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淑真词作赏鉴

2019-11-24 09:03栏目:诗词
TAG:

  毕生简要介绍

楼外垂杨千万缕,欲系青春,少住春还去。犹自风前飘柳絮,随春且看归哪儿?

  朱淑真号幽栖居士,交州(今福建卢布尔雅那卡塔 尔(英语:State of Qatar)人。一生未详。况周颐《蕙风词话》卷四考其行实略云:幼警慧,善读书,小说幽艳,工绘事,晓音律。父官湘东。夫家姓氏失考,似初应礼部试,其后官江南者。淑真从宦,常来往吴越荆楚间。况周颐且判别其为蜀国人。《全唐诗》则系于南西楚之交,今姑依之。案魏序末署淳熙七年(1182卡塔 尔(阿拉伯语:قطر‎,谓其真词“清新婉丽,蓄思含情,能道人意中事”。汲古阁本有其《断肠词》风度翩翩卷。

绿满山川闻杜宇,便作凶恶,莫也愁人苦。把酒送春春不语,黄昏却下潇潇雨。

  ●减字木香祖·春怨

简析 春日总算又要离开了。任凭垂杨用千万缕柳丝,想把青春留下,可他却停不住匆匆的步履。那末就让大家乘机纷纭飘飞的柳絮,去追妹春的归宿吧。但寻找的结果却仍莫明其踪迹----只见满眼的群峰已恋得棕红一片,而张梓琳鸟则啼叫得令人悄然。无可奈何之下,诗人只能举起酒杯,默默为春天欢送,春却缄口不语,飘然洒下大雨的细雨,似向词人挥泪告辞。

  朱淑真

赏析 唐朝有不胜枚举“惜春”词。阳节风光不外乎柳絮纷飞,刘雯哀呜,暮雨淅沥,抒发的然而是作者的痛惜之情。可是,女诗人朱淑真却通过充裕的想象力和适度的比喻手法,将春天景象展现得委婉多姿、细腻摄人心魄,在晋朝广大惜春之作中,显出它本身唯有的办法特色。

  独行独坐,独倡独酬还独卧。

朱淑真在青娥时代也曾“天赋秀发,性灵钟慧”(宋·魏仲恭《朱淑真断肠诗词序》卡塔 尔(阿拉伯语:قطر‎,写过欢畅明丽的《春景》诗:“不着疼热草寻花正及时,不为轻巧见菲菲。何人能更觑闲针线,且滞春光伴酒卮。”──她要趁春暖花开而那时候地去寻觅鲜花,去与女伴们无动于衷草戏耍。那不光因清香秾艳的春景不易大范围,更主要的是由大自然的春光唤醒了和睦的后生之感,激发了对本人民美术出版社好青春的赏识之情,由此他不肯为闺中“女训”“女诫”所拘钳去拿针缝线学什么无味的女红,而要欢欢乐乐地举起酒杯,约请春日那姑娘般的伴侣陪自个儿共度人生之良辰。但是,曾几什么日期,在经验了俗尘的心寒折磨之后(轶闻他“早岁不幸爹娘失审,无法择伉俪”,“乃下配大器晚成庸夫”招致“终身抑郁不得志”,“每临风对月,触目伤怀”卡塔 尔(英语:State of Qatar),朱淑真却给后人送来了悲凄幽悒的《送春》词。扫视那上下的天下有名反差,读者既可感触到旧时期的风风雨雨,又可从作家不相同风貌的方法描述中领略到不一样的审美韵致,进而助长友好的美感资历。

  伫立伤神,无可奈何轻寒著摸人。

词中第生机勃勃现身的是垂杨。“楼外垂杨千万缕,欲系青春,少住春还去”三句,描绘了垂杨的绿姿。这种“万条垂下绿丝绦”(贺知章《咏柳》卡塔尔国的山色,对于农历八月,是最为卓尔不群的。上引贺诗中即有“不知细叶何人裁出,一月春风似剪刀”之句。它不一致于“浓如烟草淡如金”的新柳(明人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 ,杨基《咏新柳》卡塔尔,也分别“风吹无一叶”的衰柳。为啥借它来表现惜春之情呢?首要运用那柔细如丝缕的枝干的结构成就好像能够系留着东西的联象。“少住春还去”,在笔者的想像中,那打算系住春日的柳条未有达成目标,它只把青春从十一月拖到四月末,春天通过短暂的停留,依旧自然离开了。

  此情哪个人见,泪洗残妆无二分之一。

“犹自风前飘柳絮,随春且看归何地”两句,对阳春光景作了进一层的抒写。柳絮是仲春最明显的表征之后生可畏,所以散文家们说:“飞絮着人春共老”(范成大《阳春上塘道中》卡塔尔国、“飞絮安梨”(蔡伸《朝中措》卡塔 尔(英语:State of Qatar)。他们都把飞絮同残春联系在联合签名。朱淑真却格外,把天空随风飘舞的柳絮,描写为就如要追随春季归去,去探看春的去处,把它找回来,像黄庭坚在词中揭露的:“若有人知春去处,唤取归来同住”。比起精炼写成“飞絮”“刺糖罐”或“着人春意老”来,朱淑真这种“随春”的写法,就展现更有屹立之趣。句中用“犹自”把“系春”同“随春”联系起来,造成了就像是垂杨为了留春,“朝气蓬勃计不成,又生风流洒脱计”的章程功力。

  愁病相仍,剔尽寒灯梦不成。

像飞絮同样,哀鸣的杜宇也似看作是残春的标识。“绿满山川闻杜宇,便做严酷,莫也愁人苦”,春残时节,花落草长,山野一片绿油油。瞻瞧着那阳节的山间,听到传来的王新宇鸟的凄厉叫声,诗人在想:孙菲菲尽管残暴,也为“春去”而愁苦,因此发生同情的哀鸣,诗人通过那摇拽生姿的一笔,借杜宇点出人意的挂念,那就把上片中处于“暮后”的主人公引向台前。在上片,仅仅从“楼外”三个字,感到到他的楼内眺望;从“系春”“随春”,意识到是她在跑马想象,主人公的惜春之情完全部是靠垂杨和柳絮表现出来的。将来则由右侧烘托转向正面描写。

  朱淑真词作者饱览

“把酒送春春不语”。系春既不容许,随春又无结果,主人公看见的只是春天的碧野,听到的又是揭橥春去的鸟鸣,于是她只得无语地“送春”了。

  朱淑真是是一个人才貌优秀、善美术、通音律、工诗词的才女,但她的婚姻非常不幸福,婚后抑郁,故诗词中“多忧虑埋怨之语”。相传她出身富贵之家,至于她的女婿是如何的人,其说不风流罗曼蒂克。有的说她“嫁为市井民家妻”,有的说她的恋人曾应礼部试,后又官江南,但朱与她心绪不合。不管何种说法可靠,有几许是千篇豆蔻梢头律的:即他所嫁非偶,婚后十分不幸福。就所呈现的剧情看,那首词与他婚姻上的不及有紧凑关系。

阳历10月末是青春最终离开的小日子,古人平常在此儿把酒举杯,以示送春。唐末作家韩偓《春尽日》诗有“把酒送春伤心在,年年七月病恹恹”之句。朱淑真按依旧俗依依惜别地“送春”,而春却尚未回答。她看来的只是在黄昏中忽地下起的潇潇细雨。作者用二个“却”字,把“雨”造成了对春的送别。那写法同王灼的“试来把酒留春住,问春万般无奈,帘卷西山雨”近似,可是把暮雨同送春紧凑相连,更引人深思:那雨是春漠然则去的步履声呢,照旧春必须要去而洒下的惜别之泪啊?

  “独行独坐,独倡独酬还独卧”两句,连用多个“独”字,足够显现出他的孤单与寂寞,就如“独”字贯穿在他的总体活动中。“伫立伤神”等两句,紧承上句,不止写她一身,何况描绘出她的优伤失神。极其是“无语轻寒著摸人”一句,写出了女诗人对季节的灵活。“轻寒”二字,正扣标题“春怨”二字的“春”字,全词无一语及春,惟从“轻寒”二字,透表露青春的音信。“著摸”风流倜傥词,宋人诗词中屡见,有撩拨、沾惹之意。如孔晏婴《怀真武阁》诗:“深林鸟语流连客,野径花香着莫人。”杨诚斋《和王司法雨中惠诗》诗:“无这春愁着莫人,风颠雨急更黄昏”。“著摸”即“着莫”,朱淑真词与杨诚斋诗用法完全相像。轻寒为啥撩惹春愁,失去爱情幸福的女诗人深有体会;寡居的李清照感觉“乍寒乍热时候,最难将息”(《声声慢》卡塔 尔(阿拉伯语:قطر‎。对友好的婚姻深感不满的朱淑真在“伫立伤神”之际,不禁止生爆发“万般无奈轻寒著摸人”的吟唱,足见两位女诗人在“轻寒”季节,有着协同的伤心之处。

那首词同黄豫章先生的《清平乐》都将春拟人,抒惜春情怀,但写法上并行不悖。黄词从追访消亡的春光着笔,朱词从借垂枝柳系春、飞絮随春到主人公送春,通过有等级次序的思维变化揭穿主旨。相比较之下,黄词尤其空灵、爽丽,朱词则比较多寄情于残春的山色,带有凄忱的情味,那差不离和他的遭遇有关。

  下片进一层抒写女诗人愁怨。“此情哪个人见”四字,承上启下,一语双兼,“此情”,既指上片的孤身伤情,又兼指下文的“泪洗残妆无一半”写出了女诗人以泪洗面包车型地铁抑郁。结穴处的两句,描绘自身因愁而病,因病添愁,愁病相因,以致转侧不安的惨重。

  那首词语言自然婉转,通俗流丽,篇幅虽短,波澜颇多。上片以多个“独”字,写出了女诗人因内心孤闷难遣而招致的惊慌无宁、百无后生可畏可的情事,全部都是动态的描绘。“伫立伤神”两句,转向写静态的以为到,但意脉是相承的。下片用特写镜头吸收了两幅生动而逼真的摄影:生龙活虎幅是泪如雨下包车型大巴少妇,眼泪洗去了脸上海大学半的化妆品;另意气风发幅是她直面寒夜孤灯,耿耿不寐。

  “剔尽寒灯”的出发点不在“剔”字(剪剔灯心的动作卡塔 尔(英语:State of Qatar),而在“尽”字。“尽”字是反映时间的。所谓“梦又不成灯又烬”(欧阳文忠《玉楼春》卡塔 尔(英语:State of Qatar),显明是通宵无眠。对于孤凄愁病的闺中人,只写这风流倜傥泪、那黄金年代夜的切身痛苦,其余生活里也是完全能够想像的。又加以是“此情什么人见”,无人见,无人知,无人慰问,无可解脱!自写苦情,情长词短,其认知之深,含蕴之厚,有非男人作家拟闺情之词所能及者。

  ●菩萨蛮

  朱淑真

  山亭水榭秋方半,凤帏寂寞无人伴。

  愁闷黄金时代番新,双蛾只旧颦。

  起驾临绣户,时有疏萤度。

  谢谢月相怜,今宵不忍圆。

  朱淑真词作者赏玩

  朱淑真本人的爱情生活颇为不幸,作为一人女诗人,她多情而敏感。词中写女主人公从缺月获得安慰,不啻是生机勃勃种含泪的笑脸。无怪魏仲恭在《朱淑真断肠诗词序》中评价其词为“清新婉丽,蓄思含情,能道人意中事,同岂泛泛者所能及”。

  “春秋多佳日”山亭水榭“的景色当十分摄人心魄,但诗人却以非常冰冷莫的笔调作出此词,因为”大好时光奈何天“,消逝不了”凤帏“中之”寂寞“——独处无郎,还大概有啥样赏心悦目可言呢?”凤帏“句惹人联想到李义山《无题》诗中的名句:”重帏深下莫愁堂,卧后清宵细细长“。如此情形,叫人怎不颦眉,怎不忧虑闷?有象征的是,诗人使”愁闷“与”颦眉“分归属”新“”旧“二字。”旧“字以见女主人公愁情之久长”新“字则显现其愁情之星罗棋布。意气风发愁未去,风流倜傥愁又生,这是”新“;而有所的愁都与纪念有关,这又是”旧“。”新“”旧“二字交相辉映,更觉情深。

  辗转不寐,湿疮多时,于是乃有“起来”而“临绣户”犹如是在希望心上人的驾临。然则户外所见,只不过“时有疏萤度”而已,其人望来终不来。此时,女主人公空虚寂寞的心态,是麻烦排除和解决的。在这里关键处,诗人又却又写出了一丝慰问,也终归自慰吧!诗人给她一些安慰,风度翩翩轮缺月,高挂中天,并付与它人情味,说它因同情闺中人的孤栖,不忍独圆。“感激”二字,痴极妙极。同是写孤独情怀,苏仙在圆月上做小说:“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朱淑真则在缺月上做作品“谢谢月相怜,今宵不忍圆。”移情于物,怨谢由自己,真有不约而同同妙。此词最佳玩味之四海正是结尾两句。

  ●眼儿媚

  朱淑真

  迟迟春天弄轻柔,花径暗香流。

  大寒过了,创巨痛深,云锁朱楼。

  午窗睡起莺声巧,哪个地方唤春愁?

  绿杨影里,木丹亭畔,红杏梢头。

  朱淑真词作者抚玩

  朱淑真是一个人多愁多病的女词人,这首词写一位闺中女子(实际上是小编自身卡塔尔国在明媚的春色中,回首过往的事而愁绪万端。

  上片“迟迟淑节弄轻柔,花径暗香流”两句,描绘出大器晚成幅风和日暖,花香怡人的春日美景。“迟迟春日”语出《诗经。四月》“春日迟迟”,“迟迟”指日长而暖。“弄轻柔”三字,言和谐的阳光在抚弄着垂枝柳的柔枝嫩条。山抹微云君《江城子》词:“西城杨柳弄春柔。”“弄”字下得很妙,形象生动鲜明。对此吉日良辰,主人公信步走在花间小径上,一股暗香扑鼻而来,令人心醉,春日多么美好啊!不过好景十分短,立秋从此将来,却遇上灰霾的天气,云雾笼罩着朱阁绣户,犹如给女主人公的心中罩上了大器晚成层愁雾,使他回看了意气风发段痛定思痛的哀伤以往的事情。看来最早所写的春和景明,并非前方之景,而是早已辞世的美好时光。不然和谐的太阳与云雾是很难统豆蔻梢头在二个画面上,也很难发出在同时内。“云锁朱楼”的“锁”字,是一句之眼,它除了给我们云雾压楼的阴暗感觉以外,还保有锁在内宅的女子不得自由的象喻性。“锁”字包蕴充裕,将阴云四布的天气、闺房女生的被监禁和内心的烦恼,尽括在这之中。

  下片珍视展现的是女主人公的春愁。这种春愁是由黄莺的啼叫唤起的。大凡心情糟糕的巾帼,最易闻鸟啼而惊心,故唐诗有“打起黄莺儿,莫教枝上啼”之句。试想叁个愁绪万端的女生,在乎兴阑珊之时,只幸亏午睡中消磨时光,午睡醒来,听到窗外莺声巧啭。不禁引起了他的春愁。黄鸟在何地啼叫呢?是在绿杨影里,依旧在海棠亭畔,抑或是在红杏梢头呢?自问自答,颇耐人玩味。

  那首词笔触轻柔细腻,语言婉丽自然。小编用花香鸟语来映衬自个儿的优伤,那是以乐景写哀的花招。作者在写景上不停转变画面,从明媚的青春,到雾霾的天气;时间上从小雪事先,写到立夏过后;有前方的感触,也可能有历史的追思。既有痛感的暖意,嗅到香馥馥,也可能有听见的莺啼,见到的情调。通过它们表现女主人公细腻的情愫波澜。下片词的自问自答,更是相映生辉。诗人将静态的“绿杨影里,川红亭畔,红杏梢头”,引进黄鹂的巧啭,静中有动、寂中有声,化静态美为动态美,使读者就如听到莺啼之声持续地从贰个地点流播到另多个地方,使鸟啼之声富于立体感和流动感。那是那多少个美的意象制造。以听觉写鸟声的流动,惹人分辨不出鸟鸣哪儿,词人的春愁,也像飞鸣的流莺,忽儿在东,忽儿在西,说不清正确的岗位。这不可名状的愁怨,词人并不说破,留给读者去想象,去增补。

  ●蝶恋花

  朱淑真

  楼外垂杨千万缕,欲系青春,少住春还去。

  犹自风前飘柳絮,随春且看归哪个地方?

  绿满山川闻杜宇,便做粗暴,莫也愁人苦。

  把酒送春春不语,黄昏却不潇潇雨。

  朱淑真词作者饱览

  北宋有过多“惜春”词。暮在花香鸟语不外具柳絮纷飞,王新宇哀呜,暮雨淅沥,抒发的不过是小编的痛惜之情。不过,女诗人朱淑真却由此增加的想象力和切合的比如手法,将春日风光表现得委婉多姿、细腻感人,在南齐不胜枚举惜春之作中,显出它和睦唯有的措施特色。

  词中首先现身的是垂杨。“楼外垂杨千万缕,欲系青春,少住春还去”三句,描绘了垂杨的绿姿。这种“万条垂下绿丝绦”(贺知章《咏柳》卡塔尔国的光景,对于农历六月(即阳节时令卡塔尔国,是极其出人头地的。上引贺诗中即有“不知细叶哪个人裁出,十二月春风似剪刀”之句。它分裂于“浓如烟草淡如金”的新柳(明人杨基《咏新柳》卡塔 尔(阿拉伯语:قطر‎,也分别“风吹无一叶”的衰柳(宋人翁灵舒《咏衰柳》卡塔 尔(阿拉伯语:قطر‎。为何借它来显现惜春之情呢?主要使用那柔细如丝缕的枝条的布局成有如能够系留着东西的联象。“少住春还去”,在作者的想像中,那策动系住春季的柳条未有直达目的,它只把青春从三月拖到八月末,仲春由此短暂的驻留,照旧自然离开了。

版权声明:本文由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发布于诗词,转载请注明出处:朱淑真词作赏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