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词鉴赏,为何一生宦海沉浮

2019-06-21 15:16栏目:诗词
TAG:

绕佛阁·暗尘四敛

  周邦彦  

  暗尘四敛。楼观迥出,高映孤馆。清漏将短。厌闻夜久、签声动书幔。桂华又满。闲步露草,偏爱幽远。花气清婉。望中迤逦,城阴度河岸。倦客最萧索,醉倚斜桥穿柳线,还似汴堤、虹梁横水面。看浪飐春灯,舟下如箭,此行重见。叹故友难逢,羁思空乱。两眉愁、向谁舒展。

  周邦彦精通音律,晚年被宋徽宗任命为国家最高音乐机关──大晟府提举官。他同当时任大晟府协律郎的晁端礼、撰制万俟咏一起,讨论古音,制定古调,增演漫词,创制了许多新曲。《绕佛阁》,就是其中的一种。

  这首词,描写的是作者宦途失意、流落他乡所引起的倦客之悲和对故友的怀念。上片写入夜以后,“暗尘四敛。楼观迥出,高映孤馆。”四方的灰尘收敛了,在远处耸立的楼台的灯火映照下,佛寺的影子与词人所寄居的旅舍,轮廓分明地呈现出来。“清漏将短。厌闻夜久、签声动书幔。”夜阑人静,更漏声渐渐短了起来,诵经之声与书签掀动经页之声,令人十分生厌。“桂华又满。闲步露草,偏爱幽远。”桂华,月亮。又是月圆时候,词人步出室外,漫步在沾满露水的草地上,朝偏远幽深的地方走去。“花气清婉。望中迤逦,城阴度河岸。”清婉的花香,在作者周围浮荡,举头望去,城墙投下的阴影,曲折连绵,一直伸展到河岸边上。

  下片,“倦客最萧索”,对上片加以总结,然后,通过“舟下如箭”,引出“故友难逢,羁思空乱”的感叹:我这个疲倦的旅人,是多么冷清孤独!带着几分酒意,靠在挂着柳丝的小桥上。这好像在汴京隋堤,送别友人时,站在横跨水面的虹桥上,目送着灯火在波浪里颠簸,船儿箭一般地向下游驶去。汴京的景物可以重见,可老友却难以相逢了,心绪纷乱;堆积在两眉间的愁恨,如何消解呢?此年,作者已六十一岁,五年过后,即在南京与世长辞了。

就四声、韵脚与句式长短来看,下片变化很大,五、七、九字的句式,占据主导地位,只是在后面穿插使用三个四字句。感情比上片有明显变化,节奏也变得急骤而有较大的起伏。领字,如“厌闻”、“望中”、“还似”、“看”、“叹”等,在词中起着穿针引线、转换语气的作用,更增添了音节的激越。这样的节奏和句法,都是随着声情变化而来的。而且与词的内容结合得十分紧密,非洞晓音律的音乐家,是不能做到这一步的。夏承焘在《唐宋词字声之演变》中说:“此(指本词上片)十句五十字中,‘敛’上去通读,‘池’、‘动’、‘迥’阳上作去,‘出’清入作上:四声无一字不合;此开后来方千里、吴梦窗全依四声之例;《乐章集》中,未尝有也。”字声的讲求,与词调的发展,与声调谐美、声情相宜的要求是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的。这也是词律发展的必然过程。从温庭筠词开始,不仅讲求平仄,而且兼顾四声的运用;晏殊、柳永开始严辨上、去声,柳永尤谨于入声,而且对四声的运用,更加严谨。到周邦彦,对于四声的运用,已完全成熟并善于变化。正如王国维在《清真先生遗事》中所说:“读先生之词,于文学之外,须更味其音律。今其声虽亡,读其词者,犹觉拗怒之中,自饶和婉,曼声促节,繁会相宜,清浊抑扬,辘轳交往。”这首《绕佛阁》,便是很好的例证。(贺新辉)

婉约派乃是我国古代重要诗词派系之一,其风格秀丽,文笔精良,多写儿女之情、离别之意,赢来了不少人的模仿与喜爱。婉约派最著名的两位文人便是柳永、李清照,然而集大成者却另有其人,那就是周邦彦。

图片 1

陈匪石在《宋词举》中评价道:“周邦彦集词学之大成,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凡两宋之千门万户,清真一集,几擅其全,世间早有定论矣。”把周邦彦抬高到古代词坛“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地位。

周邦彦出生于公元1057年,字美成,号清真居士,钱塘人。周邦彦儿时有些调皮,不听管教,令家长老师都无可奈何。不过周邦彦却很喜欢读书,阅读了许多经典著作,这也为他日后的创作奠定了一个良好的基础。公元1078年时,周邦彦来到了汴京,当时此处是宋朝的经济政治文化中心,有许多知名大师在此居住,周邦彦也因此学习到了更多知识以及诗词的创作技巧。

图片 2

六年后,公元1084年,周邦彦写出了一篇堪称奇作的《汴都赋》,该作品乃是模仿汉赋而成,但却充满了新意,用对话的形式描写汴州的美景,歌颂了皇帝的伟大,也赞许了王安石变法。而这个赞许在当时得到了宋神宗的好感。

宋神宗在阅读了《汴都赋》后颇为惊奇,便欣然召来周邦彦,与其在政事堂交谈,并让李清臣朗诵该文章。李清臣跟欧阳修苏轼算是一个时期的人物,他也是一代文学巨匠,虽没有什么作品留世,但史书却记载其“七岁知读书,日诵数千言”。

可就是这样一位饱读诗书的文官,却依旧难以读懂《汴都赋》,因为其中有许多古文奇字,李清臣基本上都不认识。李清臣估摸一番,觉得既然自己都不认识,那皇帝必然也不认识,于是他在朗读的时候,耍了一点小聪明,把不认识的字都只读偏旁,或者是瞎读一气,最后果然蒙混过关。

图片 3

那时的李清臣已经年过半百,而周邦彦却尚未三十,两者之间的差距,从一篇文章中便可见一斑。但这并不代表李清臣文学修养差,毕竟他也是被欧阳修夸赞过的大师,只能说明周邦彦的文学修养达到了很高的境界。

之后,周邦彦也凭借着《汴都赋》名闻天下,成为文坛的一颗新星,受到无数青年学子追捧。宋神宗也对其万分喜爱,嘉奖其为太学正。

然而,也正是《汴都赋》令周邦彦日后仕途颇为坎坷,毕竟王安石的变法派只是昙花一现。也因为《汴都赋》,周邦彦被归为王安石一派,在王安石失势后受到多番打击。

在此期间,周邦彦还写了一首名为《苏幕遮·燎沉香》的词,“燎沉香,消溽暑。鸟雀呼晴,侵晓窥檐语。叶上初阳干宿雨,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故乡遥,何日去?家住吴门,久作长安旅。五月渔郎相忆否?小楫轻舟,梦入芙蓉浦。”全文先是写荷花,之后由荷花引申,阐述自己的思乡之情,不过那时的周邦彦却难以回家,因为其正处于事业上升期,若是冒然离去,定会影响仕途发展。与此同时,周邦彦也在词中隐隐透露出了自己的骄傲,毕竟能一篇文章动京城,绝非凡人所能及之事。

图片 4

版权声明:本文由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发布于诗词,转载请注明出处:宋词鉴赏,为何一生宦海沉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