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吹曲辞一,鼓吹曲辞三

2019-09-11 22:52栏目:诗词
TAG:

  ○ 汉铙歌下
  
  ○ 雉子斑 梁·吴均
  
  可怜雉子斑,群飞集野甸。文章始陆离,意气已惊狷。幽并游侠子,直心亦如箭。死节报君恩,哪个人能孤恩眄。
  
  ○ 同前 陈·后主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秋原暗,十步啄方前。雊声风处远,翅影云间连。箭射妖姬笑,裘值盛明然。已足南皮赏,复会西宫篇。
  
  ○ 同前 张正见
  
  陈仓雉未飞,敛翮依芳甸。硃冠色尚浅,锦臆毛初变。雊麦且专场,排花聊勇战。唯当渡弱水,不怯如皋箭。
  
  ○ 同前 毛处约
  
  春物始芳菲,春雉正相追。涧响连朝雊,花光带锦衣。窜迹时移影,惊媒或乱飞。能使如皋路,相逢巧笑归。
  
  ○ 同前 江总
  
  麦垄金天来,泽雉屡徘徊。依花似协妒,拂草乍惊媒。樱笋时桃照李,七月柳争梅。暂往如皋路,当令巧笑开。
  
  ○ 同前 唐·李白
  
  《古今乐录》曰:“梁元春乐第四十一,设辟邪伎鼓吹作《雉子斑》曲引去来。”
  辟邪伎作鼓吹惊,《雉子斑》之奏曲成,喔咿振迅欲飞鸣。扇锦翼,雄风生。双雌同饮啄,趫悍何人能争。乍向草中耿介死,不求黄金笼下生。天地至周边,何惜遂物情。善卷让君王,务光亦逃名。所贵旷士怀,朗然合老聃。
  
  ○ 临高台 魏·文帝
  
  临台高,高以轩。下有水,清且寒。中有黄鹄往且翻。行为臣,当尽忠。愿令天皇国王3000岁,宜居此宫。鹄欲南游,雌不能够随。小编欲躬衔汝,口噤无法开;笔者欲负之,半袖摧颓。五里一顾,六里徘徊。
  
  ○ 同前 齐·谢朓
  
  千里常思归,上场临绮翼。才见孤鸟还,未辨连山极。四面动春风,朝夜起寒色。哪个人知倦游者,嗟此故乡忆。
  
  ○ 同前 王融
  
  游人欲骋望,积步上高台。井莲当夏吐,窗桂逐秋开。花飞低不入,鸟散远时来。还看云栋影,含月共徘徊。
  
  ○ 同前 梁·简文帝
  
  高台半行云,望望高不极。草树无参差,山河同一色。就疑似盐城道,道远难别识。玉阶故相爱的人,情来共相忆。
  
  ○ 同前 沈约
  
  高台不愿意,望远使人愁。连山无断绝,河水复悠悠。所思暧何在?信阳南陌头。可望不可至,何用解人忧。
  
  ○ 同前 陈·后主
  
  晚景登高台,迥望春光来。雾浓山后暗,日落云傍开。烟里看鸿小,风来望叶回。临窗已响吹,极眺且倾杯。
  
  ○ 同前 张正见
  
  曾台迩清汉,出迥架重棼。飞栋临黄鹤,高窗度白云。风前硃幌色,霞处绮疏分。在这之中多怨曲,地远讵能闻。
  
  ○ 同前 隋·萧悫
  
  崇台高百尺,迥出望仙宫。画栱浮朝气,飞梁照晚虹。小衫飘雾縠,艳粉拂轻红。笙吹汶阳筱,琴奏峄山桐。舞逐飞龙引,花随女郎风。临春今若此,极宴岂无穷。
  
  ○ 同前 唐·褚亮
  
  高台暂俯临,飞翼耸轻音。浮光随日度,漾影逐波深。迥瞰周平野,开怀暢远襟。独此三休上,还伤千岁心。
  
  ○ 同前 王勃
  
  临高台,高台迢递绝浮埃。瑶轩绮构何崔嵬,鸾歌凤吹清且哀。俯瞰长安道,萋萋御沟草。斜对甘泉路,苍苍黄帝陵树。高台四望同,帝乡佳气郁葱葱。紫阁丹楼纷照曜,璧房锦殿相玲珑。东弥长乐观,西指延禧宫。赤城映朝日,绿树摇春风。旗亭百队开新市,甲第千甍分戚里。硃轮翠盖不胜春,叠树层楹相对起。复有青楼大道中,绣户文窗雕绮栊。锦衣昼不襞,罗帷夕未空。歌屏朝掩翠,妆镜晚窥红。为作者安宝髻,娥眉罢花丛。狭路凡尘黯将暮,云间月色明如素。鸳鸯池上两两飞,神舞楼下双双度。物色正如此,佳期那不顾。银鞍绣毂盛繁华,可怜今夜宿倡家。倡家少妇不须嚬,东园桃李片时春。君看旧日高台处,柏梁铜雀生黄尘。
  
  ○ 同前 僧贯休
  
  凉风吹远念,使自个儿进步台。宁知数片云,不是旧山来。故人天一涯,久客殊未回。雁来不得书,空寄声哀哀。
  
  ○ 远期 梁·张率
  
  远期终不归,节物坐将变。小满怆单衫,秋风息团扇。何人能久告辞,他乡且异县。浮云蔽重山,相望什么时候见。寄言远期者,空闺泪如霰。
  
  ○ 同前 庾成师
  
  忆别春花飞,已见秋叶稀。泪粉羞明镜,愁带减宽衣。得书言未反,梦里看到道应归。坐使红颜歇,独掩青楼扉。
  
  ○ 玄云 张率
  
  坏阵压峨垄,遮窗暗思扉。映日斜生海,跨树似鹏飞。梦山妾已去,落靥何由归。
  
  ○ 黄雀行 唐·庄南杰
  
  穿屋穿墙不知止,争树争巢入营死。林间公子挟弹弓,一丸致毙花丛里。小雏黄口没有知,青天不解高高飞。虞人设网当要路,白日啾嘲祸万机。
  
  ○ 钓竿 魏·文帝
  
  崔豹《古今注》曰:“《钓竿》者,伯常子避仇河滨为渔者,其妻思之而作也。每至河侧辄歌之。后司马长卿作《钓竿诗》,遂传为乐曲。”
  东越河济水,遥望大海涯。钓竿何珊珊,鱼尾何簁簁。行路之好者,芳饵欲何为。
  
  ○ 同前 梁·沈约
  
  桂舟既容与,绿浦复回纡。轻丝动弱芰,微楫起单凫。扣舷忘日暮,卒岁认为娱。
  
  ○ 同前 戴暠
  
  试持玄者钓,暂罢池阳猎。翠羽饰长纶,蕖花装小艓。钩利断莼丝,帆举牵菱叶。聊载前鱼童,过看后舟妾。
  
  ○ 钓竿篇 刘孝绰
  
  钓舟画采鹢,渔子服冰纨。金辖茱萸网,银钩翡翠竿。敛桡随水脉,急桨渡江湍。湍长自不辞,前浦有好日子。船交棹影合,浦深鱼出迟。荷根时触饵,菱芒乍罥丝。莲渡江南手,衣渝京兆眉。垂竿自来乐,什么人能为军机大臣。
  
  ○ 同前 陈·张正见
  
  结宇尼罗河侧,垂钓广川浔。竹竿横翡翠,桂髓掷白银。人来水鸟没,楫渡岸花沈。莲摇见鱼近,纶尽觉潭深。渭水终须卜,沧浪徒自吟。空嗟芳饵下,独见有贪心。
  
  ○ 同前 隋·李巨仁
  
  潺湲面江海,滉瀁瞩波澜。不惜白金饵,唯怜翡翠竿。斜纶控急水,定楫下飞湍。潭迥风来易,川长雾歇难。寄言朝市客,沧浪徒自安。
  
  ○ 同前 唐·沈佺期
  
  朝日敛红烟,垂竿向绿川。人疑天上坐,鱼似镜中悬。避楫时惊透,猜钩每误牵。湍危不理辖,潭静欲留船。钓玉君徒尚,征金作者未贤。为看芳饵下,贪得会无全。
  
  ○ 魏鼓吹曲 缪袭
  
  《晋书·乐志》曰:“魏武帝使缪袭造鼓吹十二曲以代汉曲:一曰《楚之平》,二十五日《战荥阳》,三曰《获飞将吕布》,四曰《克官渡》,五曰《旧邦》,六曰《定武术》,七曰《屠柳城》,八曰《平南荆》,九曰《平关中》,十曰《应帝期》,十一曰《邕熙》,十二曰《太和》。”
  
  ○ 楚之平
  
  《晋书·乐志》曰:“改汉《硃鹭》为《楚之平》,言魏也。”《古今乐录》作《初之平》。
  楚之平,义兵征。神武奋,金鼓鸣。迈武德,扬洪名。汉室微,社稷倾。皇道失,桓与灵。阉官炽,群雄争。边、韩起,乱金城。中国扰,无纪经。赫武皇,起旗旌。麾天下,天下平。济九州,九州宁。创武功,武功成。越五帝,邈三王。兴礼乐,定纪纲。普日月,齐辉光。
  《楚之平》曲凡三十句,句三字。
  
  ○ 战荥阳
  
  《晋书·乐志》曰:“改汉《思悲翁》为《战荥阳》,言曹公也。”
  战荥阳,汴水陂。戎士愤怒,贯甲驰。阵未成,退徐荣。一千0骑,堑垒平。戎马伤,六军惊,势不集,众几倾。白日没,时晦冥,顾中牟,心屏营。合资疑,计无成,赖作者武皇,万国宁。
  《战荥阳》曲凡二十句,其十八句句三字,二句句四字。
  
  ○ 获吕布
  
  《晋书·乐志》曰:“改汉《艾如张》为《获吕奉先》,言曹公东围临淮,生擒吕温侯也。”
  获吕布,戮陈宫。芟夷鲸鲵,驱骋群雄。囊括天下,运掌中。
  《获吕奉先》曲凡六句,其三句句三字,三句句四字。
  
  ○ 克官渡
  
  《晋书·乐志》曰:“改汉《上之回》为《克官渡》,言曹公与袁本初战,破之於官渡也。”
  克绍官渡,由白马。活死人流血,被原野。贼众如犬羊,王师尚寡。沙塠旁,风飞扬。转战不利,士卒伤。前几天不胜,后何望。土山名特别减价,不可当。卒胜完胜,震冀方。屠城破邑,神武遂章。
  《克官渡》曲凡十八句,其八句句三字,一句五字,九句句四字。
  
  ○ 旧邦
  
  《晋书·乐志》曰:“改汉《翁离》为《旧邦》,言曹公胜袁本初於官渡,还谯收藏长逝士卒也。”
  旧邦萧条,心伤悲。孤魂翩翩,当何依。游士恋故,涕如摧。兵起事大,令愿违。传提亲朋好友,在者什么人。立庙置后,魂来归。
  《旧邦》曲凡十二句,其六句句三字,六句句四字。
  
  ○ 定武功
  
  《晋书·乐志》曰:“改汉《战城南》为《定武术》,言曹公初破鄴,武功之定始乎此也。”
  定武术,济Louis安那河。河水汤汤,旦暮有横流波。袁氏欲衰,兄弟寻干戈。决漳水,水流滂沱,嗟城中如流鱼,何人能复顾室家。计穷虑尽,求来连和。和临时,心中忧戚。贼众内溃,君臣奔北。拔鄴城,奄有宋国。王业劳顿,览观古今,可为长叹。
  《定武术》曲凡二十一句,其五句句三字,三句句六字,十二句句四字,一句五字。
  
  ○ 屠柳城
  
  《晋书·乐志》曰:“改汉《巫山高》为《屠柳城》,言曹公越北塞,历白檀,破三郡乌桓於柳城也。”
  屠柳城,功诚难。越度陇塞,路长久。北逾冈平,但闻悲风正酸。蹋顿授首,遂登白狼山。神武慹国外,永无北顾患。
  《屠柳城》曲凡十句,其三句句三字,三句句四字,三句句五字,一句六字。
  
  ○ 平南荆
  
  《晋书·乐志》曰:“改汉《上陵》为《平南荆》,言曹公永州彭城也。”
  南荆何辽辽,江汉浊不清。菁茅久不贡,王师赫南征。刘琮据宿迁,贼备屯保康。六军庐新野,金鼓震天庭。刘子面缚至,武皇许其成。许与其成,抚其民。陶陶江汉间,普为大魏臣。大魏臣,向风思自新。思自新,齐功古代人。在昔虞与唐,大魏得与均。多选忠义士,为喉脣。天下一定,万世无风尘。
  《平南荆》曲凡二十四句,其十七句句五字,四句句三字,三句句四字。
  
  ○ 平关中
  
  《晋书·乐志》曰:“改汉《将进酒》为《平关中》,言曹公征陈佩华,定关中也。”
  平关中,路向潼。济浊水,立高墉。斗韩、马,离群凶。选骁骑,纵两翼,虏崩溃,级万亿。
  《平关中》曲凡十句,句三字。
  
  ○ 应帝期
  
  《晋书·乐志》曰:“改汉《有所思》为《应帝期》,言文帝以圣德受命,应运期也。”
  应帝期,於昭笔者文皇,历数承天序,龙飞自扬州。聪明昭四表,恩德动遐方。星辰为垂耀,日月为重光。河、洛吐符瑞,草木挺嘉祥。麒麟步郊野,朱雀游津梁。青龙依山林,凤皇鸣高冈。考图定篇籍,功配上古羲皇。羲皇无遗文,仁圣相因循。期运3000岁,毕生圣明君。尧授舜万国,万国皆附亲。四门为穆穆,教化常如神。大魏兴盛,与之为邻。
  《应帝期》曲凡二十六句,其一句三字,二句句四字,二十二句句五字,一句六字。
  
  ○ 邕熙
  
  《晋书·乐志》曰:“改汉《芳树》为《邕熙》,言魏氏临其国,君臣邕穆,庶积咸熙也。”
  邕熙,君臣合德,天下治。隆帝道,获瑞宝,颂声并作,洋洋浩浩。吉日临高堂,置酒列名倡。歌声一何纡馀,杂笙簧。八音谐,有法制。子孙永建万国,寿考乐无央。
  《邕熙》曲凡十五句,其六句句三字,三句句四字,一句二字,三句句五字,二句句六字。
  
  ○ 太和
  
  《晋书·乐志》曰:“改汉《上邪》为《太和》,言明帝继体承统,太和改元,德泽流布也。”
  惟太和元年,天子践阼,圣且仁,德泽为流布。灾蝗一时为绝息,上天时雨水。五穀溢田畴,四民相率遵轨度。事务澄清,天下狱讼察以情。元首明,魏家如此,那得不太平。
  《太和》曲凡十三句,其二句句三字,五句句五字,三句句四字,三句句七字。
  
  ○ 吴鼓吹曲 韦昭
  
  《晋书·乐志》曰:“吴使韦昭制鼓吹十二曲:一曰《炎精缺》,二曰《汉之季》,三曰《摅武师》,四曰《伐乌林》,五曰《秋风》,六曰《克皖城》,七曰《关背德》,八曰《通淮北》,九曰《章洪德》,十曰《从历数》,十一曰《承天命》,十二曰《玄化》。”
  
  ○ 炎精缺
  
  《古今乐录》曰:“《炎精缺》者,言汉室衰,孙坚先生奋迅猛志,念在拯救,王迹始乎此也。当汉《硃鹭》。”
  炎精缺,汉道微。皇纲弛,政德违。众奸炽,民罔依。赫武烈,越龙飞。陟天衢,耀灵威。鸣雷鼓,抗电麾。抚乾衡;镇地机。厉虎旅,骋熊罴。发神听,吐英奇。张角破,边、韩羁。宛、颍平,南土绥。神武章,渥泽施。金声震,仁风驰。显高门,启皇基。统罔极,垂将来。
  《炎精缺》曲凡三十句,句三字。
  
  ○ 汉之季
  
  《古今乐录》曰:“《汉之季》者,言孙坚先生悼汉之微,痛董仲颖之乱,兴兵奋击,功盖海内也。当汉《思悲翁》。”
  汉之季,董仲颖乱。桓桓武烈,应时运。义兵兴,云旗建。厉六师,罗八阵。飞鸣镝,接白刃。轻骑发,介士奋。丑虏震,使众散。劫汉主,迁西馆。雄豪怒,元恶偾。赫赫皇祖,功名闻。
  《汉之季》曲凡二十句,其十八句句三字,二句句四字。
  
  ○ 摅武师
  
  《古今乐录》曰:“《摅武师》者,言孙仲谋卒父之业而征讨也。当汉《艾如张》。”
  摅武师,斩黄祖。肃夷凶族,革平西晋。炎炎大烈,震天下。
  《摅武师》曲凡六句,其三句句三字,三句句四字。
  
  ○ 伐乌林
  
  《古今乐录》曰:“《伐乌林》者,言魏武既破彭城,顺流东下,欲来争锋。孙仲谋命将周公瑾逆击之於乌林而破走也。当汉《上之回》。”
  曹孟德北伐,拔柳城。乘胜席卷,遂南征。刘氏不睦,八郡震惊。众既降,操屠荆。舟车十万,扬态势。议者狐疑,虑无成。赖笔者大皇,发圣明。虎臣雄烈,周与程。破操乌林,显章功名。
  《伐乌林》曲凡十八句,其十句句四字,八句句三字。
  
  ○ 秋风
  
  《古今乐录》曰:“《秋风》者,言吴太祖悦以使民,民忘其死也。当汉《拥离》。”
  秋风扬沙尘,大寒沾衣服。角弓持弦急,鸠鸟化为鹰。边垂飞羽檄,寇贼侵界疆。跨马披介胄,慷慨怀痛楚。辞亲向长路,安知存与亡。穷达固有分,志士思立功。思立功,邀之沙场。身逸获高赏,身未有遗封。
  《秋风曲》凡十六句,其十四句句五字,一句三字,一句四字。
  
  ○ 克皖城
  
  《古今乐录》曰:“《克皖城》者,言魏武志图并兼,而令硃光为庐江里胥。孙仲谋亲征光,破之於皖城也。当汉《战城南》。”
  克灭皖城,遏寇贼。恶此凶孽,阻奸慝。王师赫征,众倾覆。除秽去暴,戢兵革。民得就农,边境息。诛君吊臣,昭至德。
  《克皖城》曲凡十二句,其六句句三字,六句句四字。
  
  ○ 关背德
  
  《古今乐录》曰:“《关背德》者,言蜀将美髯公背弃吴德,心怀不轨。孙仲谋引师浮江而擒之也。当汉《巫山高》。”
  关背德,作鸱张。割作者邑城,图不祥。称兵北伐,围樊、宿迁。嗟臂大於股,将受其殃。巍巍夫圣主,睿德与玄通。与玄通,亲任吕蒙。泛舟洪泛池,溯涉密西西比河。神武一何桓桓,声烈正与风翔。历抚江安城,大据郢邦。虏羽授首,百蛮咸来同,盛哉无比隆。
  《关背德》曲凡二十一句,其八句句四字,二句句六字,七句句五字,四句句三字。
  
  ○ 通荆门
  
  《古今乐录》曰:“《通崇左》者,言孙权与蜀交好齐盟,中关于羽自失之愆,戎蛮乐乱,生变作患,蜀疑其眩,吴恶其诈,乃大治兵,终复初好也。当汉《上陵》。”
  云浮限巫山,高峻与云连。四夷阻其险,历世怀不宾。全球译据蜀郡,崇好结和亲。乖微中情疑,谗夫乱其间。大皇赫斯怒,虎臣勇气震。荡涤幽薮,讨不恭。观兵扬炎耀,厉锋整封疆。整封疆,阐述宣扬威武容。功赫戏,洪烈炳章。邈矣帝皇世,圣吴同厥风。荒裔望清化,化恢弘。煌煌大吴,延祚永未央。
  《通长治》曲凡二十四句,其十七句句五字,四句句三字,三句句四字。
  
  ○ 章洪德
  
  《古今乐录》曰:“《章洪德》者,言孙仲谋章其大德,而远方来附也。当汉《将进酒》。”
  章洪德,迈威神。感殊风,怀远邻。平南裔,齐海滨。越裳贡,扶南臣。珍货充庭,所见日新。
  《章洪德》曲凡十句,其八句句三字,二句句四字。
  
  ○ 从历数
  
  《古今乐录》曰:“《从历数》者,言孙仲谋从图箓之符,而建大号也。当汉《有所思》。”
  从历数,於穆小编皇上。圣哲受之天,佛祖表奇异。建号创皇基,聪睿协神思。德泽浸及昆虫,浩荡越前代。三光显精耀,阴阳称至治。肉角步郊畛,太虚栖灵囿。神龟游沼池,图谶摹文字。青龙觌鳞,符祥日月记。览往以察今,小编皇多哙事。上钦昊星术,下副万姓意。光被弥苍生,家户蒙惠赉。风教肃以平,颂声章嘉喜。大吴人声鼎沸,绰有馀裕。
  《从历数》曲凡二十六句,其一句三字,三句句四字,二十一句句五字,一句六字。
  
  ○ 承天命
  
  《古今乐录》曰:“《承天命》者,言上以圣德践位,道化至盛也。当汉《芳树》。”
  承天命,於昭圣德。三精垂象,符灵表德。巨石立,九穗植。龙金其鳞,乌赤其色。舆人歌,亿夫叹息。超龙升,袭帝服。穷淳懿,体玄嘿。夙兴临朝,劳谦日昃。易简以崇仁,放远谗与慝。举贤才,亲呢有德。均田畴,茂稼穑。审法令,定品式。考作用,明黜陟。人思自尽,唯心与力。家国治,王道直。思小编帝皇,寿万亿。长保天禄,祚无极。
  《承天命》曲凡三十四句,其十九句句三字,二句句五字,十三句句四字。
  
  ○ 玄化
  
  《古今乐录》曰:“《玄化》者,言上修文训武,则天而行,仁泽流洽,天下喜乐也。当汉《上邪》。”
  玄化象以天,君王圣真。张皇纲,率道以安民。惠泽宣流而云布,上下睦亲。君臣酣宴乐,激发弦歌扬妙新。修文筹庙胜,须时备驾巡洛津。康哉泰,四海欢忻,越与三五邻。
  《玄化曲》凡十三句,其五句句五字,二句句三字,三句句四字,三句句七字。   

  鼓吹曲,一曰短箫铙歌。刘瓛定军礼云:“鼓吹未知其始也,汉班壹雄朔野而有之矣。鸣笳以和箫声,非八音也。骚人曰‘鸣篪吹竽’是也。”蔡邕《礼乐志》曰:“汉乐四品,其四曰短箫铙歌,军乐也。黄帝岐伯所作,以建威扬德、风敌劝士也。”《周礼·大司乐》曰:“王师范大学献,则令奏恺乐。”《大司马》曰:“师有功,则恺乐献于社。”郑康成云:“兵乐日恺,献功之乐也。”《春秋》曰:“姬据败楚於城濮。”《左传》曰:“振旅恺以入。”《司马法》曰:“得意则恺乐、恺歌以示喜也。”《宋书·乐志》曰:“雍门周说春申君:‘鼓吹于不测之渊。’说者云:‘鼓自一物,吹自竽籁之属,非箫鼓合奏,别为一乐之名也。’不过短箫铙歌,此时未名鼓吹矣。应劭《汉卤簿图》,独有骑执箛,箛即笳,不云鼓吹。而汉世有黄门鼓吹。汉享宴食举乐十三曲,与魏世鼓吹长箫同。长箫短箫,《伎录》并云:‘孙竹合营,执节者歌。’又《建初录》云:‘《务成》《黄爵》《玄云》《远期》,皆骑吹曲,非鼓吹曲。’此则列於殿庭者名鼓吹,今之从行鼓吹为骑吹,二曲异也。又孙仲谋观魏武军,作鼓吹而还,此应是今之鼓吹。魏、晋世,又假诸将帅及牙门曲盖鼓吹,斯则其时方谓之鼓吹矣。”按《西京杂记》:“汉城大学驾祠甘泉、汾阴,备千乘万骑,有黄门前后部鼓吹。”则不独列於殿庭者名鼓吹也。汉《远如期曲》辞,有“雅乐陈”及“增寿万年”等语,马上奏乐之意,则《远期》又非骑吹曲也。《晋Motorola书》曰:“汉世宗时,南越加置交趾、九真、日南、合浦、南海、郁林、苍梧七郡,皆假鼓吹。”《东观汉记》曰:“建初级中学,班仲升拜太史,假鼓吹麾幢。”则短箫铙歌,汉时已名鼓吹,不自魏、晋始也。崔豹《古今注》曰:“汉乐有黄门鼓吹,国王所以宴乐群臣也。短箫铙歌,鼓吹之一章尔,亦以赐有功诸侯。”不过黄门鼓吹、短箫铙歌与横吹曲,得通名鼓吹,但所用异尔。汉有《硃鹭》等二十二曲,列於鼓吹,谓之铙歌。及魏受命,使缪袭改其十二曲,而《君马黄》《雉子斑》《贤人出》《临高台》《远如期》《石留》《务成》《玄云》《黄爵》《钓竿》十曲,并依旧名。是时吴亦使韦昭改革机制十二曲,其十曲亦因之。而魏、吴歌辞,存者唯十二曲,馀皆不传。晋武帝受禅,命傅玄制二十二曲,而《玄云》《钓竿》之名不改旧汉。宋、齐并用汉曲。又充庭十六曲,梁高祖乃去其四,留其十二,轮更制度新歌,合四时也。古代二十曲,皆改古名。其《黄爵》《钓竿》,略而不用。秦朝宣帝革前代标榜,制为十五曲,并述功德受命以相代,大抵多言战阵之事。隋制列鼓吹为四部,唐则又增为五部,部各有曲。唯《羽葆》诸曲,备叙功业,如前代之制。初,魏、晋之世,给鼓吹甚轻,牙门督将五校悉有鼓吹。宋、齐已后,则甚重矣。齐武帝时,寿昌殿南閤置《白鹭》鼓吹二曲,感到宴乐。陈后主常遣宫女习北方箫鼓,谓之《代北》,酒酣则奏之。此又施於燕私矣。按《古今乐录》,有梁、陈时宫悬图,四隅各有鼓吹楼而无建鼓。鼓吹楼者,昔箫史吹箫於秦,秦人为之筑凤台。故鼓吹陆则楼车,水则楼船,其在庭则以簨虡为楼也。梁又有鼓吹熊罴十二案,其乐器有龙头大h鼓、中鼓、独揭小鼓,亦随品秩给赐焉。周武帝每元春大会,以梁案架列於悬间,与正乐合奏。隋又於案下设熊罴貙豹,腾倚承之,以象百兽之舞。唐因之。
  
  汉铙歌
  ○ 古辞
  
  《古今乐录》曰:“汉鼓吹铙歌十八曲,字多偏侧。一曰《硃鹭》,二曰《思悲翁》,三曰《艾如张》,四曰《上之回》,五曰《拥离》,六曰《战城南》,七曰《巫山高》,八曰《上陵》,九曰《将进酒》,十曰《君马黄》,十一曰《芳树》,十二曰《有所思》,十三曰《雉子斑》,十四曰《受中国人民保险公司护的人出》,十五曰《上邪》,十六曰《临高台》,十七曰《远如期》,十八曰《石留》。又有《务成》《玄云》《黄爵》《钓竿》,亦汉曲也。其辞亡。或云:汉铙歌二十一无《钓竿》,《拥离》亦曰《翁离》。”
  
  ○ 硃鹭
  
  《仪礼·大射仪》曰:“建鼓在阼阶西北鼓。”《传》云:“建犹树也,以木贯而载之,树之跗也。”《隋书·乐志》曰:“建鼓,殷所作。又栖翔鹭於其上,不知何代所加。或曰,鹄也,取其声扬而远闻。或曰,鹭,鼓精也。或曰,皆非也。《诗云》:‘振振鹭,鹭于飞。鼓咽咽,醉言归。’言古之君子,悲周道之衰,颂声之息,饰鼓以鹭,存其冰雪蓝。未知孰是。”孔颖达曰:“楚蚡冒时,有硃鹭合沓飞翔而来舞,旧鼓吹《硃鹭曲》是也。”可是汉曲盖因饰鼓以鹭而名曲焉。宋何承天《硃路篇》曰:“硃路扬和鸾,翠盖曜大阪。”但盛称路车之美,与汉曲异矣。
  硃鹭,鱼以乌。鹭何食?食茄下。不之食,不以吐,将以问诛者。
  
  ○ 思悲翁
  
  思悲翁,唐思,夺笔者靓妹侵以遇。悲翁也,但作者思。蓬首狗,逐狡兔,食交君。枭子五,枭母六,拉沓高飞暮安宿。
  
  ○ 艾如张
  
  艾与刈同,《说文》曰:“芟草也。”如读为而,犹《春秋》曰“星陨如雨”也。古词曰:“艾而筹备。”又曰:“雀以高飞奈雀何?”《穀梁传》曰:“艾兰认为防,置旃觉得辕门。”谓因蒐狩以习武事也。兰,香草也,言艾草以为田之大防是也。若陈苏子卿云:“张长沙蓬艾侧。”唐李贺云:“艾叶绿花哪个人翦刻。”俱失古题本意。
  艾而制备,行成之。四时和,山出黄雀亦有罗,雀以高飞奈雀何?为此倚欲,什么人肯礞室。
  
  ○ 上之回
  
  《汉书》曰:“孝文十五年,匈奴入朝那萧关,遂至彭阳。使骑兵入烧回中宫,候骑至雍甘泉。”回中地在一路顺风,个中有宫也。《武帝纪》曰:“元封五年冬七月,行幸雍,祠五畤。通回中道,遂北出萧关。”吴兢《乐府解题》曰:“汉武通回中道,后数出行幸焉。”沈建《广题》曰:“汉曲皆美当时之事。”按石关,宫阙名,近甘泉宫。相如《上林赋》云“蹶石关,历封峦”是也。
  上之回所中,益夏将至。行将北,以承甘泉宫。寒暑德。游石关,望诸国。月支臣,匈奴服。令从百官疾驱驰,千秋万岁乐无极。
  
  ○ 翁离
  
  拥离趾中可筑室,何用葺之蕙用兰。拥离趾中。
  
  ○ 战城南
  
  战城南,死郭北,野死不葬乌可食。为笔者谓乌:“且为客豪,野死谅不葬,腐肉安能去子逃?”水深激激,蒲苇冥冥。枭骑战役死,驽马徘徊鸣。筑室,何以南何北,禾黍不获君何食?愿为忠臣安可得?思子良臣,良臣诚可思,朝行出攻,暮不夜归。
  
  ○ 巫山高
  
  《乐府解题》曰:“古词言,江淮水深,无梁可度,临水遥望,思归而已。若齐王融‘想像巫山高’,梁范云‘巫山高不极’。杂以阳台帝女之事,无复远望思归之意也。”又有《演巫山高》,不详所起。
  巫山高,高以大;淮水深,难以逝。作者欲东归,害不为?笔者集无高曳,水何汤汤回回。临水远望,泣下沾衣。远道之人心思归,谓之何!
  
  ○ 上陵
  
  《古今乐录》曰:“孝德帝元和中,有宗庙食举六曲,加《重来》《上陵》二曲,为《上陵》食举。”《后晋书·礼仪志》曰:“早春上丁祠南郊,次北郊、明堂、高庙、世祖庙,谓之五供。礼毕,以次上陵。西都旧有上陵。东都之仪,太官上食,太常乐奏食举。”按古词大约言神明事,不知与食举曲同否。宋何承天《上陵者篇》曰:“上陵者相追攀。”但言进步望远、伤时怨叹而已。
  上陵何美美,下津风以寒。问客从何来,言从水中心。桂树为君船,青丝为君笮,木兰为君棹,黄金错其间。沧海之雀赤翅鸿,白雁随。山林乍开乍合,曾不知日月明。醴泉之水,光泽何蔚蔚。芝为车,龙为马,览遨游,六日涯。甘露初二年,芝生铜池中,仙人下来饮,延寿千万岁。
  
  ○ 将进酒
  
  古词曰:“将进酒,乘大白。”大概以饮酒放歌为言。宋何承天《将进酒篇》曰:“将进酒,庆元旦。备繁礼,荐嘉肴。”则言朝会进酒,且以濡首荒志为戒。若梁昭明太子云“威海轻薄子”,但叙游乐吃酒而已。
  将进酒,乘大白。辨加哉,诗审搏。放故歌,心所作。同阴气,诗悉索。使禹良工观者苦。
  
  ○ 君马黄
  
  君马黄,臣马苍,二马同逐臣马良。易之有騩蔡有赭,女神归以南,驾驶驰马,美女伤小编心;佳人归以北,开车驰马,佳人安终极。
  
  ○ 芳树
  
  《乐府解题》曰:“古词中有云:‘妒之子愁杀人,君有他心,乐不可禁。’若齐王融‘相思华岁日’,谢朓‘早玩华池阴’,但言时暮、众芳歇绝而已。”
  芳树日月,君乱如於风。芳树不上无心温而鹄,三而为行。临兰池,心中怀小编怅。心不可匡,目不可顾,妒人之子愁杀人。君有她心,乐不可禁。王将何似,如孙如鱼乎?悲矣。
  
  ○ 有所思
  
  《乐府解题》曰:“古词言‘有所思,乃在大安徽。何用问遗君?双珠玳瑁簪。闻君有他心,烧之当风扬其灰。从今已往,勿复相思而与君绝’也。”按《古今乐录》汉太乐食举第七曲亦用之,不知与此同否。若齐王融“如何有所思”,梁刘绘“别离安可再”,但言离思而已。宋何承天《有所思篇》曰:“有所思,思昔人,曾、闵二子善养亲。”则言生罹荼苦,哀慈亲之不得见也。
  有所思,乃在大西藏。何用问遗君?双珠玳瑁簪,用玉绍缭之。闻君有他心,拉杂摧烧之。摧烧之,当风扬其灰。从今过去,勿复相思。相思与君绝!鸡鸣犬吠,兄嫂当知之。秋风凌潇肃晨风飔,东方弹指高级知识分子之。
  
  ○ 雉子斑
  
  《乐府解题》曰:“古词云:‘雉子高飞止,黄鹄飞之以千里,雄来飞,从雌视。’若梁简文帝‘妒场时向陇’,但咏雉而已。”宋何承天有《雉子游原泽篇》,则言避世之士,抗志清霄,视卿相功名犹冰炭之不相入也。
  雉子,斑如此。之于雉梁。无以吾翁孺,雉子。知得雉子高蜚止,黄鹄蜚,之以千里,王可思。雄来蜚从雌,视子趋一雉。雉子,车大驾马滕,被王送行所中。尧羊蜚从王孙行。
  
  ○ 圣人出
  
  受人爱戴的人出,阴阳和。美眉出,游九河。佳人来,騑离哉何。驾六飞龙四时和。君之臣明护不道,女神哉,宜天皇。免甘星筮乐甫始,美眉子,含四海。
  
  ○ 上邪
  
  上邪,小编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 临高台
  
  《乐府解题》曰:“古词言:‘临高台,下见清澈的凉水中有黄鹄飞翻,关弓射之,令自己主万年。’若齐谢朓‘千里常思归’,但言临望伤情而已。”宋何承天《临高台篇》曰:“临高台,望天衢,飘然轻举凌太虚。”则言超帝乡而会瑶台也。
  临高台以轩,下有清澈的凉水清且寒。江有香草目以兰,黄鹄高飞离哉翻。关弓射鹄,令自个儿主寿万年。
  
  ○ 远如期
  
  一曰《远期》。《宋书·乐志》有《晚芝曲》,沈约言旧史云“诂不可解”,疑是汉《远期曲》也。《古今乐录》曰:“汉太乐食举曲有《远期》,至魏省之。”
  远如期,益如寿。处天左边手,大乐万岁,与天无极。雅乐陈,佳哉纷。单于自归,动如惊心。虞心大佳,万人还来,谒者引乡殿陈,累世未尝闻之。增寿万年亦诚哉。
  
  ○ 石留
  
  石留凉阳凉石水流为沙锡以微河为香向始〈奚禾〉冷将风阳北逝肯无敢与于扬心邪怀兰志金安薄北方开留离兰。
  
  ○ 汉铙歌上·硃鹭 梁·王僧孺
  
  因风弄玉水,映日上金堤。犹持畏罗缴,未得异凫鹥。闻君爱白雉,兼因重碧鸡。未能声似凤,聊变色如珪。原识戈亚尼亚路,乘流饮复栖。
  
  ○ 同前 裴宪伯
  
  秋来惧寒劲,岁去畏冰坚。群飞向葭下,奋羽欲南迁。暂戏龙池侧,时往凤楼前。所叹恩光歇,不得久联翩。
  
  ○ 同前 陈·后主
  
  参差蒲未齐,沉漾苦浮绿。硃鹭戏蘋藻,徘徊留涧曲。涧曲多岩树,逶迤复断续。振振虽以明,汤汤今又瞩。
  
  ○ 同前 张正见
  
  金堤有硃鹭,刷羽望沧瀛。周诗振雅曲,汉鼓发奇声。时将赤雁并,乍逐彩鸾行。别有翻潮处,异色不相惊。
  
  ○ 同前 苏子卿
  
  拉拉山一硃鹭,容与入王畿。欲向天池饮,还绕上林飞。金堤晒羽翮,丹水浴羽绒服。非贪葭下食,怀恩自远归。
  
  ○ 同前 唐·张籍
  
  翩翩兮硃鹭,来泛春塘栖绿树。羽毛如翦色如染,远飞欲下羽翼敛。避人引子入深壍,动处水纹开滟滟。什么人知豪家网尔躯,不比饮啄江海隅。
  
  ○ 艾如张 陈·苏子卿
  
  什么人在闲门外,罗家诸少年。张长沙蓬艾侧,结网槿篱边。若能飞自勉,岂为纟曾所缠。黄雀傥为诫,硃丝犹可延。
  
  ○ 同前 唐·李贺
  
  锦襜褕,绣裆襦。强强饮啄哺尔雏。陇东卧穟满风雨,莫信笼媒湘南去。齐人织网如素空,张在野春平碧中。网丝漠漠无形影,误尔触之伤首红。艾叶绿花什么人剪刻,中藏祸机不可测。
  
  ○ 上之回 梁·简文帝
  
  前旆拂回中,后车临桂宫。轻丝驻云罕,春色绕川风。桃林方灼灼,柳路日曈曈。笳声骇胡骑,清磬詟山戎。微臣今拜手,原帝永无穷。
  
  ○ 同前 陈·张正见
  
  林光称避暑,回中乃吉行。龙媒蹑影駃,玉辇御云轻。风乌绕鳷鹊,彩鹢照梅里达。欲知钟箭远,遥听开封声。
  
  ○ 同前 隋·萧■
  
  发軔城西畤,回舆事北游。山寒石道冻,叶下紫禁城秋。朔路传清警,边风卷画旒。岁馀巡省毕,拥仗返皇州。
  
  ○ 同前 陈子良
  
  承平重娱乐,诏跸上之回。属车响流水,清笳转落梅。岭云盖道转,岩花映绶开。下辇便高宴,何如在瑶台。
  
  ○ 同前 唐·卢照邻
  
  回中道路险,萧关烽候多。五营屯北地,万乘出西河。单于拜玉玺,国君按雕戈。振旅汾川曲,秋风横大歌。
  
  ○ 同前 李白
  
  三十六离宫,楼台与天通。阁道步行月,美眉愁烟空。恩疏宠比不上,桃李伤春风。淫乐意何极,金舆向回中。万乘出黄道,千旗扬彩虹。前军细柳北,后骑甘泉东。岂问渭川老,宁邀襄野童。但慕瑶池宴,归来乐未穷。
  
  ○ 同前 李贺
  
  上之回,大旗喜。悬虹彗,挞凤尾。剑匣破,舞蛟龙。九黎氏死,鼓逢逢。天高庆雷齐坠地,地无惊烟海千里。
  
  ○ 战城南 梁·吴均
  
  躞蹀青骊马,往战城南畿。五历鱼丽阵,三入九重围。名慑武安将,血污奏王衣。为君意气重,无功终不归。
  
  ○ 同前 陈·张正见
  
  蓟北驰胡骑,城西邻短兵。云屯两阵合,剑聚七星明。旗交无复影,角愤有馀声。战罢披军策,还嗟李甡。
  
  ○ 同前 唐·卢照邻
  
  将军出紫塞,冒顿在乌贪。笳喧雁门北,阵翼龙城南。雕弓夜宛转,铁骑晓参潭。应须驻白日,为待战方酣。
  
  ○ 同前 李白
  
  2018年战,桑乾源;今年战,葱河道。洗兵条支海上波,放马天山雪中草。万里长作战,三军尽衰老。匈奴以杀戮为耕地,古来唯见白骨黄沙田。秦家筑城备胡处,汉家还会有烽火然。烽火然不息,交战无已时。野战格斗死,败马号鸣向天悲。乌鸢啄人肠,衔飞上挂枯树枝。士卒涂草莽,将军空尔为。乃知兵者是凶器,品格高尚的人不得已而用之。
  
  ○ 同前 刘驾
  
  城南交战多,城北京有线电饥鸦。白骨乌芋下,何人言皆有家。城前水声苦,倏忽流万古。莫争城异地,城里有闲土。
  
  ○ 同前二首 僧贯休
  
  万里桑乾傍,茫茫古蕃壤。将军貌憔悴,抚剑悲年长。胡兵尚陵逼,久住也不是强。海口少年辈,个个有花招,拖枪半夜三更去,雪片大如掌。
  碛中有阴兵,战子时惊蹶。轻猛李陵心,摧残苏武节。白银锁子甲,风吹色如铁。十载不封侯,茫茫向什么人说。   

版权声明:本文由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发布于诗词,转载请注明出处:鼓吹曲辞一,鼓吹曲辞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