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古典文学之太平御览,卷八

2019-09-17 13:47栏目:诗词
TAG:

  歌辞二
  ○ 戚夫人歌
  
  《汉书·外戚传》曰:“高祖得定陶戚姬,爱幸,生赵隐王如意。惠帝立,吕后为皇太后,乃令永巷囚戚夫人,髡钳,衣赭衣,令舂。戚夫人舂且歌。太后闻之大怒,曰:‘乃欲倚子邪!’召赵王杀之。戚夫人遂有人彘之祸。”
  子为王,母为虏。终日舂薄暮,常与死为伍。相离三千里,当谁使告汝。
  
  ○ 画一歌
  
  《汉书》曰:“惠帝时,曹参代萧何为相国。初,高帝与何定天下,法令既明具。及参守职,举事无所变更,一遵何之约束,於是百姓歌之。”
  萧何为法,讲若画一。曹参代之,守而勿失。载其清静,民以宁壹。
  【赵幽王歌】
  《汉书》曰:“赵幽王友,高帝之子。孝惠时,友以诸吕女为后,不爱,爱它姬。诸吕女谗之於太后。太后怒,召赵王,置邸,令卫围守之。赵王饿,乃作歌,遂幽死。”诸吕用事兮刘氏微,迫胁王侯兮强授我妃。我妃既妒兮诬我以恶,谗女乱国兮上曾不寤。我无忠臣兮何故弃国,自快中野兮苍天与直。于嗟不可悔兮宁早自贼,为王饿死兮谁者怜之,吕氏绝理兮托天报仇。
  
  ○ 淮南王歌
  
  《汉书》曰:“淮南厉王长,高帝少子也。长废法不轨,文帝不忍置於法,乃载以辎车,处蜀严道邛邮,遣其子、子母从居。长不食而死。后民有作歌歌淮南王。帝闻之,乃追尊淮南王为厉王,置园如诸侯仪。”
  一尺布,尚可缝;一斗粟,尚可舂。兄弟二人不相容。
  
  ○ 京兆歌 齐·陆厥
  
  《通典》曰:“京兆、冯翊、扶风,皆古雍州之域。秦始皇以为内史。汉景帝二年,分置左右内史。武帝改左内史为左冯翊,右内史为右扶风,后与京兆号三辅。”故赵广汉云:“乱吾治者,常二辅是也。”
  兔园夹池水,修竹复檀栾。不如黄山苑,储胥与露寒。逦迤傍无界,岑崟郁上干。上干入翠微,下趾连长薄。芳露浸紫茎,秋风摇素萼。雁起宵未央,云间月将落。照梁桂兮影徘徊,承露盘兮光照灼。寿陵之街走狐兔,金卮玉碗会销铄。愿奉蒲萄花,为君实羽爵。
  
  ○ 左冯翊歌 陆厥
  
  上林潏紫泉,离宫赫千户。飞鸣乱凫雁,参差杂兰杜。比翼独未群,连叶谁为伍。一物或难致,无云泣易睹。
  
  ○ 扶风歌九首 晋·刘琨
  
  朝发广莫门,暮宿丹水山。左手弯繁弱,右手挥龙渊。
  顾瞻望宫阙,俯仰御飞轩。据鞍长叹息,泪下如流泉。
  系马长松下,发鞍高岳头。冽冽悲风起,泠泠涧水流。
  挥手长相谢,哽咽不能言。浮云为我结,飞鸟为我旋。
  去家日已远,安知存与亡。慷慨穷林中,抱膝独摧藏。
  麋鹿游我前,猴猿戏我侧。资粮既乏尽,薇蕨安可食。
  揽辔命徒侣,吟啸绝岩中。君子道微矣,夫子故有穷。
  惟昔李愆期,寄在匈奴庭。忠信反获罪,汉武不见明。
  我欲竟此曲,此曲悲且长。弃置勿重陈,重陈令心伤。
  
  ○ 同前 宋·鲍照
  
  昨辞金华殿,今次雁门县。寝卧握秦戈,栖息抱越箭。忍悲别亲知,行泣随征传。寒烟空徘徊,朝日乍舒卷。
  
  ○ 秋风辞 汉·武帝
  
  《汉武帝故事》曰:“帝行幸河东,祠后土。顾视帝京,忻然中流,与群臣饮宴。帝欢甚,乃自作《秋风辞》。”
  秋风起兮白云飞,草木黄落兮雁南归。兰有秀兮菊有芳,怀佳人兮不能忘。泛楼船兮济汾河,横中流兮扬素波。箫鼓鸣兮发棹歌,欢乐极兮哀情多,少壮几时兮奈老何。
  
  ○ 卫皇后歌
  
  《汉书》曰:“卫子夫为皇后。弟青,贵震天下,天下歌之。”按《外戚传》:“卫子夫为平阳主讴者。武帝祓霸上,还过平阳主。既饮,讴者进,帝独说子夫。帝起更衣,子夫侍尚衣轩中,得幸。平阳主因奏子夫送入宫,是为卫皇后。”生男无喜,生女无怒,独不见卫子夫霸天下。
  
  ○ 李延年歌
  
  《汉书·外戚传》曰:“李延年,性知音,善歌舞,武帝爱之。尝侍上起舞而歌。延年后为协律都尉。”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 李夫人歌 汉·武帝
  
  《汉书·外戚传》曰:“孝武李夫人,本以倡进。初,武帝爱其兄延年。平阳主因言,延年有女弟,帝乃召见之,实妙丽善舞,由是得幸。夫人少而早卒,帝思今不已。方士齐人少翁言能致其神,乃夜张灯烛,设帷帐,陈酒肉。而令帝居他帐,遥望见好女如李夫人之貌,还幄坐而步。又不得就视,帝愈益相思悲感,为作诗,令乐府诸音家弦歌之。”
  是邪非邪?立而望之,偏何姗姗其来迟!
  
  ○ 同前三首 唐·李商隐
  
  一带不结心,两股方安髻。惭愧白茅人,月没教星替。
  剩结茱萸枝,多擘秋莲的。独自有波光,彩囊盛不得。
  蛮丝系条脱,妍眼和香屑。寿宫不惜铸南人,柔肠早被秋波割。清澄有馀幽素香,鳏鱼渴凤真珠房。不知瘦骨类冰井,更许夜帘通晓霜。土花漠漠云茫茫,黄河欲尽天苍黄。
  
  ○ 同前 李贺
  
  紫皇宫殿重重开,夫人飞入琼瑶台。绿香绣帐何时歇,青云无光宫水咽。翩联桂花坠秋月,孤鸾惊啼商丝发。红壁阑珊悬佩珰,歌台小妓遥相望。玉蟾滴水鸡人唱,露华兰叶参差光。
  
  ○ 同前 鲍溶
  
  璿闺羽帐华烛陈,方士夜降夫人神。葳蕤半露芙蓉色,窈窕将期环佩身。丽如三五月,可望难亲近。嚬黛含犀竟不言,春思秋怨谁能问。欲求巧笑如生时,歌尘在空瑟衔丝。神来未及梦相见,帝比初亡心更悲。爱之欲其生又死,东流万代无回水。宫漏丁丁夜向晨,烟消雾散愁方士。
  
  ○ 同前 张祜
  
  延年不语望三星,莫说夫人上涕零。急奈世间惆怅在,甘泉宫夜看图形。
  
  ○ 李夫人及贵人歌 齐·陆厥
  
  属车桂席尘,豹尾香烟灭。彤殿向蘼芜,青蒲复萎绝。坐萎绝,对蘼芜。临丹阶,泣椒涂。寡鹤羁雌飞且止,雕梁翠壁网蜘蛛。洞房明月夜,对此泪如珠。
  
  ○ 未央才人歌 梁·庾肩吾
  
  从来守未央,转欲讶春芳。朝风凌日色,夜月夺灯光。相逢傥游豫,暂为卷衣裳。
  
  ○ 中山王孺子妾歌二首 齐·陆厥
  
  《汉书》曰:“诏赐中山靖王子哙及孺子妾冰、未央才人歌诗四篇。”如淳曰:“孺子,幼少称孺子。妾,宫人也。”颜师古曰:“孺子,王妾之有品号者。妾,王之众妾也。冰,其名。才人,天子内官。”按,此谓以歌诗赐中山王及孺子妾、未央才人等尔,累言之,故云及也。而陆厥作歌,乃谓之中山孺子妾,失之远矣。《艺文志》又曰:“临江王及愁思节士歌诗四篇,李夫人及幸贵人歌诗三篇。”亦皆累辞也。
  未央才人,中山孺子,一笑倾城,一顾倾市。倾城不自美,倾市复为容。愿把陵阳袖,披云望九重。
  如姬寝卧内,班婕坐同车。洪波陪饮帐,林光宴秦馀。岁暮寒飙及,秋水落芙蕖。子瑕矫后驾,安陵泣前鱼。贱妾终已矣,君子定焉如。
  
  ○ 同前 唐·李白
  
  中山孺子妾,特以色见珍。虽不如延年妹,亦是当时绝世人。桃李出深井,花艳惊上春。一贵复一贱,关天岂由身。芙蓉老秋霜,团扇羞网尘。戚姬髡翦入舂市,万古共悲辛。
  
  ○ 临江王节士歌 齐·陆厥
  
  木叶下,江波连,秋月照浦云歇山。秋思不可裁,复带秋风来。秋风来已寒,白露惊罗纨,节士慷慨发冲冠。弯弓挂若木,长剑竦云端。
  
  ○ 同前 唐·李白
  
  洞庭白波木叶稀,燕鸿始入吴云飞。吴云寒,燕鸿苦,风号沙宿潇湘浦。节士感秋泪如雨。白日当天心,照之可以事明主。壮士愤,雄风生。安得倚天剑,跨海斩长鲸。
  
  ○ 行幸甘泉宫 梁·简文帝
  
  《汉书》曰:“武帝太始三年正月,行幸甘泉宫。成帝永始四年正月,行幸甘泉。”扬雄《甘泉赋》曰:“乃命群僚历吉日,协灵辰,星陈而天行。乘舆登夫凤皇兮而翳华芝,驷苍螭兮六素虬。”刘歆《甘泉宫赋》曰:“轶凌阴之地室,过阳谷之秋城。回天门而凤举,蹑黄帝之明庭。冠高山而为居,乘昆仑而为宫。”王褒《甘泉宫颂》曰:“甘泉山,天下显敞之名处也。前接大荆,后临北极,左抚仁乡,右望素域。其为宫室也,仍■■而为观,攘抗岸以为阶。览除阁之丽美,觉堂殿之巍巍。”按刘孝威歌辞云“避暑甘泉宫”,盖与《上之回》同意。
  雉归海水寂,裘来重译通。吉行五十里,随处宿离宫。鼓声恆入地,尘飞上暗空。赦书随豹尾,太史逐相风。铜鸣周国鐩,旗曳楚云虹。幸臣射覆罢,从骑新歌终。董桃拜金紫,贤妻侍禁中。不羡神仙侣,排烟逐驾鸿。
  
  ○ 同前 刘孝威
  
  汉家迎夏毕,避暑甘泉宫。机车鸣里鼓,驷马驾相风。校尉乌丸骑,待制楼烦弓。后旌游五柞,前笳度九嵕。才人豹尾内,御酒属车中。辇回百子阁,扇动七轮风。鸣钟休卫士,披图召后宫。材官促校猎,秋来戏射熊。
  
  ○ 乌孙公主歌
  
  《汉书·西域传》曰:“武帝元封中,遣江都王建女细君为公主,以妻乌孙王昆莫。公主至其国,自治宫室居,岁时一再与昆莫会,置酒饮食。昆莫年老,言语不通,公主悲,乃自作歌。”
  吾家嫁我兮天一方,远托异国兮乌孙王。穹庐为室兮旃为墙,以肉为食兮酪为浆。居常土思兮心内伤,愿为黄鹄兮归故乡。
  
  ○ 匈奴歌
  
  《十道志》曰:“焉支、祁连二山,皆美水草。匈奴失之,乃作此歌。”《汉书》曰:“元狩二年春,霍去病将万骑出陇西,讨匈奴,过焉支山千有馀里。其夏,又攻祁连山,捕首虏甚多。”“祁连山即天山,匈奴呼天为祁连,故曰祁连山。焉支山即燕支山也。”
  失我焉支山,令我妇女无颜色。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
  
  ○ 骊驹歌
  
  《汉书·儒林》曰:“王式除为博士,既至舍中,会诸大夫共持酒肉劳式,皆注意高仰之。博士江公心嫉式,谓歌吹诸生曰:‘歌《骊驹》。’式曰:‘闻之於师:客歌《骊驹》,主人歌《客毋庸归》。’今日诸君为主人,日尚早,未可也。”骊驹者,客欲去歌之,故式以为言也。
  骊驹在门,仆夫具存。骊驹在路,仆夫整驾。
  
  ○ 离歌
  
  晨行梓道中,梓叶相切磨。与君别交中,繣如新缣罗。裂之有馀丝,吐之无还期。
  
  ○ 瓠子歌二首 汉·武帝
  
  《史记·河渠书》曰:“汉武帝既封禅,乃使汲仁、郭昌发卒数万人塞瓠子决河。於是天子已用事万里沙,还,自临决河,沉白马玉璧,令群臣从官自将军已下皆负薪窴决河。是时东郡以故薪柴少,而下淇园之竹以为楗。天子既临河决,悼功之不成,乃作歌二章。於是卒塞瓠子,筑宫其上,曰宣房宫。”
  瓠子决兮将奈何?浩浩洋洋兮虑殚为河。殚为河兮地不得宁,功无已时兮吾山平。吾山平兮钜野溢,鱼弗郁兮柏冬日。正道弛兮离常流,蛟龙骋兮方远游。归旧川兮神哉沛,不封禅兮安知外。为我谓河伯兮何不仁,泛滥不止兮愁吾人。齧桑浮兮淮、泗满,久不反兮水维缓。
  河汤汤兮激潺湲,北渡回兮迅流难。搴长茭兮湛美玉,河伯许兮薪不属。薪不属兮卫人罪,烧萧条兮噫乎何以御水。隤林竹兮楗石菑,宣防塞兮万福来。
  
  ○ 李陵歌
  
  《汉书》曰:“昭帝即位,数年,匈奴与汉和亲。汉使求苏武等,单于许武还。李陵置酒贺武曰:‘异域之人,一别长绝。’因起舞而歌,陵泣下数行,遂与武决。”
  径万里兮度沙漠,为君将兮奋匈奴。路穷绝兮矢刃摧,士众灭兮名已隤。老母已死,虽欲报恩将安归!
  
  ○ 广川王歌二首
  
  《汉书》曰:“广川王去,缪王齐太子也。有幸姬王昭平、王地馀,许以为后,后皆杀之。更立阳城昭信为后,幸姬陶望卿为脩靡夫人,主纟曾帛,崔脩成为明贞夫人,主永巷。昭信复谮望卿:‘疑有奸。’去以故不爱望卿。后与昭信等饮,诸婢皆侍,去为望卿作歌曰《背尊章》,使美人相和歌之。后昭信谮杀望卿,欲擅爱,曰:‘王使明贞夫人主诸姬,淫乱难禁。请闭诸姬舍门,无令出敖。’使其大婢为仆射,主永巷,尽封闭诸舍,上籥於后,非大置酒召,不得见。去怜之,为作歌曰《愁莫愁》,令昭信声鼓为节,以教诸姬歌之。”按《西京杂记》作广川王去疾。
  背尊章,嫖以忽。谋屈奇,起自绝。行周流,自生患。谅非望,今谁怨。
  愁莫愁,生无聊。心重结,意不舒。内弗郁,忧哀积。上不见天,生何益!日崔隤,时不再。愿弃躯,死无悔。
  
  ○ 牢石歌
  
  《汉书·佞幸传》曰:“元帝时,石显为中书令,与仆射牢梁、少府五鹿充宗结为党友,诸附倚者皆得宠位。而民歌之,言其兼官据势也。”
  牢邪石邪,五鹿客邪!印何累累,绶若若邪!
  
  ○ 黄鹄歌 汉·昭帝
  
  《西京杂记》曰:“始元元年,黄鹄下太液池,帝为此歌。”按清商吴声曲有黄鹄歌,与此不同。
  黄鹄飞兮下建章,羽肃肃兮行跄跄。金为衣兮菊为裳,唼喋荷荇,出入蒹葭。自顾菲薄,愧尔嘉祥。
  
  ○ 黄门倡歌
  
  《汉书·礼乐志》曰:“成帝时,郑声尤甚。黄门名倡丙疆、景武之属,富显於世。”《隋书·乐志》曰:“汉乐有黄门鼓吹,天子宴群臣之所用也。”
  佳人俱绝世,握手上春楼。点黛方初月,缝裙学石榴。君王入朝罢,争竞理衣裘。   

○汉太上昭灵后

《诗含神雾》曰:含始吞赤珠,刻曰"玉英生皇"。(刻,刻漏,有玉英文也。)后赤龙感女媪,刘季兴。

《春秋握成图》曰:执嘉妻含始游洛池,赤珠出,刻曰:"玉英,吞此者为王客。"以其年生刘季,为汉皇。(为王客者,为王者所宾客。)

《史记》曰:高祖母媪尝息大泽之陂,梦与神遇。时雷电晦冥,父太公往视,见蛟龙於上。已而有娠,遂产高祖。

《帝王世纪》曰:太上皇名执嘉,妃曰媪,为昭灵后。

《陈留风俗传》曰:沛公起兵野战,丧皇妣於黄乡。天下平定,乃使使者以梓宫招魂於幽野,於是有丹蛇在水自洒濯,入於梓宫,其浴处有遗发,故谥曰昭灵后。黄乡,今小黄县也。

○高祖吕皇后

《汉书》曰:高祖后吕皇后,父吕公,单父人也,好相人。高祖微时,吕公见而异之,乃以女妻高祖,生惠帝、鲁元公主。后汉王得定陶戚夫人,爱幸,生赵王如意。吕后为人刚毅,佐高祖定天下。高祖崩,惠帝立,吕后为太后,乃令永巷囚戚夫人,髡钳衣赭衣,令舂。戚夫人舂且歌曰:"子为王,母为虏,终日舂薄暮,常与死为伍!相离三千里,当谁使告汝?"太后闻之大怒,曰:"乃欲倚汝子耶?"乃召赵王,欲诛之。使者三反,赵相周昌不遣。太后召赵相,相至长安。使人复召赵王,王来。惠帝慈仁,知太后怒,自迎赵王霸上,入挟赴王与起居饮食。数月,帝晨出射,赵王不能早起,太后伺其独居,使人持鸩饮之。迨帝还,赵王死。太后遂断戚夫人手足,去眼熏耳,饮喑药,使居鞠域中,名曰:"人彘"。居数月,召惠帝视人彘。帝视而问,知其戚夫人,乃大哭,因病,岁馀不能起。使人请太后曰:"此非人所为。臣为太后子,终不能复治天下!"以此日饮为淫乐,不听政,七年而崩。立孝惠后宫子为帝,太后临朝称制。后治天下八年,病大祸而崩。

○高祖薄皇后

《汉书》曰:高祖薄姬,文帝母也。父吴人,秦时与故魏王宗女魏媪通,生薄姬。魏豹立为王,而魏媪内其女於魏宫。许负相薄姬,当生天子。曹参等虏魏王,薄姬输织室。诏内后宫,岁馀不得幸。始姬少时,与管夫人、赵子儿相爱,约曰:"先贵无相忘!"已而管、赵先幸。汉王四年,坐河南成皋灵台,此两美人侍,相与笑薄姬初时约。汉王问其故,两人俱以实告。汉王心凄然怜薄姬,是日召,欲幸之。对曰:"昨暮梦龙据妾胸。"上曰:"是贵征也,吾为汝成之。"遂幸,有娠,岁中生文帝。高帝幸姬戚夫人之属,吕后怒,皆幽之不得出宫,而薄姬以希见故,出从子之代。代王为帝,尊为皇太后。

《东观汉记》曰:中元元年,告祠高庙曰:"高皇吕氏不宜配食,薄太后慈仁,孝文皇帝贤明,子孙赖福延至於今,宜配食地祇高庙,今上薄太后尊号为高皇后,迁吕太后於园。"

○孝惠张皇后

《汉书》曰:孝惠张皇后,宣平侯敖女也。敖尚帝姊鲁元公主,有女。惠帝即位,吕太后欲为重亲,以公主女配帝为皇后。欲其生子,万方终无子,乃使阳为有身,取后宫美人子名之,杀其母,立所名子为太子。惠帝崩,太子立为帝,吕后崩,大臣正之,以非孝惠子诛之,孝惠后废处北宫。

○孝文窦皇后

《汉书》曰:孝文窦皇后,景帝母也。吕太后时以良家子选入宫。会太后出宫人以赐诸王各五人,窦姬家在清河,乃求其主者愿归清河,而主者误置代籍中。窦姬泣涕而行,及至代,代王独幸窦姬,生子。文帝立数月,公卿请立太子,而窦姬为皇后。景帝立,为皇太后。好黄帝、老子言,景帝及诸窦不得不读《老子》以尊其术。

○孝景薄皇后

《汉书》曰:孝景薄皇后,孝文薄太后家女也。景帝立,立薄妃为皇后,无子无宠。立六年,薄太后崩,皇后废。

○孝景王皇后

《汉书》曰:孝景王皇后,武帝母也。父仲,槐里人。初嫁为金王孙妇,生一女矣,而臧儿卜筮曰两女当贵,欲倚两女,夺于金氏。金氏怒,不肯与决,乃内太子宫。太子幸爱之,生三女一男。男方在身,梦日入其怀中,以告太子,太子曰:"此贵征也。"景帝即位,立为皇后,男为太子。景帝崩,武帝即位,为皇太后也。

○孝武陈皇后

《汉书》曰:孝武陈皇后,长公主嫖女也。武帝得立为太子,长公主有力,取主女为妃。及帝即位,妃立为皇后,擅宠骄贵,十馀年而无子,闻卫子夫得幸,几死者数焉。上愈怒。后又挟妇人媚道,颇觉。元光五年,上遂穷治之,女子楚服等坐为皇后巫蛊祠祭祝诅,大逆无道,相连及诛者三百馀人,楚服袅首於市。赐后策曰:"后惑於巫祝,不可以承天命,其上玺绶,罢退居长门宫。

司马相如《长门赋》序曰:孝武皇帝陈皇后得幸颇为妒,别在长门宫,愁闷悲思,闻相如天下工为文,奉黄金百斤为相如、文君取酒,因求解悲愁之辞,而相如为颂以奏主上,皇后复得亲幸。

○孝武卫皇后

《汉书》曰:孝武卫皇后字子夫,生微贱,为平阳主讴者。武帝即位,数年无子。平阳主求良家女子十馀人,饰置家。帝祓灞上,(祓,除也。於霸水上自祓除。今三月上巳祓禊也。)还过平阳主。主见所待美人,帝不悦。既饮,讴者进,帝独悦子夫。帝起更衣,子夫侍尚衣轩中,得幸。还坐忻甚,赐平阳主金千斤。主因奏子夫送入宫。子夫上车,主拊其背曰:"行矣!强饭勉之。即贵,愿无相忘!"入宫岁馀,不复幸。武帝择宫人不中用者斥出之,子夫得见,涕泣请出,上怜之,复幸,遂有身,尊宠。元朔元年生男据,遂立为皇后。

○孝武李皇后

《汉书》曰:孝武李夫人,本以倡进。初,夫人兄延年性知音,善歌舞,武帝爱之。每闻新声曲,闻者莫不感动。延年侍上起舞,歌曰:"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倾国,佳人不可再得!"上叹息曰:"善!世岂有此人乎?"平阳主因言延年有女弟,上乃召见之,实妙丽善舞。由是得幸,生一男,是为昌邑哀王。李夫人少而蚤卒,上怜悯焉,图画其形於甘泉宫。及卫思后废后四年,武帝崩,大将军霍光缘上雅意,以李夫人配食,追上尊号曰孝武皇后。

初,李夫人病笃,上自临候之,夫人蒙被谢曰:"妾久病,形貌毁坏,不可以见帝。愿以王及兄弟为托。"上曰:"夫人病甚,殆将不起,一见属托王及兄弟,岂不快哉!"夫人曰:"妇人貌不修饰,不见君父。妾不敢以燕堕见帝。"上曰:"夫人若一见我,将加赐千金,予兄弟尊官。"夫人曰:"尊官在帝,不在一见。"上复言欲必见之,夫人遂转向壁欷歔而不复言。於是上不悦而起。夫人姊让之曰:"贵人独不可见上属托兄弟耶?何为恨上如此?"夫人曰:"所以不欲见帝者,乃欲以深托兄弟也。我以容貌之好,得从微贱爱幸於上。夫以色事人者,色衰则爱绝,爱绝则恩绝。上所以恋恋顾念我者,乃以平生容貌也。今见我毁坏,颜色非故,必且畏恶有吐弃我意,尚复追思闵录其兄弟哉!"及夫人卒,上以厚礼葬焉。

○孝昭赵太后

《史记》曰:钩弋夫人姓赵氏,河间人也。得幸武帝,生子一人,即昭帝也。武帝年七十,乃生昭帝。昭帝立时,年五岁。卫太子废,上居甘泉宫,召画工图画周公负成王。於是左右群臣知武帝意欲立少子。后数日,帝谴责钩弋。夫人脱簪珥叩头。帝曰:"引持去,送掖庭狱。"夫人还顾,帝曰:"趋行,女不得活!"夫人死云阳宫。时暴风扬尘,百姓感伤。使者夜持棺往葬之,封识其处。其后帝间居,问左右曰:"人言云何?"左右对曰:"人言以为且立其子,何为去其母乎?"帝曰:"然。是非儿曹愚人所知也!往古国家所以乱也,由主少母壮。女主独居骄蹇,淫乱自恣,莫能禁也。汝不闻吕后邪?"故诸为武帝生子者,无男女,其母莫不谴死,岂可谓非贤圣哉!

《汉书》曰:孝武钩弋赵婕妤,家在河间。武帝巡狩过河间,望气者言此室有奇女天子气,使使召之。既至,两手皆拳,上自披之,手即时伸。由是得幸,号曰拳夫人。进为婕妤,居钩弋宫,大有宠,太始三年生昭帝,号钩弋子。妊身十四月乃生,上曰:"闻尧十四月乃生,今钩弋亦然。"乃命其生门曰尧母门。昭帝即位,追尊为皇太后。

《汉武故事》曰:拳夫人进为婕妤,居钩弋宫,解黄帝素女之术。从上至甘泉,因幸,告上曰:"妾相运正应为陛下生一男,男七岁妾当死,今年必死,宫中多蛊气,必伤圣体。"言终而卧,遂卒。既殡,香闻十馀里,因葬云陵。上哀悼,又疑非常人,发冢室,棺无尸,惟履存。为起通灵台於甘泉。常有一青鸟集台上,至宣帝时乃止。

《列仙传》曰:钩翼夫人姓赵,少好学沉静,病卧六年,右手拳,饮食少。望气云"东方有贵人气",推而到,姿色甚伟。帝披其手,得一钩,而手寻伸。生昭帝。既而,帝害之。殡,尸不臭而香。数月,昭帝即位,更葬之,棺空,但有衣履。故名其宫曰钩翼,后避讳改为弋。

○孝昭上官皇后

《汉书》曰:孝昭上官皇后,陇西上邽人。祖父桀,因材力亲近为侍中。昭帝始立,年八岁,帝姊鄂邑长公主居禁中,共养帝。后交安因主亲近丁外人,闻之长公主,召入为婕妤,月馀为皇后,年甫六岁。安以后父封侯。后桀谋反发觉,后以少不预谋,亦以霍光外孙,不废。宣帝即位,合葬平陵。

版权声明:本文由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发布于诗词,转载请注明出处: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古典文学之太平御览,卷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