和神话上面也是有自然成功。他首创以古文制诰,格高词美,为人效法。其传说《莺莺传》陈说张生与崔莺莺的情意喜剧逸事,文笔优美,刻画细致,为华人神话中之名篇。后世戏曲作者以其故事人物著书出不胜枚举戏曲,如金代董解元《西厢记诸宫调》和唐宋王实甫《西厢记》等。元稹曾自编其诗集、文集、与朋友合集三种。其本集《元氏长庆集》收音和录音诗赋、诏册、铭谏、论议等共100卷。事迹见新、旧《唐书》本传。今人陈高寿有《元稹和白居易诗笺证稿》,卞孝萱有《元稹年谱》。 代表小说代表作有《黄华》、《离思五首》、《遣悲怀三首》、《兔丝》、《和裴校书鹭鸶飞》、《夜池》、《感逝》、《桐月》、《靖安穷居》、《送致用》、《宿石矶》、《夜坐》、《雪天》、《酬乐天得微之诗知通州事因成四首》、《织妇词》、《夜别筵》、《山芦枝》、《所思二首》、《斑竹》、《竹部》、《白服装二首》、《鱼中素》、《酬许五康佐》、《一至七言诗》等,在那之中《金蕊》、《离思五首》和《遣悲怀三首》三首流传很广,特别是《离思五首》这一首极负知名。该诗写久藏心中的欠缺情思,因为与朋友的已经相识而自此对其余的半边天重新视如草芥(“取次花丛懒回看”),诗中的比兴之句“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外巫山不是云”语言幻美,意境朦胧,拾分可观。而《遣悲怀三首》表明对亡妻的欠缺牵挂,写得悲气花大姑娘,令人不禁一掬同情之泪,当中第二首的结句“贫贱夫妻百事哀”为世所熟诵。微之其集与居易同名长庆,今编诗二十八卷(全唐诗中卷第三百九十六至四百二十三)。

  元稹(779—831),字微之,海南(今台湾省襄阳一带)人。幼年丧父,家境相比较贫困。十伍虚岁加入科举考试,明经及第。西凉太祖元和初,应制策第一,任左拾遗,历监察太傅等职。曾因劾奏剑南东川上卿严砺等人的不法行为,得罪权贵,被贬为江陵士曹敬伯军。他遭到此次打击后,转与宦官和权贵妥胁,并通过太监崔潭峻等人的引荐,获得穆宗李忱的重用,一度担负首相。不久,调任同州知府。文宗太和时,任武昌军军机章京,死于任上,年五十三。

  元稹和白乐天是好对象,他们都是新乐府运动的发起人。他的经济学主见与白居易周边,提倡杜草堂“即事名篇,无复倚傍”的神气,拉动了新乐府运动的前进。他写过局地《乐府古题》和《新题乐府》,借用乐府的体裁,自出新意,借以“讽当时之事,以贻子孙之人”。他还写过比比较多古风和律诗,个中也是有嘲谑现实的,称作“古讽”、“律讽”。其它,他也还写过众多古今体艳诗和悼亡诗,言浅情深,在艺术上有较高的完成。他的诗在当时与醉吟先生齐名,世称“元稹和白居易”。

  元稹的故事集在必然水准上反映了惠农疾苦,揭穿了上层统治阶级的好色、腐朽,但深度、广度都未有香山居士。诗的风骨与白乐天周边,都有语浅情深的特征。

  春 晓

  元稹

  半欲天明半未明,

  醉闻花气睡闻莺,

  猧儿撼起钟声动,

  二十年前晓寺情。

  元稹诗鉴赏

  这是一首惦念过去爱人的七言绝句。

  贰个春天的天明,天色朦胧,将明未明,小编在醉乡中闻着花气和黄鸟的喊叫声,心理安闲恬静,忽地一头黄狗跳过,碰撞起钟声,于是勾起了她二十年前在寺院里的一段回忆。

  这二十年前的气象是何等的吗?诗里未有明说,但大家从小说家所写的一篇小说中却略知大概。

  如大家所知,作家曾写过一篇出名的传说小说《会真记》,写的是张生和崔莺莺恋爱的典故。崔莺莺是贰个美妙、温柔、多情的才女,张生很爱他,但百川归海因她出身卑微,不便利团结图取功名富贵,而将他扬弃了。其实,那相当于作家的一篇自传性的小说,而《春晓》一诗就是那篇小说的张本,张生便是诗人本身。

  小说家放任原本的对象后,不久就其他和一人名公巨卿的姑娘韦丛结了婚。可知她是贰个负心汉。但一边,他对原本的相恋的人又时刻不忘,很挂念她,对本人的薄幸,深感内疚。“二十年前晓寺情”,在历史的想起中,他的心理又不安起来了。

  这首诗写得是婉曲回环。首句连用多少个“半”字,描写青春拂晓时若明未明的模糊景象;第二句以“醉闻花气睡闻莺”,极写境况的美妙、恬静,以暗衬小编此时心思的空闲恬适;第三句“猧儿撼起钟声动”

  作一转载,顿生波澜,勾起了小说家二十年前过往的事的追思,那句转得极妙,诗中的波澜起伏全都以句中那只家狗撼起的钟声所引起的。一首仅四句的短诗,能写得如此波澜起伏,足见小说家的艺术功力。

  元稹很专长写古今体艳诗,他的那类诗语浅情深,很能抓住人。《春晓》一诗,尤令人瞩目。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编辑的《中华夏族民共和国法学史》还专程建议:“那诗是《会真记》的张本,值得在法学史上首要建议的。”

  闻乐天授江州司马

  元稹

  残灯无焰影幢幢,

  此夕闻君谪海口。

  垂死病中惊坐起,

  暗风吹雨入寒窗。

  元稹诗鉴赏

  唐高宗元和十年(815)1月,作家的密友白乐天因宰相武元衡在新加坡市被人暗杀,上疏极请追捕刀客,查清这一事件,陈词激切,得罪权贵,被贬为江州司马。当时散文家被贬通州,正卧病在床,听到这一消息,激情十三分不爽,霎时抱病写下了那首诗远寄江州。

  起句即事写景:“残灯无焰影幢幢”,夜深了,灯残油尽,只剩余昏暗的灯影在摇拽。接着二、三两句叙事、抒情。“此夕闻君谪岳阳”,在如此惨恻暗淡的中午,蓦然听见老铁被谪赣州的消息,不禁“垂死病中惊坐起”,“惊坐起”三字,把新闻的耸人听新闻说和闻者的震撼以及立时不适的激情,都分明地说明了出去。末句以景结情,“暗风吹雨入寒窗”。夜已很深,小说家惊坐床面上,只听见风雨扑窗的响声。凄凉的景色与凄凉的情怀融恰为一,情调悲怆。

  那首诗用简易生动的语言,通过“残灯无焰”、“影幢幢”、“暗风吹雨”等一名目多数的凄美景色的勾勒和氛围的反衬,丰盛表现了诗人对忘年交被贬的哀愁不和平凄苦的心气。香山居士在江州读诗后,非常受感动。

  后来在《与元微之书》中说:“此句旁人尚不可闻,况仆心哉!现今每吟,犹恻恻耳。”

  清沈德潜说此诗“过作苦语而失者”(《说诗眸语》),那样说恐怕是不妥的。作者与白居易相交至密,友情极深。三个人同受权贵打击,被迫离京,左迁外郡,心理都很无奈,发而为诗,语言悲苦,自是真挚情绪的外露,那是很当然的。这一类诗,在四位诗聚焦还应该有许多。

  《唐才子传》说:“微之(元稹)与白乐天最密,虽骨血未至,爱抚之情,可欺金石,千里神交,若合符契,唱和之多,毋逾二公者。”总之,三个人的情丝深厚,而相互酬答的诗作亦充满挚情。

  遣悲怀

  元稹

  谢公最小偏怜女,

  自嫁黔娄百事乖。

  顾自身无衣搜荩箧,

  泥他沽酒拔金钗。

  野蔬充膳甘长藿,

  落叶添薪仰古槐。

  前几日俸钱过十万,

  与君营奠复营斋。

  元稹诗鉴赏

  元稹的发妻爱妻韦丛是太子太尉韦夏卿的小女,于李淳贞元十三年(802)和元稹结婚,当时她二柒虚岁,元稹贰拾二岁。婚后生活相比贫穷,但韦丛很贤惠,毫无怨言,夫妻心绪很好。过了八年,元稹任监察长史时,韦丛就病死了,年仅二十捌虚岁。元稹悲痛万分,写了数不胜数悼亡诗,当中最有名的是《遣悲怀三首》,这里选的是第一首。

  诗的开首两句先概写韦丛的圣洁身份和婚后的特殊困难生活。“谢公最小偏怜女”,“谢公”,本指西晋宰相谢安,这里借指韦夏卿。韦夏卿官至太子御史,死后追赠为左仆射(yè夜),即宰相。偏怜女,谢安最欢腾他的外孙女谢道韫,这里用谢道韫代指韦丛。

  那句表达韦丛出身尊贵,是三个上卿之家的最得深爱的细微的娇女。“自嫁黔娄百事乖”,“黔娄”,是春秋时北魏的贰个有志节的贫士,这里作家用来自比。

  小说家与韦丛成婚的时候,初入仕途,官职是文书秘书省校书郎,是三个小官,俸钱比非常少,生活穷困。这句是小说家叹惜老婆命局倒霉,嫁给和睦那样三个寒士为妻,过着贫困的生存,百事都不乐意。

  下边四句,具体描述婚后的疲态生活。

  “顾自个儿无衣搜荩箧,泥他沽酒拔金钗。”这两句是互文见义,意思是说:可怜他搜寻本身的衣衫,卖掉本人的金钗,来为相爱的人添衣买酒。叁个“顾”字,真切地展现了内人对夫君的钟情和关切,二个“泥”

  字,生动地显现了男生对老婆的依恋和纠缠,二字极富情味。这两句诗写出了一对青少年夫妇在贫穷生活中的竹马之交的真心。

  “野蔬充膳甘长藿,落叶添薪仰古槐。”这两句意思是说,爱妻生前,日子过得相当苦,她也曾拿野菜当饭,靠古槐落叶添薪,但他对这么的苦日子,不唯有不要怨言,反而苦中有乐,从中体会出甜来。那对韦丛那样的我们闺秀来讲,尤为珍贵。我们从她守苦安贫的私行,能够看到他们夫妇相亲相爱周围的贴心生活和真心深厚的情愫。

  以上六句,是写爱妻生前的风貌。小说家用如话家常的易懂朴素的语言把爱人在贫苦生活中的音容笑貌生动地陈诉了出去,极度诚恳摄人心魄,使人从中看到了壹人哲人的女子。

  作家在《祭亡妻韦氏文》中说:“(内人)逮归于本人,始知贫贱。食亦不饱,衣亦不温。可是不悔于色,不戚于言。..置生涯于获落,老婆以本身为适道。

  捐昼夜于朋宴,妻子以小编为狎贤。”这段陈述,能够用作上述六句的表明。诗的末段两句,转回来现实,写诗人今日的雄厚和报答亡妻之情。

  “明日俸钱过八万”,韦丛死后尽快,小编仕途得意,提高非常的慢,高爵丰禄,既富且贵,与太太生前的“野蔬充膳”,“落叶添薪”的贫穷生活,真是不得同日而语。作家抚今追昔,由前日的富足,更痛念昔日同心共命的美德爱妻,叹怜她在走过一段贫苦的光景后,就离开了世间,没能分享今天的丰饶,心中十一分凄美。用如何来安慰亡妻之灵吗?“与君营奠复营斋”,用设斋祭拜来表示友好的哀悼和报答吧!

  语朴情真,淡淡怆然。在“遣悲怀”的第三首中,小编排轮更值夜班有那般两句:

  唯将终夜长开眼,

  报答一生未展眉。

  那就比“营奠复营斋”更进了一步。

  那首悼亡诗,语言浅显、质朴,不浮夸,不矫饰,如话家常般地表达了作家对太太的盛情,给人留下了深厚的纪念,是古时候的人悼亡诗中的杰作。清人孙洙说:“古诗悼亡诗充栋,终无能出此三首范围者。勿以浅近忽之。”此评极是。

  七年春遣怀八首(其二)

  元稹

  检得旧书三四纸,

  高低阔狭粗成行。

  自言并食常常事,

  惟念山深驿路长。

  元稹诗鉴赏

  元和三年(809)十月,元稹的原配爱妻韦丛寿终正寝,死时年仅二十八周岁。韦丛死后,散文家陆陆续续写了累累情真意切的悼亡诗。《八年春遣怀》是他在元和五年春写的一组悼亡诗,最初的文章八首,那是中间的第二首。

  头两句说,一天在清理遗物时,寻检出了老伴生前寄给本身的几页信纸。信上的字写得高高低低,参差不齐,行距也时阔时狭,十分的小匀称,只好勉强成行罢了。但那字迹行款,对于诗人来说,却是熟知而亲密的。触景生情,自然会挑起小说家对既往一道生活的深情厚意追忆,呈现出亡妻朴质淳厚的面影。这两句实实在在描写,不加修饰,却正见出临近之情,感悲之意。

  三、四两句叙说“旧书”的原委。信中说,由于生活难堪,平时不免要过“并食”而炊的光景(两日只吃一天的供食用的谷物),可是,这种落魄的活着和煦已通过惯了,倒也视同常常,不认为有怎样。本身心中深深怀想的倒是你这些出外远行的人,耽心你在山体驿路上奔忙劳碌,饮食不调,不要累坏了人身。信的剧情自然远不仅这几个,但小说家转述的这几句话无疑是最使她感怆欷歔,难认为怀的。那旧书上自言“并食”而炊,又怕孩子他爹为她的贫乏生活而耽心、不安,所以蜻蜓点水地说那可是是“平日事”。话虽说得很清淡、随意,却既表现出她那种“野蔬充膳甘长藿”的贤淑品性,又突然消失她的精雕细琢爱戴。本人“并食”就好像不足挂齿,而远行于山体驿路的女婿才是真正令人牵肠挂肚的。

  真正深挚的爱,往往是那般朴质而无私的。作家写那组诗的时候,就是她因触犯宦官被贬为江陵士曹敬伯军,特别供给获得精神援助之际,偶检旧书,重温亡妻在既往艰苦生活中所给予他的关心保护,想到脚下孤单无援的地步,能不百感交集,黯然神伤吗?

  悼亡诗是一种主情的诗文娱体育裁,完全靠深挚的真情实意打摄人心魄。那首题为“遣怀”的悼亡诗,却通篇没有一字直接抒写悼念亡妻的情绪。它全用叙事,何况是经常生活里一件很平日细小的事:翻检到亡妻生前写给本人的几页信纸,看到信上写的局地有关常见起居的话。事情汇报完了,诗也就收住尾,未有别的抒发感叹的话。但读者却从那相似客观平淡的陈诉中感受到诗人对亡妻这种不能够自已的敬意。关键原因就在于:

  作家所记载的事虽平凡小事,却极度独立地表现了韦丛的心性人品,反映了她们老两口之间互助的涉及,情含事中,自然不用另置一词了。

  元稹的诗平易浅切,那在另外主题材料的诗篇中,艺术上翻来覆去利弊得失参半。但就那首诗而论,这种通俗浅切的作风倒是和诗所发挥的内容、心情完全相符的。

  悼亡诗在心情的热诚那或多或少上,比另外随想都务求得更严刻,能够说容不得半点冒牌。而堂皇雕琢往往是会伤真的,朴质平易倒是表达真情实感的好格局。非常是当朴质平易和稳步的情丝结合起来时,那样的诗实际暮春经是通俗的统一了。周豫山所说的白描“法门”—— “有真意,去粉饰,少做作,勿卖弄”,就如特别适用于悼亡诗。

  三年春遣怀八首(其五)

  元稹

  伴客销愁长日饮,

  不常乘兴便醺醺。

  怪来醒后外人泣,

  醉里时刻错问君!

  元稹诗鉴赏

  元稹对亡妻韦丛有焦急迫执着的爱恋,那首“伴客销愁”,深情缱绻,读来沉痛感人。

  起句叙写小说家在丧妻之痛中央情消沉,全日借酒浇愁的情态。伴客销愁,表面上是陪客人,实际上是好心的外人为了替他排遣浓愁而故意拉她相伴饮酒。

  再说,既是“伴客”,总欠还好别人近来表露儿女之情,免不了要虚与委蛇,强颜欢笑。如此销愁,哪能不愁浓如酒啊?在那长日无聊的对饮中,他喝下去的是团结的泪花。“酒入痛心,化作相思泪”,透出了心灵的苍凉。

  第二句妙在“偶尔乘兴”四字。这么些“兴”,不可能大约地看成“快乐”的“兴”,而是沉郁的乐章中三个一时振作振作的音符,是心境的黑马跳动。酒宴之上,客人想方设法开导她,而作家不平日悲居中来,倾杯痛饮,以致醺然大醉。可知,这么些“兴”字,溶进了客人良苦的勤学苦练,小说家忧伤的泪花。“一时”者,言其“醺醺”大醉的次数并非常的少,足证上句“长日饮”其实喝得比比较少,然而是借酒浇愁而意不在酒,以致是“未饮先如醉”,正见忧伤人别有胸怀。

  结尾两句,真是字字泣血,读诗至此,有恋人能不掩卷一哭!醉后吐真言,那是道理当然是那样的;醒来但见外人啜泣,认为意外。一问才理解,原本自身在醉中忘记爱妻已逝,口口声声呼唤老婆哩!凄惶之态,凄苦之情,动人心弦。

  绝句贵深曲。此诗有深曲者七:悼念逝者,流泪的相应是小说家本身;未来偏偏不写本人痛心落泪,只写外人感泣,从外人感泣中见出自个儿痛苦,此其深曲者一。以醉里一时半刻忘却丧妻之痛,写出千古不可能忘记的哀思,此其深曲者二。挂念亡妻的话,一句不写,只从醉话着笔;且醉话也不写,只以“错问”二字出之,此其深曲者三。醉里寻伊,正见“觉来随处追寻”

  的极致空虚索寞,此其深曲者四。乘兴倾杯,却引来一片抽泣,妙用反衬手法赢得鲜明感人的职能,此其深曲者五。“时时错问君”,再次出现了过去夫妇寸步不移、小说家一刻也离不了那位太太的场景,往昔“泥他沽酒拔金钗”(《遣悲怀》)的排场,如在前边,此其深曲者六。醉后潦倒的楷模,醒来惊愕的态势,不着一字而隐约可知,此其深曲者七。一首小诗,如此波折有致,委婉使人迷恋,至为难得。

  西归绝句(十二首之二)

  元稹

  七年江上损姿色,

  昨日春风到武关。

  两纸京书临水读,

  小桃花树满商山。

  元稹诗鉴赏

  那首诗作于元和十年(815)元稹自唐州(今云南省伊川县)奉召返京途中。诗题下原注:“得复言、乐天书。”诗中发挥的就是归途收到朋友书信的喜悦欣悦之情。

  诗的首句“三年”忆昔日之愁。作家本在帝都长安任监察军机章京,由于得罪权贵,元和四年(810)被贬为职位卑微的江陵府(府治在今吉林江陵)士曹相国军。人尘世的耻辱浮沉感,莱茵河边缘的风霜飘摇,使他心力交瘁,不由得发出“两年江上损姿容”的慨。

  次句“春风”露明日之喜。诗人奉召还京,沿唐河,浮黄河,越武关(在今福建省商县东),溯丹河,水陆兼程,时间就是春日,更觉称心快意,春风得意。

  “今天春风到武关”,正是于叙事中衬出作家此时开心的心气。

  一、二两句,直叙其事,遣词造境平而无奇。然则,三句“临水”一转,顿起诗情;四句“小桃”一结,富有画意。原本,作家欲以巧胜人,故意先出常语,而把入眼用在结尾两句上,终使诗的后半有的梦境更筹。

  奉召西归,是一喜;途中又接受李复言、白乐天寄自长安的书信,更是一喜。君恩友情,涌上心头,那就加添了“两纸京书”的心情容积。“临水”二字一点,全诗皆活,意境毕呈:清清流水,照见了小说家此时欢娱的神色;粼粼波光,映出了作家此刻欢愉的心情。诗中不着一字,而作家捧读音书时盼归思友的这种打草惊蛇、欢悦、激动、欢喜的景观,维妙维肖。试想:若是把“临水读”,换到“舱内读”或灯畔读,那诗中的气韵、意境就完全不等同了。

  结句又偏不特别从正面写快乐之情,却一下子跳到商山(今河南省商县东)小桃花树上,以景语收住全篇。小说家临水读罢同伙书信,猛一抬眼,忽见岸上嫣红一片,惊奇中不禁吟唱:“小桃花树满商山”!

  那桃花,开满山上,也开在作家心田。至此,全诗半途而废,画面上只留下一片花光水色。不言人的心境咋样,只用彩笔点染商山妍丽春色,而人的快乐之情已透露无遗。

  那首诗以叙事抒情,以写景结情,别有一种特有的气韵和气韵。临水读,见桃花,是作家这一次春江舟行中实有之事,并不是有意造境设色。可是,作家选用那三个景象,恰如其分地发挥了特定场地下的特有心思。诗句清而不淡,秀而不媚,柔和隽永,色调和睦,成功地显示了那首绝句所特有的一种清丽之美。

  得乐天书

  元稹

  远信入门先有泪,

  妻惊女哭问何如。

  日常不省曾如此,

  应是江州司马书!

  元稹诗鉴赏

  元稹于李显元和十年(815)7月贬职通州(州治在今台湾达县)。当年6月,他的知音白乐天也从长安贬职江州(今西藏包头)。同样的命局肥两颗心连得更紧。元稹的谪居生涯十二分凄楚。他于闰1三月到达通州后,就害了一场疟疾,差了一点病死。瘴乡独处,意绪低沉,千里之外,只有老铁白乐天与她互通新闻。他新生写的长诗《酬乐天西南行诗一百韵》的题词中,追述了通州里头与香山居士的唱唱。序文最终说:“通之人莫可与言诗者,唯妻淑在旁知状。”所谓“ 知状”,指清楚她与白氏诗信往返,相互体贴的气象。这段话,对大家掌握那首诗,很有协理。

  那是一首构思奇怪的小诗。题目是《得乐天书》,按说,内容自然离不开信中所言及读信所感。但诗里所勾画的,却不是这一个,而是接信时一亲人凄凄惶惶的场合。诗的第一句“远信入门先有泪”,是说,小说家收到乐天的江州写信,读完后泪如泉涌。第二句笔锋一转,从妻女的影响上着笔:“妻惊女哭问何如。”

  作家手拿远信,流着泪走回内室,引起了家属们的惊惑:接到了什么人的来信,引起她这么优伤?那封信毕竟带来了怎么样噩耗?妻女由于嫌疑,发而为“惊”、为“哭”、为“问”。可他们问来问去,并不曾问出个结果。因为,作家那时早就伤心得无法张嘴了。于是,她们只得窃窃私语,推知起来:自一直到通州,从没见什么事使他这么震惊,也不曾见何人的一封来信会引得他那样伤叹。够得上他这么关注的人唯有一个—— 白居易!今儿那封信,十分之七是江州司马醉吟先生寄来。

  元稹那首小诗,最大的特点就在于写出了场馆、剧情,却不直接抒情。他在四行诗里,画出了“妻惊女哭”的场面,描绘了“问何如”的职员对话,刻画出了“平日不省曾如此”的激情活动,而散文家万端惊叹,却只发挥在“先有泪”三字中,其余再十分的少说。

  全诗以油画构建形象,从印象中见深情,句句是常语,却句句是奇语。刘熙载《艺概》说:“常语易,奇语难,此诗之初关也;奇语易,常语难,此诗之重关也。浮山用常得奇,此境良非易到。”其实,用常得奇者,岂止白玄墓山为然,半脊峰的君子之交元微之,早已超出那道“重关”了。

  酬乐天频梦微之

  元稹

  山水万重书断绝,

  念君怜笔者梦相闻。

  笔者今因病魂颠倒,

  惟梦闲人不梦君!

  元稹诗鉴赏

  这是一首和诗,写于唐肃宗元和十二年(817)。

  那时,元稹贬通州,白居易贬至江州,两地迢迢数千里,通讯十一分困难。因而,诗一早先就说“山水万重书断绝”。今后,好不轻松收到白乐天寄来的一首诗,诗中告诉元稹,昨上午又梦到了她。老友心情如此深诚,使他深深感动。诗的第二句乃说:“念君怜笔者梦相闻。”元稹在通州害过一场严重的疟疾,病后直接身体不佳,回忆衰退。但“笔者今因病”的“病”字还包蕴了精神上的深深苦闷,包涵了最为凄凉悲伤之情。四句紧承三句说:由于小编心不在焉,不可能自己作主,梦里见到的净是些不相干的人,偏偏没梦见你。与白乐天寄来的诗比较,这一结句翻出新意。

  白诗是这么四句:“晨起临风一优伤,通川湓水断相闻。不知忆小编因何事,昨夜三更梦里见到君。”白诗不直说本人苦思成梦,却反以元稹为念,问他何事忆笔者,致使自身昨夜梦君,那表现了对元稹情形的可是关怀。诗从对面着墨,构思精巧,情绪真挚。

  “梦”是爱上的精神境界。白居易和元稹两人都写了梦,但写法云泥之别。白诗用记梦以抒恋旧之情,元诗一反其意,以未有入眠写凄楚情感。白诗用入眠写苦思,是事所常有,写天经地义;元诗用无法入眠写情怀,是事所罕有,写人之至情。

  做梦包涵了盼望与干净之间极深挚、极难熬的情义。元稹更拉动一层,把不可能入梦的开始和结果作了类似奇怪的表达:小编本来可以垄断自身的梦,和你梦中相逢,过去也曾数十次梦见过您。但此时,我的身心已被病魔折磨得不成标准,所以“惟梦闲人不梦君”。那就把凄苦的情绪写得入骨四分,深入迷人。再说,元稹那首诗是次韵和诗,在韵脚受限制的情事下,别出心裁,更是难得。

  重赠乐天

  元稹

  休遣玲珑唱本身诗,

  小编诗多是别君词。

  明清又向江头别,

  月落潮平是去时。

  元稹诗鉴赏

  陆时雍《诗镜总论》说:“凡情无奇而自佳者,景不丽而自妙者,韵使之然也。”的确,有些抒情诗,看起来情景常常,手法也似无过人处,但读后令人回肠荡气,经久不忘。其艺术魔力首要缘于回旋往复的音乐韵律,及由此发生的“韵”或韵味。

  《重赠乐天》就是那般的一首抒情诗。它是元稹在与白乐天三遍别后相逢又将分手时的赠别之作。先当有诗赠别,所以此诗题为“重赠”。

  首句提到唱诗,便把读者引入离筵的条件之中。

  原诗题下自注:“乐人商玲珑(中唐著名歌唱家)能歌,歌予数十诗”,所以此句用“休遣玲珑唱本身诗”

  作呼告起,发端奇兀。汉代七绝重风调,常以否定、疑问等语势作波澜,如“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何人人不识君”(高適)、“休唱贞元供奉曲,当时朝士已无多”(刘禹锡),那类呼告语气轻易酿出使人陶醉的丰采。

  可是貌似只用于三、四句。此句以“休遣”云云发端,劈头喝起,颇有先声后实之感。

  死党难得重逢,分手之际同饮几杯美酒,听名明星演唱几支歌曲,本是很乐意的事,何以要说“休唱”呢?次句就象是填补解释。原本筵上唱离歌,本已添人别恨,并且商玲珑演唱的大半是作者与对面的宾朋平素赠别之词,那未免令他从前面情景回忆到过去光景,百感交集,呼告的第二个人称语气,以及“君”字与“小编”字同现句中,给人以亲密无间的痛感。上句以“作者诗”结,此句以“笔者诗”起,就使得全诗起虽突兀而承袭从容,音情有一弛一张之妙。句中式点心出“多”“别”,已暗逗后文的“又”“别”。

  三句从前边想象“金朝”,“又”字上承“多”字,以“别”字贯彻上下,诗意转折自然。四句则是小说家想象中分手时的景色。因为别“向江头”,要潮水稍退之后技艺开船;而潮水涨落与月的周转有关,诗中写早晨落月,当近望日,潮水最大,所以“月落潮平是去时”的虚构具体入微。诗以景结情,余韵无穷。

  此诗只说起即将分手(“隋代又向江头别”)和分手的年华(“ 月落潮平是去时”),便截止,通篇只是口头语、眼下景,可谓“情无奇”、“景不丽”,但读后却有无穷余味,给读者心中留下了深刻印象。原因何在呢?那是因为此诗虽内容无非,语言浅显,却有一种萦回不已的余韵。它存在于“休遣”的呼告语势之中,存在于一、二句间“顶针”的修辞格中,也设有于“多”“别”与“又”“别”的反复和回复之中,处处构成微妙的唱叹之致,传达出精心的情绪:故人多别之后重逢,本不愿再分开;但迫于又别,让人恋恋难舍。特别上作家想象出在熹微的晨色中,潮平日刻的河水烟波浩荡,本人将别友而去的景色,更展现出Infiniti的痛惜和悲伤。多别难得聚,刚聚又得别,这种人生聚散的景色,借助回旋往复的音乐律感,就更能掀起读者的共鸣。这里,音乐性对抒情性起了要命积极向上的坚守。

  连昌宫词

  元稹

  连昌宫中满宫竹,

  岁久无人森似束。

  又有墙头千叶桃,

  风动落花红蔌蔌。

  宫边老翁为余泣;

  “谢节用餐曾因入。

  上皇正在望仙楼,

  太真同凭阑干立。

  楼上楼前尽珠翠,

  炫转荧煌照天地。

  归来如梦复如痴,

  何暇备言宫里事!

  初届春日一百六,

  店舍无烟宫树绿。

  夜半月高弦索鸣,

  贺老琵琶定场屋。

  力士传呼觅念奴,

  念奴潜伴诸郎宿。

  弹指觅得又连催,

  特敕街中许燃烛。

  春娇满眼睡红绡,

  掠削云鬟旋装束。

  飞上九天歌一声,

  二十五郎吹管笛。

  逡巡大遍凉州彻,

  色色龟兹轰录续。

  李谟压笛傍宫墙,

  偷得新翻数般曲。

  平明大驾发行宫,

  万人歌舞途路中。

  百官队仗避岐薛,

  杨氏诸姨车斗风。

  二〇一八年1月东都破,

版权声明:本文由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发布于诗词,转载请注明出处:唐诗鉴赏辞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