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府诗集,相逢狭路间

2019-09-11 22:52栏目:诗词
TAG:

  清调曲三
  ○ 长安有狭斜行
  
  长安有狭斜,狭斜不容车。适逢两少年,挟毂问君家。君家新市傍,易知复难忘。大子二千石,中子孝廉郎。小子无官职,衣冠仕洛阳。三子俱入室,室中自生光。大妇织绮纻,中妇织流黄。小妇无所为,挟琴上高堂。丈夫且徐徐,调弦讵未央。
  
  ○ 同前 晋·陆机
  
  伊洛有歧路,歧路交硃轮。轻盖承华景,腾步蹑飞尘。鸣玉岂朴儒,凭轼皆俊民。烈心厉劲秋,丽服鲜芳春。余本倦游客,豪彦多旧亲。倾盖承芳讯,欲鸣当及晨。守一不足矜,歧路良可遵。规行无旷迹,矩步岂逮人。投足绪已尔,四时不必循。将遂殊涂轨,要子同归津。
  
  ○ 同前 宋·谢惠连
  
  纪郢有通逵,通达并轩车。帟帟雕轮驰,轩轩翠盖舒。撰策之五尹,振辔从三闾。推剑凭前轼,鸣佩专后舆。
  
  ○ 同前 荀昶
  
  朝发邯郸邑,暮宿井陉间。井陉一何狭,车马不得旋。邂逅相逢值,崎区交一言。一言不容多,伏轼问君家。君家诚易知,易知复易博。南面平原居,北趣相如阁。飞楼临夕都,通门枕华郭。入门无所见,但见双栖鹤。栖鹤数十双,鸳鸯群相追。大兄珥金珰,中兄振缨緌。伏腊一来归,邻里生光辉。小弟无所为,斗鸡东陌逵。大妇织纨绮,中妇缝罗衣。小妇无所作,挟瑟弄音徽。丈人且卻坐,梁尘将欲飞。
  
  ○ 同前 梁·武帝
  
  洛阳有曲陌,曲曲不通驿。忽遇二少童,扶辔问君宅。我宅邯郸右,易忆复可知。大息组絪缊,中息佩陆离。小息尚青绮,总角游南皮。三息俱入门,家臣拜门垂。三息俱升堂,旨酒盈千卮。三息俱入户,户内有光仪。大妇理金翠,中妇事玉觿。小妇独闲暇,调笙游曲池。丈人少徘徊,凤吹方参差。
  
  ○ 同前 梁·简文帝
  
  长安有径涂,径径不通舆。道逢双总丱,扶轮问我居。我居青门北,可忆复易津。大息骞金勒,中息绾黄银。小息始得意,黄头作弄臣。三息俱入门,雅志扬清尘。三息俱上堂,觞肴满四陈。三息俱入户,照耀光容新。大妇舒绮絪,中妇拂罗巾。小妇最容冶,映镜学娇嚬。丈人且安坐,清讴出绛脣。
  
  ○ 同前 沈约
  
  青槐金陵陌,丹毂贵游士。方骖万乘臣,炫服千金子。咸阳不足称,临淄孰能拟。
  
  ○ 同前 庾肩吾
  
  长安曲陌阪,曲曲不容幰。路逢双绮襦,问君居近远。我居临御沟,可识不可求。长子登麟阁,次子侍龙楼。少子无高位,聊从金马游。三子俱来下,左右若川流。三子俱来入,高轩映彩旒。三子俱来宴,玉柱击清瓯。大妇襞云裘,中妇卷罗幬。少妇多妖艳,花钿系石榴。夫君且安坐,欢娱方未周。
  
  ○ 同前 王冏
  
  名都驰道傍,华毂乱锵锵。道逢佳丽子,问我居何乡?我家洛川上,甲第遥相望。珠扉玳瑁床,绮席流苏帐。大子执金吾,次子中郎将。小子陪金马,遨游蔑卿相。三子俱休沐,风流郁何壮。三子俱会同,肃雍多礼让。三子俱还室,丝管纷寥亮。大妇裁舞衣,中妇学清唱。小妇窥镜影,弄此朝霞状。佳人且少留,为君绕梁唱。
  
  ○ 同前 徐防
  
  长安有勾曲,勾勾不通驲。涂逢二绮衣,夹路访君室。君室近霸城,易识复知名。大息登金马,中息谒承明。小息偏爱幸,走马曳长缨。三息俱入门,车服尽雕轻。三息俱上堂,嘉宾四座盈。三息俱入户,室内有光荣。大妇缣始呈,中妇锈初营。小妇多姿媚,红纱映削成。上客且安坐,胡床妾自擎。
  
  ○ 同前 陈·张正见
  
  少年重游侠,长安有狭斜。路窄时容马,枝高易度车。
  檐高同落照,巷小共飞花。相沟夹绣毂,借问是谁家?
  
  ○ 同前 北周·王褒
  
  威纡狭邪道,车骑动相喧。博徒称剧孟,游侠号王孙。势倾魏侯府,交尽翟公门。路邪劳夹毂,涂艰倦折辕。日斜宣曲观,春还御宿园。涂歌杨柳曲,巷饮榴花樽。独有游梁倦,还守孝文园。
  
  ○ 三妇艳诗 宋·刘铄
  
  大妇裁雾縠,中妇牒冰练。小妇端清景,含歌登玉殿。丈人且徘徊,临风伤流霰。
  
  ○ 同前 齐·王融
  
  大妇织绮罗,中妇织流黄。小妇独无事,挟瑟上高堂。丈夫且安坐,调弦讵未央。
  
  ○ 同前 梁·昭明太子
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 ,  
  大妇舞轻巾,中妇拂华茵。小妇独无事,红黛润芳津。良人且高卧,方欲荐梁尘。
  
  ○ 同前 沈约
  
  大妇拂玉匣,中妇结珠帷。小妇独无事,对镜理蛾眉。良人且安卧,夜长方自私。
  
  ○ 同前 王筠
  
  大妇留芳褥,中妇对华烛。小妇独无事,当轩理清曲。丈人且安卧,艳歌方断续。
  
  ○ 同前 吴均
  
  大妇弦初切,中妇管方吹。小妇多姿态,含笑逼清卮。佳人勿馀及,殷勤妾自知。
  
  ○ 同前 刘孝绰
  
  大妇缝罗裙,中妇料绣文。唯馀最小妇,窈窕舞昭君。丈人慎勿去,听我驻浮云。
  
  ○ 同前十一首 陈·后主
  
  大妇避秋风,中妇夜床空。小妇初两髻,含娇新脸红。得意非霰日,可怜那可同。
  大妇西北楼,中妇南陌头。小妇初妆点,回眉对月钩。可怜还自觉,人看反更羞。
  大妇主缣机,中妇裁春衣。小妇新妆冶,拂匣动琴徽。长夜理清曲,馀娇且未归。
  大妇妒蛾眉,中妇逐春时。小妇最年少,相望卷罗帷。罗帷夜寒卷,相望人来迟。
  大妇上高楼,中妇荡莲舟。小妇独无事,拨帐掩娇羞。丈夫应自解,更深难道留。
  大妇初调筝,中妇敛歌声。小妇春妆罢,弄月当宵楹。季子时将意,相看不用争。
  大妇爱恆偏,中妇意长坚。小妇独娇笑,新来华烛前。新来诚可惑,为许得新怜。
  大妇酌金杯,中妇照妆台。小妇偏妖冶,下砌折新梅。众中何假问,人今最后来。
  大妇怨空闺,中妇夜偷啼。小妇独含笑,正柱作乌栖。河低帐未掩,夜夜画眉齐。
  大妇正当垆,中妇裁罗襦。小妇独无事,淇上待吴姝。鸟归花复落,欲去卻踟蹰。
  大妇年十五,中妇当春户。小妇正横陈,含娇情未吐。所愁晓漏促,不恨灯销炷。
  
  ○ 同前 张正见
  
  大妇织残丝,中妇妒蛾眉。小妇独无事,歌罢咏新诗。上客何须起,为待绝缨时。
  
  ○ 同前 唐·董思恭
  
  大妇裁纨素,中妇弄明珰。小妇多姿态,登楼红粉妆。丈人且安坐,初日渐流光。
  
  ○ 同前 王绍宗
  
  大妇能调瑟,中妇咏新诗。小妇独无事,花庭曳履綦。上客且安坐,春日正迟迟。
  
  ○ 中妇织流黄 梁·简文帝
  
  翻花满阶砌,愁人独上机。浮云西北起,孔雀东南飞。
  调丝时绕腕,易钅聂乍牵衣。鸣梭逐动钏,红妆映落晖。
  
  ○ 同前 陈·徐陵
  
  落花还井上,春机当户前。带衫行障口,觅钏枕檀边。数钅聂经无乱,新浆纬易牵。
  蜘蛛夜伴织,百舌晓惊眠。封用黎阳土,书因计吏船。欲知夫婿处,今督水衡钱。
  
  ○ 同前 卢询
  
  别人心已怨,愁空日复斜。然香望韩寿,磨镜待秦嘉。残丝愁绩烂,馀织恐缣赊。
  支机一片石,缓转独轮车。下帘还忆月,挑灯更惜花。似天河上景,春时织女家。
  
  ○ 同前 唐·虞世南
  
  寒闺织素锦,含怨敛双蛾。综新交缕涩,经脆断丝多。
  衣香逐举袖,钏动应鸣梭。还恐裁缝罢,无信达交河。
  
  ○ 难忘曲 李贺
  
  夹道开洞门,弱杨低画戟。帘影竹华起,箫声吹日色。
  蜂语绕妆镜,拂蛾学春碧。乱系丁香梢,满栏花向夕。
  
  ○ 塘上行五解 魏·武帝
  
  《鄴都故事》曰:“魏文帝甄皇后,中山无极人。袁绍据鄴,与中子熙娶后为妻。后太祖破绍,文帝时为太子,遂以后为夫人。后为郭皇后所谮,文帝赐死后宫。临终为诗曰:‘蒲生我池中,绿叶何离离。岂无兼葭艾,与君生别离。莫以贤豪故,弃捐素所爱。莫以麻枲贱,弃捐菅与蒯。莫以鱼肉贱,弃捐葱与薤。’”《歌录》曰:“《塘上行》,古辞。或云甄皇后造。”《乐府解题》曰:“前志云:晋乐奏魏武帝《蒲生篇》,而诸集录皆言其词文帝甄后所作,叹以谗诉见弃,犹幸得新好,不遗故恶焉。若晋陆机‘江蓠生幽渚’,言妇人衰老失宠,行於塘上而为此歌,与古辞同意。”
  蒲生我池中,蒲生我池中,其叶何离离。傍能行人仪,莫能缕自知。众口铄黄金,使君生别离。念君去我时,念君去我时,独愁常苦悲。想见君颜色,感结伤心脾。今悉夜夜愁不寐。莫用豪贤故,莫用豪贤故,弃捐素所爱。莫用鱼肉贵,弃捐葱与薤。莫用麻枲贱,弃捐菅与蒯。倍恩者苦枯,倍恩者苦枯,蹶船常苦没,教君安息定,慎莫致仓卒。念与君一共离别,亦当何时,共坐复相对。出亦复苦愁,出亦复苦愁,入亦复苦愁。边地多悲风,树木何萧萧。今日乐相乐,延年寿千秋。
  右一曲,晋乐所奏。
  蒲生我池中,其叶何离离。傍能行仁义,莫若妾自知。众口铄黄金,使君生别离。念君去我时,独愁常苦悲。想见君颜色,感结伤心脾。念君常苦悲,夜夜不能寐。莫以豪贤故,弃捐素所爱。莫以鱼肉贱,弃捐葱与薤。莫以麻枲贱,弃捐菅与蒯。出亦复苦愁,入亦复苦愁。边地多悲风,树木何脩脩。从君致独乐,延年寿千秋。
  右一曲,本辞。
  
  ○ 同前 晋·陆机
  
  江蓠生幽渚,微芳不足宣。被蒙风雨会,移居华池边。发藻玉台下,垂影沧浪泉。霑润既已渥,结根奥且坚。四节逝不处,繁华难久鲜。淑气与时殒,馀芳随风捐。天道有迁易,人理无常全。男欢智倾愚,女爱衰避妍。不惜微躯退,恆惧苍蝇前。愿君广末光,照妾薄暮年。
  
  ○ 同前 宋·谢惠连
  
  芳萱秀陵阿,菲质不足营。幸有忘忧用,移根讬君庭。垂颖临清池,擢彩仰华甍。霑渥云雨润,葳蕤吐芳馨。愿君春倾叶,留景惠馀明。
  
  ○ 塘上行苦辛篇 梁·刘孝威
  
  蒲生伊何陈,曲中多苦辛。黄金坐销铄,白玉遂淄磷。裂衣工毁嫡,掩袖切谗新。嫌成迹易已,爱去理难申。秦云犹变色,鲁日尚回轮。妾歌已唱断,君心终未亲。
  
  ○ 塘上行 唐·李贺
  
  藕花凉露湿,花缺藕根涩。飞下雌鸳鸯,塘水声溘溘。
  
  ○ 蒲生行浮萍篇 魏·曹植
  
  浮萍寄清水,随风东西流。结发辞严亲,来为君子仇。恪勤在朝夕,无端获罪尤。在昔蒙恩惠,和乐如瑟琴。何意今摧颓,旷若商与参。茱萸自有芳,不若桂与兰。新人虽可爱,无若故所欢。行云有返期,君恩傥中还。慊慊仰天叹,愁心将何愬。日月不恆处,人生忽若寓。悲风来入怀,泪下如垂露。发箧造裳衣,裁缝纨与素。
  
  ○ 蒲生行 齐·谢朓
  
  蒲生广湖边,讬身洪波侧。春露惠我泽,秋霜缛我色。根叶从风浪,常恐不永植。摄生各有命,岂云智与力。安得游云上,与尔同羽翼。
  
  ○ 江蓠生幽渚 梁·沈约
  
  泽兰被荒径,孤芳岂自通。幸逢瑶池旷,得与金芝丛。朝承紫台露,夕润渌池风。既美修嫮女,复悦繁华童。夙昔玉霜满,旦暮翠条空。叶飘储胥右,芳歇露寒东。纪化尚盈昃,俗志信颓隆。财殚交易绝,华落爱难终。所惜改欢眄,岂恨逐征蓬。愿回昭阳景,时照长门宫。
  
  ○ 苦辛行 唐·戎昱
  
  且莫奏短歌,听余苦辛词。如今刀笔士,不及屠沽兒。少年无事学诗赋,岂意文章复相娱。东西南北少知音,终年竟岁悲行路。仰面诉天天不闻,低头告地地不言。天地生我尚如此,陌上他人何足论?谁谓西江深,涉之固无忧。谁谓南山高,可以登之游。险巇唯有世间路,一乡令人堪白头。贵人立意不可测,等闲桃李成荆棘。风尘之士深可亲,心如鸡犬能依人。悲来卻忆汉天子,不弃相如家旧贫。劝君且饮酒,酒能散羁愁,谁家有酒判一醉,万事从他江水流。   

 

《玉台新咏》里有多首出自《相逢狭路间》。卷三荀昶的《拟相逢狭路间》,卷五沈约的《拟三妇》,卷六张率的《相逢行》,卷七梁武帝的《拟长安有狭邪行》,卷七简文帝的《鸡鸣高树巅》,卷八王筠的《三妇艳》,卷八刘孝绰的《三妇艳》。这些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重写全诗,一类是抽出“三妇”来写,而简文帝的《鸡鸣高树巅》简直就是一幅画卷似的特写。

《乐府诗集》中这一脉的诗,列举一下,卷三四有“相逢行”七首,除“古辞”外,作拟曲的有谢惠连、张率、崔颢、李白和韦应物;卷三四“相逢狭路间”六首,作拟曲的有孔欣、昭明太子、沈约、刘孺、刘遵和李德林;卷三五“长安有狭邪行”十二首,除古辞外,作拟曲的有陆机、谢惠连、荀昶、梁武帝、简文帝、沈约、庾肩吾、王闾、徐防、张正见和王褒;卷三五“三妇艳诗”二十一首,“中妇织流黄”四首。不可谓不多矣。

伊洛有歧路,歧路交朱轮。轻盖承华景,腾步蹑飞尘。鸣玉岂朴儒,凭轼皆俊民。烈心厉劲秋,丽服鲜芳春。余本倦游客,豪彦多旧亲。倾盖承芳讯,欲鸣当及晨。守一不足矜,歧路良可遵。规行无旷迹,矩步岂逮人。投足绪已尔,四时不必循。将遂殊途轨,要子同归津。

长安有狭斜,狭斜不容车。适逢两少年,挟毂问君家。君家新市傍,易知复难忘。大子二千石,中子孝廉郎。小子无官职,衣冠仕洛阳。三子俱入室,室中自生光。大妇织绮纻,中妇织流黄。小妇无所为,挟琴上高堂。丈夫且徐徐,调弦讵未央。

《乐府诗集》卷三五的《长安有狭邪行》确实与这一首很相似:

 

 

相逢狭路间,道隘不容车。如何两少年,挟毂问君家。君家诚易知,易知诚难忘。黄金为君门,白玉为君堂。堂上置酒樽,使作邯郸倡。中庭生桂树,华镫何煌煌。兄弟两三人,中子为侍郎。五日一来归,道上自生光。黄金络马头,观者满路旁。入门时左顾,但见双鸳鸯。鸳鸯七十二,罗列自成行。音声何噰噰,鹤鸣东西厢。大妇织罗绮,中妇织流黄。小妇无所作,挟瑟上高堂。丈人且安坐,调丝未遽央。

 

 

版权声明:本文由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发布于诗词,转载请注明出处:乐府诗集,相逢狭路间