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忆故人

2019-07-01 15:14栏目:诗词
TAG:

桃源忆故人·玉楼深锁薄情种

秦观  

  玉楼深锁薄情种,清夜缓缓什么人共?羞见枕衾鸳凤,闷则和衣拥。
无故画角严城动,惊破一番新梦。窗外月华霜重,听彻《春梅弄》。

  这首词的诏书在公布忆故人之情,词的具体内容,描写二个闺中少妇的寂寥情怀,词一开端“玉楼”二句,写少妇的感想。首句写娃他爹外出,她独处内宅之中,与外边隔断,确有被深锁玉楼之感。“薄情种”,有似古板法学中的所谓薄情郎或薄倖,皆指过河拆桥汉子来说,这里概指女孩子的相爱的人。次句写她在无声持久忧伤的不眠上午,有什么人来与他作伴共度长夜呢?接着“羞见”二句,写她那时偏偏看到枕衾上绣着一双双鸳鸯凤凰的图画,那就引起了她人不及禽鸟的慨叹,感觉凤凰鸳鸯,尚知成双作对厮守在联合签字,而人却独处内宅。那不是人反不及鸟乎?“羞见”,犹怕见也,但不巧看见令人困扰。于是在困扰不能够清除的景象之下,只得和衣拥衾而睡了。睡着后他梦幻了些什么?词里即便尚无写,但依词推意,她感念外出夫婿的梦,是相当的甜蜜的。

  词的下阕,写少妇梦醒。“发端”二句,正是写她做了个美好的梦,可惜美好的梦非常长,刚刚进入梦境,就被罗家乡传来的画角声给惊醒了。“无端”,正是未有根由,真无缘无故,表现了他对城头画角的埋怨心情,责难画角未有理由,惊破她刚睡着的美梦。这种将怨恨之气迁在画角之上,构思上确是奇妙。“严城”:严,通岩,《集韵》:“岩,说文,岸也,一曰险也。”这里指险峻的城邑,即高城。歇拍“窗外”两句,写室外的场合,此时已进入早上,月华洒下清光,地上铺满白霜,远处又流传了《红绿梅弄》的哀怨乐曲,吹得好痛心,主人翁入神地听着,从头至尾平素听完了最终一回。《春梅弄》,原汉《横吹曲》名,凡三迭,故称《春梅三弄》。那末两句,写得月冷霜寒,境界凄凉,正是词中主人翁长夜不眠寂寞情怀的真正呈现。

  《草堂诗余隽》卷四眉批:“不解衣而睡,梦又不成,声声恼杀人。”评:形容冬夜景观恼人,梦寐不成。其忆故人之情,亦辗转反侧矣。(董冰竹)

凭空画角严城动,惊破一番新梦。

那首词描写思妇长夜孤磨难耐、夜无法寐的景况,当为作者前期作品。词的上片侧重写思妇的房内生活,下片侧重于写思妇的窗外见闻。

说主人公刚刚入梦,就被城门楼上传来的画角声惊醒了。从言语上看,这两句与上片风格有异,因为它并不低级庸俗,而略带雅丽。"惊破一番新梦",意境类李清照《念妈娇》词中的"被冷香消新梦觉,不许愁人不起。"梦醒之后又何以呢?词人宕开一笔,从室内写到户外。户外的情景,相同写得相当冷静,但语言却变得越发雅丽一些。此刻已到中午,月球洒下一片清光,地上铺着浓重的白霜。月冷霜寒,境界何其凄清!此地步中,刚听罢严城中盛传的萧瑟画角声的主人又听到一阵哀怨的曲子。"春梅弄",即《春梅三弄》,汉横吹曲名,本属笛中曲,后为琴曲,凡三叠,故称《春梅三弄》。着一"彻"字,表达全数听到末了三次,其耿耿不寐,能够估摸。那最终二句,紧承"梦破"句意,从视觉和听觉两地点刻画主人公长夜不眠的风貌,语言清丽,情致雅逸。

【赏析】

室外月华霜重,听彻《春梅弄》。

玉楼深锁薄情种,清夜暂缓什么人共?

版权声明:本文由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发布于诗词,转载请注明出处:桃源忆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