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宋词鉴赏

2019-06-19 15:15栏目:诗词
TAG:

  辛弃疾被称为宋词豪放派的宗师。在这首词中表现的艺术风格有两方面:一是内容感情的雄壮,它的声调、色彩与婉约派的作品完全不同。二是他这首词结构布局的奇变。一般词分片的作法,大抵是上下片分别写景和抒情,这个词调依谱式应在“沙场秋点兵”句分片。而这首词却把两片内容紧密连在一起,过变不变(过变是第二片的开头)。依它的文义看,这首词的前九句为一意,末了“可怜白发生”一句另为一意。全首词到末了才来一个大转折,并且一转折即结束,文笔很是矫健有力。前九句写军容写雄心都是想象之辞。末句却是现实情况,以末了一句否定了前面的九句,以末了五字否定前面的几十个字。前九句写的酣恣淋漓,正为加重末五字失望之情。这样的结构不但宋词中少有,在古代诗文中也很少见。这种艺术手法也正表现了辛词的豪放风格和他的独创精神。但是辛弃疾运用这样的艺术手法,不是故意卖弄技巧、追求新奇,这种表达手法正密切结合他的生活感情、政治遭遇。由于他的恢复大志难以实现,心头百感喷薄而出,便自然打破了形式上的常规,这决不是一般只讲究文学形式的作家所能做到的。(夏承焘)

图片 1

  下片写投入战斗的惊险场面:“马作的卢飞快”,“的卢”,骏马名。相传三国刘备在荆州遇厄,的卢马载着他一跃三丈,越过檀溪(《三国志·先主传》引《世说》)。“作”,作“如”解。“弓如霹雳弦惊”,比喻射箭时弓弦的响声如雷震。“了却君王天下事”两句,描写战斗获胜,大功告成时将军意气昂扬的神情。“天下事”指收复中原。收复中原,不仅是君王的事,也是人民共同关心的大事。末句一结,却转到在南宋统治集团的压抑下,恢复祖国河山的壮志无从实现的悲愤。这一转折,使上面所写的愿望全部成为幻想,全部落空。

唐宋时代的诗人往往以看剑、拔剑看来表达自己渴望战场杀敌的愿望,但是这一句在挑灯看剑之前还有“醉里”二字,表明作者只能在醉里把玩看剑,这就是一个莫大的讽刺了。因为诗人壮志难酬,报国无门,所以才只能醉里看剑,诗人壮志难酬、报国无门的无限悲痛,从醉里挑灯看剑一句之中,立即透露了出来。

破阵子

图片 2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

图片 3

  为陈同父赋壮语以寄  

我们今天分享辛弃疾《破阵子·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

  这是辛弃疾寄给陈亮(字同甫)的一首词。陈亮是一位爱国志士,一生坚持抗金的主张,他是辛弃疾政治上、学术上的好友。他一生不得志,五十多岁才状元及第,第二年就死了。他俩同是被南宋统治集团所排斥、打击的人物。宋淳熙十五年,陈亮与辛弃疾曾经在江西鹅湖商量恢复大计,但是后来他们的计划全都落空了。这首词可能是这次约会前后的作品。

图片 4

  这词全首都写军中生活,也可以说是写想象中的抗金军队中的生活。上片描写在一个秋天的早晨沙场上点兵时的壮盛场面。开头两句写军营里的夜与晓,“醉里挑灯看剑”一句有三层意思:“看剑”表示雄心,“挑灯”点出时间,醉里还挑灯看剑是写念念不忘报国。次句“梦回吹角连营”,写拂晓醒来时听见各个军营接连响起雄壮的号角声。上句是看,此句是闻。接下三句写兵士们的宴饮、娱乐生活和阅兵场面,词的境界逐渐伸展、扩大。“八百里分麾下炙”,八百里炙是指烤牛肉。《晋书》载:王顗有牛名八百里剩常莹其蹄角,王济与王顗赌射得胜,命左右探牛心作炙。“麾”是军旗。全句的意思是:兵士们在军旗下面分吃烤熟的牛肉。“五十弦翻塞外声”,指各种乐器合奏出雄壮悲凉的军歌。古代的瑟有五十弦。李商隐诗:“锦瑟无端五十弦。”这词里的“五十弦”,当泛指合奏的各种乐器。“翻”,指演奏。“塞外声”,指雄壮悲凉的军歌。

图片 5

  辛弃疾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

  这首词题是“壮词”,前面九句的确可称得上是壮词,但是最后一句使全首词的感情起了变化,使全首词成为悲壮的而不是雄壮的。前面九句是兴高采烈、雄姿英发的。最后一句写出了现实与理想的大矛盾,理想在现实生活中的幻灭。这是辛弃疾一生政治身世的悲愤,也同样是陈亮的悲愤。

上片的后三句继续写梦醒之后回忆梦中之事,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先看八百里分麾下炙,八百里用了《世说新语·汰侈》篇的典故,说晋代王顗有一头牛,名字叫八百里驳,王顗非常珍爱这条牛,对这种牛的角和蹄常常加以装饰,另一位大名士王济,有一次对王顗说,我的射箭技术远不如你,这你知道,今天我和你赌一把,你用你的八百里驳,我拿出一千万,咱俩分别下注,王顗听了以后,觉得自己手快,加上他自信,这么名贵的牛绝对不会被杀,便答应了王济的挑战,结果王济一箭中地,这就赢了。于是王济立即下令把八百里驳杀死,挖出牛心,烤熟后只吃了一块牛心肉,扬长而去。王济的这个举动完全不可取,这种作为连当时人都看不过去,把这件事写入了《世说新语》的《汰侈》篇,汰侈的意思就是过于奢华了,这句中的麾下指部下,炙就是烤肉,“八百里分麾下炙”是说自己将要用最好的烤牛肉慰劳将士、鼓舞士气。

这首词虽然自称壮词,但是实际上是悲词,明里是奉寄给陈亮的,实际上暗喻了自己的悲伤。

图片 6

图片 7

这首词写到这儿,已经写完了梦境中战场阅兵的事,那么下片的第三句和第四句: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这是写自己的愿望。自己的愿望是什么呢?是完成君王收复故土恢复中原的大事,为自己赢得生前身后的好名声。但是诗人所写的这一切都是在梦中所想的事,并不是现实中实有的事。因此,下片最后一句对此加以点明:可怜白发生。可惜我的头都等白了,驰骋疆场、收复故土的重任始终没有到来。

第二句“梦回吹角连营”,梦回是梦醒,吹角连营是梦醒之后连绵的军营中号角声此起彼伏,这两句表明作者重整山河、再造乾坤的宏伟抱负无法在现实中实现,只能借助于梦,借助于幻想才能实现。

版权声明:本文由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发布于诗词,转载请注明出处: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宋词鉴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