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词鉴赏,断桥残雪

2019-06-16 15:14栏目:诗词
TAG:

  换头,承上写景。琅玕本是青玉,用来形容美竹。翠绿的竹林“半倚云湾”,何等清雅的境界!接下来,“孤棹晚、载诗还”,拍到游人自身。上应“吟”字,钩锁紧密。向晚湖上之悄寂,全从“孤”字透出。“醉魂醒处”,由痴而惊,由惊而醒,写美景透过一层。也隐隐可见少年词人诗酒风流的神貌。“画桥第二,奁月初三”,玲珑剔透,正是所谓“敲金戛玉,嚼雪盥花”的妙句,把一种承平公子流连风物的华美诗情写得委婉尽致。

周密祖籍山东济南,幼年随父宦游闽浙。《木兰花慢》赋西湖十景,是他三十二岁时的名作。他出身名门,然而尚涉世不深,词中风格清高澹远,正是这一时期的写照,题曰《断桥残雪》,却通首不见一个;雪;字,但却无处不在写;雪;。比如;梅花信息;而需要;觅;,有雪:;诗冷;二字,暗中写雪:;等闲;三句写雪融化时的情状,;瓦陇竹根;之所以;更好;,乃是因为有雪点缀,佳人;步玉;自然写出雪态;就是到最后的;晴波涨绿;,这新绿溅溅的水中,也尽含雪的魂影。这首词的主要艺术特色即是虚实错落,情致婉转;残雪;皆于虚处时时流露。其次,词中妙句颇多,但此处之妙不是以辞浅意深见长,而是清丽动人,表现了周密青年时代的诗词风格。

  这首词是周密少年成名之作──《木兰花慢·西湖十景》之三。诗人在这组作品的小记中说:“西湖十景尚矣。张成子尝赋《应天长》十阕,夸余曰:是古今词家未能道者。余时年少气锐,谓此人间景,余与子皆人间人,子能道,余顾不能道耶?冥搜六日而词成。成子惊赏敏妙,许放出一头地。异时,霞翁(杨缵)见之,曰:语丽矣,如律未协何。遂相与订正,阅数月而后定。”可见是作于少年使气、又经严格推敲的篇章。面前这首《断桥残雪》,立意并不高,但艺术处理上却有独到之处。

【鉴赏】

  断桥残雪  

还见晴波涨绿,谢池梦草相关。

木兰花慢

有人步玉,怪冰泥、沁湿锦鹓斑。

  在下片中,“琅玕”、“东阑”两个独语句对景物空间的转移起了提示作用。“有人”诸句非指旁人,正是诗人及其游侣之谓,侧笔一写,转觉有趣,“锦鹓斑”,谓华丽的马鞯为泥泞玷污。从“锦鹓”着想,亦可知其人之华富、其姿之俊爽了。回首上文,旨在赋景,而景中有人,便得姿态,是深知词家三昧者也。结句“晴波涨绿”,言冰雪消融,春水渐生,已翻出盎然生机,然而此景盖为作者心中所想,未必眼中所见。相传谢灵运梦见谢惠连,文思大畅,乃得“池塘生春草”之句。“谢池梦草”,即用此典,照应篇首,以诗情作结。全词写得清丽明秀,可以代表草窗早年词风。才思横溢,宜乎张成子“惊赏敏妙,许放出一头地”也。(周笃文、王玉麟)

●木兰花慢·断桥残雪

  “觅梅花信息,拥吟袖、暮鞭寒。”一起三句从寻梅踏雪落笔,风致高雅,笼罩全篇。“拥”字尤见工炼。梅妻鹤子的林和靖,当年曾在附近的孤山结庐,蓄有两鹤。和靖常游山水。客至,令童子放鹤。林逋见之,即棹舟归去。“放鹤人归”,指林逋等高士今已不在。“月香水影”,用林逋《山园小梅》“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诗意。此“放鹤”三句,以古衬今,反跌有力。就其所在,曰梅、曰鹤,皆自然贴切,挪置他处不得。言“寒”、言“冷”,正状雪后,暗切题面。下文“泮寒晛暖”,亦“残雪”之意。继以“看融城、御水到人间”,则意境顿开,笔墨恣放。歇拍“瓦陇竹根更好,柳边小驻游鞍”二句,写人、写景,清新可喜,颇见思致。

是醉魂醒处,画桥第二,奁月初三。

  周密  

这是一首吟咏西湖景色的词作。周密写有十首《木兰花慢》,分别描写西湖十景,该词是其中的第三首,与其他各首一样,其突出特点是刻意求工,在词藻锤炼上颇下了一番功夫。

  觅梅花信息,拥吟袖,暮鞭寒。自放鹤人归,月香水影,诗冷孤山。等闲。泮寒晛暖,看融城、御水到人间。瓦陇竹根更好,柳边小驻游鞍。琅玕,半倚云湾。孤棹晚、载诗还。是醉魂醒处,画桥第二,奁月初三。东阑,有人步玉,怪冰泥、沁湿锦鹓斑。还见晴波涨绿,谢池梦草相关。

东阑。

接着对这种幽情雅意再作深一层渲染:;是醉魂醒处,画桥第二,奁月初三;。画桥,指西湖十景之一的断桥。二、三两句相互映衬,声情并著。奁,本为妇女的镜匣。这里是说,斜月当空,玲珑剔透,犹如妆镜掀起一角镜袱,露出一缕幽淡的清光。这些正是所谓;尽洗靡曼,独标清丽,有韶倩之色,有绵渺之思;(戈载《七家词选》)的妙句,意境幽邃,但字面上却浅近易明。可说雅丽处取清真(周邦彦),绵密处取梦窗(吴文英),清脱淡雅,而自有独至处。写过断桥美景、游兴盎然,自我方面的抒怀后,词人变幻笔法,转写另一情事:;东阑。有人步玉,怪冰泥、沁湿锦鹓斑;。阑,与栏通,这里指东边的花园,锦鹓斑:鹓,鹓刍鸟,传说中与鸾凤同类的鸟。这里指锦缎鞋上鸾凤鸟一样的图案。这是词人于归途中所见之奇美景致;在小园幽径之上,莲步轻盈,使人轻轻嗔怪雪消后的浅泥,溅湿了她绣有鸾凤图案的锦鞋。在游赏之类的诗词里,诗人于自我抒情时,插入耳闻目见的图景,此法十分常见。如尹廷高《花港观鱼》本是写自己看到逐队嬉游的鱼儿,却忽然宕开一笔写;红妆静立阑干外,吞尽残香总未知;。这种;插图;,更使诗情荡漾摇曳多姿,为词人的断桥之游,生姿添色,带有生活气息。;还见晴波涨绿,谢池梦草相关;。这时,天朗气清,湖水碧酖,仿佛谢灵运梦中的春草池塘,鸟鸣莺啭,也萦绕在我耳边。谢灵运《登池上楼》诗有;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句,故称;谢池;。《南史。谢惠连传》称,这两句诗是谢灵运梦见他弟弟谢惠连,文思大畅所得。故称;梦草;。最后畅想春天即将来临,在欢快之情尽展中缓缓拉下全篇结束的帷幕。

;等闲;,在这里有不留意的意思。时光飞逝,转瞬间,;泮寒晛暖,看融城、御水到人间;。冰融化曰泮,陽气浮动曰晛。也许不要多久,雪消春至,到那时,冰雪消融为水,流入御沟,潺潺而鸣,来到人间。这是词人踏雪寻梅途中的想象。在天寒地冻,素裹银妆之时,词人却驰骋想象,仿佛看到春到人间,冰雪化为春水,另有一番新天地。本来,;御沟宫女怨,流不到民家;这里词人偏说冰雪融为御水到人间,其想象之美令人感叹!词人这里可能有所寓意。陈廷焯称这十首《木兰花慢》;不过无谓游词;(《白雨斋词话》)的话,似并不公允。;瓦陇竹根更好,柳边小驻游鞍;。从上面的想象,又回到;觅梅花信息;的现实中来。;瓦陇竹根;,指屋顶竹根。四字分别表示上、下,但暗示都有皑皑白雪覆盖。面对着这纤尘不染,超凡脱俗之境界,不由得词人愿在柳下解鞍,盘桓徜徉于这桃源仙境。

版权声明:本文由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发布于诗词,转载请注明出处:宋词鉴赏,断桥残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