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居易诗全集,新乐府辞八

2019-09-11 22:52栏目:诗词
TAG:

  新题乐府下
  ○ 骠国乐 唐·元稹
  
  《新唐书.礼乐志》曰:“贞元十七年,骠国王雍羌遣其弟悉利移城主舒难陀献其国乐,至成都,韦皋复谱次其声,又图其舞容乐器以献。大抵皆夷狄之器,其声曲不隶於有司,故无足采。”《旧书志》曰:“骠国王献本国乐凡一十二曲,以乐工三十五人来朝,乐曲皆演释氏经论之辞。”《会要》曰:“骠国在云南西,与天竺国相近,故乐曲多演释氏词云。”
  骠之乐器头象驼,音声不合十二和。促舞跳趫筋节硬,繁词变乱名字讹。千弹万唱皆咽咽,左旋右转空傞傞。俯地呼天终不会,曲成调变当如何。德宗深意在柔远,笙镛不御停娇娥。史馆书为朝贡传,太常编入鞮靺科。古时陶尧作天子,逊遁亲听《康衢歌》。又遣遒人持木铎,遍采讴谣天下过。万人有意皆洞达,四岳不敢施烦苛。尽令区中击壤塊,然及海外覃恩波。秦霸周衰古官废,下烟上塞王道颇。共矜异俗同声教,不念齐民方荐瘥。传称鱼鳖亦咸若,苟能效此诚足多。借如牛马未蒙泽,岂在抱甕滋鼋鼍。教化从来有源委,必将泳海先泳河。是非倒置自古有,骠兮骠兮谁尔诃。
  
  ○ 胡旋女
  
  白居易传曰:“天宝末,康居国献胡旋女。”《唐书.乐志》曰:“康居国乐舞急转如风,俗谓之胡旋。”《乐府杂录》曰:“胡旋舞居一小圆球子上舞,纵横腾掷,两足终不离球上,其妙如此。”
  天宝欲末胡欲乱。胡人献女能胡旋。旋得明王不觉迷,妖胡奄到长生殿。胡旋之义世莫知,胡旋之容我能传。蓬断霜根羊角疾,竿戴硃盘火轮炫。骊珠迸珥逐飞星,虹晕轻巾掣流电。潜鲸暗吸■波海,回风乱舞当空霰。万过其谁辨终始,四座安能分背面。才人观者相为言,承奉君恩在圆变。是非好恶随君口,南北东西逐君眄。柔软依身著珮带,徘徊绕指同环钏。佞臣闻此心计回,荧惑君心君眼眩。君言似曲屈为钩,君言好直舒为箭。巧随清影触处行,妙学春莺百般啭。倾天侧地用君力,抑塞周遮恐君见。翠华南幸万里桥,玄宗始悟坤维转。寄言旋目与旋心,有国有家当其谴。
  
  ○ 蛮子朝
  
  《唐书》曰:“贞元之初,韦皋招抚诸蛮。至九年四月,南诏异牟寻请归附,十四年又遣使朝贺。”李公垂传曰:“贞元末,蜀川始通蛮国。”
  西南六诏有遗种,僻在荒陬路寻壅。部落支离君长贱,比诸夷狄为幽冗。犬戎强盛频侵削,降有愤心战无勇。夜防钞盗保深山,朝望烟尘上高冢。鸟道绳桥来款附,非因慕化因危悚。清平官击金呿嵯,求天叩地持双珙。益州大将韦令公,顷实遭时定汧陇。自居剧镇无他绩,幸得蛮来固恩宠。为蛮开道引蛮朝,迎蛮送蛮常继踵。天子临轩四方贺,朝廷无事唯端拱。漏天走马奉雨寒,泸水飞蛇瘴烟重。椎头丑类除忧患,瘇足役夫劳汹涌。匈奴互市岁不供。云蛮通好辔长駷。戎王养马渐多年,南人耗悴西人恐。
  
  ○ 缚戎人
  
  李公垂传曰:“近制,西边,每禽蕃囚,皆传置南方,不加剿戮,故作歌以讽焉。”
  边头大将差健卒,入抄擒生快於鹘。但逢赪面即捉来,半是边人半戎羯。大将论功重多级,捷书飞奏何超忽。圣朝不杀谐至仁,远送炎方示惩罚。万里虚劳肉食费,连头尽被氈裘暍。华茵重席卧腥臊,病犬愁鸪声咽嗢。中有一人能汉语,自言家本长城窟。小年随父戍安西,河、渭、瓜沙眼看没。天宝未乱犹数载,狼星四角光蓬勃。中原祸作边防危,果有豺狼四来伐。蕃马臕成正翘健,蕃兵肉饱争唐突。烟尘乱起无亭燧,主帅惊跳弃旄钺。半夜城摧鹅雁鸣,妻啼子叫曾不歇。阴森神庙未敢依,脆薄河冰可越。荆棘深处共潜身,前困蒺藜后■卼。平明蕃骑四面走,古墓深林尽株榾。少壮为俘头被髡,老弱留居足多刖。乌鸢满野尸狼藉,楼榭成灰墙突兀。暗水溅溅入旧池,平沙漫漫铺明月。戎王遣将来安慰,口不敢言心咄咄。供进腋腋御叱般,岂料穹庐拣肥腯。五六十年消息绝,中间盟会又猖蹶。眼穿东日望尧云,肠断正朝梳汉发。近年如此思汉者,半为老病半埋骨。尝教孙子学乡音,犹话平时好城阙。老者傥尽少者壮,生长蕃中似蕃悖。不知祖父皆汉民,便恐为蕃心矻矻。缘边饱馁十万众,何不齐驱一时发。年年但捉两三人,精卫衔芦塞溟渤。
  
  ○ 阴山道
  
  《通典》曰:“秦始皇平天下,北却匈奴,筑长城,渡河以阴山为塞。阴山,唐之安北都护府也。”《唐书》曰:“高宗显庆初,诏苏定方等并回纥,破贺鲁於阴山,即其地也。”李公垂传曰:“元和二年,有诏,内出金帛酬回纥马价。”年年买马阴山道,马死阴山帛空耗。元和天子念女工,内出金银代酬犒。臣有一言昧死进,死生甘分答恩焘。费财为马不独生,耗帛伤工有他盗。臣闻平时七十万疋马,关中不省闻嘶噪。四十八监选龙媒,时贡天庭付良造。如今坰野十无一,尽在飞龙相践暴。万束刍茭供旦暮,千钟菽粟长牵漕。屯军邵国百馀镇,缣缃岁奉春冬劳。税户逋逃例摊配,官司折纳仍贪冒。挑纹变纟聂力倍费,弃旧从新人所好。越縠缭绫织一端,十疋素缣功未到。豪家富贾逾常制,令族清班无雅操。从骑爱奴丝布衫,臂鹰小兒云锦韬。群臣利己安差僭,天子深衷空悯悼。久立花砖鹓凤行,雨露恩波几时报。
  
  ○ 八骏图
  
  《穆天子传》曰:“天子之骏赤骥、盗骊、白义、渠黄、黄骝、绿耳、逾输、山子,所谓八骏也。”郭璞曰:“八骏,皆因其毛色以为名号尔。赤骥,骐骥也。骊,黑色。华骝,色如华而赤,今名马骏赤者为■骝。骝,赤色也。”
  穆满志空阔,将行九州野。神驭四来归,天与八骏马。龙种无凡性,龙行无暂舍。朝辞扶桑底,暮宿昆仑下。鼻息吼春雷,蹄声裂寒瓦。尾掉沧波黑,汗染浮云赭。华辀本修密,翠盖尚妍冶。御者腕不移,乘者寐不假。车无轮肩斫,辔无王良把。虽有万骏来,谁是敢骑者。
  
  ○ 新乐府上 唐·白居易
  
  新乐府五十篇,白居易元和四年作也。其序曰:“《七德舞》以陈王业,《法曲》以正华声,《二王后》以明祖宗之意,《海漫漫》以戒求仙,《立部伎》以刺雅乐之替,《华原磬》以刺乐工之非其人,《上阳白发人》以愍怨旷,《胡旋女》以戒近习,《新丰折臂翁》以戒边功,《太行路》以讽君臣之不终,《司天台》以引古而儆今,《捕蝗》以刺长吏,《昆明春水满》以思王泽之广被,《城盐州》以诮边将,《道州民》以美臣之遇主,《驯犀》以感为政之难终,《五弦弹》以恶郑声之夺雅,《蛮子朝》以刺将骄而相备位,《骠国乐》以言王化之先后,《缚戎人》以达穷民之情,《骊宫高》以惜人之财力,《百炼镜》以为皇王之鉴,《青石》以激忠烈,《两硃阁》以刺佛寺之浸多,《西凉伎》以刺封疆之臣,《八骏图》以惩游佚,《涧底松》以念寒隽,《牡丹芳》以忧农,《红绵毯》以忧蚕桑之费,《杜陵叟》以伤农夫之困,《缭绫》以念女工之劳,《卖炭翁》以苦宫市,《母别子》以刺新间旧,《阴山道》以疾贪虏,《时世妆》以儆风俗,《李夫人》以鉴嬖惑,《陵园妾》以怜幽闭,《盐商妇》以恶幸人,《杏为梁》以刺居处之奢,《井底引银瓶》以止淫奔,《官牛》以讽执政,《紫豪笔》以讥失职,《隋堤柳》以悯亡国,《草茫茫》以惩厚葬,《古冢狐》以戒艳色,《黑潭龙》以疾贪吏,《天可度》以恶诈人,《秦吉了》以哀冤民,《鸦九剑》以思决壅,《采诗官》以鉴前王乱亡之由。”大抵皆以讽谕为体,欲以播於乐章歌曲焉。
  
  ○ 七德舞
  
  《唐书.乐志》曰:“太宗为秦王时,征伐四方,民间作《秦王破阵乐》之曲。及即位,享宴奏之。贞观七年,太宗制《破阵乐舞图》,诏魏徵、虞世南、褚亮、李百药为之歌辞,更名《七德之舞》。”白居易传曰:“自龙朔已后,诏郊庙享宴,皆先奏之。”
  七德舞,七德歌,传自武德至元和。元和小臣白居易、观舞听歌知乐意,乐终稽首陈其事。太宗十八举义兵,白旄黄钺定两京。擒充戮窦四海清,二十有四功业成。二十有九即帝位,三十有五致太平。功成理定何神速,速在推心置人腹。亡卒遗骸散帛收,饥人卖子分金赎。魏徵梦见天子泣,张谨哀闻辰日哭。怨女三千放出宫,死囚四百来归狱。翦须烧药赐功臣,李勣呜咽思杀身。含血吮疮抚战士,思摩奋呼乞效死。则知不独善战善乘时,以心感人人心归。今来一百九十载,天下至今歌舞之。歌七德,舞七德,圣人有祚垂无极。岂徒耀神武,岂徒夸圣文,太宗意在陈王业,王业艰难示子孙。
  
  ○ 法曲
  
  法曲法曲歌大定,积德重熙有馀庆,永徽之人舞而咏。法曲法曲舞《霓裳》,政和世理音洋洋,开元之人乐且康。法曲法曲歌堂堂,堂堂之庆垂无疆,中宗、肃宗复鸿业,唐祚中兴万万叶。法曲法曲合夷歌,夷声邪乱华声和,以乱干和天宝末,明年胡尘犯宫阙。乃知法曲本华风,苟能审音与政通。一从胡曲相参错,不辨兴衰与哀乐。愿求牙、旷正华音,不令夷夏相交侵。
  
  ○ 二王后
  
  《礼记.郊特牲》曰:“礼二王之后,尊贤不过二代。”杜佑曰:“不臣二王后者,尊也。先王通三正之义,故《书》有‘虞宾在位’,《诗》云‘有客有客,亦白其马’,明天下非一家所有,敬让之至。故封建之,使得服其正朔,用其礼乐,以事先祀。故孔子云:‘夏礼吾能言之,杞不足徵也,殷礼吾能言之,宋不足徵也。’隋封后周靖帝为介国公,唐封隋帝为酅国公,以为二王后。”
  二王后,彼何人,介公、酅公为国宾,周武、隋文之子孙。古人有言,天下者非是一人之天下,周亡天下传于隋,隋人失之唐得之。唐兴十叶岁二百,介公、酅公世为客。明堂太庙朝享时,引居宾位备威仪。备威仪,助郊祭,高祖、太宗之遗制。不独兴灭国,不独继绝世,欲令嗣位守文君,亡国子孙取为戒。
  
  ○ 海漫漫
  
  海漫漫,其下无底旁无边,云涛烟浪最深处,人传中有三神山。山上多生不死药,服之羽化为天仙。秦皇、汉武信此语,方士年年采药去。蓬莱今古但闻名,烟水茫茫无觅处。海漫漫,风浩浩,眼穿不见蓬莱岛。不见蓬莱不敢归,童男丱女舟中老。徐福、文成多诳诞,上元、太一虚祈祷。君看骊山顶上茂陵头,毕竟悲风吹蔓草。何况玄元圣祖五千言,不言药,不言仙,不言白日升青天。
  
  ○ 立部伎
  
  立部伎,鼓笛喧。舞双剑,跳九丸。袅巨索,掉长竿。太常部伎有等级,堂上者坐堂下立。堂上坐部笙歌清,堂下立部鼓笛鸣。笙歌一声众侧耳,鼓笛万曲无人听。立部贱,坐部贵。坐部退为立部伎,击鼓吹笙和杂戏。立部又退何所任,始就乐悬操雅音。雅音替坏一至此,长令尔辈调宫徵。圆丘后土郊祀时,言将此乐感神祇。欲望凤来百兽舞,何异北辕将适楚。工师愚贱安足云,太常三卿尔何人。
  
  ○ 华原磬
  
  华原磬,华原磬,古人不听今人听。泗滨石,泗滨石,今人不击古人击。今人古人何不同,用之舍之由乐工。乐工虽在耳如壁,不分清浊即为聋。梨园弟子调律吕,知有新声不知古。古称浮磬出泗滨,立辩致死声感人。宫悬一听华原石,君心遂忘封疆臣。果然胡寇从燕起,武臣少肯封疆死。始知乐与时政通,岂听铿锵而已矣。磬襄入海去不归,长安市人为乐师。华原磬与泗滨石,清浊两声谁得知。
  
  ○ 上阳白发人
  
  上阳人,红颜暗老白发新。绿衣监使守宫门,一闭上阳多少春。玄宗末岁初选入,入时十六今六十。同时采择百馀人,零落年深残此身。忆昔吞悲别亲族,扶入车中不教哭。皆云入内便承恩,脸似芙蓉胸似玉。未容君王得见面,已被杨妃遥侧目。妒令潜配上阳宫,一生遂向空房宿。秋夜长,夜长无寐天不明。耿耿残灯背壁影,萧萧暗雨打窗声。春日迟,日迟独坐天难暮。宫莺百啭愁厌闻,梁燕双栖老休炉。莺归燕去长悄然,春往愁来不记年。唯向深宫望明月,东西四五百回圆。今日宫中年最老,大家遥赐尚书号。小头鞋履窄衣裳,青黛点眉眉细长。外人不见见应笑,天宝末年时世妆。上阳人,苦最多。少亦苦,老亦苦,少苦老苦两如何!君不见昔时吕向《美人赋》,又不见今日《上阳白发歌》。
  
  ○ 胡旋女
  
  胡旋女,胡旋女,心应弦,手应鼓。弦鼓一声两袖举,回雪飘飖转蓬舞。左旋右转不知疲,千匝万周无已时。人间物类无可比,奔车轮缓旋风迟。曲终再拜谢天子,天子为之微启齿。胡旋女,出康居,徒劳东来万里馀。中原自有胡旋者,斗妙争能尔不如。天宝季年时欲变,臣妾人人学圆转。中有太真外禄山,二人最道能胡旋。梨花园中册作妃,金鸡障下养为兒。禄山胡旋迷君眼,兵过黄河疑未反。贵妃胡旋惑君心,死弃马嵬令更深。从兹地轴天维转,五十年来制不禁。胡旋女,莫空舞,数唱此歌悟明主。
  
  ○ 新丰折臂翁
  
  新丰老翁八十八,头鬓眉须皆似雪。玄孙扶向店前行,左臂凭肩右臂折。问翁臂折来几年,兼问致折何因缘。翁云贯属新丰县,生逢圣代无征战。惯听梨园歌管声,不识旗枪与弓箭。无何天宝大征兵,户有三丁点一丁。点得驱将何处去,五月万里云南行。闻道云南有泸水,椒花落时瘴烟起。大军徒涉水如汤,未过十人二三死。村南村北哭声哀,兒别爷娘夫别妻。皆云前后征蛮者,千万人行无一回。是时翁年二十四,兵部牒中有名字。夜深不敢使人知,偷将大石鎚折臂。张弓簸旗俱不堪,从兹始免征云南。骨碎筋伤非不苦,且图拣退归乡土。臂折来来六十年,一肢虽废一身全。至今风雨阴寒夜,直到天明痛不眠。痛不眠,终不悔,且喜老身今独在。不然当时泸水头,身死魂飞骨不收。应作云南望乡鬼,万人冢上哭呦呦。老人言,君听取。君不闻开元宰相宋开府,不赏边功防黩武。又不闻天宝宰相杨国忠,欲求恩幸立边功。边功未立生人怨,请问新丰折臂翁。
  
  ○ 太行路
  
  太行之路能摧车,若比人心是坦途。巫峡之水能覆舟,若比人心是安流。人心好恶苦不常,好生毛羽恶成疮。与君结发未五载,忽从牛女为参商。古称色衰相弃背,当时美人犹怨悔,何况如今鸾镜中,妾颜未改君心改。为君薰衣裳,君闻兰麝不馨香;为君事容饰,君看金翠无颜色。行路难,难重陈,人生莫作妇人身,百年苦乐由他人。行路难,难於山,险於水,不独人间夫与妻,近代君臣亦如此。君不见左纳言,右内史,朝承恩,暮赐死。行路难,不在水,不在山,只在人心反覆间。   

新乐府并序

序曰:凡九千二百五十二言,断为五十篇。篇无定
句,句无定字,系于意,不系于文。首句标其目,
卒章显其志,《诗》三百之义也。其辞质而径,欲
见之者易谕也。其言直而切,欲闻之者深诫也。其
事核而实,使采之者传信也。其体顺而肆,可以播
于乐章歌曲也。总而言之,为君、为臣、为民、为
物、为事而作,不为文而作也。元和四年,为左拾
遗时作。

《七德舞》,美拔乱,陈王业也。
《法曲》,美列圣,正华声也。
《二王後》,明祖宗之意也。
《海漫漫》,戒求仙也。
《立部伎》,刺雅乐之替也。
《华原磬》,刺乐工非其人也。
《上阳白发人》,愍怨旷也。
《胡旋女》,戒近习也。
《新丰折臂翁》,戒边功也。
《太行路》,借夫妇以讽君臣之不终也。
《司天台》,引古以儆今也。
《捕蝗》,刺长吏也。
《昆明春水满》,思王泽之广被也。
《城盐州》,美圣谟而诮边将也。
《道州民》,美臣遇明主也。
《驯犀》,感为政之难终也。
《五弦弹》,恶郑之夺雅也。
《蛮子朝》,刺将骄而相备位也。
《骠国乐》,欲王化之先迩后远也。
《缚戎人》,达穷民之情也。
《骊宫高》,美天子重惜人之财力也。
《百链镜》,辨皇王鉴也。
《青石》,激忠烈也。
《两朱阁》,刺佛寺浸多也。
《西凉伎》,刺封疆之臣也。
《八骏图》,戒奇物,惩佚游也。
《涧底松》,念寒俊也。
《牡丹芳》,美天子忧农也。
《红线毯》,忧蚕桑之费也。
《杜陵叟》,伤农夫之困也。
《缭绫》,念女工之劳也。
《卖炭翁》,苦官市也。
《母别子》,刺新间旧也。
《阴山道》,疾贪虏也。
《时世妆》,警戒也。
《李夫人》,鉴嬖惑也。
《陵园妾》,怜幽闭也。
《盐商妇》,恶幸人也。
《杏为梁》,刺居处奢也。
《井底引银瓶》,止淫奔也。
《官牛》,讽执政也。
《紫毫笔》,讥失职也。
《隋堤柳》,悯亡国也。
《草茫茫》,惩厚葬也。
《古冢狐》,戒艳色也。
《黑潭龙》,疾贪吏也。
《天可度》,恶诈人也。
《秦吉了》,哀冤民也。
《鸦九剑》,思决壅也。
《采诗官》,鉴前王乱亡之由也。

七德舞

武德中,天子始作《秦王破阵乐》以歌太宗之功业。
贞观初,太宗重制《破阵乐舞图》,诏魏征、虞世
南等为之歌词,因名《七德舞》。自龙朔已后,诏
郊庙享宴,皆先奏之。

七德舞,
七德歌,
传自武德至元和。
元和小臣白居易,
观舞听歌知乐意,
乐终稽首陈其事。
太宗十八举义兵,
白旄黄钺定两京。
擒充戮窦四海清,
二十有四功业成。
二十有九即帝位,
三十有五致太平。
功成理定何神速?
速在推心置人腹。
亡卒遗骸散帛收,
[贞观初,诏收天下阵死骸骨,致祭而瘗埋之,寻
又散帛以求之也。]
饥人卖子分金赎。
[贞观二年大饥,人有鬻男女者。诏出御府金帛尽
赎之,还其父母。]
魏征梦见子夜泣,
[魏征疾亟,太宗梦与征别,既寤,流涕。是夕征
卒。故御亲制碑云:昔殷宗得良弼于梦中,今朕
失贤臣于觉后。]
张谨哀闻辰日哭。
[张公谨卒,太宗为之举哀。有司奏曰:在辰,阴
阳所忌,不可哭。上曰:君臣义重,父子之情也。
情发于中,安知辰日?遂哭之恸。]
怨女三千放出宫,
[太宗尝谓侍臣曰:妇人幽闭深宫,情实可愍,今
将出之,任求伉俪。于是令左丞戴胄、给事中杜
正伦于掖庭宫西门,拣出数千人,尽放归。]
死囚四百来归狱。
[贞观六年,亲录囚徒死罪者三百九十,放归家,
令明年秋来就刑。应期毕至,诏悉原之。]
剪须烧药赐功臣,
李绩呜咽思杀身。
[李绩尝疾,医云:得龙须灰,方可疗之。太宗自
剪须烧灰赐之,服讫而愈。绩叩头泣涕而谢。]
含血吮疮抚战士,
思摩奋呼乞效死。
[李思摩尝中矢,太宗亲为吮血。]
则知不独善战善乘时,
以心感人人心归。
尔来一百九十载,
天下至今歌舞之。
歌七德,
舞七德,
圣人有作垂无极。
岂徒耀神武,
岂徒夸圣文。
太宗意在陈王业。
王业艰难示子孙。

圣人有作:一作圣人有祚。

法曲

法曲法曲歌大定,
积德重熙有余庆,
永徽之人舞而咏。
[永徽之时,有贞观之遗风,故高宗制《一戎大定》
乐曲也。]
法曲法曲舞霓裳,
政和世理音洋洋,
开元之人乐且康。
[《霓裳羽衣曲》起于开元,盛于天宝也。]
法曲法曲歌堂堂,
堂堂之庆垂无疆。
中宗肃宗复鸿业,
唐祚中兴万万叶。
[永隆元年,太常丞李嗣贞善审音律,能知兴衰,
云:近者乐府有《堂堂》之曲,再言之者,唐祚
再兴之兆。]
法曲法曲合夷歌,
夷声邪乱华声和。
以乱干和天宝末,
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 ,明年胡尘犯宫阙。
[法曲虽似失雅音,盖诸夏之声也,故历朝行焉。
玄宗虽雅好度曲,然未尝使蕃汉杂奏。天宝十三
载,始诏道调法曲与胡部新声合作,识者深异之。
明年冬,而安禄山反也。]
乃知法曲本华风,
苟能审音与政通。
一从胡曲相参错,
不辨兴衰与哀乐。
愿求牙旷正华音,
不令夷夏相交侵。

二王後

二王後,
彼何人?
介公酅公为国宾,
周武隋文之子孙。
古人有言天下者,
非是一人之天下。
周亡天下传于隋,
隋人失之唐得之。
唐兴十叶岁二百,
介公酅公世为客。
明堂太庙朝享时,
引居宾位备威仪。
备威仪,
助郊祭,
高祖太宗之遗制。
不独兴灭国,
不独继绝世。
欲令嗣位守文君,
亡国之孙取为戒。

海漫漫

海漫漫,
直下无底旁无边。
云涛烟浪最深处,
人传中有三神山。
山上多生不死药,
服之羽化为天仙。
秦皇汉武信此语,
方士年年采药去。
蓬莱今古但闻名,
烟水茫茫无觅处。
海漫漫,
风浩浩,
眼穿不见蓬莱岛。
不见蓬莱不敢归,
童男髫女舟中老。
徐福文成多诳诞,
上元太一虚祈祷。
君看骊山顶上茂陵头,
毕竟悲风吹蔓草。
何况玄元圣祖五千言,
不言药,
不言仙,
不言白日升青天。

立部伎

太常选坐部伎无性识者,退入立部伎。又选立部伎
绝无性识者,退入雅乐部。则雅声可知矣!

立部伎,
鼓笛喧。
舞双剑,
跳七丸。
袅巨索,
掉长竿。
太常部伎有等级,
堂上者坐堂下立。
堂上坐部笙歌清,
堂下立部鼓笛鸣。
笙歌一声众侧耳,
鼓笛万曲无人听。
立部贱,
坐部贵。
坐部退为立部伎,
击鼓吹笙和杂戏。
立部又退何所任?
始就乐悬操雅音。
雅音替坏一至此,
长令尔辈调宫徵。
圆丘后土郊祀时,
言将此乐感神祗。
欲望凤来百兽舞,
何异北辕将适楚?
工师愚贱安足云,
太常三卿尔何人?

华原磬

天宝中,始废泗滨磬,用华原石代之。询诸磬人,
则曰:故老云:泗滨磬下调不能和,得华原石考之
乃和,由是不改。

华原磬,
华原磬,
古人不听今人听。
泗滨石,
泗滨石,
今人不击古人击。
今人古人何不同?
用之舍之由乐工。
乐工虽在耳如壁,
不分清浊即为聋。
梨园弟子调律吕,
知有新声不如古。
古称浮磬出泗滨,
立辨致死声感人。
宫悬一听华原石,
君心遂忘封疆臣。
果然胡寇从燕起,
武臣少肯封疆死。
始知乐与时政通,
岂听铿锵而已矣。
磬襄入海去不归,
长安市儿为乐师。
华原磬与泗滨石。
清浊两声谁得知?

长安市儿:一作长安市人。
清浊两声:一作清浊两音。

上阳白发人

天宝五载已后,杨贵妃专宠,后宫人无复进幸矣。
六宫有美色者,辄置别所,上阳是其一也。贞元中
尚存焉。

上阳人,
红颜暗老白发新。
绿衣监使守宫门,
一闭上阳多少春。
玄宗末岁初选入,
入时十六今六十。
同时采择百余人,
零落年深残此身。
忆昔吞悲别亲族,
扶入车中不教哭。
皆云入内便承恩,
脸似芙蓉胸似玉。
未容君王得见面,
已被杨妃遥侧目。
妒令潜配上阳宫,
一生遂向空房宿。
秋夜长,
夜长无寐天不明。
耿耿残灯背壁影,
萧萧暗雨打窗声。
春日迟,
日迟独坐天难暮。
宫莺百啭愁厌闻,
梁燕双栖老休妒。
莺归燕去长悄然,
春往秋来不记年。
唯向深宫望明月,
东西四五百回圆。
今日宫中年最老,
大家遥赐尚书号。
小头鞋履窄衣裳,
青黛点眉眉细长。
外人不见见应笑,
天宝末年时世妆。
上阳人,
苦最多。
少亦苦,
老亦苦。
少苦老苦两如何?
君不见昔时吕向《美人赋》,
[天宝末,有密采艳色者,当时号花鸟使。吕向献
《美人赋以讽之。]
又不见今日上阳白发歌!

胡旋女

天宝末,康居国献之。

胡旋女,
胡旋女,
心应弦,
手应鼓。
弦鼓一声双袖举,
回雪飘摇转蓬舞。
左旋右转不知疲,
千匝万周无已时。
人间物类无可比,
奔车轮缓旋风迟。
曲终再拜谢天子,
天子为之微启齿。
胡旋女,
出康居,
徒劳东来万里余。
中原自有胡旋者,
斗妙争能尔不如。
天宝季年时欲变,
臣妾人人学圜转。
中有太真外禄山,
二人最道能胡旋。
梨花园中册作妃,
金鸡障下养为儿。
禄山胡旋迷君眼,
兵过黄河疑未反。
贵妃胡旋惑君心,
死弃马嵬念更深。
从兹地轴天维转,
五十年来制不禁。
胡旋女,
莫空舞,
数唱此歌悟明主。

新丰折臂翁

新丰老翁八十八,
头鬓眉须皆似雪。
玄孙扶向店前行,
左臂凭肩右臂折。
问翁臂折来几年,
兼问致折何因缘。
翁云贯属新丰县,
生逢圣代无征战。
惯听梨园歌管声,
不识旗枪与弓箭。
无何天宝大征兵。
户有三丁点一丁。
点得驱将何处去?
五月万里云南行。
闻道云南有沪水,
椒花落时瘴烟起。
大军徒涉水如汤,
未过十人二三死。
村南村北哭声哀,
儿别爷娘夫别妻。
皆云前后征蛮者,
千万人行无一回。
是时翁年二十四,
兵部牒中有名字。
夜深不敢使人知,
偷将大石锤折臂。
张弓簸旗俱不堪,
从兹始免征云南。
骨碎筋伤非不苦,
且图拣退归乡土。
此臂折来六十年,
一肢虽废一身全。
至今风雨阴寒夜,
直到天明痛不眠。
痛不眠,
终不悔,
且喜老身今独在。
不然当时沪水头,
身死魂飞骨不收。
应作云南望乡鬼,
万人冢上哭呦呦。
[云南有万人冢,即鲜于仲通、李宓曾覆军之所也。]
老人言,
君听取。
君不闻开元宰相宋开府,
不赏边功防黩武?
[开元初,突厥数寇边,时天武军牙将郝灵荃出使,
因引铁勒回鹘部落,斩突厥默啜,献首于阙下,自
谓有不世之功。时宋璟为相,以天子少年好武,
恐徼功者生心,痛抑其赏。逾年,始授郎将。灵荃
遂恸哭呕血而死也。]
又不闻天宝宰相杨国忠,
欲求恩幸立边功?
边功未立生人怨,
请问新丰折臂翁!
[天宝末,杨国忠为相,重结阁罗凤之役,募人讨之,
前后发二十余万众,去无返者。又捉人连枷赴役,
天下怨哭,人不聊生,故禄山得乘人心而盗天下。
元和初,折臂翁犹存,因备歌之。]

惯听梨园歌管声:一作唯听骊宫歌吹声。
未过十人二三死:一作未战十人五人死。
偷将大石锤折臂:一作自把大石捶折臂。
且喜老身今独在:一作所喜老身今犹在。
请问新丰折臂翁:一作君不见新丰折臂翁。

版权声明:本文由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发布于诗词,转载请注明出处:白居易诗全集,新乐府辞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